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王小说网为您提供花间浪子呕心创作的热门小说绣衣云鬓精排版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重生小说 推理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乡村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玄幻小说 军事小说 架空小说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同人小说
最新的小说 家有妻妹 我的回忆 飘曳长裙 风云传奇 妇科男医 娇妻出墙 娇妻祸水 端庄娇妻 青春韵事 春染绣塌 热门小说 完结小说
武王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绣衣云鬓  作者:花间浪子 书号:12378  时间:2010/4/15  字数:18234 
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缠赖得逞    下一章 ( → )
  群豪如疯如狂,欢呼不绝,立在最高处的人,已经开始离去,三十三棚的掌门和高手,这才开始到其他彩棚内拜访多年不见的朋友。

  元台大师,红尘道长一齐来至九宫堡的棚前,向江天涛道贺他保持了江老堡主既有的宝座。峨嵋六老个个神色祥和,也齐向江天涛道贺,并在谈桓缧暗示午前挑战的失礼和歉意。江天涛对这些七八十岁的老和尚,俱持晚辈之礼,而且谈吐谦虚。其他门派第一个前来道贺的是富丽英和张石头。

  正在江天涛和张石头谈笑之际,身后突然有个少女的声音恭声说:“少堡主,外面有人请。”

  江天涛回头一看,竟是三钗帮的一个警卫少女,于是不解地问:“是谁?”

  警卫少女忍笑恭声道:“少堡主去了一见便知。”

  江天涛见她笑得有些神秘,因而笑道:“快带我去。”话落,抛下张石头,随着警卫侍女,匆匆向岭上走去。

  江天涛抱着兴奋和疑惑的心情,紧紧跟在三钗帮背剑警卫少女的身后,匆匆奔上岭巅。游目一看,平坦的岭巅上,除了即将离去的武当群道,和少林派的一百多位老少僧人外,根本没有人的影子。再看正北数十丈外,横竖苍翠松竹杂林,依然没看到任何人影,因而,忍不住惑地问:“请问姑娘,那人在哪里?”

  背剑少女见江天涛呼她姑娘,粉脸上也不有些羞红,于是举手一指数十丈外的松竹杂林,忍笑神秘地道:“就在那片树林里,少堡主可以自己去了。”说话之间,已经停下身来。

  江天涛再度迫切地问:“那人到底是谁?”

  背剑少女笑着说:“那人不准我告诉少堡主,她说少堡主一见她的面就知道…”

  江天涛听得奇怪,不自觉地拍着背剑少女的香肩,笑着道:“我知道了,谢谢你。”说罢,顾不得背剑少女为何粉面飞红,急步向那片松竹杂林走去。

  到底是谁呢?江天涛摇摇头,心念间,蓦然吹来一阵凉风,心中一惊,立即抬头,不觉已到了林前。他停身立稳,游目细看,发现这座松竹杂林,占地极为广大,林内怪石参差,一眼无法看得清楚。缓步走进林内,竹叶沙沙,松涛轻,凉风徐徐吹动。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能够让一个三钗帮的警卫少女去找他的人,肯定跟“三钗”帮有关系。

  心念间,深入已经十数丈,游目左右,举目向前,回头看看每座大石之后,哪里有半个人影。但他肯定三钗帮的警卫少女,绝不敢戏于他,于是继续前进,迳向深处走去,同时,愈加注意每座大石之后。这时,大会场上,已没有了群豪的欢呼声,但嗡嗡的人声中,却挟杂着声声烈马长嘶,他知道各派掌门和高手,也已经开始离场了。

  心念至此,不自觉地停身止步,转首向身后看去。不看尤可,一看之下,口一声轻啊,顿时愣了。就在他身后三丈的一方凹形巨大怪石的中心里面,赫然立着一身银装,娇靥拟霜,左手抚在剑柄上的皇甫香。皇甫香柳眉微剔,杏目闪辉,鲜滴的樱,紧紧合闭,目光一瞬不瞬地盯在江天涛的俊面上。

  江天涛一看皇甫香的神色,心知有异,走至距大石缺口两三丈处,立即惑地问:“原来是皇甫姑娘找我啊?”

  皇甫香忿忿地点点头,沉声说:“不错。”

  江天涛剑眉一蹙,又向前走了数步,在四百的缺口处停住脚步,再度惑地问:“有什么事吗?”

  皇甫香见江天涛惊异地走进凹石缺口,距离自己不过八尺,心中不由一喜,但她凝霜的如花娇靥上,却毫无一丝笑容,依然冷冷地回答说:“当然。”

  江天涛深知皇甫香一直在和他刁难作对,看她这时的神色和答话的简单,以及约他见面的方式和地点,知道这次的情形,必然最为严重。于是,十分惑地正问:“皇甫姑娘,倒底是什么事?”

  皇甫香冷哼一声,轻蔑地道:“哼,问你自己。”

  江天涛神色一愣,不由惊异地反声问:“什么?问我?”

  皇甫香冷冷一笑,讥嘲的道:“你自己做的事,你自己难道不知?”

  江天涛原就对皇甫香有些不,这时又见她一味讥讽,于是摇摇头,也沉声道:“在下的确不知…”

  皇甫香末待江天涛说完,立即怒声道:“你在本帮总坛东梁山-…”

  江天涛一听东梁山,他伪名拜山,夜探总坛的种种经过,闪电掠过他的脑骸,心头一震,不由惑地问:“东梁山怎样?”

  皇甫香冷冷一笑,道:“你还和我装糊涂,哼,告诉你,我早就怀疑你曾夜探总坛,不过直到现在,才调查清楚,确有此事。”

  江天涛听得心头又是一震,面色不由一变,他担心的不是夜探三钗帮总坛,而是怕皇甫香知道他去的是后山。皇甫香根据自己当初的怀疑,仅是一句诈语,这时看了江天涛的神色,竟被她说中了,心中不由一喜,继续冷冷地道:“难怪内方山筵席上,暗荐白虎堂主俞存信镇守汉水总分舵,哼,原来你是在报答他的引导盛情…”

  江天涛见皇甫香冤屈俞存信和诬蔑他对富丽英的正确建议,顿时大怒,因而末待皇甫香说完,立即怒声道:“闭嘴,这件事与俞存信根本没有关系。”

  皇甫香不甘示弱,也怨声问:“是谁?是谁引导你去的?”

  江天涛被问得一阵迟疑,他觉得这件事绝不能将冷萍拖进去,如果不说,皇甫香定然不依。继而心中一动,顿时想起齐鲁大侠金剑英,只得放低声音,缓和地道:“皇甫姑娘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本堡那些人与令尊大人稍莫逆。”

  皇甫香当然知道是齐鲁二侠金氏双兄弟,但她却不解地问:“你是说金叔叔他们引你前去?”

  江天涛一听皇甫香的称呼,顿时放心不少,于是毫末思索的道:“他们并末同去,只是在堡中给我绘了一个机枢小径的路线图。”

  皇甫香一听,面色顿时大变,心中真是又惊又喜,于是口一声惊啊,佯装呆了。江天涛一看皇甫香的神情,心知要糟,知道把话说错了。心念末毕蓦见皇甫香瞪大了杏目,紧张地问:“你去了后山?”

  江天涛到了这时候,再想改口已不可能了,只得点了点头。岂知,就在江天涛点头的同时,皇甫香的凝霜娇靥,突然一红,接着玉手掩面,立即羞忿地哭声道:“天呀,果真被我猜着了,原来那时候你正攀我的三楼,天呀,这叫我还有何面目见人,真羞死人了,呜呜…”

  江天涛一看这情形,心中大吃一惊,知道皇甫香明白他曾在暗中偷看她在浴缸中洗澡,不由慌了。正待分辨,蓦见皇甫香突然横肘拔剑,同时羞忿地哭声道:“天呀,我不想活了,还是死在你眼前的好…”江天涛一见,大惊失,飞身扑至近前,伸臂将皇甫香的玉腕握牢,同时,慌不择言地急声道:“我什么也没有看到啊…”皇甫香一听他分辩得这么骨,想到那时的出浴情形,简直羞得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钻进去。羞归羞,喜归喜,在羞喜之中,她又感到有巧计得逞的兴奋,于是趁机扑进江天涛的怀里,一面奋力拔剑,一面哭声道:“呜呜…还没说看到…我和芬儿说的话…你都一字不差的说出来了…呜呜…”

  江天涛这时已慌了手脚,哪里还想到云发厮磨,螓首撞怀,都是皇甫香的聪明杰作,只得慌得连声焦急地道:“我对天发誓,我确实是无意的…”

  皇甫香正待再说什么,远处蓦然传来一声隐约可闻的娇呼:“涛弟弟。”

  江天涛听得浑身一颤,皇甫香听得花容失,两人都愣了。接着,又是一声娇呼:“涛哥哥。”

  江天涛知道是朱彩蝶和冷萍等人找来了,于是一定神,望着粉面微显苍白的皇甫香,急声道:“她们找来了。”他虽然如此说,但他的两手依然握着皇甫香的一双玉腕,怕她突然拔剑自杀了。

  皇甫香一看这情形,知道不能再待下去了,只得放开剑柄,羞红着娇靥,恨恨地忿声道:“哼,回去告诉我爹,前去九宫堡找你父亲理论。”说罢,挣脱玉腕,闪过江天涛,飞身纵山凹百缺口。

  江天涛一听,的确慌了,这事怎能让老父知道,不由追出缺口,急声道:“皇甫姑娘…”

  但是银钗皇甫香早已展开轻功,身形宛如掠地流星般,已消失在松林深处的一片怪石后。江天涛愣愣地望着皇甫香背影消失的方向,心中懊恼,神志恍惚,久久不知道举步和回应。这时,雪丹凤、汪燕玲、朱彩蝶和冷萍,以及彩虹龙女和邓丽珠等人的呼声愈来愈近了,而且,似是展开轻功在林中搜寻。

  江天涛一定神,只得颓丧懊恼地走了出去。前进三五丈,面飞来两人,正是神情焦急的邓丽珠和彩虹龙女。邓丽珠和彩虹龙女一见江天涛,不由惊喜地齐声招呼道:“涛哥哥。”

  不远处的汪燕玲、雪丹凤、朱彩蝶和冷萍,闻声地分别飞身奔了过来。冷萍感激江天涛的及时救命之恩,对江天涛的安巍关切,又自不同,倘末到达近前,便已看出江天涛的气不对,不由关切地问:“涛弟弟,究竟是什么事?”说话之间,已和雪丹凤、汪燕玲朱彩蝶到达江天涛身前。

  江天涛望着雪丹凤、汪燕玲、彩虹龙女和冷萍等六人,强自笑一笑,淡淡地道:“没有什么。”

  朱彩蝶较急,这时见江天涛不肯讲出经过,不由嗔声道:“我们正要回营,突然听石头哥说你叫一个标致少女引走了,我们才急忙来找你,那个女人倒底是谁嘛?”

  江天涛知道不宜在此说出,笑了一笑道:“哪里有什么其他女人,都是自家姊妹,回头我再告诉你们…”

  雪丹凤、汪燕玲、彩虹龙女自然不会再追问,冷萍较为年长,世故也较深,立即催促道:“涛弟弟,我们快回去吧,邓前辈他们正在等你呢。”

  江天涛颔首应是,七人匆匆走出林来。只见东、西、南三面的岭巅上,依然是人群如,马嘶连声,分别向山下离去。马云山、邓正桐等人,每人手中拉着一匹剑马,在正期待地望着这面。

  江天涛深觉不好意思,脚下立即加快了步速。距马云山等人尚有数丈,拉着一匹花马的邓正桐已开始大声嚷着道:“听张石头说…”

  跟在江天涛身后的邓丽珠,深怕老爹追问由,又惹江天涛生气,是以,邓正桐一开口,便急忙悄悄的挥了一个手势。邓正桐看得一愣,顿时将要说的话咽了回去,这时才发现江天涛和雪丹凤六女的神色,俱都十分凝重。

  打量间,江天涛已到了近前,马云山、金剑英以及小李广等人,纷纷前数步,同时恭声道:“元台大师已经离去,我们也可走了。”

  江天涛强自笑着道:“我们也走吧:让诸位前辈久等了。”

  马云山、金头鳌等人,同时恭声道:“哪里话,少堡主太谦虚了。”飞蛟邓正桐看了这情形,顿时惊觉到,今后不但说话要有分寸,尤不可能再倚老卖老了。

  这时,堡丁早已将江天涛的小青拉了过来,三钗帮已将彩虹龙女的座马留下,冷萍则乘堡丁的马。江天涛认镫上马,这才发现三钗帮和大洪山的两班人马早已走了,看情形彩虹龙女势必要回小绿谷了。一俟众人上马,江天涛立即轻抖丝缰,小青缓步向前走去,彩虹龙女和马云山等人,俱都默默地跟在马后。

  由于群众正在离去,山道为之阻,江天涛等人无法放马飞驰,回至小绿谷的狭谷口时,已是掌灯时分了。灰衣老人陈振择,早已在悬灯结彩的青竹牌楼前,率领着留守营地的堡丁们恭候了。陈振铎一见江天涛等人策马驰来,立即命人燃起万响爆竹,堡丁们也纷纷挥臂,齐声欢呼。江天涛等人一路行来,一直默默无言,因而气氛十分沉闷,这时经陈振铎等人的热烈一渲染,气氛顿时改观。马云山和邓正桐等人首先精神一振。江天涛的俊面上也有了笑容,雪丹凤、汪燕玲、彩虹龙女和冷萍邓丽珠、朱彩蝶六人也个个笑逐颜开。

  江天涛来至营门前不远,陈振铎抱拳当,首先期声说了一段吉祥话,接着,堡丁们欢呼一声,纷纷向前拉马。江天涛翻身下马,在叭叭的爆竹和欢呼声中,挥手展笑,颔首前进,迳自进入正中的议事大帐蓬内。这时,帐中灯火辉煌,光明如同白昼,正中早已摆妥了一桌丰盛酒席,右边侍立着四个青年堡丁,左边是四个青衣侍女。

  在议事大帐的左右数座帐蓬内,也为堡丁们摆好了庆贺酒,个个天喜地,准备大快朵颐。青年堡丁侍友们,首先为江天涛,彩虹龙女以及金剑英等人弹去衣衫上的风尘,接着依序入席。由于江天涛的情绪好转,席间气氛甚是愉快。

  但是,雪丹凤六女和马云山等人,依然不知道江天涛为什么烦恼?在松竹林内遇见的是谁?这席酒,直吃到三更过后,方结束。

  朱彩蝶和邓丽珠,雪丹凤和汪燕玲,坚决挽留冷萍和彩虹龙女,今晚六人就宿在二个帐幕里,明天起营转回幕山时再回去。冷萍和彩虹龙女也正想伺机问问,江天涛在林中到底遇见了什么人,令他那样懊恼,所以也没有坚持要回去。

  雪丹凤看了看众位姐妹,觉得还是先派人去问问,因此说道:“萍姊姊,我想还是先让玲妹妹和珍妹妹去探探涛弟弟的口气,咱们这么多人一起去,涛弟弟可能不会说。”其实雪丹凤自己也应该去,但是一想,应该留下来陪冷萍她们。

  冷萍世故深一些,自然也看出雪丹凤、汪燕玲、“彩虹龙女”三人与江天涛的关系,就跟夫没有什么区别,自然知道雪丹凤话中的含义。朱彩蝶、邓丽珠因为自己已经得到了江天涛的保证,这时怎么也不会违逆身为姐姐的雪丹凤的意见。

  汪燕玲和彩虹龙女看了众女一眼,道:“各位姐姐、妹妹稍坐,待小妹两人前去问问,或许涛哥哥会说也不一定。”她这一说,冷萍、朱彩蝶、邓丽珠几乎可以肯定,江天涛肯定会说,因为汪燕玲是“九宫堡”正室少夫人,又是江天涛的表妹,江天涛能有今天,汪燕玲功不可没,所以,江天涛不可能不告诉她。

  当下汪燕玲和“彩虹龙女”萧湘珍悄悄走到江天梼的寝帐近前,发现帐帘已经落下,汪燕玲将帐帘悄悄拉开一线长,观目向内一看,顿时愣了。只见江天涛背负着双手,焦躁的在帐内踱步,根据他紧蹙的剑眉,断定他内心正为一件困苦的事而苦恼。

  汪燕玲看罢,即向“彩虹龙女”萧湘珍惑地指了指帐内。“彩虹龙女”萧湘珍向内偷看,也不感到十分惑。就在这时,蓦闻帐内猛的一声拳掌击在桌面上的声音,江天涛重重的哼了一声,接着又是声无可奈何的叹息。二女觑目再看,发现江天涛已和衣仰卧在软上,一双朗朗星目,正炯炯地望着帐顶上方。彩虹龙女看此情形,不有些心痛,不自觉地咳嗽了一声。

  接着是江天涛不高兴地低声问:“什么人?”“彩虹龙女”萧湘珍向汪燕玲呶了呶嘴,立即掀开帐帘,让汪燕玲当先走了进去。

  正在为皇甫香苦恼的江天涛,一见汪燕玲、“彩虹龙女”萧湘珍二女进来,星目不一亮,心中自然十分高兴,但却含笑平静地问:“你们还没有睡?”

  汪燕玲甜甜一笑,尚末答话“彩虹龙女”萧湘珍已抢先道:“我们听到你一直在唉声叹气,不放心,所以来看看你。”

  江天涛一听“彩虹龙女”萧湘珍的回答,知道她们必来追问间松竹林内的事情,反正自己是要告诉她们的,因而肃手淡淡地道:“请坐。”

  汪燕玲和“彩虹龙女”萧湘珍二人也不客气,就在帐内左右高几两侧的圆凳上坐下来,江天涛没有落坐,依然在帐内踱步,俊面上充了忧急神色,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彩虹龙女”萧湘珍见江天涛面带忧急,安慰道:“涛哥哥不必过分苦恼,应该以保重身体要紧,武功再高的人,也经不住终朝忧虑,懊恼烦心…”

  汪燕玲也接口安慰道:“是呀,珍妹妹说得极是,有什么话,还不能对我们说吗?”

  江天涛有些迟疑,犹豫再三,然后嗫嚅道:“这件事情,我真不好意思开口,事情是…”

  汪燕玲和“彩虹龙女”萧湘珍一听,知道不能催他,于是俱都静静地望着他,静待下文。江天涛看了二女一眼,低声音,吐吐地将事情原委说了一遍。江天涛好不容易说完,很不好意思地看着汪燕玲、“彩虹龙女”萧湘珍二女。汪燕玲、“彩虹龙女”萧湘珍二女凝视了江天涛一会儿,同时“噗哧”一声笑了。

  江天涛看二女笑道,道:“我就知道你们会笑话我的。”

  汪燕玲首先忍住笑道:“既然有偷香窃玉之心,为何无偷香窃玉之胆?”

  江天涛嘟囔道:“算了,还来笑我。”

  萧湘珍道:“涛哥哥不必在意,这样最好不过,离我们姐妹三人“同心结义”的誓言越来越近了。”

  江天涛道:“你们说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

  汪燕玲沉思一会儿,对萧湘珍道:“珍妹,这件事情咱们还要小心处理。”

  萧湘珍闻言道:“玲姐姐是怕…”

  汪燕玲接着道:“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对香姐姐和涛哥哥都不好。如果香姐姐知道大家已经知道,就更坏事了。所以,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彩虹龙女”萧湘珍点点头道:“但是…”

  汪燕玲接着道:“当然应该告诉雪姐姐,但是萍姊姊、蝶妹妹和珠妹妹,就最好别知道。”

  “彩虹龙女”萧湘珍点点头,觉得很有道理,汪燕玲接着解释道:“其实,萍姊姊倒无所谓,主要是怕蝶妹妹和珠妹妹在不小心之间出神色来,她们两人肯定藏不住心事。”

  江天涛一直在旁边静静地听,这时,闻言道:“但是,她们肯定会问的,你们回去怎么跟她们说?”

  汪燕玲道:“她们有想法是当然的,所以,我觉得咱们也不要遮遮掩掩,那样反而把事情糟。涛哥哥,你对萍姊姊的印象怎么样?”

  江天涛闻言,俊面一红,他自然知道汪燕玲问话的含义,于是,也就明确地说:“那就要看妹妹你的态度了?”江天涛说话也是有“弦外之音”因为汪燕玲是他的正室夫人,她自然最有权发言了。

  汪燕玲是“闻弦音而知雅意”笑着对“彩虹龙女”萧湘珍道:“我们又增加了两位姐姐。”

  萧湘珍自然知道是指“银钗”皇甫香和冷萍,因而笑着道:“小妹没有任何意见,人多更热闹。”

  汪燕玲一笑道:“雪姊姊就更不会反对了,三人一致通过。”顿了一顿,羞笑着道:“因为现在蝶妹妹和珠妹妹,还没有成为涛哥哥“事实上”的子,所以,现在就我们三人来做决定了。”

  萧湘珍也笑着道:“涛哥哥,你要抓紧时间哦。”

  汪燕玲笑道:“是啊,我们会替你创造机会的。”

  江天涛失笑道:“人家子是拼命阻拦相公纳妾,你们倒好,生怕我娶少了。”

  萧湘珍笑道:“还不是便宜了你,不过,话说回来,玲姐姐的牺牲最大。”

  汪燕玲笑道:“你们想想看,我怎么能忍心象珍妹妹这样的痴情少女,因为得不到爱而伤心绝呢?”

  如此一说“彩虹龙女”萧湘珍脸“腾”的一下子通红,江天涛也是玉面泛红,两人都想起了过去的种种,感觉能有今天,也不是那么一帆风顺的。

  汪燕玲笑着道:“你们也别不好意思了,萍姐姐她们肯定早等急了。”

  于是三人来到冷萍众女所在的帐篷里,朱彩蝶看见三人进来,嘟着嘴道:“好慢啊!”汪燕玲首先环视了一下众女,发现众女都是一脸的期待,突然心中一动,有了一个更好的主意,因此,突然脸色变得很严肃地道:“各位姐姐妹妹,现在小妹要以“九宫堡”正室少夫人的身份,跟各位姐姐和妹妹说几句话…”

  如此一说,冷萍、雪丹凤、朱彩蝶、邓丽珠四女是先是一愣,然后心中“咯噔”一下,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上,因为她们直觉到汪燕玲可能要说到她们的终身大事。而江天涛和“彩虹龙女”萧湘珍也是愣住了,因为他们也没有想到汪燕玲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所以,俱都怔怔地望着汪燕玲。

  江天涛怔怔地道:“玲妹妹,你…”话未说完,汪燕玲已向他做了个手势,江天涛于是停住了。汪燕玲在众人面上扫过之后,突然娇靥含笑道:“小妹想先向萍姊姊问一个冒昧的问题…”

  冷萍一愣,然后才道:“妹妹有什么话尽管问,自家姐妹之间,有什么话不可说?”

  汪燕玲笑道:“好,萍姊姊既然说是自家姐妹,那我就问了…”顿了一顿,然后接着道:“我想问萍姊姊,是否有意成为“九宫堡”的少夫人?”

  “啊”的一声,众人都发出了惊呼,没想到汪燕玲突然问出了这么一句话,冷萍更是娇靥酡红,螓首低垂,娇羞不已。

  江天涛急声道:“玲妹妹,你怎么能…”

  汪燕玲向江天涛道:“涛哥哥,你先别管好吗?妹妹此举,绝对是必须的,稍后我将向你解释。”

  江天涛嘴动了动,终于还是没有开口,心里也在琢磨汪燕玲到底用意何在。汪燕玲却转首看着冷萍,一瞬不瞬。

  冷萍的脸还是通红,但终于还是勇敢地抬起头,娇羞地望了一眼玉树临风的江天涛,然后说道:“玲妹妹既然这样问,萍姊姊也顾不得羞了。不错,姊姊确实有此心愿,但是姊姊知道,蒲柳之姿,难入凤林之想,对此奢望,不敢抱任何希望。”

  江天涛不知汪燕玲的用意,正在犹豫该不该说话,突然见汪燕玲朝他使了个眼色,顿时心中恍然大悟,明白了汪燕玲此举的用意,因而毫不迟疑地道:“萍姊姊太过谦虚,姊姊在弟弟眼中,就是天仙化身。因此,弟弟一直对姊姊心存爱慕,但是不知道弟弟有没有这个福分?”

  冷萍只觉脑中“嗡”的一声,幸福来的是如此的突然,以致于她还没有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眼泪一下子了出来。江天涛最怕女孩子哭了,一下子慌了,急忙拱手作揖道:“萍姊姊,你别哭,你要是不愿意,就当什么也没发生,啊?”

  冷萍闻言,急忙抬起泪眼婆娑的娇靥,慌忙擦去脸上的眼泪,忙不迭地道:“涛弟弟,我愿意,姊姊是太高兴了。”

  江天涛知道冷萍是太激动了,正在思索该如何安慰她,汪燕玲笑道:“萍姊姊应该高兴才对,妹妹以“九宫堡”正室少夫人的身份,正式萍姊姊。”

  其余众女,见状俱都一起鼓掌祝贺,邓丽珠离冷萍最近,抱着冷萍道:“萍姊姊,恭喜你。”

  雪丹凤、朱彩蝶等也纷纷向冷萍祝贺,一时场面十分的感人。汪燕玲趁众女平静下来之后,接着道:“除了萍姊姊,雪姊姊、珍妹妹已经不用再问了,当然是“九宫堡”少夫人无疑。”

  雪丹凤、萧湘珍闻言脸羞得通红,但心中自然甜蜜无比。此时,只有朱彩蝶、邓丽珠二人心中还在嘀咕,不知汪燕玲接下来会说什么。

  汪燕玲瞅了一眼有些惴惴不安的朱彩蝶和邓丽珠一眼,笑着道:“本来,珠妹妹和蝶妹妹,我不应该再多此一举,但为了慎重起见,我还是想听两位妹妹亲口说出来。”

  朱彩蝶和邓丽珠脸顿时通红,知道汪燕玲想他们说什么,但此时哪顾得上羞,自己的终身幸福才是最重要的。两人都羞涩地瞟了一眼江天涛,然后异口同声地道:“是的,我们都很爱涛哥哥,愿意成为他的子。”说完,立刻螓首低垂。

  汪燕玲笑道:“好,现在该咱们的相公说说话了。”

  江天涛深情地目光从六位如花少女身上扫过,然后动情地道:“我很感谢你们六位姐姐和妹妹,对我的深情厚爱。苍天真是对我太好了,能娶你们之中任何一个,都是我江天涛的福分。我只能给你们一个承诺,那就是我要让你们永远快快乐乐地过幸福的生活,除此以外,我不能再给你们什么了。”

  冷萍、汪燕玲等六女闻言,都是眼含热泪,冷萍含泪道:“涛弟弟,有你这句话就够了,能得你为,我们姊妹也算不枉此生。”

  “萍姊姊,你们对我太好了…”

  江天涛一把将冷萍搂入怀中,低头吻住了冷萍那人的小嘴,不让她有任何的机会拒绝。冷萍是浑身一震,立时瘫软在江天涛怀里,一双柔荑,紧紧地搂住江天涛的脖子,由松而紧…

  江天涛自然不会厚此薄彼,一一吻过众女,经此一来,众女觉得无形中亲近了许多,互相之间的隔阂,已经烟消云散了。

  汪燕玲自己当然也不例外,待江天涛吻过众女,她看着众女道:“现在咱们就是名副其实的自家姐妹了,以后咱们就要相亲相爱,同心协力地辅佐涛哥哥,成就一番事业。咱们姐妹之间,只分年龄,不分什么“正室”、“偏室”互相之间要坦诚相待,肝胆相照,不能争风吃醋、钩心斗角。以后,咱们就都听萍姊姊的了,大家说好不好…”如此一说,冷萍五女是感激得热泪盈眶,冷萍搂住汪燕玲道:“玲妹妹,你真是太贤慧了,我们都很惭愧,因为我们分享了你的爱。”

  汪燕玲笑道:“萍姊姊,涛哥哥要是舍弃你们,他也不会快乐的。只要涛哥哥他快乐,我们也就心满意足了,你说是不是?”

  冷萍五女闻言,俱都点头。尤其朱彩蝶,感觉自己以前动不动就吃醋,实在是太小心眼了,与汪燕玲一比,简直恨不得挖个钻进去。同时,她心中也暗暗决定,自己要多多改进,不再使小子,同时,对汪燕玲,也要更加尊重、感激。不光只有她有这种想法,其他众女何尝不是也有这种念头,因为汪燕玲今天的表现实在是太让人感动了。

  江天涛是冷眼旁观,知道以后闺房之中,一定少了无数的纷争。这时,他也才真正认识到,他这一生的幸浮,有绝大部分都是得自汪燕玲所赐,虽然,他对众女都会一视同仁,但是对汪燕玲而言,他更有一份特殊的感激、怜爱、敬重在里面。

  汪燕玲自然将众人的神态都看在眼里,心中也暗暗欢喜,知道自己的苦心得到了回报,以后闺房之中,一定会和睦相处,没有纷争。因为,她毕竟是“九宫堡”的正室少夫人,她有责任、也有义务让姐妹之间和睦相处,让自己的相公得到幸福。

  汪燕玲待众人的心情平静之后,笑着道:“咱们现在是姐妹六人,不过我相信,至少还要再增加一到二位姐妹,到时候就更热闹了。”

  朱彩蝶闻言,问道:“那太好了,玲姊姊能透一点消息么?”显然,经此一来,朱彩蝶心中已经完全毫无妒念了,江天涛看得是心中高兴,也佩服汪燕玲有办法。

  汪燕玲环视了一下众女,发现大家都很期待,于是笑着道:“很抱歉,我现在不能说出来,而且,今天涛哥哥会见的少女之事,也与此有一定关系。至于涛哥哥究竟会见了什么人,为的什么事情,很抱歉,我也不能告诉大家。因为,这其中涉及的人,很可能成为我们闺房姐妹,因此,再未得她的允许,我不能告诉几位姐姐和妹妹。但我相信,到合适的时候,你们会知道一切问题的答案,请恕小妹先卖个关子。”

  冷萍、雪丹凤、朱彩蝶、邓丽珠闻言也没有失望之事,只是心中好奇之心不减,他们听到“合适的时候”几个字,都不由娇靥一红,放心甜蜜得有如吃了蜂一般。因为她们都很自然地想到了那所谓的“合适的时候”也就是她们与江天涛正式成婚、成为“九宫堡”少夫人的时候。

  汪燕玲看了四人一眼,笑着解释道:“请各位姊姊和妹妹原谅,因为只有大家都是真正的自家姐妹之后,小妹才敢这样说,因为小妹怕姐妹之间发生误会,有所猜疑,那样就不好了。”

  如此一说,朱彩蝶和邓丽珠两人的脸都红了,因为她们心里明白,只有她们两人才会暗自猜疑。冷萍则是对汪燕玲佩服不已,因为这样一来,不仅解决了问题,而且以后姐妹之间的和睦、和谐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江天涛更是深深地了解了汪燕玲今天所做的一切,对他以后一生的生活,都将产生深刻的影响。他甚至都已经开始憧憬那即将到来的,美好甜蜜的生活。冷萍、雪丹凤等众女也陷入了美好的憧憬当中,再想象着后在“九宫堡”的幸福生活。

  正在这时,帐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奔步声。七人心中一动,一齐凝神静听,脚步声正是奔向此座帐篷而来。邓丽珠转身走至帐帘前,挥臂掀帘一看,只见是一个佩刀堡丁,恰好奔至帐门外,不由急声问:“发生什么事?”

  堡丁一见邓丽珠,急忙抚刀躬身,慌声道:“三钗帮的皇甫姑娘来了。”

  彩虹龙女早已欢呼一声:“我香姊姊来了。”欢呼声中,飞身奔出帐去。

  汪燕玲、雪丹凤、冷萍和朱彩蝶、邓丽珠,也望着堡丁齐声兴奋地问:“皇甫姑娘呢?”

  堡丁抱声道:“巡夜的谢老英雄,已去营门接去了。”

  冷萍五人一听,不由齐声愉快地说:“我们也快去吧。”

  江天涛则在思考,皇甫香这个时候来会有什么事情呢?心念已定,急步奔至帐帘前,掀帘向外一看,只见四个堡丁举着四盏大纱灯在左右引导,汪燕玲、彩虹龙女和冷萍等人,像众星捧月般地簇拥着一身银装,貌若娇花的皇甫香,有说有笑地走来,状极愉快。

  江天涛看了这情形,面展笑地出帐外。彩虹龙女一见江天涛,立即愉快地笑着道:“涛哥哥,香姊姊给你送好消息来了。”

  江天涛就怕皇甫香谈及“星夜窥浴”事,心中虽然如是想,但他却急忙笑声回答道:“有好消息?那真是太好了。”说话之间,皇甫香等人已到了近前,江天涛又急忙拱手为礼,表示之意。

  皇甫香急忙还礼,同时妩媚地笑着道:“因为明晨就要启程,只有今夜前来了。”说话之间,发现江天涛神色有些惶慌,额角有汗,杏目牢牢盯着江天涛的俊面,不由得意地暗自笑了。

  江天涛心跳咚咚,哪还敢和皇甫香的明亮目光接触,借着拱手之势,微微垂头,嘴里却连声道:“。”

  汪燕玲和萧湘珍知道底细,也瞧见了江天涛的慌急神态,也暗自在心中发笑,但面上可不敢有丝毫的表示,万一让皇甫香发现了,羞了皇甫香,那可大大的不妙。

  众人进入帐内,雪丹凤、冷萍和朱彩蝶等立即请皇甫香上座。皇甫香见只有一张锦披大椅,立即风趣地笑着道:“这是你们少堡主的宝座,我可不敢坐。”说话之间,深情地瞟了一眼神色还有些不安的江天涛。

  冷萍等人一听,俱都愉快地笑了。江天涛见皇甫香神情愉快,谈笑朗,好像打了一个大胜仗似的,不安的心情,顿时减轻了不少,急忙笑着道:“皇甫姑娘太客气了,快请上坐。”

  冷萍已看出皇甫香对江天涛的爱,较之彩虹龙女尤为炽烈,因而面向江天涛,风趣地笑着道:“涛弟弟,现在关系不同了,你应该随着珍妹妹称呼皇甫姑娘香姊姊才是。”

  彩虹龙女一听,绝美的娇靥上顿时飞上两片红霞。皇甫香是达蛇随,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见机不可失,立即笑着道:“我哪有那份福气?”

  江天涛自然也是顺水推舟,拱手笑着道:“理应称香姊姊。”

  皇甫香一听,芳心狂跳,喜不自胜,几乎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朱彩蝶和邓丽珠,咯咯娇笑,连声赞好,还不知道皇甫香别有目的。而雪丹凤、萧湘珍、冷萍、汪燕玲自然知道这其中可不简单。

  皇甫香微微敛笑道:“方才转回营地,突然接到内方山俞堂主的火速快报,快报上说,已有了毒娘子的行踪消息。”

  江天涛听得星目一亮,不由口急声问:“真的呀?”

  皇甫香深情地睇了江天涛一眼,含笑嗔声道:“难道我半夜三更的跑了二三十里是来骗你。”

  江天涛看了皇甫香那深情妩媚的一瞥,心头不由一震,不自觉地看了眼朱彩蝶等人,同时连声陪笑道:“当然不是。”

  皇甫香再度绽一笑,继续道:“这项消息是俞堂主在汉水三恶小霸王的一个亲信头目中得到的,他说毒娘子已去了北,和他的儿子一同投奔钩拐双绝力拔山去了。”

  雪丹凤、汪燕玲、冷萍等人一听,不由吃了一惊,俱都惊呆了。而江天涛毫不惊异,反而冷冷一笑道:“在内方山听说毒娘子事先又逃走的消息后,我也曾经想到,她会不会逃到钩拐双绝力拔山那里去,因为力拔山有被我一掌击伤之恨,而毒娘子那时又恰好飞身扶住力拔山踉跄后退的身体,毒娘子阴沉多智,她绝不会弃这个可资利用的大好助手。”

  皇甫香目光亲切地望着江天涛,赞许地轻颔螓首,同时补充道:“毒娘子投奔力拔山的主要原因,据说是因为瞩目她的旧识好友,不是功力庸庸,便是本帮所属的舵主。而且,她认为唯一可以和涛弟弟一争雌雄的,只有力拔山一人,所以,她在投奔龙宫湖被章乐花转介到大洪山金面哪吒处时,便命她的儿子朝天鼻,先去北烟筒山,并将她请求协助之意,转达给力拔山-…”

  江天涛末待皇甫香说完,立即以恍然大悟的口吻道:“我也正以此事感到奇怪,何以自龙宫湖后再一直没有朝天鼻的行踪消息,原来是去了烟筒山。”

  冷萍见江天涛似是没将力拔山放在心上,不由忧急地道:“涛弟弟切不可小瞧了力拔山,那老儿不但艺业不俗而且手下高手如云,俱是江湖上著名的绿林大盗,有的还会驱兽驱蛇…”

  汪燕玲、雪丹凤、彩虹龙女等人一听蛇,不自觉得口娇呼,邓丽珠首先急声问:“萍姊姊怎的知道他们有人会驱蛇?”

  冷萍看了彩虹龙女等人的怕蛇神色,非但没笑,反而忿忿地沉声道:“因为独眼梭何老茂的师弟,就是一个专门驱使蛇兽的恶魔。”

  邓丽珠听得心中一动,突然揣测道:“既然有这等关系,你看现在的何老茂那老贼,会不会也去北找他的师弟…”

  江天涛立即蹙眉颔首道:“极有可能,不过北天冷地寒,即使能驱蛇兽,此刻也无法施展。”

  冷萍毅然恨声道:“不管老贼是否赴转烟筒山,但我必须前去。”

  江天涛和朱彩蝶等人听得心中一惊,不由急声问:“为什么?”

  冷萍悲痛地恨声道:“何老茂暗杀先父的动机,就是因那恶魔而起。”

  汪燕玲一听有了毒娘子的行踪消息,立即望着江天涛,催促问:“涛哥哥,你不是说一天不找回绣衣便一天不能安枕吗,现在已有了毒娘子的消息,你准备何时动身?”

  江天涛紧蹙剑眉,略一沉思,毅然颔首道:“明绝早前去。”

  冷萍深怕江天涛是因她而提前去捉毒娘子,不由提醒道:“涛弟弟不是要回去“九宫堡”向江世伯禀龙首大会的经过吗?”

  江天涛道:“只有请邓前辈、马前辈他们代为报告了。”

  雪丹凤看出江天涛的去意已决,立即提醒道:“既然决定明晨起程,有事今晚就应该先代清楚。”

  邓丽珠早已向往上风光明媚,这时一听,立即迫不及待地道:“小妹去通知我爹。”说话之间,挥臂掀帘,闪身纵出帐来。

  邓丽珠出帐一看,发现四个掌灯堡丁,仍立在帐外,立即面向其中一人吩咐道:“快去通知我爹,就说少堡主明绝早要去烟筒山,有要紧的事代,快去。”堡丁哪敢怠慢,恭声应是,转身如飞奔去。

  邓丽珠转身走进帐内,即向江天涛等人道:“小妹已命堡丁通知我爹去了。”

  皇甫香知道江天涛有事要向邓正桐吩咐,深怕有她在场不便,虽然心不愿离去,也只得告辞道:“涛弟弟有要事吩咐,我在此恐怕有些不便…”

  话末说完,邓丽珠已抢先挽留道:“没有别人,就我爹一个。”

  江天涛自然要挽留,因此说道:“没有什么事,只是请邓前辈回堡后,转告家父“毒娘子”章莉花母子已逃往北去了。”皇甫香原就不想离去,这时一听,正合心意,含笑点点头,也就不再坚持了。

  冷萍见明动身已成定局,即向江天涛建议道:“林婆婆虽然有时唠叨,但她的江湖经验多,我想带她去,途中也有个人伺候。”

  江天涛连声应诺,邓丽珠也愉快地道:“我喜欢林婆婆。”

  皇甫香自知无理由跟随前去,但却关切地道:“钩拐双绝力拔山,盘踞烟筒山多年,北五省,都是他的势力范围,人多势众,你们前去,最好也多带些人手。”

  江天涛谦和地应了个是,就在这时,蓦闻帐外有苍劲的声音,恭声道:“总管,议事,各掌院,均已到齐,恭请少堡主前去议事。”江天涛听意一愣,这是赛扁鹊谢感恩的声音。

  邓丽珠不由慌急道:“我是命堡丁去通知我爹爹一人呀。”

  汪燕玲立即随声道:“既然都起来了,大家商议商议岂不更好。”江天涛一听,只是赞同地点点头,当先向帐外走去。

  皇甫香被冷萍、雪丹凤、汪燕玲等人簇拥在前头,紧紧跟在江天涛身后,这是她逐渐打进江天涛的生活圈中的第一步骤。

  出了帐蓬,赛扁鹊仍候在帐外,他首先向江天涛再度报告了一遍,又向神情愉快的皇甫香点点头。众人到达议事大帐蓬前,只见帐内灯光明亮,马云山等人俱都悄悄地坐在议事长桌的两边,每个人的神色,都是惊异中透着茫然。

  马云山等人一见江天涛走进帐门,纷纷由椅上立起来。江天涛展笑颔首,肃手请坐。马云山等人正待落坐,发现江天涛身后竟跟着光颜照人樱绽笑的皇甫香,俱都愣了。皇甫香要在马云山等人的心目中争取好印象,是以,一进帐门,便频频地谦恭绽笑,连连颔首。马云山等人,也纷纷躬身还礼,在这些经世故的老人心目中,九宫堡恐怕又要多一位少夫人了。

  皇甫香知道将来还要请金剑英从中协助,因而在经过金剑英身前时,特别谦恭地呼了一声:““金叔叔,您好”江天涛虽然命堡丁为皇甫香另设宾座,但被皇甫香坚决拒绝了,她就坐在靠近江天涛的第一个座位上。其次是冷萍和汪燕玲、彩虹龙女在左,雪丹凤、邓丽珠和朱彩蝶在右,马云山等人则依序坐在两侧。

  江天涛一俟众人落坐,立即歉声道:“非常抱歉,深夜将诸位前辈请来,因为皇甫姑娘送来了毒娘子的行踪消息,所以特地请诸位前辈前来商议。”

  马云山等人一听有了毒娘子的行踪消息,心中也不一喜,不由一齐向皇甫香望去。皇甫香谦恭地绽笑颔首,自动地站起来,将白虎堂俞堂主飞马火报上的情形,再度说了一遍。

  金头鳌宁道通一听,首先发言道:“老朽昔年走镖,曾数次和力拔山的部下发生冲突,那些人无不是丧失了人良智的匪徒,可以说是无恶不作其极,毒娘子投奔力拔山,目的在使九宫堡一堡之力,对抗北五省的数万匪徒,用心不谓不毒。”江天涛听得心泛怒火,不由会意地点点头。

  赛扁鹊提议道:“力拔山为害北,鱼百姓,恶势力一天比一天雄厚,以备绺绠见,不如趁各派掌门尚未离去之际,联合各派前来,彻底肃清这股罪恶势力。”马云山和金剑英等人一听,纷纷颔首赞同。

  但是,江天涛却摇摇头道:“劳师动众,旷费时,而且极易被人曲解九宫堡假公济私,乃是借各派之力,去捉毒娘子。”

  马云山霜眉一蹙,慎重地道:“这件事还是回堡向老堡主请示后再定取舍。

  江天涛镇定地摇摇头道:“往返费时,在时间上已不容许。”

  邓正桐深觉事态严重,所以一直未曾开口,这时不由口沉声问:“你小子预定什么时候动身?”

  江天涛道:“晚辈想明天早晨就走。”马云山等人一听,俱都愣了。

  邓正桐立即震惊地问:“你小子可知道北的天气?现在已是八月底了,由此地到北烟筒山,快马兼程也得一个半月,那时外寸草不生,一片荒芜,时而狂风,时而大雪,吐口痰落地都变了冰球…”

  邓丽珠深怕江天涛变卦不去,是以末待邓正桐说完,立即嗔声道:“爹就会大言吓唬人。”

  邓正桐虎目一瞪,立即怒声道:“死丫头,你懂得什么,告诉你,突然来了寒,你的耳朵鼻子冻掉了,你还不知道呢。”

  如此一说,非但邓丽珠不信,就是朱彩蝶也有些不相信了,因而以询问的口吻,慢声道:“请问邓前辈,力拔山和他的部属们怎样度过冬天?”

  邓正桐先是一愣,接着正道:“他们都戴皮帽穿皮衣…

  朱彩蝶立即随声道:“我们到时候也戴皮帽穿皮衣嘛。”

  邓正桐啊了一声,登时无话可说,于是面向江天涛,又惊异又风趣地问:“俺的少堡主阁下,你都是带哪些人前去?”

  江天涛剑眉一蹙,正待回答,邓丽珠首先抢着道:“我去。”

  朱彩蝶接着道:“我也去。”

  冷萍和彩虹龙女虽然也决定去,但她俩不愿在这时说出两人的心意。而汪燕玲、雪丹凤虽然想去,但是知道人太多了,行动就很不方便,而且,她们两人自知,她们两人是众女之中武功最差的,去了只会给江天涛增加麻烦。因此,雪丹凤望着江天涛道:“涛弟弟,我和玲妹就不去了。”

  江天涛闻言感激地看了雪丹凤和汪燕玲一眼,汪燕玲还冲江天涛做了个鬼脸,江天涛脸上一红,知道汪燕玲是有所指。

  邓正桐一听邓丽珠和朱彩蝶要去,立即大声道:“你们不可以去。”

  朱彩蝶和邓丽珠不由同时不高兴地问:“为什么?”

  邓正桐沉声道:“力拔山的部属中,不少是犯案累累,擅用香的恶贼,你们去不得。”

  朱彩蝶和邓丽珠的娇靥同时一红,强嘴道:“我们自会注意。”

  江天涛接口道:“我认为人愈多愈不易兼顾。”

  邓正桐一听,立即瞪着眼沉声问:“你是说我们这些老家伙一个也不要。”江天涛俊脸一红,顿时无言答对。

  金剑英早已烛这一般小儿女的心意,急忙爽快的道:“少堡主说得不错,人愈多愈不易照顾,但是一两人去也不适宜,萧姑娘的剑术绝,朱姑娘的轻功第一,邓姑娘的弓法神奇,所以,你们三位都去。”

  朱彩蝶和邓丽珠一听,俱都大喜,同时声道:“金前辈真好。”

  马云山和金头鳌等人也赞声道:“如此甚好。”

  邓正桐无可奈何地摇摇秃头,丧气地道:“人家说老头子不死是累赘,我秃头今天才体会出它的道理。”如此一说,众人都愉快地哈哈笑了。

  小李广首先敛笑正道:“毒娘子虽然精灵,但她低估了少堡主的功力,假设她曾经前来参观本居龙首大会,自今起,她也许销声匿迹了。”众人一听,纷纷颔首称是。

  陈振铎知道江天涛天亮就要启程,因而请示问:“少堡主可有什么吩咐?”

  江天涛略一沉思,突然想起冷萍和林婆婆,于是吩咐道:“请为萍姑娘和林婆婆两人准备两匹快马…”

  冷萍一听,慌忙急声道:“不必了,我和林婆婆都有马匹。”

  邓正桐一听,不由瞪大了眼睛问:“怎么?丫头,你也要去?”

  冷萍黯然点头道:“晚辈想趁涛弟弟前去之便,一同去找何老茂的师弟瘟大岁。

  话末说完,金头鳌宁道通即向江天涛正道:“瘟太岁那厮擅驱蛇兽伤人,少堡主届时务必小心。”

  邓正桐一听,反而毫不为意地道:“那没有关系,瘟太岁驱蛇驱兽全仗那铁笛子,到时候设法不让他吹,蛇兽便不听他的指挥了。”

  金头鳌立即反驳道:“瘟大岁驱蛇驱兽,均在七八十步以外,暗器打不到,兵刃又无法伤及…”

  邓正桐得意地一晃光头,傲然沉声道:“老兄,你忘了我秃头有个弓法如神,百步中鹄的丑丫头了。”众人一听,俱都愉快地笑了。

  邓丽珠得理不让人,立即向老哥哥反驳道:“那您老人家还不让珠儿去呢。”邓正桐听得一愣,瞪着一双虎目,顿时无话可说,众人的笑声更响亮了。

  会议就此结束,决定天亮启程,于是,众人送走了皇甫香,江天涛又和冷萍规定好了明晨会面之处才各自回帐安歇。

  汪燕玲、雪丹凤、萧湘珍聚在江天涛的帐幕里,雪丹凤开口对萧湘珍道:“珍妹妹,我和玲妹妹不能跟随前去,这一路上涛弟弟,就交给你了。”

  萧湘珍闻言笑道:“雪姊姊和玲姊姊放心,到时候我保证还一个生龙活虎的涛哥哥给你们。”

  汪燕玲笑着对萧湘珍道:“这次也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萍姊姊和蝶妹妹、珠妹妹的事情,让涛哥哥抓紧办,万一让她们觉得涛哥哥厚此薄彼就不好了。”

  萧湘珍笑着冲江天涛道:“涛哥哥,你又有福可想了,小妹会安排的。”

  江天涛苦笑一下道:“你们啊…”汪燕玲娇嗔道:“我们怎么样?让你享福,你还不乐意?”

  江天涛连忙赔礼道:“不敢,多谢雪姊姊和两位妹妹的成全。”

  雪丹凤笑着道:“时候不早了,也该休息了。”

  汪燕玲、萧湘珍含笑站起,准备告辞,江天涛一一吻过众女,才放三人离去,自己也倒头便睡。

    wWW.wUwAngXs.cOm
上一章   绣衣云鬓   下一章 ( → )
驾驶生涯美女大律师张我的爱摆在你彩虹剑圣女修道院娇艳人生风流邪龙巨轮蓝天航空公司沉鱼落雁
武王小说网提供《绣衣云鬓》的精排版和大量的VIP章节,花间浪子呕心创作的热门小说《绣衣云鬓》精排版第三十八章赖得逞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清爽无弹窗,若有内容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绣衣云鬓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武王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