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王小说网为您提供superpanda呕心创作的综合其它一栋人间烟火精排版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重生小说 推理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乡村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玄幻小说 军事小说 架空小说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同人小说
最新的小说 家有妻妹 我的回忆 飘曳长裙 风云传奇 妇科男医 娇妻出墙 娇妻祸水 端庄娇妻 青春韵事 春染绣塌 热门小说 完结小说
武王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一栋人间烟火  作者:superpanda 书号:49631  时间:2020-3-26  字数:9803 
上一章   第85章 完结(下)    下一章 ( 没有了 )
  7月, 二人结婚。

  他们先到市民政局领结婚证。

  那天队伍长,二人排着, 有人看见, 掏出手机拍照。

  “唔…”还差十几人时,夏溪抬起眼睛, 问, “介然,你确定吗?”

  “有什么好不确定的?”

  “告诉你哦, ”夏溪伸手挽住周介然的胳膊,念叨, “结婚后呢, 就有义务, 权利义务相辅相成。”

  周介然笑:“什么义务?”

  夏溪一条条背:“第一条…第三条,止重婚。止有配偶者与其他人同居。止暴力。止家庭成员待、遗弃…十三条,夫在家庭中地位平等…第十五条, 夫双方都有参加生产、工作、学习和社会活动的自由…第十七条,夫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下列财产, 归夫共同所有:工资、奖金;生产、经营的收益;知识产权的收益;继承或赠与的财产…第二十条,夫有互相扶养的义务…”

  周介然认真听完,问:“这么简单?”

  “一大堆人做不到呢。”

  “要我看, 还得加点儿。”

  “加什么?”

  周介然在最后一条下面又加:“第五十二条,夫每天互相拥抱、亲吻;第五十三条,夫每天互相表达喜欢;第五十四条,夫每周互相赠送礼物;第五十五条, 夫每周一同出门约会;第五十六条,夫每月一同出去度假——”

  夏溪笑骂:“老不正经。”

  “我做得到。”

  “知道你做得到。”

  排在二人前面的人:“…”为什么来领证,还是得吃狗粮。

  终于轮到夏溪一对。

  在填表时,周介然一笔一划写得极为缓慢、认真,仿佛这是他人生当中最为重要的事,一分一毫都错不得、不得、模糊不得。

  夏溪也是。

  工作人员录入信息,叫他们俩去等制证。夏溪觉得没等多久便拿到了小红本本。二人又被带着拍照,周介然特立独行,快门开合那一瞬间,他并没有望着前方,而是…无意当中转眸看向夏溪。

  …

  婚礼地点是在一座古堡。

  筹划时,周介然问包个海岛还是租个古堡,夏溪毫不犹豫地答“租个古堡”周介然是房地产老总,她是房地产律师,千百年前建的房子,穿越时光屹立不倒,很有意思。

  虽然两人都忙,然而对于婚礼筹备,他们还是花了心思,并未应付了事。

  最后选的古堡位于欧洲某国。

  据说,这是某位公爵为她子所造,总共花了30年,有一百来个房间。城堡外的石头写着:“爱情永不变质、永不衰老、永不死亡。”

  而且,十分巧合的是,城堡两扇大门分别刻着公爵和他子名字的首字母:公爵是“Z”子是“X”也不知是哪一国人——正好与周介然、夏溪名字首字母一样。

  古堡靠着海洋,位于海角。从悬崖向下了望,可以发现,悬崖三面都是宝石般的海水,好像正置身于蓝天碧海中心。吹着山顶的风,仿佛在千百年的历史里穿行,可以捕捉空中的一声声低语。

  他们先在古堡当中住了两晚。

  等待8月8号正式结婚。

  8月7号,工作人员用了一整天的时间精心布置会场——一进大门里的中庭。夏溪远远地便能看见许多人来来回回地走。她老是想过去瞧瞧,又觉得应该高冷些,只能在内心里暗暗猜测场地会是怎样布置。

  按照传统,前个晚上,二人需要睡在两个不同房间。

  正当夏溪亲吻对方、打算离开,周介然的房门被叩叩地敲响。

  他打开,却发现是夏溪父母,眉尖轻挑:“爸妈?”

  “介然,”夏溪妈妈手中捧着几个盒子,看了一眼夏溪,对周介然涩涩地道“这是中京…我们老家里的东西…都是小溪小时候的宝贝玩意儿。”

  “妈…?”

  夏溪妈妈继续说道:“她说要永远留着…我特意拿它过来。以后,我们那边不再是她家,你这边才是她家。”

  “说什么呢?!”夏溪吼“怎么不再是家?都是家都是家!”父母那辈的人有时观念真的奇怪。

  周介然伸手接过:“谢谢爸妈,我会宠着。”

  送走两位老人,他将盒子放在上。夏溪打开,发现…什么都有。有小学时积的橡皮、攒的糖纸,有中学时候写的记、传的纸条,还有考试试卷、年级大榜…有她喜欢着的东西,比如可爱的小本、可爱的贴纸,有她纪念着的东西,比如入学通知、各种证书…甚至还有五岁那年掉的牙齿,以及5到15岁每年生日自己薅的头发!

  夏溪说:“哎,爸妈真是…”

  周介然在她嘴了一下:“我会好好收着。”

  “嗯。那我回去,等着明天。”

  周介然看看夏溪,没忍住,再次贴上夏溪嘴。他用力地将对方前额的发到脑后,另一只手紧紧搂着夏溪的向自己。

  夏溪被他吻得嘴漉漉的,低头收拾橡皮、糖纸,觉得又香又甜。

  2020年8月8号,是正式的婚礼期。

  夏溪六点半钟便被拉了起来,洗澡、吹发、化妆、盘头、穿衣穿鞋。40岁的化妆师十分有名,是影视行业主任化妆师,毕业于云京电影学院美术系化妆造型专业,参与过几十部大型影视拍摄,得过知名影视行业“化妆奖”和大型晚会“造型奖”也受聘于多所高校,写了不少相关的书。她很用心,夏溪觉得,自己从没这么好看。

  婚纱则是早选好的。穿上之后,她纤细的双肩全都在外边,部很细。裙子设计由某影视美指刀——他也拿过不少服装方面大奖,曾经入围国际某顶级电影节。夏溪觉得…仗着旗下清臣文化有限公司,周介然还真是能请业界的人。既然对方并不喜欢商业的婚纱设计师,夏溪也没意见。

  她打扮好了之后,便坐在房间里静静等周介然。此时时间还早,她仔细地看着海面上的太阳。

  一直到了上午十点,周介然才终于出现。

  萧雅想要“堵门”整整清臣的CEO。她鬼主意极多,夏溪担心,忙不迭地求道:“雅雅,雅雅,别,别,叫他进来。”

  “不行…”

  “雅雅,”夏溪虎着脸说“否则,明天我会恶整你家的陆一策。”

  萧雅:“…”没错,陆一策、萧雅,也会在这举办仪式。

  本来他们比较着急,然而,因为萧雅是夏溪闺蜜,陆一策是周介然发小,关系特殊,夏溪与萧雅便想着,一起结婚,一起幸福。为了这个,萧雅甚至将自己婚礼延期。

  两个男人不太乐意,于是选择这种方式——周介然、夏溪8月8号结婚,陆一策、萧雅8月9号结婚,在同一海滩同一古堡,反正都是“黄道吉

  夏溪不同意,萧雅无奈,只得放弃,走去开门。

  夏溪明显地感觉到,周介然在看见她时,呆了一下,搞得她不好意思,于是轻轻唤了对方一声——她还没有见过周CEO这个样子。

  周介然没说什么,很快便表现如常,对夏溪说:“来接你了。”

  “嗯嗯…!”

  周介然半蹲着替夏溪穿上鞋,然后便将夏溪整个横抱在怀。

  “这这这…”夏溪结结巴巴地问“入场是在护城河外,特别远,我自己走吧。”

  “外面有个花车。”

  “哦哦~”

  车只能在古堡门外等待,而古堡地铺青砖,不大好走,夏溪不想对方过于费力,于是伸手胳膊揽着对方颈子,偷偷使力。

  她将额头靠近对方,并且看着对方很明亮的眼睛。周介然好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在她额头轻轻吻了一下。

  “…”极温热的双贴上她的额角,夏溪觉得自己脸又红了。

  花车有点像童话里的南瓜车。四个轮子很大,造型也很复杂,绿色“花萼”托着“花苞”也就是花车的主体——一个透明球形罩子。罩子内有一张长凳,正好可供两个人坐。球形罩子顶着有个白花组成的大花球,花朵蔓藤垂下,十分漂亮。罩子后边有一个“车夫”的位置,此时一人正着童话样的服装。

  花车造型配上城堡,令人立即想到公主。可现在是白天,12点已经过去,魔法没有消失,只因他们相爱。

  南瓜车缓缓地载着二人出去,走过护城河面上直直的木桥,到了婚礼新娘最初入场之地。

  悬崖下方,细细白白的沙进广阔大海。海水清澈见底,宛如人造琉璃一般,近处的海是湖蓝色,颜色很浅,远处则是深蓝色的,颜色很深,不同层次的蓝一层叠着一层,丝毫不显突兀,好像是上帝正用笔晕染画布。

  而悬崖上,则是另有一番景象。

  古堡四周有着宽广的护城河。护城河水缓缓淌,仿佛一条清澈小溪向远方,倒映着八月的金光。

  古堡正门之外,有一整片草坪,而草坪的再外,是护城河的桥。

  此时,护城河的桥上,一条花瓣铺的通道直直伸向对岸草坪,又延伸进古堡门内,花瓣粉红,娇滴,两边都是烛台,样子十分精致,烛台里边有着蜡烛以及花瓣。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拱门,长长的紫藤花从拱门上垂下,紫的花绿色的叶被风吹得轻轻摇曳,令人仿佛置身于童话的世界,不愿离。

  好漂亮。

  夏溪知道,仪式要在古堡内部中庭举行,因此她看不见周介然的影子,只能见到长长长长的花瓣路,路的尽头是门,两边刻着“Z”“X”

  司仪也是影视行业内部人士,目前是云京台经济频道的金牌主持人,算是很有名气,基本人人知道。

  他让夏溪等在通道初始位置,给了所有宾客每人五支鲜花,分别是白、黄、橙、粉、红五种常见颜色,叫宾客们将花在拱门上边,还说,这代表着亲人朋友们的祝福。

  萧雅叫陆一策把她高高抱起,还说,夏溪是她闺蜜,且是钢铁闺蜜,她要把花在最高、最显眼的那个位置,陆一策便托着、举着、宠溺地笑。麻近思也跳着花,剩余亲友,比如夏溪三个本科室友、三个研究生室友,则是不过不失。

  而周介然那边朋友,则大多是富二代和商业领袖,没有女方这边能闹。夏溪也再一次见到元琛继妹——是那种清秀挂的,软软的,懦懦的,和声细气,春风化雨,与元琛的张扬形成鲜明反差。她想起元琛当年狂对方,感到好笑。

  因为二人都没有请太多亲友,花环节很快结束——他们觉得没有必要,只想接受最最亲的人的祝福。商业伙伴、媒体记者,周介然是一个没请。就连清臣集团高管,也只邀了少数几个。

  司仪派发了伴手礼。因为每人伴手礼都不大一样的,司仪只能一一叫名、递上东西。东西不贵,然而含意义。

  接着,宾客走回城堡内部,落座,等待仪式正式开始。乐队乐手分列鲜花通道两侧,其中一半在护城河外的空地,一半在护城河内的草坪。

  到了吉时,音乐声音响起。夏溪并不认得曲调,只是觉得非常动听。众人奏出音乐的声音伴着悬崖下面海冲击礁石的声音,如梦似幻。

  当音乐进行到某一个阶段时,夏溪见到司仪向她示意了下,便紧握住手中那鲜的捧花,一步一步想着古堡方向迈去,仿佛正从生命中的一个阶段跨越到另一个阶段。她有两个伴娘,都是研究生的同学,她们在她身后陪着。

  一步一步走过木桥,夏溪忽然觉得想哭。

  就要…结婚了呢。

  城堡大门近了。

  它有着高高的拱、厚厚的墙、一块一块石头靠着、叠着,共同组成庞然大物。墙上有着复杂装饰、纹路,拱门上方两个天使对着彼此伸出左手,门的两侧嵌着几豪华石柱,有点巴洛克时期的建筑风格。

  夏溪穿过了门。

  横穿过了长廊,便是古堡中庭。

  四周是魏巍石壁,灰色石头上面偶尔有些青苔,带着一种穿越千百年的沧桑。上面的四方的天,湛蓝湛蓝,偶尔还有两只大鸟翱翔而过。抬头望去,还能见到古堡两个用于观海的小尖塔。

  中庭内部,除四周走廊,还有一些古老东西,比如酒桶,再比如马车,再比如一些木制器具。

  夏溪看见,中庭里面,花瓣大道两边,已经摆椅子。她的父母、亲戚、朋友…全都含笑坐在上面。椅子背上也有粉红色的花球,花球上面扎着长的垂地带子。

  花瓣大道尽头是个双层台子,被笼罩在漂亮的鲜花拱门内。鲜花色彩缤纷,而后面的石壁而挂紫藤花。

  他见到了心心念着的人。

  英俊、优雅。

  夏溪抬头,周家二少迈步缓缓走下台子。两个人站在了司仪先生面前,静静地等着下一步。

  司仪先说了一段开场白:“今天我们将在这为周介然、夏溪两个人举行一场结婚仪式,祝福他们可以永结同心、白头偕老——现在,我先宣读结婚证书…”

  一段开场白结束后,他让两人相对而立,说:“现在换结婚誓言,你们跟着我念就好。”

  “不用,”周介然的声音不大“我自己来说誓言吧。”

  司仪愣了一下,而后笑着说道:“可以。”

  因为场地不大,周介然讲的话台下也听得见。他看着夏溪眼睛,说:“我23岁进入清臣集团工作,26岁担任清臣集团的CEO。我一直以为,我很懂得‘家’,每年都要针对这字发篇演讲。然而,直到遇到夏溪,我才知道,我对这个字,还可以不断地有更广、更深的感悟。”

  “介然…”夏溪内心很受触动。

  “从今天起,无论顺境还是逆境,富裕还是贫穷,健康还是疾病,都永远爱她,尊重她,对她忠贞不渝,直到生命尽头。”

  “…”夏溪又想哭了。

  司仪又问夏溪:“你也要自己说?”

  “嗯…嗯。”夏溪没有准备,不过稍微想了一下,便讲出一番话。她说:“我…因为工作原因——房地产律师,见悲、见喜、见人,对于爱情、对于婚姻、对于家庭,其实有点点悲观…是周介然,让我由不相信,变相信。”

  “…”“因此,我也是…从今天起,无论顺境还是逆境,富裕还是贫穷,健康还是疾病,都永远爱他,尊重他,对他忠贞不渝,直到生命尽头。”

  对面,周介然却低笑一声:“没事,如果我贫穷、疾病,你可以离开。”

  “才不要——”

  “好,”司仪再次开了口“那么,就请你们双方换信物。”

  周介然拿过了婚戒,握着夏溪的手,轻轻为她套了上去。夏溪也是照做。

  看着他们,司仪笑了:“现在亲吻一下。”

  听罢,周介然伸手,一把起头纱,捧起夏溪的脸重重地吻下去。

  “…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夏溪有点不好意思。良久之后,她才感到上一轻。

  司仪又说:“希望你二人的家庭今后充平安、幸福、温馨、喜乐。愿你们在今后生活之中,同甘共苦,白头偕老。”

  接着,是向双方父母敬茶。

  周介然先弯敬茶,夏溪父母摸出红包,递去。周少明显愣了一秒,而后起一个笑容,伸手接过、拿在手里。

  夏溪也向江盈盈敬茶。几个月前见婆婆时,电视里的豪门狗血并未出现。本来夏溪琢磨,对方拍出一亿支票叫她离开,她要说啥才好,结果江盈盈根本没有不。当时周介然淡淡地:“我五岁时她就知道管不了我,就算要娶一个乞丐,她也不会提出反对。”夏溪很囧,知道,周介然的爸妈以前也管不了他,在他接管清臣以后就更管不了了。

  江盈盈喝过,夏溪又是倒一碗茶,小心翼翼放在江盈盈身边那空空的座位上,说:“爸,喝茶。”

  她抬头看蓝天,依稀觉得,在那云层上方,周介然的父亲也正悄悄注视。在那阳光万丈、一切东西都宛若被镀了一层金箔样的地方,他的父亲,也许也出了一丝丝的笑意。

  末了,江盈盈也摸出一个非常厚实的大红包,夏溪也不别扭,伸手收了,笑:“谢谢妈妈。”江盈盈也化着精致的妆,夏溪近距离看,更是觉得对方美到不可思议。周介然,长得的确很像妈妈,只是气质十分凌厉,而周修然,就像爸爸。

  婚礼仪式结束以后,所有宾馆前去用餐。古堡很大,有几个厅,其中最大那个,被拿到摆酒席。

  夏溪换上了一条红色的裙子,长长的裙子一直拖到地,脖颈和胳膊全都在外面,带上镶着一些漂亮的宝石。

  餐厅样式保持住了古朴风格,有着老电影中那种柔和感觉。石壁上,巨大窗子带着圆拱,天光将大厅照得一片亮白。红灰墙上遍布壁画、挂毯,还有精致小灯。天面是高高的拱,壮丽、空旷。十来张桌子散步大厅各处,桌面洁白,椅背也白,然而却是扎着深红色的缎带。

  一对新人不能免俗,一桌一桌感谢到场。幸好人数不多,大家关系又好。

  等到午餐吃到尽兴,所有人到台聊天。从古堡台,人们可以看到海面、听到海、感到海风。周介然开了许多瓶酒,让人边喝酒边聊天,将他们的婚礼当作一次度假。

  台两侧还有两座尖尖的塔供人了望,周介然也带着夏溪慢慢上去、俯视一切,不论是悬崖,还是大海。

  活动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十点,众人陆续离开,周介然与夏溪也步入了“房”

  房间已被古堡的工作人员精心布置过了,大的正中央被洒了红色玫瑰花瓣。

  夏溪本来以为,古堡房间会是原汁原味,十分简陋,到了方知并非如此。房间非常现代,简直像是五星酒店,早已经过改造。

  夏溪一进房间就钻进盥洗室,站在镜子前边卸妆。很快她便很悲哀地发现,结婚当天最艰难的任务,一定是这个所谓的卸妆。

  她换上紫睡裙,走回主卧,见周介然坐在角,瞧见她夏溪,轻拍膝盖。

  她只好去给人搂着。

  “累么?”周介然问。

  “还好,高兴。”夏溪躬下上身,捞过手机,打开“照片”一张一张地看别人拍的照片。

  张张都很好看,爱情溢出。

  周介然也垂着眼看。看她身披婚纱、向神宣誓,看她手戴婚戒、缔结盟约,中情绪横冲竖撞,搂着夏溪的,亲吻她的后颈。

  吻着吻着,手便不老实地钻进她的睡裙。

  夏溪立刻哼哼一声。

  周介然扳过夏溪的脸,与她接吻。夏溪努力回应。她的舌头灵活,没多一会儿,周介然便反客为主,卷住夏溪舌尖、用力摩擦、搅动。

  而后,他们便在那些玫瑰花瓣上滚到三点钟。

  末了,累到不行了的夏溪看着古堡房间的天花板,说:“必须睡觉…明天还有雅雅婚礼。”

  在她们的仪式全部结束以后,工作人员马不停蹄接着布置。陆一策、萧雅的婚礼与周介然、夏溪并不完全一样,萧雅也有自己喜欢的风格、喜欢的布置、喜欢的道具。

  周介然、夏溪的婚礼排场很大花费很高,然而,因为连着两天,可以公用不少道具,陆一策与萧雅并未负担太多。陆一策是大公司的高级经理、计算机工程师,萧雅卖掉版权,也能算是有了一笔“天外横财”

  周介然说:“嗯。”“我刚看过雅雅,她还有点紧张。”

  “紧张?”

  “她说,自己的第一次婚姻彻底失败,离婚,变回单身狗,于是非常害怕,她的第二次婚姻…再次失败,离婚,变成单身狗。”说到这里,夏溪已是有点艰难。

  周介然:“…”夏溪也:“…”是有点雷。

  不过,夏溪也还记得,除去紧张,萧雅还有期待,也说“第二次婚姻,与第一次不同,我对夫、对家庭已有更多理解,不是年少时的一时冲动,而是成长后的深思虑。相信,这回可以天长地久、永远幸福。”

  夏溪也很期待看见,明天的雅雅,与第一次举办婚礼时的雅雅,有什么不同。

  还没有想完,旁边的周介然忽然伸出手臂,搂住夏溪的一把拖到身边,与他自己紧紧挨着,说:“睡觉。”

  “…嗯。”周介然又低沉一笑:“是我的了。”

  “你也是我的了。”

  “是。”

  夏溪迷糊糊闭眼,眼前似有一幕一幕快速闪过,好像一场电影一般。

  然而,因为全部场景都有关于介然,颜色十分鲜、明亮,与现实中不大一样,好像加过一层梦幻般的滤镜。

  一幕一幕,闪得极快。

  “喂…!”夏溪忽然清醒,语气夸张地道“介然,我们…我们忘记邀请一个重要的人!”

  “嗯?”周介然声调慵懒一挑“是谁?”他不觉得自己有漏重要的人——东漏一个西漏一个,还如何管理清臣集团?全面、谨慎,比不可少。

  夏溪是:“忘记大媒!”

  “大媒?”周介然问“有大媒?”

  “对呀,”夏溪嘻嘻地笑“就是那事成,娜娜,那总!”

  周介然:“…”“有他,我们才不打不相识,才有机会彼此了解~~~哦,应该邀请娜娜过来看看。”

  周介然淡淡地道:“你能还更么。”

  夏溪说:“其实我能。”

  “…”律师天生就要“恶心”别人。

  “介然,”夏溪重新阖上眼睛,仗着自己超强记忆,回顾过去,又是轻轻地问“你知道,我…第一次接大额案件,发现对手是清臣时…念叨的第一句话是什么么?”

  “是什么。”

  “嗯,”夏溪还是闭着眼睛,小腿蹬,使劲儿地又往怀里窝了几下,后背似能感到对方口里面跳动着的心脏,右手一划,摸上周介然正搭在她间的手腕,往前拿了点儿,用力握着、紧紧捏着,说“是“贼将休走。””

  “…”周介然又再次浅浅地笑了声,更加用力地将夏溪箍在身前,说“嗯,不走,永远不走。”

  夏溪记得,她当时,打开了周介然的微博,找到对方一张照片,看着那张帅脸,气势十足地讲出方才两句话的。当时她想:真没想到,祁萍喜欢的周介然,竟然会干这种事情,重利轻友,网上信息真不可信,那就让他焦头烂额、人样麻烦好了。

  随口一句“贼将休走”将人扣得彻彻底底。

  “情话大王。”夏溪“嗤”地一笑“那我真做到了?”

  “做到了。”

  周介然也想起了在“新派中餐”见面那个晚上,彼时彼地,他第一次见到夏溪,知道对方就是狮城集团律师,忽然之间就有一种要赔给对方什么的预感,而他预感一向很准。

  他以为是一审的失利。

  其实不是。

  是他自己的一辈子。

  而且,毫无怨言。

  (正文完结)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

  番外会有,过两天就开始发表。会贴在“作者有话说”基本免费。

  四个来月,近40万字,感谢大家一直支持。中间2月更新缓慢,特别抱歉(真的有事)。下篇文会多多存稿。

  回到《一栋人间烟火》。自己觉得,有用心写。没有因为主写耽美、或者卖掉版权,而对它敷衍、对付。很多地方不尽人意,实是因为没有能力。

  如果有幸得到喜欢,万分感激。

  下篇会开耽美,《明人不说暗恋》,已经发表预收。

  再下篇是言情,更番外时发表预收。

  另外,如果喜欢,希望顺手收藏专栏~么么哒!  WwW.WuWangXs.CoM
上一章   一栋人间烟火   下一章 ( 没有了 )
先撩者贱如她所愿主播你会吃就盲目狂恋的宽院长大人要折十二点的辛德以后少吃鱼上司攻略当你眼睛眯着小野猫
武王小说网提供《一栋人间烟火》的精排版和大量的VIP章节,superpanda呕心创作的综合其它《一栋人间烟火》精排版第85章完结下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清爽无弹窗,若有内容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一栋人间烟火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武王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