武王小说网为您提供曲小蛐呕心创作的综合其它他那么撩精排版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重生小说 推理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乡村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玄幻小说 军事小说 架空小说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同人小说
最新的小说 家有妻妹 我的回忆 飘曳长裙 风云传奇 妇科男医 娇妻出墙 娇妻祸水 端庄娇妻 青春韵事 春染绣塌 热门小说 完结小说
武王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他那么撩  作者:曲小蛐 书号:49632  时间:2020-3-26  字数:10870 
上一章   第89章 你是我的(完结)    下一章 ( 没有了 )
  被齐璐璐点名的时候, 秦晴正靠着贴墙的桌子半倚着, 听旁边的同学给自己“前情提要”

  耳边这声音刚说到于文前两年炒股发了笔财, 这是带着漂亮的校花女友回来炫耀,秦晴就突然在那一堆人圈里听见了自己的名儿。

  ——动静还不小。

  秦晴一脸懵然地抬起视线,无辜的眼神登时就接上了大半个教室里的人的目光。

  不少人眼前一亮。

  ——

  齐璐璐提的没错, 是漂亮, 干干净净浑然天成的那种漂亮。

  比之从前那个小小一只的姑娘,如今的女孩儿长开了许多。不只是纤瘦的小腿长了些,和称匀停得像是一对儿白玉雕;连原本就精致的五官,如今不施粉黛也带上了几分气质淑然的味道。

  若说过去那个秦晴在他们印象里还只是个没长开的漂亮娃娃, 那此时此刻,她俨然已经成了往那儿一站就让人自动聚焦的美人儿。

  但说穿那一身高中制服都能丝毫不显违和,这一点就让不少浓妆抹来参会的女生都有些羡慕。

  从单纯到成,从来不是个可逆过程。

  而此时众人焦点里的秦晴, 也已经在身旁这位同学的提醒下理解了前因后果。

  她不由无奈地垂了眼眸。

  眼前这情况,明显是齐璐璐气不过——从前跟她相差无几的凌雨如今借着于文的财势和别人的追捧完全盖过了她的风头, 这才忍不住出言怒。

  至于秦晴, 显然是运气不好这才被无辜牵连进两人的斗争里而已。

  这要是换了别人,兴许那些追捧的早就开着玩笑踩一个抬一个地去吹凌雨了。然而如今对上素颜依旧称得上美人的秦晴,再瞧瞧凌雨那一脸价格绝对不菲的妆容, 他们就怎么也有点不好意思开口了。

  尴尬地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就有人主动跳出来圆场——“大家都是同学,干嘛这么认真。再说秦晴今天明显是素颜出来的,就是想追忆一下高中, 这也不好和凌校花比较,两位都是绝顶的美人儿嘛…”

  开口这人还自觉自己说得不错,心情很好地看向于文和凌雨的方向。

  然而此时凌雨挽着于文站着,面上虽带笑,攥起的手心里却都快被自己的指甲掐出血了。

  ——说素颜的秦晴和自己都是绝顶的美人儿,那不就是在说她不如秦晴清纯漂亮,卸了妆更没法跟秦晴比?

  再加上齐璐璐揭开了她藏得最深的那条疤痕,更是叫凌雨心里此时血如注,羞和痛感一并上涌…这厢秦晴都以为这一页可以有惊无险地翻篇过去的时候,就听见一个陌生的女声盖住了众人的低语,直直地抵到自己身前——“刚刚来的时候,我看了一眼公告栏,发现今年闻煜风也来了。…秦晴,你们现在还有联系吗?”

  随着这话音,人群拨开,秦晴瞧见向着自己走来的女人。

  那张漂亮的脸蛋上还带着让她觉着熟悉的记忆。

  只是对于对方眼睛里掩饰不住的敌意,秦晴实在觉着无奈得很。

  即便当年这凌校花与闻煜风一度传过许久的“男女朋友”的绯闻,那也都是在自己和闻煜风相之前。

  她跟凌雨两人之间,就更是连一句话都没说过——这敌意实在是来得莫名其妙。

  …只能怪某人烂桃花太多。

  秦晴无奈地想。

  凌雨都开了口,其他人也被这架势怵得没敢再出来打圆场,秦晴眼见着是回避不了了。

  犹豫了几秒,她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联系过。”

  “…”——你们现在还有联系吗?

  ——联系过。

  这样的对话落到众人耳朵里,跟不好意思承认断了联系没什么区别。

  凌雨显然也是这么想的。

  她角轻轻一挑。

  “真遗憾啊。”凌雨的眼神和神情显然不是这么说的“齐璐璐说得没错,上学那会儿,闻煜风确实像是只听你一个人的。看你们那时候形影不离的,我还以为你们能一直走到现在呢。”

  秦晴没说话,连应和都欠奉。

  她从随身的黑色双肩包里拿出了手机,啪嗒啪嗒地给某人发信息:

  “我遇见了个追求者。”

  ——不过不是我的,是你的。

  秦晴在心里这么说。

  想象到那人会有的反应,她忍不住笑地把手机调成静音。

  果不其然,随后她的手机屏幕就开始闪啊闪。

  一条接一条的消息争先恐后地涌进了她的收件箱。

  秦晴心头因此时场面而笼上的那点翳,一扫而空。

  “…”秦晴半倚坐在那儿动手机的动作,凌雨早就收进眼底。这种一拳打进了棉花里,对方好像不痛不的反应让她极为地不愉。

  凌雨眼角

  然后她轻笑了声,又进一步,踩到秦晴面前去。

  秦晴细眉微蹙,抬眼看向凌雨。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舒适距离——凌雨现在已经踩在了那个距离之内,陌生的香水味道过于浓郁,这让秦晴觉得很不舒服。

  “既然你们联系过的话,那你能给我一下他的手机号码吗?”

  凌雨抹得浓艶的红挑起来“大家都是老同学,还有什么事情过不去呢…当初有些事儿是我做得不对,没考虑会对他有什么影响,我该跟他赔个礼才对。”

  这话一出,离着近的能听见的人,神色都有些微妙。

  ——当初闻煜风和凌雨两人男女朋友关系的传闻曾一时盛极,虽说最后不了了之,但没人不好奇这两人之间到底是如何一团麻。

  如今听凌雨意思,莫非还是她甩了闻煜风?

  那看来这些年传她和齐璐璐都是求而不得,应该是误传才对啊…秦晴眼神冷了下来。

  凌雨的心思,若说从前的她还不能懂,那此时已然是明了于心。

  她将手机收进了旁边的背包里,站直起身。

  瞧着这边好戏的众人一愣。

  不知道是他们的错觉还是别的什么,眼前的女孩儿就好像是突然褪尽了之前的淑雅淡然,连眼神都凛冽起来。

  那张脸蛋也仍旧是不可方物地漂亮,只是此时的漂亮,却已然有几分煞人了。

  …这不会是要打起来了吧?

  众人一个个心里嘀咕。

  首当其冲的凌雨在这突然冷锐的目光下也面色微变。

  她右脚脚下踩着的高跟情不自地往后蹭了一点。

  似乎是察觉了她的动作,穿着一身干净校服制服的女孩儿低垂了眼一扫,又重新抬了起来。

  然后秦晴将角弧度微抬,就那样瞧着凌雨——“他的手机号码还是高中那个,没换过。如果你没有的话,那大概是他不想给你,我也不能越俎代庖。”

  “…”凌雨脸上血霎时间褪了个干净。

  一方面是因为这毫不留情面的反击,另一方面…凌雨攥紧了手指。

  ——

  她曾经那么细心翼翼地把一个男生放在眼底心里…放了好多年。

  以至于那人的一举一动,一笑一怒都深镌于心。

  多少个梦里,她梦见那人终于是望着她的了,那些梦里才能得见地只瞧着自己一个人的神态,她再熟悉不过。

  ——就跟女孩儿此刻脸上这个笑容,一模一样。

  这是要经历过如何的朝夕相处…才能到这种相像的程度呢?

  凌雨觉得自己已经不能再想象下去了。

  嫉妒如虫啃食着她的心口。

  凌雨强撑起个笑容“你说得对。…不过我觉得,我比你要幸运。”

  凌雨转头看向还在教室另一头跟众人攀谈的于文,眼神闪烁。

  过了片刻,她才重新看向秦晴。

  “我没能得到他的喜欢,这很遗憾,但也很幸运——因为我实在无法想象,如果我是现在的你,接下去的路还怎么再去找第二个人一起走下去。”

  “而我现在已经有一起走下去的人了。就算我没那么爱他,他也没那么爱我,但我们各取所需,这份关系反而可以持久——这实在比你幸运太多,不是吗?”

  这一次话语间,凌雨的笑容里带上了自信的意味。

  秦晴比谁都清楚这种强撑起来自欺欺人的自信有多么不堪一击。

  但她没有拆穿。

  “大概是吧。”秦晴敷衍道。

  她突然觉得有些无趣了,或许这次校友会她不该来的。

  毕竟她对谁今年买了哪块地皮,谁谁今年炒股多赚了几十万…毫无兴趣。

  这样的敷衍和失去兴趣落到了凌雨眼底,自然已经是一种失败者的勉力维系。

  凌雨脸上的笑容愈发明了几分,连声量都微微提高了些——“我听说他高考之后就放弃了志愿填报,直接离开了清城,你们就是这么分了手的?”

  众人的注意力再一次被吸引过来。

  “…”正准备为之前的“调戏”而给某人发安抚短信的秦晴指尖一顿,她掀起眼帘,看向凌雨。

  过了两秒,秦晴垂了视线,不由失笑。

  …对于有些人,她还真是不该有多余的同情心。

  自己想着给对方留最后一点面子,对方却想让自己连里子都一并扯掉。

  凌雨微笑:“你这样看我做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

  秦晴刚要开口,一个声音先她一步勾走了众人的注意力。

  ——

  “到底谁告诉你,他们两个人里面…煜哥是那个负心的?”

  一听清这个声音,秦晴就皱起了眉。

  她转过头,看向话音传来的方向。

  ——不知何时进到教室里面的李响,此时慢悠悠地抱着胳膊晃了过来。

  他边走边咧着嘴笑,看人的眼神却没什么温度。

  “当初见异思迁、主动提出分手的人…”李响停到了不远处,呲着牙望向秦晴“好像不是煜哥吧,秦小姐?”

  众人的眼神跟着落向秦晴,这里面情绪纷杂各异。

  秦晴则是皱着眉看向李响,没解释也没说话。

  ——那段过往对于她和闻煜风两个人来说,都是一段不愿提及的往事。

  至少现在那伤疤还未结痂,两人都还没办法笑得云淡风轻地提起。

  而她也素来不喜欢用自己的伤口去博取别人的关注和同情。

  只是这样的沉默叫旁人看了,只觉得是一种心虚理亏的默认。

  有人求之不得,有人弃若敝履。

  ——想到这儿,凌雨都忍不住眼神微狞地望着她冷笑。

  “原来是这样么。那我收回我刚刚的话,你大概根本不会觉得那个人的存在对你有什么影响的吧?”

  秦晴启言。

  “怎么现在这年代,还有人觉着分手是犯罪啊?”

  第四个声音,在秦晴之前,进了三人的对话和所有人的注意力里。

  本能地抬眼看向来人,辨认之后,秦晴只觉得太阳都跳得她脑仁疼了。

  “秦晴,好久不见。”

  出口替她打抱不平的男人,此时已经一身西装革履地走到了秦晴的身旁——“还记得我吗?我是林文韬,高二那时候,我们一起研究过奥赛题的。”

  “…呵,难不成你就是为了这么个小白脸甩了煜哥?”李响讥笑地看着林文韬。

  林文韬视线一动,听见这种侮辱的词汇,他脸色却没什么变化。

  他只冷眼看向李响“你就是当初总跟在闻煜风身边那个吧?…果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这话同时触了圈子里另外三个人的痛处,而林文韬却并未察觉。

  他轻整了下领带,看向秦晴“你能早一点看清那人的面目好的,只可惜高中毕业以后我就失去了和你的联系,现在我——”

  “你他妈是不是找死?——你刚刚说那话什么意思?!”

  李响此时却已经反应过来,起袖子就冲上去拎起了林文韬的领子。

  教室里登时慌乱起来。

  眼看着局面就要发展到无法收拾的境地,教室前门被人“笃笃笃”地扣了三声。

  不轻不重。

  却恰能叫众人的注意力被勾过去——

  穿了一身制服的男生站在门口。

  臂弯里挂着校服的小西装外套,身前白衬衫的扣子解了两颗,领带松散慵闲地挂在线条深刻的锁骨下面。

  他倚门单手袋,眸子黢黑,清俊面庞上笑意懒散。凭着那双长腿和身高优势,他居高临下地睨着众人。

  静寂几秒,薄一扯——

  “啧,这么热闹?”

  一看清这人,刚刚还哄闹的教室里,瞬间由点及面地安静下来。

  许多人目光呆滞地看着站在门口的男人。

  阳光从他的身后落下,漏过微屈的臂弯,拂过薄削的肩骨,跳过凌乱的碎发发梢,替这清隽美好的模样勾勒描边,最后收尾在地面,从脚下淌出一道修长融金的影儿。

  在静寂里,他踩着那影儿走进教室,缓步而行,却像是从记忆深处走来。

  这一幕熟悉而似曾相识,只在一瞬间,就恍惚把所有人都带回到了许多年前。

  这张清俊面庞上跅弢不羁的恣肆笑容,他们有多久没见了呢…众人里唯有秦晴毫不意外。尽管她得承认,这人走进来的时候,她也被眩了那么两秒…最多三秒。

  等众人回神,来人已经走到了那矛盾圈的正中间。

  “…煜、煜哥?”

  李响呆滞地看着面上挑着三分薄笑的男人。

  闻煜风却好像没听见,看都未看李响一眼。

  他在距离秦晴只有十几公分的位置,蓦地停了下来。

  这个站位暧昧而微妙,一时引得教室里的其他人都好奇而八卦地观望起来。

  ——旧情人久别重逢外加至少四角的恋情,这种狗血戏份对他们来说实在最是解乏不过了。

  然而能掌握整个走向的关键人物显然缺乏自我牺牲娱乐大众的奉献精神——闻煜风走到秦晴身旁停住后,便直接伸出手臂将女孩儿环进怀里。

  然后他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侧了下身,将女孩儿隔绝在众人视线之外。

  “你们打你们的。”闻煜风说“只要别蹭着她,我不手。”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

  几秒之后,教室里第三十七届的校友们同时把目光集中在了中心圈子里,闻煜风和秦晴之外的三个人身上。

  众人微妙古怪的表情之下,是无法遮掩的嘲

  而三人回想起各自之前所说的话,再看看面前两人再自然不过的亲昵,只觉得脸颊都火辣辣地烫。

  ——没什么比眼前这场面更让他们无地自容的了。

  三人中尤以凌雨为最,闻煜风小心护着女孩儿的这一幕对她来说实在是熟悉得近乎刺眼了。

  她脸上原本就强撑的笑容几乎有些维系不住。

  “闻煜风,李响不是说秦晴高中一毕业就和你分手了吗?…你们怎么…和好了?”

  秦晴因闻煜风的出现而初展的笑颜,在凌雨这一句话里倏然冷了下来。

  这样目的赤而毫不遮掩的挑拨离间,实在是触动了她的忍耐底线。

  秦晴抬脚就要走上前,只是尚未及开口,就被闻煜风拉了回去。

  闻煜风情绪淡淡地扫了李响一眼风,便转眸望向凌雨。

  凌雨与男人视线甫一接上,就忍不住本能地绷紧了膝盖和后脊,力求看起来得体漂亮。

  她有些期冀地等待时隔多年闻煜风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然后凌雨就听见那个熟悉的低沉声线轻震了下:

  “你哪位?”

  “…”笑容如面具一般僵硬在凌雨那张妆容精致的脸蛋上。

  呆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凌雨神色微慌,僵着脸笑:“你不记得我了?高中那会儿我们——”

  “凌雨,高中那会儿的校花。”

  秦晴接过了话,因之前凌雨的挑拨离间尚还冰凉的眼神从对方身上移开,她转而扬脸看向闻煜风“你们那时候还被传过谈恋爱呢…你不记得了?”

  尾音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让闻煜风忍不住角上扬。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肯定不记得了。”他玩笑着微微倾身“毕竟我求生强。”

  秦晴被闻煜风逗得失笑。

  见女孩儿脸上那些不愉的情绪淡去,闻煜风心里不舒服的感觉也跟着消失了。

  然后他侧眸睖向凌雨,脸上似笑非笑,语气也懒洋洋的。

  “活了二十七年,我只喜欢过一个人,只谈过一次恋爱…就算再过七十二年这点也不会变。所以,这位校友,我们其实真的不认识吧?”

  “…”凌雨的脸色在这短短两三句话内变了几次,最后只剩下那嫣粉的腮红还勉强撑着她脸上的气

  她就那样怔怔地看着闻煜风,张口却又说不出话。

  过了许久,她才慢慢低下头。

  “…对。”

  “我们不认识。”

  说完,凌雨红着眼眶踩着细高跟夺门而出。

  只留下了大半个教室的暗自唏嘘。

  承受着那些各异的目光,闻煜风面不改地转向了秦晴,同时将之前阻止她站出来的手收了回去。

  闻煜风俯身过来,到秦晴耳边低笑“如果这样的事情都要你自己来出面,那我这个男朋友未免太过无用了。”

  秦晴玩笑:“你现在确实不是无用,可别人恐怕就要说你毫不怜香惜玉了。”

  “他们如何说,与我无关。”闻煜风说。“更何况,我什么时候不怜香惜玉了?”

  “迫着一个喜欢了你那么久的女孩儿亲口承认没认识过还不算?”秦晴无辜地看他“更何况,那难道是我差点把人家一个女孩儿哭?”

  对这个,闻煜风一脸不赞同。

  “我只承认你喜欢我,其他人我不认。”

  他扯了下角“而且,我只怜惜自己家的香玉。别人家的不归我管。”

  “想法真幼稚,”秦晴笑“不过我很喜欢。那…轮到我了。”

  “嗯?”闻煜风不解的看她。

  秦晴没解释。

  她绕过了闻煜风,走到了一旁面有失落的林文韬面前。

  “…秦晴?”

  林文韬有些意外地抬眼看向她,显然没想到秦晴还会专门来找自己搭话。

  他的眼底掠过一丝惊喜的情绪。

  “我——”

  秦晴没给他继续开口的机会,伸手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然后她眼神认真地看向愣住的林文韬:

  “我听人说,之前几届校友会,你向旁人打听过我的事情。”

  林文韬眼睛亮了起来。

  “所以你这次才来了?”

  秦晴身后,靠坐在桌上,懒散地撇着一双长腿的男人微微眯起了眼,冰冷的芒在眸子深处微熠。

  “你别误会。”秦晴没给对方留半点多想的余地“我今天来只是陪我男朋友来的,既然见到了你,那也顺便告知一声。”

  说到这儿,秦晴刻意一停顿,然后她软软地弯下眼角轻笑:

  “高中那时候,我知道你跟很多人说过闻煜风的不好。…可在我眼里,他是最好的。我们的感情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你没资格评价。”

  秦晴退了一步。

  “林先生,下次不幸见面的话,我们也装作不认识了,好吗?”

  说完,秦晴没给呆在那儿的林文韬回答的机会,便利落地转身。

  格子裙在空中跳起漂亮的弧度。

  秦晴也走回了闻煜风的身旁。

  “走吗?”她笑得眉眼弯弯,柔声问他。

  闻煜风:“…不待了?”

  “你的目的,不是已经达到了吗?”

  “…”闻煜风难得有一瞬的心虚。

  只不过这刹那过后,他便重勾了,起身牵住女孩儿的手“好。那我们…回家。”

  出了教室门的时候,秦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步伐稍停。

  她犹豫着回头看了教室里一眼。视线尽头,一个人失魂落魄地站在那儿。

  秦晴转回眸:“你不和李响…打个招呼再走?”

  “…”闻煜风没说话,只牵着秦晴下楼。

  秦晴见闻煜风这样反应,看起来不是真地无所谓,便也迟疑着不再开口。

  直到出了教学楼,阳光面而下,眼前金红一片的时候,秦晴听见耳边的男声低沉且温柔。

  “谁也不能用我的名义去伤害你。…我不会给任何人这样的机会。”

  “因为你之于我,是最重要。”

  …

  闻煜风和秦晴牵着手往一师中学外面走的时候,正是人入园的高峰。

  所有人都在向内,唯独这穿着校服的两人逆而行。

  路人的注意力也就忍不住落过来——

  他们看见那其中个子拔修长的男生常常抬手,将娇小的女孩儿护在人冲撞之外的身后。两人走一段就会抬起头,视线在空中撞个正着,然后相视一笑。

  全无成年人的矜持自守的形象,像是两个真正恣意而愉悦的高中生。

  路人都忍不住驻足观察,想看看四周是否有什么摄像头——兴许这两个男孩女孩是在拍什么青春宣传录影?

  不然怎么会有这么美好得叫人不忍移开视线的画景?

  他们自然是寻不到的。

  经过体育场的时候,站在围栏外的返校校友看见那个女孩儿突然乐不可支地指着自己身后空旷的跑道笑个不停。

  “你笑什么?”穿着白衬衫的男生轻眯着眼,伸出手去了女孩儿的长发。

  女孩儿眼睛弯成了月牙,却不承认。

  “我这不是笑,我这分明是控诉——那时候我就是站在那儿中暑晕倒的,你就直接扛沙包一样把我扛到了医务室——这是你的累累罪行——”

  “是你那时候不肯让我背。”

  “那你可以抱我啊!”“如果我那时候选择抱,你一定会挣扎。可如果扛起来的话…”

  男生的尾音一收,然后才松了口,伴着哑然失笑——“你应该从来没在那个高度上看过风景吧?怎么样,怕不怕?那时候…是不是完全不敢动了?”

  “…闻煜风!”

  秦晴微恼地冲上了,却被早有图谋的男人抱了怀。

  伴着“啊”的一声,她被闻煜风打横抱进了怀里。

  而那人灼热的呼吸吹拂着她的耳廓,带着叫人沉沦的低哑笑音——“你想要我那时候怎么抱你?这样吗?”

  “哇闻煜风你已经一点脸都不要啦…”秦晴红着脸咕哝着,把脸埋进男人的膛间。

  不出翘起来的角却暴了她此时的心情。

  对于身周那些惊异的眼神,闻煜风浑不在意。

  他笑得恣肆张扬,长腿迈开。

  “我不是说过吗?只要有你,什么我都可以不要,一点脸面算什么?”

  秦晴飞快地抬眼睖他,语气不可思议——

  “你还觉得骄傲的啊?”

  说完话,感受到那些探究的眼神,秦晴又赶忙把脑袋埋回去了。

  低头看看怀里女孩儿的模样,闻煜风忍不住笑,声音带着膛里隆隆地震——“你是属鸵鸟的吗,甜甜?”

  秦晴不受哄:“你什么时候把我放下,我就什么时候脸。”

  “那我就这么把你抱回家吧?”

  “…你别闹啊闻煜风!小心我妈妈赶你出去——”

  “啧,那我先忍一忍吧。”

  说完这句,闻煜风“从善如”地把秦晴放下了。

  双脚沾地的时候,秦晴还有些不可思议。

  她睁大了眼好好观察了一下。确定闻煜风没把自己带到什么人汇聚的地方,反而是抱到了临近校门口的大槐树的后面,秦晴更觉着神奇了。

  头顶的男声突然响起——

  “现在你可以喊了。”

  “啊?”秦晴一怔,抬眼“喊什么?”

  闻煜风眼神一垂,薄微微扯起个弧度。

  “你在这大槐树下面,说过什么,你都忘了?”

  秦晴认真地思索起来。

  过了大约半分钟,她脑海里一道灵光闪了过去。

  “啊,我想起来了!”

  秦晴笑意盈盈地仰起脸来——

  “我就是在这儿第一次喊了你煜哥吧?当时你表情可吓人呜…”

  秦晴的话音未落,整个人就突然被掐着拎了起来。

  闻煜风长腿一提,将穿着校服裙的女孩儿放到了自己屈起的膝上,然后他直俯下身,把还懵着的秦晴推吻在壮的大槐树上——舌纠间的笑音低沉沙哑——

  “当初我想这么做…想了整整两年。”

  “而今,你终于是我的了,甜甜。”

  …

  【THE END。】

  ***

  【尾记-闻煜风】

  很遗憾我不是他们想让你喜欢的那种人,…我很遗憾。

  可这就是我。

  对不起,这个我,只喜欢你。

  【尾记-秦晴】

  感谢你陪我走过青春。

  感谢我们终将一起老去。

  作者有话要说:

  《他那么》至此,正文完结。  WwW.WuWaNgxs.CoM
上一章   他那么撩   下一章 ( 没有了 )
一栋人间烟火先撩者贱如她所愿主播你会吃就盲目狂恋的宽院长大人要折十二点的辛德以后少吃鱼上司攻略当你眼睛眯着
武王小说网提供《他那么撩》的精排版和大量的VIP章节,曲小蛐呕心创作的综合其它《他那么撩》精排版第89章你是我的完结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清爽无弹窗,若有内容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他那么撩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武王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