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王小说网为您提供花间浪子呕心创作的热门小说绣衣云鬓精排版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重生小说 推理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乡村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玄幻小说 军事小说 架空小说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同人小说
最新的小说 家有妻妹 我的回忆 飘曳长裙 风云传奇 妇科男医 娇妻出墙 娇妻祸水 端庄娇妻 青春韵事 春染绣塌 热门小说 完结小说
武王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绣衣云鬓  作者:花间浪子 书号:12378  时间:2010/4/15  字数:12542 
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龙头大会    下一章 ( → )
  接着,在嗡嗡的钟声余音中,胖大和尚举起一张大红名单,望空朗呼:“武当派,掌门人“红尘道长”就位…”立在前面马上的武当群道,立即暴声应喏,纷纷跃下马来。谷三万英豪中,与武当派有渊源的人,立即掀起一阵欢呼。呼声稍歇,胖大和尚望着名单,继续朗声高呼:“幕山,九宫堡,新任堡主江天涛,就位…”位字尚末出口,谷三万英豪,立即暴起一阵惊天动地,震山撼峰的如雷欢呼,久久不歇,直衡霄汉。

  斑高在上的胖大和尚,望着谷形如疯狂的群豪,直摇大头,因为他自觉他的高大嗓门不住这阵惊涛骇般的惊人欢呼。其余各派掌门人,有的面色铁青,有的为这一株武林奇葩而展笑,有的机叹英雄出少年,而感慨的摇头。江天涛和朱彩蝶、马云山等人,在声雷动中,纷粉下马,在两侧马上数百道各种不同的炯炯目光注视下,从容前进。旁派掌门和高手们的目光,一致随着江天涛前进的背影向前看去,一看之下,俱都面色一变。

  只见武当派的掌门人“红尘道长”以及两位长老和“武当四大剑客”等人,依然立在近斑斓高阶前,尚未登阶就位。尤其武当三尘,个个展笑,频频颔首,分明在向江天涛招呼,等候这位“九宫堡”的新任堡主同时登阶。

  江天涛看了这情形,即和马云山等人,同时步行再快。当江天涛经过三钗帮的马前时,发现除“金钗”富丽英向他微颔螓首,强自绽笑外“银钗”皇甫香,和“玉钗”萧湘珍,都激动的凤目润,旋动着泪花。当然,江天涛尚不知三面斜岭上的三万英豪中,尚有立在人群中的一个国天香,娇如花的少女,也正兴奋的忍不住凤目蕴泪呢。

  江天涛经过大洪山队前时,坐在“霹雳豹”马上,着大肚子的张石头,正在向他嘿嘿微笑,竖着大姆指头。但,江天涛一抬头,发现“神鞭”赵沛丰父子和“双笔判”韦长顺,赫然也在大洪山的马队中,而且正向他展笑颔首。江天涛一见赵沛丰,在匆匆前进中,急忙谦和的拱拱手。

  到达武当三尘近前,急忙拱手彼此寒暄。武当三尘,神色谦和,单掌稽首,一如对待“陆地神龙”江老堡主,松鹤老道和四大剑客,俱都肃立一侧。邓正桐一向对武当三尘不假词,这时也破例点点秃头笑一笑。红尘道长”在右,江天涛在左,两人并肩登上高阶,其余人等,鱼贯跟在两人身后。

  任何人看得出,没有“九宫堡”的这一关在武当前面挡着,武当派的宝座,也早已不保了。如此一来,不啻在新进龙首邛峡派,和点苍派的头上浇了一盆冷水。因为,就以“武当四剑客”平素那等自恃自傲的人物,今天见了九宫堡的江天涛,脸上的傲态也不见了,江天涛的剑术如何,也就可想而知了。但,正因为如此,点苍和邛峡,更不甘示弱,即使在大会上丢人出丑,也要斗斗江天涛。

  峨嵋六老,更是大动嗔念,暗泛怒火。尤其,看了跟在江天涛身后的马云山、邓正桐,以及金剑英和金头鳌等人,俱是名噪江湖的一高手,以他们的声望震武林,足可跻身龙首。但是,他们却成了江天涛手下的属员,因而六人对夺取第三把金红椅的晋级希望,又觉得渺小而无把握了。江天涛和红尘道长,先向元台大师见礼,寒暄,接着,红尘率领武当群道向右,江天涛率领着朱邓二女和马云山小李广等人向左。

  这时,谷的群豪,欢呼之声,此起彼落,胖大和尚不时朗声唱名,以下各级的门派,也正粉纷依序进入彩棚就座。

  江天涛在金红大椅上,俯首一看“三钗帮”的彩棚,就在他的脚下。直到现在,江天涛知道“三钗帮”在龙首大会上,竟是位高二级的第四张大椅,而且,双方近到彼此可以交谈的距离“金钗”富丽英,向着江天涛谦和的笑一笑,皇甫香闷闷的坐在富丽英的椅后高凳上,似是在暗自生气“玉钗”彩虹龙女萧湘珍,藉着向汪燕玲、雪丹凤、朱彩蝶和邓丽珠四人挥手致意,趁机给爱郎深情的一瞥。

  就在这时,身后岭巅上“当”然一声巨钟大响。紧接着,谷三万英豪,立时静下来,但仍响着暗似的嗡嗡低声议论声。

  江天涛俯首一看,所有参加龙首大会的各门各派,俱都依序就位了。接着是所有门派的掌门人和高手,一致向少林派的“元台大师”致谢筹备大会工作的辛劳。紧接着,各门各派左右对立,相互抱拳见礼。一俟见礼仪式完毕,元台大师,立即由金红大椅上立起来,首先缓缓的看了一眼东西南三面的密集群豪。这时,谷英豪,顿时一静,所有炯炯目光,齐向元台大师望来,宛如谷的闪烁宝石。

  元台大师,首先合掌一礼,接着气纳丹田,运气朗声道:““珙位远涉风尘,来自四骸,热诚参加由本派主持的龙首大会,老纳衷心感谢,但由于时间仓促,本寺弟子有限,会场整理,区域划分,难免有不周之处,倘请诸位多予海涵。”说此一顿,躬身合掌,再施一礼。谷群豪,立即暴起一阵如雷掌声。

  元台大师,一俟掌声歇落,继续朗声道:“龙首大会的本旨,在团结天下各门各派为一体,期能患难与共,守望相助,携手卫道,如兄如弟,并防止武林浩劫之重临,举世升平-…”话末说完,再度暴起一阵热烈掌声。

  掌声一歇,元台大师继续朗声道:“龙首大会分等分级,旨在鼓励各门各派,力图上进,以免废弛武林,并祈能于彼此借镜中,参研出更绝的武学技艺。”说此一顿,低头看了一眼手中名单,继续朗声道:“本居大会,提前两年的原因,乃由于九宫堡老堡主“陆地神龙”江老英雄隐退,堡主由其公子江天涛继任。”说至此处,江天涛立即依照规定,由椅上站起来,向着天下群豪,圈臂拱揖。

  群英一见江天涛起身,立即暴起一声震撼山野的欢呼。江天涛揖罢落座,群豪声歇止“元台大师”继续宣布了点苍、邛峡,和大洪山主。群豪一一报以热烈欢呼。元台大师宣布完毕,也退至椅前坐下。

  胖大和尚,立即望空高呼:“新进龙首,晋级开始…”呼声甫落,谷群豪,立即掀起一阵沸腾人声。

  场中各派骑入场中的马匹,早已由随员拉回岭巅上面的入口处,群马看了谷人群,不时发出一声长嘶,愈显得大会场上杀气腾腾。谷的天下英豪,讨论的声音,愈久愈热烈,而三十三座彩棚内的各派高手,却愈久愈沉寂。片刻过去了,竟没有一人出场挑战。

  江天涛静静的坐在金丝锦披大椅上,雪丹凤、汪燕玲则是好奇地东看看,西瞅瞅,朱彩蝶似在沉思,邓丽珠的纤纤玉指,不时拨一下朱漆弹弓,强抑她急切出场一显身手的心情。马云山支着镔铁拐,炯炯虎目,暗暗查看每座彩棚中的动态,邓正桐不时轻哼一声,似是有些不耐烦了。

  就在这时,第三层正中一座蓝色彩棚内,闪身走出一人。谷群豪,早已等得不耐烦了,这时一见有人离位,立时一静,繁星似的目光一齐向第三级正中的第一座彩棚。江天涛等人一看,正是邛峡派的新任掌门“落英剑客”单于田。

  金剑英立即对朱彩蝶,低声说:“朱姑娘请你准备。”

  话声甫落,立在宽大通道中央的“落英剑客”已向着金红大椅上立起的元台大师,微一躬身,接着翻腕撤健高举指天,同时,朗声说:“邛峡派,新任掌门单于田,依据全派意见,要求大会,俯允晋级挑战。”战字出口,倏然将剑平伸向前,接着抱剑依肩。

  元台大师,合掌朗声问:“单于掌门向何门派挑战?”

  “落英剑客”单于田,目光冷电一闪,接着傲然朗声说:“九宫堡。”

  谷英豪一听“九宫堡”立即暴起一阵兴奋欢呼,久久不绝,似是在说,这可有热闹看了。

  元台大师,立即朗声宣了个佛号,道:“晋级挑战旨在切磋观摩,手之际,点到为止,杀人者处死,伤人者立即逐出会场,单于掌门可知?”落英剑客,立即朗声回答道:“本派恪遵大会规定,大师请勿忧虑。”说罢,举臂翻腕,沙的一声,长剑收鞘内。

  胖大和尚立即朗声问:“贵派首战何人出场?”话声甫落,邛峡派的彩棚内,飞身纵出一个道髻高挽,一身灰袍,背后斜长剑的青年道人。

  青年道人,即向元台大师大师一稽首,朗声道:“邛峡派上届掌门人“玄木道长”第四弟子悟真,首场出战。”

  “元台大师”谦和的一颔首,胖大和尚立即将“悟真”道人的师承道号,宣布给天下群豪知道。悟真一俟胖大和尚宣布完毕,立即转身,在群豪欢呼声中,展开“蜻蜓三点水”的轻灵身法,三起三落,已到了大会场中。紧接着,翻腕撤健,向着欢呼的天下群豪,抱剑施了一礼,之捍鹂立场中,等待战之人。

  这时,金剑英早已写好了一张纸条,由谢感恩送给胖大和尚。胖大和尚低头一看纸条,面色顿时大变,不由惊急的觑目看了一眼,正在提靴紧剑的朱彩蝶。元台大师尚不知“九宫堡”派何人战,但看了胖大和尚的神色,知道不是平庸高手。这时,谷英豪,早已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俱都盯着胖大和尚,似是急切的想知道何人战。

  胖大和尚,有些激动的举起纸条,朗声宣布道:“九宫堡,新任堡主江天涛,特派梵净山“无忧主”无忧老师太的亲传女弟子,朱彩蝶姑娘出场应战。”群豪一听,立即掀起一阵茫然动,因为天下英豪中,极少有人知道“无忧师太”是谁。

  胖大和尚再度激动的朗声说:““珙位“无忧师太”就是梵净山的“金狒盲尼”老前辈。“金狒盲尼”四字一出口,群豪先是一愣,接着暴起一阵直冲霄汉,震撼群峰的热烈釆声。

  就在群豪恍如雷般的采声中,九宫堡的彩棚前,一道红影,直升半空以轻功见称的朱彩蝶,在最高一层的彩棚前,腾身凌空,一式“彩凤栖枝”伸张着两臂,宛如一朵红云般直向大会场中俯冲飞去惊涛骇般的欢呼,突然停止了。因为,所有呐喊喝采的天下英豪,俱都惊呆了。

  这时,谷的天下英豪,各各门各派的掌门高手,个个神色震惊,俱都忘了喝采,所有人的目光,一致惊急的望着由岭巅凌空而起,俯冲飞下的朱彩蝶。朱彩蝶,头上足下,玉臂伸展,俯冲下飞的速度,愈冲愈疾,披在背后的短剑氅,空破风,急烈飘舞,发出上上叭叭的响声。由于谷一片死寂,因而朱彩蝶的衣袂破风声,人人清晰可闻。朱彩蝶到达谷底,疾变“彩凤回空”绕谷平飞,愈飞愈低,到达扣剑呆立的“悟真”身前三丈处,双臂一振,飘然落地,毫无声息。

  震惊呆愣的群豪一见,倏然定神,立即发出一阵爆烈的疯狂欢呼,声震山野,直上苍穹,呼声历久不歇。坐在正中金红大椅上的少林掌门元台大师,指扣念珠,神色肃穆,霜眉下的一双寿目凝重的望着谷中。他似乎已经断定,邛峡派的第一战,恐怕输定了。

  邛峡派的掌门人“落英剑客”单于田,面色苍白,冷汗油油,目光一瞬不瞬的望着朱彩蝶,对雷般的彩声,恍如未闻。他业已看出来,根据朱彩蝶的轻功,悟真已无希望获胜,但,真正决定的一战,却在于双方的掌门人。他曾听“汉水四恶”中的小霸王说,江天涛的剑术是学自左道旁门,九宫堡仗以威震武林的丽星剑法,江天涛尚不及“毒娘子”的儿子会的多。心念至此,他削薄的角,又掠过一丝充信心的冷笑。

  江天涛微蹙着剑眉,静静的望着场中,他对朱彩蝶轻功进步的神速,也不暗吃一惊。马云山和邓正桐等人,彼此互看一眼,俱都感慨的摇摇头,只有光颜明媚的邓丽珠,蹙眉苦思,如何才能比朱彩蝶更出风头。

  这时,场中的朱彩蝶,已经施礼谢过了疯狂欢呼的群豪,玉腕一翻,寒光如电,耀眼光华一闪,长剑已撤出鞘外。长剑一出鞘,群豪的彩声立止,天繁星般的目光,俱都集中在朱彩蝶和悟真的身上。

  悟真一见朱彩蝶亮健,急忙一定心神,硬着头皮,立了一个架式,朗声道:“姑娘请准备,贫道要递招了。”

  朱彩蝶的娇靥上,木然毫无表情,不由冷冷的道:“我早已准备好了,你出健干。”

  悟真见朱彩蝶,既不拉架式,也不立门户,随随便便站立,看来根本没将他放在眼内,不由顿时大怒。于是,心头一横,大喝一声,长剑一招“白蛇吐信”迳向朱彩蝶的前猛刺。朱彩蝶立在原地,动也不动,俟悟真的剑势用实倏退半步,一疾演“孔雀开屏”长剑幻起半光影,闪电疾封。铮然一声,火花飞溅,立将悟真的剑身击偏。

  悟真在剑术上确曾下过一番苦功夫,一剑刺空,心知不妙,前扑的身形向左一斜,右手偏健,疾演“拨草寻蛇”趁势扫向朱彩蝶的膝间。这一招,变化奇快,乾净俐落,与邛峡派有渊源的人,立即朗声喝了一个好。朱彩蝶似是早已料到,迅即跨步侧转,一招“倒打金钟”反臂沉健,暗运七成功力,硬击悟真的长剑。又是一声金铁鸣,应声溅起数点火星“悟真”右臂一麻,长剑险些手,踉跄退后两步。群豪一见,立即发出喝彩声。

  就在悟真退步的同时,朱彩蝶一声娇叱,进步欺身,一招“大鹏展翅”寒光一闪,剑尖已扫到悟真的面门。悟真大吃一惊,险些口惊叫,心头一横,倏然一蹲身,冒着大会不准伤人的规定,身形不退反进,两手握健,猛刺朱彩蝶的小腹。谷群豪一见,这种同归于尽的拚命打法,一阵动,顿时大哗。就在群豪动的同时,朱彩蝶的娇躯如电一旋,长剑疾演“顺手推舟”寒光一闪,沙的一声,悟真头上的道髻,应声而飞,散发立即垂下来。群豪一见,立即掀起一阵热烈彩声。朱彩蝶深怕悟真再死命纠,一剑得手,飞身暴退三丈,身形落地,急亡扣剑施礼,同时,朗声道:“承让了。”

  “悟真”道人面羞红,继而变得铁青,切齿咬牙,怒目瞪着朱彩蝶,不还礼也不离场。喝彩的群豪一见,呼声逐渐静下来。

  就在这时,邛峡派的彩棚中,突然响起一声忿怒大喝:“四师弟回来,待愚兄靳得顺来会她。”大喝声中,一道深灰身影,迳由邛峡派的彩棚内,疾而出,沿着正中通道,迳向场中飞来。

  金剑英凝目一看,即对身侧的“金头鳌”宁道通,急声道:“宁兄去陪他走几招,小心他身上的磷火弹。”

  宁道通应了声是,倏然立起,向着场中,震耳一声大喝:“毒磷弹靳得顺,待老夫来陪你。”大喝中,飞身纵出,沿着右侧通道,宛如下山的猛虎,迳向场中飞去。

  邓丽珠见金剑英没有派她出场,不由暗暗生气,这时一听对方绰号“毒磷弹”才深佩金剑英设想周到。依照大会规定,第二场胜的一方可以换人,也可以不换人。但,一经有人出场,就必须退回根据朱彩蝶的武功,自是不会将“毒磷弹”靳得顺放在眼内,金剑英既然派宁老镖头出场,必然有制胜的把握。于是,举臂收健,施了一个环礼,飞身向彩棚上纵去,邛峡派的“悟真”道人也悻悻的奔回彩棚。

  “金头鳌”宁道通,飞身纵至谷底,迳向场中奔去,同时,举目打量已经立好门户的靳得顺。只见靳得顺,三十余岁,一身深灰色劲装,浓眉大眼,壮身体,一把系着红剑穗的奇形宝健,已撤出鞘外,左胁的锦囊,高高鼓起,显然装了毒磷弹。

  靳得顺身为邛峡掌门“落英剑客”的二师弟,为人心狠手辣,肚量窄狭,他出场的目的,旨在想用毒磷弹烧朱彩蝶,让她破腿,当场难堪,争回第一场失去的面子。这时,见九宫堡突然换下了一个面红光,霜眉银髯,濯濯牛山的秃头老者,心中不由怨毒的哼了一声,愈加有气。

  金头鳌宁道通,如何对付靳得顺,心中已经想好了主意,一到场中,立即抱拳当,谦和的说:“靳大侠请了…”

  靳得顺当着天下英豪和各派掌门,也不敢过份狂傲,只得抱剑还礼,沉声道:“老当家的别客气,请教字号。”

  宁道通祥和的一笑,道:“老朽宁道通,昔年在甘、陕、绥等地走镖,多事的江湖朋友,赐给老朽一个匪号,人称“金头鳌””

  金头鳌三字一入毒磷弹靳得顺的耳朵,面色立变,顿时愣了。坐近场边的群豪一听,立即报以热烈欢呼。宁道通对靳得顺的震惊神色,佯装未见,举臂翻腕,迳自撤出背后的金背大单刀来。单刀一出鞘,青芒耀眼,金光闪,冷气森森,光可鉴人,看来十分沉重,锋利无比,一方金黄丝巾,系在刀柄头,随风飘拂。坐在正中金红大椅上的元台大师,和其他门派的掌门高手,俱都看得出邛峡派要想晋级,只有寄托于掌门一战了。

  金头鳌宁道通,年已七十,保镖期间,经历过的惊险大阵仗,不下数百次,对眼前的“毒磷弹”靳得顺自是不会放在心上。于是,右手把刀,再度一抱拳,神色镇定的谦和一笑,道:“靳大侠,请赐招。”

  靳得顺一直抱剑立着门户,就像缀在那里的木偶,对谷英豪的不时讥笑,听如末觉,因为,他在苦思,如何对付这个身经百战,阅历渊博的金头鳌。宁道通何等人物,一见靳得顺的目光,一直盯在他的老脸上,便知对方正在想点子,于是,淡然一笑,再度谦和的道:“靳大侠的点子可曾想好?”

  靳得顺脸一红,大喝一声:“你且接招。”招字出口,手中奇形健,一招“风云直下”挟着丝丝异声,迳向宁道通的胁肩斩下。宁道通手横金背大单刀,岳崎而立,动也不动,一双虎目,光四,觑定对方奇形剑的来势,准备出手一击成功。

  靳得顺深知宁道通久经大战,因而格外小心,这时见宁道通以静制动,不敢将剑用实,只得身形一斜,疾变“玉带”右臂一反,振腕扫向宁道通的间。宁道通慬将身形略转,目光一直盯着靳得顺惶急的胖脸,依然没有还手,靳得顺,急忙再变招换式。谷的群豪一见,立即掀起一阵哈哈大笑。

  靳得顺胖脸一红,顿时大怒,厉喝一声:“老匹夫欺人太甚。”厉喝声中,飞身前扑,手中奇形健,运足十成功力,挟着一阵厉啸,猛向宁道通的秃头劈到。

  宁道通朗声哈哈大笑,道:“阁下早该如此了。”了字出口,疾演“举火烧天”手中金背大单刀,幻起一道如银匹练,迳斩对方劈下的奇形健,快如惊电一闪铮然一声金铁鸣,火星飞测中,暴起一声惶急惊叫,一道寒光直半天,靳得顺的长健,已手而飞。群豪一见,疯狂喝彩,对金头鳌宁道通这种静如处子,动如雷霆的威猛一招,俱都忍不住口叫了声好。同时,也由此看出靳得顺的功力剑招和临场经验,较之宁道通,相差得大远了。

  就在群豪疯狂喝彩的同时,飞身暴退的靳得顺,身形尚末立稳,已抖手打出一个拳大火球,风一抛,一团火焰,挟着“噗噗”声响,直奔宁道通的面门。群豪一见磷火弹,彩声立止,俱都愣了。宁道通没想到靳得顺果真打出毒磷弹身形一闪,毒磷弹挟着卜卜蓝绿火焰,擦肩飞过。就在他闪身的同时,靳得顺的第二颗毒磷弹已抛向空中,而第三颗毒磷弹,已取在手中。宁道通一见,大吃一惊,第三颗毒磷弹,绝不能让靳得顺打出…

  但,就在他震惊的一刹那,靳得顺牙齿一咬,心头一横,第三颗竟然抖手打出,宁道通无暇多想,大喝一声,平地一滚,疾演“滚堂刀”挟着一片寒光刀影宛如一个装刀锋的大绣球,一个飞滚,已到了靳得顺身前。就在这时,空中蓬的一声大响,两颗毒磷弹,半空相撞,应声炸开一片蓝绿焰花宛如漫天花雨,纷纷洒下。

  而就在这时,宁道通已到了靳得顺的身后,一声怒哼,身而起,伸手握住靳得顺的后襟,大喝一声:“去吧。”大喝声中,奋力将靳得顺提起,猛向磷焰洒下的地方推去。

  靳得顺没想到宁道通的“滚堂刀”如此奇快,第三颗毒磷弹刚刚出手,尚未飞身暴退,对方已经滚到了身后。这时,后襟被提,闪躲已经不及,他没想到宁道通竟将他向磷星地,熊熊燃烧的草地上推去。靳得顺这一惊非同小可,只吓得面色如土,口发出一声惊恐刺耳的惨嗥。就在他惊心惨嘄的同时,一股刚猛无俦的力道,已将他掼在嗤嗤燃烧,数百火星的草地上。

  靳得顺面色如土,冷汗油油,早已吓得魂飞天外,惶急惨嗥中,两臂护面,蜷作一团,直向场外滚去。谷群豪中,不少人困畏惧靳得顺的毒磷弹而受过他的凌辱,这时见他自食其果,不由人心大快,轰然一声,暴起一阵惊涛骇般的烈彩。靳得顺浑身火焰,痛如刀割,虽然已翻出火焰区,但身上仍冒着蓝烟,只得继续向前滚去。

  就在这时,邛峡派的新任掌门人“落英剑客”大喝一声,飞身而下,直落场中,向着宁道通,戟指一指,怒声道:“宁老镖头,年高德隆,怎的竟和愚弟靳得顺一般见识?”

  宁道通扣刀抱拳,淡淡一笑道:“年高德隆四字,老朽担当不起,请问单于大侠,假设老朽一身磷火,滚,你又该怎么说?”

  落英剑客面色一红,立即怒声道:“在下一向不愿多费口舌,就让在下先领教老镖头几招仗以成名天下的刀法,和三支金镖的惊人绝学。”说话之间,翻腕撤健,呛啷声中,金光如电一闪“邛峡派”的镇山之健,已撤出鞘外。

  宁道通一见,仰天发出一阵苍劲而豪放的哈哈大笑,接着,傲然朗声道:“单于大侠,剑术绝,出道不久,便赢得“落英剑客”的雅号,老朽虽然有心奉陪,可惜老朽今天没有资格。”

  “落芵剑客”一听,心头猛的一震,面色大变,顿时愣了。他在彩棚内看到四师弟道髻被削,二师弟被推在磷火点点燃烧的草地上的狼狈像,在羞忿暴怒之下,早已忘了自己是一派之尊的掌门人了。这时听了宁道通的话,心中一惊,注目看了一眼手中的镇山金健,不由沉声道:“就烦总镖头请贵堡的新任堡主江天涛下来吧。”话声甫落,群豪突然暴起一声雷似的欢呼。“落英剑客”不知何故,游目一看,发现东西南三面的群豪,俱都望着九宫堡的彩棚前。于是,举目看去,只见儒巾蓝衫,悬“丽星剑”的江天涛,正向少林派的彩棚前走去。少林派的元台大师,早已由椅上立起来,而左侧彩棚下的武当掌门“红尘道长”也由椅上立起来。

  只见江天涛,面向双手合什的元台大师施了一礼,接着又向含笑稽首的红尘道长拱了一拱手,飘逸的转过身来,又面向欢呼的群豪一拱手,左手抚着剑柄,竟沿着斑斓台阶,走下来。江天涛举步潇洒,蓝衫飘拂,微轩着剑眉,展着微笑,虽然是举步下阶,看似慢,实则疾。群豪一见,欢呼之声更热烈了。

  落英剑客见江天涛向主持大会的元台大师行礼,顿时想起他在出场之前忘了最后一场请命的手续,因而,心中又急又怒又愧,同时,更恨透了江天涛。他对红尘道长也站起来向江天涛见礼的事,非常气忿,他定要尽情将江天涛羞辱一番,也让武当派的那些老道难堪。他认为,只要击败了九宫堡,武当派的一级宝座也就难保了“峨嵋六老”定然不会放过武当派的三个老道。心念末毕,江天涛已到了场中,群豪呼声立止。

  宁道通一见江天涛,立即抱拳扣刀,恭谨的呼了一声“少堡主”江天涛急忙还礼,谦和的道:“宁前辈请回棚休息,让晚生来向单于掌门,请领几招邛峡不传之秘。”宁道通躬身应是,转身离去。

  江天涛即向落英剑客一拱手,谦和的说:“夕闻单于掌门,剑术绝,技震西南,在下仰慕已久,今承蒙指名赐招,得以亲领绝学,可谓夙愿得偿了…”

  “落英剑客”单于田,误以为江天涛果真不会“丽星剑法”因而瞻怯恭维他,是以,末待江天涛话完,仰天发出一阵狂傲大笑。想到悟真和靳得顺,双双惨败的狼狈像,不由含轻蔑的傲然朗声道:“江少堡主家学渊源“丽星剑法”武林独步,在下仰慕已久了,现在就请江少堡主,一展丽星剑法,也好让在下一开眼界…”界字出口,傲态毕,故意将手中金健,卖似的顺势一挥,一道金光匹练中,传出嗡嗡剑。紧接着,哂然一笑,注定江天涛,讽讥的道:“就请少堡主亮健干。”

  江天涛看了单于田的狂傲神态,一双剑眉,立时蹙在了一起,他觉得邛峡派的千秋门户,由单于田这等浮易怒,争强斗狠的人接掌,前途实可虑根据邛峡派午前争道,典礼后指名挑战,如今又狂傲自大,他实在不了解单于田,为何如此小觑九宫堡?

  心念末毕,蓦闻单于田,冷冷一笑,沉声道:“姓江的,为何不敢亮健?”

  江天涛一听“不敢”两字,不由暗泛怒火,但顾念邛峡今后在武林中的声望,立即沉声说:“单于掌门,身为一派之尊,胜败系于全派之荣辱,以在下之见,你我切磋数招,完成三场定律…”

  “落英剑客”一听,愈信“小霸王”说得不错,因而,再度仰天哈哈一阵狂笑,接着怒声道:“如此说来,愚师弟两人,岂不平白受辱两场,少堡主迟不亮健,敢莫是不屑与在下手?”他进步欺身,金剑一招“白蛇吐信”迳向尚未拔剑的江天涛刺去。

  群豪一见,大吃一惊,立即掀起一片啊声。江天涛顿时大怒,急忙横肘撤健,呛啷一声,彩华如电,一片翻滚的匹练中,铮铮数响,火星飞溅,单于田左封右挡,踉跄后退,立即闹了个手忙脚。紧接着,嗤的一声轻响,暴起一声惊呼“落英剑客”单于田,身形踉跄中,飞身暴退三丈。低头一看,面色如土,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只见自己的颈下襟上,赫然被划开了一道六寸长的裂。心中一惊,倏然抬头,惊恐、惶惧、怨毒、忿恨,瞪着一双凶芒闪的眼睛,一瞬不瞬的望着江天涛的俊面。

  江天涛剑眉微轩,面透杀气,有力的一点头,忿怒的沉声道:“不错,像你这等狂傲自大,没有头脑的人,在下的确不屑与你手…”把话说完,曲肘横健,沙的一声收入鞘内,看不看一眼一脸凶狠的单于田,飘然转身,迳向斑斓台阶前走去。

  江天涛出健,战,欺进,追击,挥剑挑了单于田的衣,五个动作,三招剑式,快如电闪,一气呵成,这种奇快神速的剑击,全场三万以上的天下高手,竟无一人看出他的剑势,因而,俱都惊愣了。这时见江天涛收剑离场,才突然暴起一阵震山撼峰的疯狂欢呼。就在群豪欢呼的同时,气得浑身颤抖,面色铁青的“落英剑客”突然震耳一声大喝:“江少堡主请站住。”大喝声中,竟向江天涛大步走去。群豪一见,彩声立止,俱都惊疑不解的望着落英剑客。

  江天涛闻声停止,转身望着单于田,沉声问:“单于大侠喊住在下,可是还有事见教?”单

  于田走至江天涛身前一丈处,立即沉声问:“你阁下方才施展的是何剑法,可愿当众宣布一下?”

  江天涛十分不高兴的沉声道:“在下身为九宫堡少堡主,当着天下群豪,不施展九宫堡的祖传法,岂不被天下英豪笑话。

  单于田冷冷一笑,不中怒声问:“是哪一招,哪一式?”

  江天涛剑眉一蹙,不由沉声问:“听单于大侠的口气,可是不信在下施展的是“丽星剑法”…”

  话末说完,落英剑客立即有力的点点头,忿忿的沉声道:“不错,据说,你阁下所习的“丽星剑法”尚不及“毒娘子”章莉花的公子来得绝。”

  江天涛一听,不由仰天哈哈笑了,接着笑声道:“单于大侠如此干之人,居然听信那些无稽之言,未免有欠思考。”说此一顿,突然提高声音道:“方才在下共出三健,封剑为“星宿霄汉”进击为“慧星火花”斩衣则为“星云电闪”方才在下收手不及,失礼之处,尚望单于大侠包涵。”说罢转身,迳向高阶前走去。

  刚一举步,蓦闻第三级的第三彩棚前,突然传来一声大喝:“江少堡主请止步。”

  江天涛闻声抬头,只见一个身穿墨绿劲装,背亮银长鞭的中年人,正急步向着正中通道走去,正是点苍派的新任掌门人“白亮鞭”魏季高。“白亮鞭”魏季高,立身三级台中央,面向少林元台大师,抱拳躬身,朗声道:“点苍派新任掌门人,遵循本派一致意见,要求大会俯允晋级挑战。”战字出口,倏翻右腕,立即撤下背后的亮银鞭,首先向前平伸,接着抱鞭依肩。

  元台大师早已立起,紧蹙着寿眉,合什还礼,问:“魏掌门可是也要向九宫堡挑战?”

  “白亮鞭”魏季高,毅然颔首道:“不错,本派选的是马战。”

  元台大师略微迟疑道:“烈马狂奔,难以控制,极易造成伤亡,魏掌门可曾为此事考虑过…”

  魏季高浓眉一轩,沉声道:“大师但请放心,本门早已想过。”

  元台大师意重心长的一颔首,凝重的道:“很好,但愿魏掌门小心。”说罢,即向棚外的胖大和尚,挥了挥手。胖大和尚,立即面向三面群豪,宣布了点苍派向“九宫堡”挑战,选的是马战。

  “马战”两字一出口,群豪又是一片欢呼。“白亮鞭”魏季高,藉转身之势,觑目一看,发现九宫堡的男女高手,个个喜笑颜开。对于马战,似乎尤有把握。一转身,又发现三钗帮的“银钗”皇甫香,黛眉微蹙,娇靥凝霜,正以冷冷的目光望着他。而美如仙子,武功最高的萧湘珍,却正樱绽笑,向着一个手持长弓准备出场战的红衣少女低声说话。

  魏季高看了这情形,心中十分懊恼,只得高高举起臂来,向着正西岭巅上的入口处,挥了挥手。他的手一挥,正西岭巅上,立即传来数声马嘶。紧接着,三个壮汉,拉着三匹高头大马,如飞奔下谷来根据这情形,点苍派向九宫堡选马战,早已有了周详计划。

  “白亮鞭”魏季高,一见壮汉拉马下来,即向棚中一招手,立即走出两个身材魁梧,十分威猛的壮汉来。当前一个,年约三十余岁,浓眉环眼,狮鼻海口,黝黑的面皮,穿着一身黑缎劲装,身高宛如半截黑塔。黑汉肩阁背厚,目光炯炯,手中提着两柄大铁锤,看来十分沉重,一望而知,是个臂力惊人的人。

  坐在“九宫堡”彩棚高凳上的“齐鲁大侠”金剑英,一见黑汉,即对紧衣提的“小李广”钟清,正道:““缬老弟,提双锤的大汉是“黑煞神”杨大愣,一双铁锤,重逾百斤,看情形,马上功夫定然不弱,老弟宜巧打智取。”

  “小李广”钟清,朗目盯着已走至“白亮鞭”魏季高身边的“黑煞神”杨大愣,郑重的颔首应了个是。再看跟在“黑煞神”杨大愣身后的一人,头大身肥,腲圆臂、光头、秃眉、鸭卵眼、大耳、盆嘴、蒜头鼻,一身灰衣,袒臂,手中提着一柄大如西瓜的飞索蒺藜锤,显然也是一个孔武有力的莽夫。

  金剑英修眉略为一蹙,即对早已等得不耐的邓丽珠,叮嘱道:“邓姑娘稍时与“飞锤霸”手时,应走绕马不宜正面敌…”

  邓丽珠末待金剑英说完,已连连点头道:“晚辈晓得。”

  飞蛟邓正桐虽然相信爱女的弓法神奇,但也担心她大意,因而沉声叮嘱道:“那家伙的飞索蒺藜锤是长兵器,藜锤至少也有三十斤,你可别逞能大意,你被打下马来没关系,九宫堡的人可丢不起。”

  邓丽珠立即嗔声道:“爹总是爱长他人的威风,灭自己的志气。”

  邓正桐立即无可奈何的连声道:“好好好,回头看你的。”说此一幁,似乎想起什么,突然叮嘱说:“根据龙首大会的规定,马战必须双方马后才能出手,你别在七八丈外就将那家伙打下来。”

  邓丽珠立即不耐烦的说:“女儿知道。”说话之间“白亮鞭”魏季高已率领着“黑煞神”杨大愣和“飞锤霸”卜脙功,迳向谷底走去。胖大和尚也正在向群豪宣布双方手的人物。

    WwW.WuWangXs.coM
上一章   绣衣云鬓   下一章 ( → )
驾驶生涯美女大律师张我的爱摆在你彩虹剑圣女修道院娇艳人生风流邪龙巨轮蓝天航空公司沉鱼落雁
武王小说网提供《绣衣云鬓》的精排版和大量的VIP章节,花间浪子呕心创作的热门小说《绣衣云鬓》精排版第三十三章龙头大会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清爽无弹窗,若有内容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绣衣云鬓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武王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