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王小说网为您提供岳盈呕心创作的言情小说爱到天翻地覆精排版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重生小说 推理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乡村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玄幻小说 军事小说 架空小说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同人小说
最新的小说 家有妻妹 我的回忆 飘曳长裙 风云传奇 妇科男医 娇妻出墙 娇妻祸水 端庄娇妻 青春韵事 春染绣塌 热门小说 完结小说
武王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爱到天翻地覆  作者:岳盈 书号:26514  时间:2014/6/27  字数:9443 
上一章   第五章    下一章 ( → )
  傍晚的时候,善恶洗了一个充玫瑰芬芳的香浴澡。

  虽然玫瑰存在地球已有七十万年的历史了,但他这个年龄跟玫瑰相比宛如婴儿的魔鬼之子,却还是头一次尝试拿它泡澡。

  这当然是蔷薇的主意。

  她说玫瑰是上好的美肤圣品,连埃及后都用玫瑰来保养她的雪肌玉肤。这一点他是相信的。他亲眼见过埃及后的寝宫里铺玫瑰花瓣,还用提炼好的玫瑰和玫瑰油来宝贝她那身吹弹可破的皮

  不过话说回来,他都不曾为埃及后这个大美人心动过,怎么会拜倒在蔷薇这朵苍白的英国玫瑰裙下?

  太不可思议了。

  他滴了几滴蔷薇硬给他的玫瑰油,抹在皮肤上。

  据说这么做有收敛孔、保的作用,而且还可以防止斑点和皱纹的出现。

  在他法力未完全恢复前,他只得学人类以人工保养品来维持青春。希望有效。

  他朝镜中人扮个鬼脸,自从失去法力后,他发觉自己愈来愈像人类了。以前他从不在意美貌的,现在却学人类保养起来。这还不算什么,最堕落的是,他竟然让感情凌驾于理智之上,成了标准的情绪动物。

  似乎只要有蔷薇这个小东西在身边,他就会变得不像群魔景仰的地狱二王子,而被情绪所主宰。

  善恶轻叹了口气,向来喜怒不形于的俊脸如今却覆上淡淡的忧愁。在法力未恢复之前,他还是留在汉姆莱伯爵府吧。和蔷薇的事,就等到法力恢复之后再来伤脑筋。

  有了这样的体认后,他推开房门迳行下楼。

  下午蔷薇带他参观宏伟大宅的记忆仍深深刻印在脑中,他决定在晚饭前来个小小的探险,看看能不能多收些恶的气息充实空虚的魔体。

  结果是令人失望的。

  显然地,伯爵府里除了吉娜和珊蒂为情所困产生的仇恨情绪外,其他仆人全是乐天知命、笃信上帝的家伙,连工作时都是和乐融融,教善恶想恶气息的愿望都难以达成。

  接下来的两天,善恶在这种和乐安详的气氛中,闷得险些发疯。好在蔷薇及时向伯爵请求出外逛街,让他暂时离这座涨亲密和悦气氛的快乐囚牢。

  位于伦敦市区西北方丽品公园内的玛莉皇后玫瑰园,每个角落都弥漫着赏花者偷得浮生半闲的愉悦感,令善恶深刻的领悟到爱花的人不会变坏的道理。

  他险些闷死在飘浮着玫瑰甘甜香气的花园中,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被玫瑰花香熏死的魔鬼。

  他微嘟着,脸上明白地写着“我不快乐”在蔷薇保证下一个地方会更好的劝下,他不情愿的坐进汉姆莱家豪华的加长型劳斯莱斯轿车内。

  沿着河滨大道朝市中心前进,商业气息浓厚的摩天大楼栉比鳞次地倒退成窗外的风景,善恶的心情渐渐转好。凭着敏锐的魔鬼之鼻,他可以嗅出恶的气息愈来愈浓厚,他们正往罪恶的渊薮接近。

  伦敦,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正和地球上的其他大都市一样,凡人口愈密集之区,道德也愈低落,犯罪事件自然增多。尤其是在浓雾弥漫的夜间,一股凉人背脊的恐怖气氛笼罩住这个城市,骇人听闻的杀人案件占据在想像力丰富、喜欢自待人的文人脑中,发酵成以伦敦为背景的诸多侦探、凶杀小说。

  柯南.道尔在这里创造了大侦探福尔摩斯,而P。D。詹姆斯却以同样的背景塑造了可怕的开膛手杰克。胆小的异乡人,在雾夜里会被自己丰富的想像力吓破胆,或是被好恶作剧的魔鬼整得魂飞魄散。善恶想起一百年前他曾在伦敦的一场大雾中充当过吓人的魔鬼,像幽灵般跟踪潜行于雾中的罪犯,在他们意犯事时,突然现身扮出狰狞的面孔吓死他们。

  如今想起来,那情景仍能取悦他。他绽出像婴儿般的纯然愉悦,笑容里有着一抹嗜血的冷酷,看得身旁静静凝视他的蔷薇脚底升起凉意。

  可惜现在不是雾夜。善恶瞄了一眼车窗外蔚蓝晴朗的天空,遗憾地想。

  所谓恶人无胆,而无胆之人,最容易被摄取魂魄。

  善恶明白,如果他要依靠人类的小小恶气息来补足失去的法力,不知道要累积到何年何月。如果能摄取恶之人的魂魄,他便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足够和地狱取得联系的法力。

  碍于王子的自尊心,他并不愿意让地狱群魔发现他失去法力的事,最好连父亲撒旦王都能瞒住。只要多给他一点时间,他相信自己很快就能恢复以前的水准。

  在善恶陷入自己的思绪里时,豪华轿车在热闹的商店街道旁停了下来。蔷薇靠近他,淡雅的女幽香唤回他飘远的思绪,那双若有情似无意的冰蓝眼眸不经意地睇视向她。蔷薇轻轻息,再度为他俊美的容颜深深醉。

  “什么事?”蓝眸中出纯男的骄傲。对于无论何时何地都能吸引住眼前纯真少女的魅力,善恶感到无比的悦。以前他并不在意女对他的着,但对象一旦换成蔷薇,却让他像只得到异欣赏的雄鸟般,趾高气扬地展示光亮的羽翅。

  “呃…”蔷薇突然忘了要说什么,她傻笑了一会儿,直到司机替两人开门才回过神来。“这里是市区内有名的商店街,我好久没逛街了。”

  紫眸中的渴望,是任何人都难以拒绝的,何况善恶又被此地积聚的恶气息深深吸引,自然乐于顺从她的愿望。他回她一个充宠溺、爱怜的笑容,率先下车,深了一口迥异于玫瑰花香的恶腐败气息后,才心满意足地将娇弱的人儿扶出车外。

  善恶可以听见热闹的街道上打扮得光鲜亮丽的时髦人士互相比评的嫉妒、羡慕心声。在他法力未失之前,他甚至可以将微不足道的嫉妒煽动成一桩杀人事件,而现在的他却只能贪婪地收那些微小的恶意念,填充他几乎没有底的魔鬼胃口。

  他扶着蔷薇走进人汹涌的百货公司。

  蔷薇显然对女饰品没什么兴趣,拉着他到楼上的男服饰精品店。

  衣着华贵的两人,一进去马上吸引了店员的注意。善恶看见穿着高雅套装,身材婀娜、容貌姣好的女郎了过来,明眸中充衬着对英俊男的渴望,直勾勾地向他投来,好似恨不得一口将他下去似的。

  他莞尔一笑,溜了一眼身旁毫无所觉的无少女。

  “家兄以前常来这里买衣服,我们想看看有没有适合的款式可以挑选。”蔷薇对美貌的店员和颜悦地说。

  “这位是令兄?”该名店员轻扬秀眉,愉悦的笑容中夹杂着一抹困惑。“像令兄这么出色的男士,如果来过本店,我不可能不记得。”

  “他不是我哥哥。”蔷薇的粉颊泛上一层羞赧的红晕,善恶饶富兴味地欣赏着。“我哥哥是明顿.汉姆莱。”她清了清喉咙道。

  “哦。”店员恍然大悟,抛向善恶的挑逗眼光并没有因此而收敛些。“汉姆莱爵爷是我们最好的顾客之一哩。”她想起英俊的明顿,语气也轻快起来。“我叫雅琳,很乐意为小姐服务。”

  “你好,雅琳。那就麻烦你了。”

  蔷薇和善恶被这个名叫雅琳的店员带进贵宾室里,一件件衬衫、长、外套被店员们陆续送进来。雅琳十分热心地在善恶身上比量,纤纤玉指没有必要地停留在那副硕长的身躯上,看得蔷薇大蹙其眉。

  她技巧地介入两人之间,挑了数套衣服,要善恶进更衣室,然后微笑地向雅琳下命令:“你们这里也有睡衣、睡袍吧?麻烦拿几套适合我男友的。”

  她强调着“男友”的口气虽然不含火气,却隐隐传达着不容人忽略的占有。善恶在更衣室内微笑,捕捉到一丝属于蔷薇的不好意念。原来这个纯真少女也会嫉妒、吃醋哩。

  当然,属于雅琳的妒意又比蔷薇来得强烈。那位美的店员显然认为像蔷薇这般稚的小女孩配不上他这个俊美如古代希腊神祇的美男子,而有意将他勾搭上手。善恶对于这个意念感到颇有意思,他以前鲜少在意女对他的看法,现在才发现他本身便是个引人犯罪的饵。

  在从前,他自然是不屑拿自己为饵,然今非昔比,为了尽快恢复法力,他必须利用每一项可以用得上的资源。

  他从更衣室走出,穿着人造丝针织马球衫、白色棉质长拔身影,令人眼睛一亮。举手投足间,都充炫惑人心的男魅力。

  蔷薇情不自地起身走向他,在雅琳似要出火来的妒嫉眼光下,爱娇地搂住他瘦削的身,和他一同面对穿衣镜。

  “怎么样?”他热热的呼吸吹拂着她的脸,蔷薇抬起红晕布的俏脸爱慕地向他。善恶出坏坏的笑容,低下头吻着她香软的粉颊。

  虽是这般轻柔的接触,却已足够令人销魂。蔷薇的颊更热了,绯红的泽一路蔓延向她穿着淡紫洋装的领口内。

  “你穿什么都好看。”她柔声轻喃。

  善恶仰起头猖狂地哈哈大笑,横了一眼在旁边嫉妒得要发狂的雅琳,地勾起一抹笑容。

  “我以为你会觉得…”他热切的眼光停驻在蔷薇朱红的瓣上,充暧昧的男沙哑声音可疑地低了下来。“我什么都没穿时更好看。”

  果然,蔷薇如他意料的羞赧地埋在他怀里,雅琳竖起的耳朵在捕捉到这句充暗示的话后,也脸泛桃红,丰脯急促地起伏。善恶朝雅琳挑挑眉,轻轻推开怀里的蔷薇,走回更衣室试穿另一套衣服。

  在蔷薇掏出信用卡付帐时,雅琳的妒意已被挑逗到最高点。善恶贪婪地取她恨不得除掉蔷薇将他占为己有的恶意念,并窥见她脑子里在乍然发现蔷薇是付钱的人时升起的大问号。

  她显然以为他是吃软饭的小白脸。这个想法让她在鄙视他之余,又升起一股极其的渴望。

  女人!

  善恶嫌恶地瞥了她一眼,在蔷薇代店员将所购的服饰送到汉姆莱大宅时,穿着他新购买的蓝白相间针织套衫和白色宽管长,在一旁不耐烦的用脚打着拍子。

  好不容易终于离开了。善恶发现他并不喜欢用这种方式得到想拥有的法力。但是又何奈呢?在这种情况下,他只能运用这项男人本钱。

  他们又随意逛了几家店,善恶向蔷薇提议买些她自己的饰品,不用再张罗他的衣服了。

  “我的衣服很多了。”蔷薇不在意地耸肩答道。“每次换季时爷爷都会叫服饰公司拿目录让我挑选。”

  善恶翻了翻白眼,有钱人家的生活果然是极其奢侈的。蔷薇刚才替他买的衣服,简直可以开一家小型服饰店了,而她付帐时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可是我不想买衣服了,我们去逛逛你这种年纪的小女孩会有兴趣的东西。”

  “我不是小女孩了!”蔷薇抗议着,但在他引人侧目的亲密吻下,顺从地答应,两人转而走向文具饰品区。蔷薇对一些卡通造形的文具用品极感兴趣。

  就在蔷薇爱不释手地抱着一个兔宝宝存钱筒时,一群打扮入时的少女也正走到这个专柜,只听见其中一名金发女孩兴奋的喊道:“蔷薇,你怎么会在这里?”

  蔷薇和善恶听到声音后立即抬头望向声音来源,猛烈气的声音在周遭响起,数双呈现痴的眼眸集中在善恶俊美的脸容上。

  “祖儿…”蔷薇突然觉得喉咙发干,祖儿看善恶的表情只能用“花痴”二字来形容。她想起善恶几天前问过她的话。如果她处在吉娜或珊蒂的立场,她会怎么做?

  她最好的朋友祖儿,万一也对善恶有了好感,她该怎么办?

  慌乱的心头打了一个大问号,蔷薇只觉脑子里轰隆作响,无法思考。

  经过一场可比拟偶像明星被妹在路上围堵住的混乱场面后,善恶和蔷薇在祖儿一行人的力邀下,来到一家布置优雅的餐厅喝下午茶。

  铺着蓝色格子桌巾的六人座餐桌上,放英国传统的茶点。善恶取了一块薄片黄瓜三明治送进嘴里,耳边听见数声尖锐气的赞叹声。他俊眉微扬,感的嘴扬起令人难以捉摸的嘲笑容。

  在场的五个女孩,除了他身边的蔷薇黛眉微蹙、一副怀心事的模样外,其他的四名少女仍保持在百货公司和他们巧遇时的惊表情。

  善恶记得当她们看见他时,四双眼睛发出的亮度几乎可以照明一栋百货大楼。祖儿最先恢复应变能力,飞也似地朝他和蔷薇大步走来。嘴上虽然是跟蔷薇说话,但那双晶亮的蓝眸却是对准了他。

  老实说,以世人的审美观点来看,祖儿无论是身材或是脸蛋都要胜过蔷薇一筹。她是个金发、蓝眼的漂亮宝贝,虽然和蔷薇同龄,但那副婀娜有致的身材,绝对可以让男人眼睛一亮。

  这也难怪她在初见善恶的那一刻,会兴起要将他从好友蔷薇手中抢走的念头。因为她觉得自己除了家世以外,所有的条件都胜过蔷薇,并认为像善恶这般器宇不凡、俊美绝伦的男子,跟蔷薇这样苍白、不出色的女孩在一起,实在是委屈极了。

  只有她祖儿.华克才能配得上善恶。她野心地想。

  不过,这只是她自己一相情愿的想法,其他人可不敢苟同。

  另外三位少女,同样是出自名门、相当有自信的美女,也认为自己才是眼前这位美男子的最佳女伴。

  一场贝心斗角的龙争虎斗于焉展开,身为众女爱情角力的战利品,善恶仍维持一贯的漠然,冷眼旁观着这几个互称对方为朋友的女人如何尔虞我诈一番。

  难道真如某人所言,友情在爱情的考验之下会变得脆弱不堪?他睨了一眼蔷薇的愁容,可以感觉到她的困惑和不安。

  他的心为她揪紧,好想当着众人的面将她紧搂在怀里以甜蜜的吻安抚她。但他现在最需要的是挑起眼前四个女孩争夺他的野心,以收她们为抢夺他而兴起的恶气息。

  他必须尽快摆这形如凡人的弱势地位,恢复他不可一世的地狱王子威势。

  “善恶…”娇媚得令人冒出皮疙瘩的呼唤出自祖儿口中。

  蔷薇讶异地看了好友一眼,她还是头一次听到祖儿用这么嗲的声音说话。

  “你跟蔷薇是怎么认识的啊?”祖儿眨着她水汪汪的蓝眸,笑靥如花。她抬起涂着银色蔻丹的美丽纤指,从桌上拿了个油果酱圆饼,极其优雅的送到善恶嘴边。

  善恶瞪着她银色的指甲,决定不碰那块圆饼。

  “你自己吃。”他淡漠地说,不理会祖儿突然僵住的脸,迳自喝了一口伯爵茶。

  祖儿的三个朋友幸灾乐祸地吃吃笑着,祖儿恼怒地横了她们一眼,转向善恶的娇容随即又恢复成温柔可人。她将那块圆饼送进自己感的红里,十分淑女地轻咬了一口,咀嚼了一会儿后,以舌尖夸张地来回着上和下缘,像电影里刻意挑逗男主角的女般。

  蔷薇吃惊地瞪着她,无法相信向来端庄有礼的好友会做出这种举动。祖儿是她最好的朋友呢,竟然当着她的面勾引她的男朋友。

  难道祖儿不知道这么做会伤害她,令她难堪吗?

  蔷薇感到眼睛灼热、润,心中涨屈辱和伤痛。

  善恶厌烦了祖儿的表演,眼角的余光又刚好捕捉到蔷薇咬紧嘴、黯然神伤的模样,心头微微作疼。他把手伸到桌下寻到蔷薇放在膝上抖动的小手,紧紧握住。

  蔷薇抬眼看他,被他蓝眼里闪动的温暖烧热冰冷的心田。她微笑地望进他眼里,在那双水蓝眼眸的深处,找到她向往已久的爱情天堂,暂时将所有的人和一切的不愉快都忘掉。

  两人的真情凝视,令其他四女颇不是滋味,尤其是挑逗了善恶半天的祖儿,更觉得心头像是长荆棘般难受。她恼怒地蹙着精心描画过的秀眉,生平第一次受到男人的漠视,这般的侮辱岂是她这个向来被男人捧在掌心呵护的娇娇女所受得了的?

  这股怨气她才不下去呢!

  “善恶…”祖儿不愁反笑,以更柔媚的声音吸引他的注意力。果然,那双蓝眸如她所料地移到她身上,眼里那抹嘲意味浓厚的顽皮笑意紧攫住她的心。她之前的怒气全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心里只剩下对他的渴望。“你还没告诉人家你和蔷薇认识的经过哩。”她爱娇地凑向他,温暖的气息轻呵在他耳旁,纤纤玉指戳着他的

  善恶蹙着眉,发觉自己并不喜欢祖儿的味道,他朝蔷薇的方向挪近,又闻到属于蔷薇的清新香味。他朝蔷薇挤挤眼,逗得她嫣然娇笑,然后才回答祖儿的话。

  “这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他莫测高深地说。

  “上帝的安排?”祖儿和三名友人面面相觑,最后像是想通什么似地娇嗔道:“难道你和蔷薇是在教堂里认识的?”

  善恶不置可否地耸耸肩,更让祖儿四人扼腕叹息。

  祖儿知道蔷薇并不是每周都上教堂的人,怎么会那么好狗运在教堂里认识这样的美男子!她实在不甘心,她自认上教堂的次数远比蔷薇频繁。

  “上帝真是不公平。”她嘟着抗议。“人家可是常常上教堂的,为什么都没遇见你这样的美男子?”

  “蔷薇说,我是她的守护天使。”善恶开玩笑道。

  “人家不依啦,像你这样的天使,不该只属于蔷薇。”祖儿大胆地拉着他的手撒娇。

  善恶扬扬眉,不予置评。

  对于祖儿的一再忽略她,蔷薇不免有了恼意。她冷冷一笑,握紧和善恶在桌下叠的手,引得他朝她扬眉探询。

  她绽出胜利者的笑容。

  “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她优雅地说。

  “别这样嘛,蔷薇。”祖儿虽是跟蔷薇说话,但充挑逗意味的眼光却盯着善恶不放。“你也难得出来,不如跟我一块去跳舞。”

  “你知道我跳不来时下流行的热门舞蹈。”蔷薇提醒她。

  “那没关系,你可以坐在一边看啊。”祖儿嫌恶地朝蔷薇挥挥手,眼睛仍看着善恶,娇憨地朝他仰着头,丽的芳惑地噘着。“我想,或许善恶对跳舞有兴趣。我们可以到PUB去坐一坐。”

  什么态度嘛!

  蔷薇气得脸色发青,怒瞪祖儿几乎黏靠在善恶身上的脯。太目中无人了!她圈紧和善恶握的手,心脏急遽地跳动,口闷得慌,只能捧着心蹙眉。

  “我没兴趣。”善恶一发现蔷薇痛苦的表情,想到PUB去取罪恶气息的意念马上打消。他推开贴着他的祖儿,将蔷薇搂入怀中。

  “不舒服吗?”善恶轻柔地抚着她的背,蔷薇发现那痛彻脊骨的难受感随着他大手按摩过后,渐渐缓和。

  她疲惫地倚进他怀中,闭着眼。

  “蔷薇不太舒服,我们先走了。”善恶神情自若地搂着蔷薇起身。

  “她没事的,只是小毛病而已。”祖儿赶紧拦住他。

  “华克小姐,”善恶冷冽的眼光扫向她,紧绷的俊容充分显示出不悦。“你应该是蔷薇的朋友不是吗?”

  “我…”祖儿在他鄙视的眼光下退一步,目送他一把抱起蔷薇离开。突生在心底的愧疚没有持续多久,她握紧拳头,暗自发誓一定要把善恶到手。

  蔷薇倒在善恶的怀抱里,一路睡回汉姆莱大宅。

  她在稍做梳洗后,陪伴祖父用晚餐。善恶一直观察着她,发现蔷薇除了脸色较为苍白外,跟平常没有两样。

  晚饭过后,她依例拂了一会儿琴,随即以疲累为由,回房休息,而没像往常般陪伴善恶到花园散步,或是在客厅看电视。

  少了蔷薇的陪伴,善恶全然没有兴趣再和伯爵应酬,也藉机开溜。

  他到花园散步,一个人。

  柔的银色月光泻在茂密的枝叶上,玫瑰在月下吐尽芬芳,周遭一片寂静。

  这是典型的伦敦市郊夜晚,距离汉姆莱大宅最近的一座庄院,是约五十公尺外的另一豪宅。两宅之间种有金合,繁茂的绿树吸引了各式的鸟儿在此筑巢。

  这里是植物和鸟类的世界,人气少了许多,这也是善恶鲜少在此收到恶气息的缘由。安居在附近宅邸的人,都被这种自然环境给同化了,闲适的生活磨得他们火气全消,毋需勾心斗角。

  善恶走到玫瑰花园,抬头仰视面对花园的蔷薇寝室。一缕柔和的光线从被微风轻吹起的窗帘一角溜出。他知道蔷薇还没睡,只是刻意避着他,一个人想心事。

  这是她头一次没有住他,令他有些怅然。

  周遭的玫瑰花香提醒了善恶,他和蔷薇曾有过的欢乐时光。他们沉醉在两情缱绻的愉中,忘情接吻的快乐,在他脑海里一遍又一遍放映着,甜蜜的淹没了他的心。他蓦然领悟到和蔷薇相处的短短几,竟是他一生中最快乐、充实的日子。

  数千年的生命仿佛在他脑中淡化成一声叹息,没有可以留恋的。他想起前不久和他分手的大哥魔魅,那个绝对冷酷、无情的地狱大王子,一旦遇见爱情时,却变成甘愿为爱牺牲一切的傻瓜。他为了得到安琪的爱,连命都愿意舍弃。善恶怀疑,魔魅根本不会将安琪带回地狱,比较有可能留在人间继续发展两人的感情。

  这个想法令他蹙眉。

  如果爱情可以改变魔魅这样的魔鬼,那对于他这种游戏人间的魔鬼又会发生何等的影响力?

  他知道他已在不知不觉中对蔷薇投注过多的关心,她比任何事物都让他为之惑。

  虽然她不是最美、最特别的女人,却以她最单纯、真诚的心打动了他。她的一颦一笑在无形中牵动着他,在他最脆弱的时候,攻占了他的心房。

  譬如今天下午,他明明想跟着祖儿去胡闹一番,却为了顾念蔷薇的心情而得罪祖儿,跟她一同回家。

  他知道跟祖儿去PUB,可以得到更多的罪恶气息,而跟蔷薇回家,却只有这园的玫瑰芬芳可以闻,但他却没有任何懊悔的意念。对他来说,蔷薇似乎比恢复法力还重要。

  他懊恼地叹了口气,不明白蔷薇凭什么能在他心里占到这么重要的位置。他向来不好女,而蔷薇,甚至谈不上什么美。当然她也不丑,但绝不是什么天仙美女,或是绝代尤物。她只是个少女而已,一心憧憬爱情的平凡小女孩。

  也或许,他只是被她的热情感动,毕竟她是第一个亲吻他的女。从来没有女人会像她这么大胆地侵犯他,以这点来说,蔷薇是特别的。

  他会为了这个小理由而放不下她吗?

  善恶惘地摇摇头。他曾被誉为魔界最聪明、狡猾的金童,没想到面对情关时,也跟人类一样陷在虚无的执中。

  他随意扯了片黄的玫瑰花瓣,指尖不意被茎上的棘刺刺伤,鲜红的血珠冒了出来。善恶蹙眉,他原也是有血有的,何能逃过爱情?

  他想到父亲在得到母亲后,仍然恋上小弟月光的母亲;而不曾有爱的大哥魔魅,也在遇见安琪后,陷入情网。爱情的魔力令人难以逃脱,而逃,向来不是他善恶的作风。

  他耸耸肩,抬头再觑了一眼蔷薇的卧室。仍有灯光呢。他轻哼着,快步往屋里走,决心要搞清楚他和蔷薇之间到底是不是爱。  WwW.WuWangXs.coM
上一章   爱到天翻地覆   下一章 ( → )
魔魅的初恋曲媚眼杀机情人黑手妹谁家情郎爱说猎个狐狸婿情人幸运星痴定了你皇后落跑祸水昭仪王爷抢亲
武王小说网提供《爱到天翻地覆》的精排版和大量的VIP章节,岳盈呕心创作的言情小说《爱到天翻地覆》精排版第五章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清爽无弹窗,若有内容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爱到天翻地覆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武王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