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王小说网为您提供花间浪子呕心创作的热门小说绣衣云鬓精排版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重生小说 推理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乡村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玄幻小说 军事小说 架空小说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同人小说
最新的小说 家有妻妹 我的回忆 飘曳长裙 风云传奇 妇科男医 娇妻出墙 娇妻祸水 端庄娇妻 青春韵事 春染绣塌 热门小说 完结小说
武王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绣衣云鬓  作者:花间浪子 书号:12378  时间:2010/4/15  字数:14255 
上一章   第九章 彩虹龙女    下一章 ( → )
  毒娘子就近将朝天鼻扶起,径向侧门走去,大厅上立趋沉寂。江天涛看得非常不解,心想:方才也曾谈到绣衣,朝天鼻为何没哭?心念间,蓦见毒娘子将至厅门时,面怒容地瞪了朝天鼻一眼,同时,扶着朝天鼻的手,也狠狠地紧了一紧。朝天鼻依然噎,完全没有了少堡主的威风。

  江天涛看得暗暗心惊,他断定毒娘子已将朝天鼻的真正身世对朝天鼻说穿了,否则,毒娘子绝不敢如此大胆。同时,也证实朝天鼻的痛苦,是哭自己的命舛和死去的父亲,而不是为绣衣的丢失。

  心念间,蓦见江老堡主面向灰衣老人陈振择,忧郁地道:“请陈兄速去怡然阁外,请芮、谢二兄尽快回来,卫小侠功力不凡,万一被他发现,反而巧成拙。”

  江天涛一听,顿时大悟,难怪厅上没有芮、谢两位老人,原来都隐身怡然阁外,暗中监视自己的行动,灰衣老人陈振择,急忙起身恭声道:“芮、谢二兄,俱都隐身长廊石檐下,卫小侠在阁上,极不易发现,卑职一时大意,隐身树上,虽被卫小侠发觉,谅他并末看清面貌。”

  马云山立即慎重地恭声道:“以卑职之见,芮、谢二兄隐身之处,的确不易发现,还是暂缓撤回为宜。”

  老堡主似是对马云山特别倚重,立即抚胡点了点头。金头鳌宁道通,接口言道:“明马兄向卫小侠较技试招时,最好能出其不意,猛以横扫千军攻他的际,接着再以泰山顶砸他的天灵,此刻钟老弟再趁机大喝一声,就刺,在此情形下,即使卫小侠小有准备,也必会出一两招那夜在摘星楼上施展的剑式。”

  江老堡主等人一听,纷纷颔首,齐声称善。江天涛听罢,不由转出一身冷汗,他不拍手称庆,万幸进入这道小铁门看看,否则马云山试招,难免不出破绽。又听灰衣老人陈振择,忧忧地道:“只怕卫小侠三招两式便将马兄出圈外…”

  金剑英立即肯定地道:“卫少侠身为贵客,自然处处谦虚,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施展绝招,倒是明天钟老弟贸然一之后,如何向卫小侠解释。”

  金头鳌宁道通,立即接口道:“如果断定不是卫小侠,大家哈哈一笑,齐声盛赞小侠艺高,如果确有破绽,大家便趁机拿下。”

  江老堡主立即沉声道:“宁兄说的虽是上策,但仍有失磊落,届时应该由老朽将卫小侠邀至静处,细问他闯堡登楼,拿走绣衣的原因,可有什么隐秘苦衷!”

  众人一听,俱都肃容应是,神色间充了对老英雄的敬重。江天涛听了这一席话,愈信老父在武林中得到的崇高清誉,绝不是平空得来,而是由他数十年的和蔼态度,真诚待人,凡事合乎情理的事实而换得武林群杰的诚服和尊敬。心念间,蓦闻陈振择,忧急地道:“这件事还是待掌院回来,慎重地商议商议。”

  江天涛一听到掌院顿时惊觉到,毒娘子竟然亲自扶着朝天鼻回内堡了。这是极为反常的事,堂堂一个少堡主,又不是三五岁的小孩,何必定要人扶?心念至此,顿时惊觉不妙,毒娘子必是借机去了怡然阁l急之下,转身回奔,一连经过两座多门圆室,突然发现情形有些不对,细想方向,似是应该偏右。停身立稳,游目一看,这才发现圆室顶上,悬着不少钢环。他无暇细想这些钢环有何作用,一心急着尽快赶回怡然阁,于是,折身转向回奔。

  忽上忽下,时左时右,不知穿过几座多门图室,经过几百级石阶,非但没有找到小铁门的出口,即使颠顶尽头,也不知在何处了。江天涛立在一座圆室中,知道走进了连环阵,不慌了。他断定毒娘子这时已到了怡然阁,也许正在阁上借故叩门,也许早已发现了壁上的石门秘道。想至焦急处,不由恨恨地猛一踩脚。

  蓦然脚下一软,四周石壁间,立即发出一阵沙沙响声。游目一看,四周的小门内,应声伸出一方铁板来,竟将所有的小门封死了。江天涛这一惊非同小可,知道误触了枢纽机关,心慌之下,仰首一看,四周有六个小门,顶上恰有六个钢环。他断定这六个钢环,必是拉开六个铁门的枢纽,心念已定,再不迟疑,举起两手,各握一环,用力一拉。唰的一声,就在对正他的石壁上,突然现出来一个八寸大小的圆顶。

  江天涛本能地凝目一看,的里面竟是摘星楼的第二层,哗啦一阵大响,接着嗖嗖连声…摘星楼内,寒光耀眼,相对织,一阵咛擦声响,摘星楼的四壁上,已了近百支雪亮的飞刀。紧接着,轰隆一声大响,一座巨大铁栅罩笼,径由摘星楼顶上,直罩下来,只震得圆室内,积尘讯落,石壁颤动。

  群声一落,立即响起一阵紧急刺耳的警铃。同时,数声暴喝,径由远处传来:“不好,摘星楼上有人!”

  “快登楼,一定是捉住了!”

  江天涛一听,惊急万分,几乎要疯了,不由松开双环,两手猛力互握,懊恼地猛一踩脚,同时焦急地说:“这下真糟透了。”了字出口,奇迹出现了,六扇铁门,同时缩进石壁内。

  江天涛一见,宛如笼的飞鸟,飞身扑进一个小门,疾如一缕轻烟般,直向阶下奔去。事有凑巧,竟被他误闯误撞找到了。江天涛出了小铁门,不敢再向右驰去,沿着来时的方向直奔正北。飞驰中发现通向表妹汪燕玲香闺的小铁门,依然开着,但是,情势危急,他片刻也不敢停留了。

  六七十丈的距离,眨眼已到了。来至通向怡然阁的小铁门前,他首先镇定了一下心神,举袖拭了拭额角上的汗水,飘然纵起,轻巧地立在石门间。这时,震耳惊心的吶喊杀声和怒叱暴喝,径由摘星楼方向极清楚地传来。江天涛不敢迟疑,急忙将绒炜掀开一道隙,悄悄向室内一看,发现房门仍紧紧地闩着。于是返身将石门恢复原状,闪身走了出来。

  这时,外面的吶喊暴喝,愈来愈惊人了。江天涛回到怡然阁宽心大放,听到外面堡丁和高手们的惊惶喊叫,心里既惭愧,又觉得好笑。继而一想:他必须出去面,否则,父亲和马云山、毒娘子等人,又要怀疑到他的身上。心念已定,急步向室门走去。就在他走向室门,伸手尚末垃门的同时,突然听到门外有恐惧的细微息和衣服的微抖声。江天涛大吃一惊,断定毒娘子正在外窃听。于是急上一步,倏然拉闩,忿怒地将门分开了。人影一闪,香风扑面,一个娇小身形,直向他怀里扑来。

  江天涛一见,暗呼不好,由于两手正在分门,再想闪躲已来不及了。一声哭声,江天涛的身已被娇小人影伸出来的臂,紧紧地抱住了,同时,对方惶急地悄声哭求道:“卫相公,你不能出去,你不能出去呀!”说着,竟缓缓地跪了下去。

  江天涛这时已看清了跪在他身前的,正是侍女幻娘,但他闹不清这是怎么回事,不由沉声问:“为什么不能出去?”

  幻娘扶在江天涛的双膝上,强抑着内心的悲痛和惶恐,羞涩地哭着道:“因为小婢对闵夫人说,方才已经服侍过相公了。”

  江天涛自然懂得服侍两字的意义,因而对毒娘子的前来,却吃了一惊,不由焦急地问:“她可曾上来?”

  幻娘摇摇头道:“没有上来!”

  江天涛怕她说话不实,因而又追问了句:“她什么时候到达此地,我怎的竟然不知?”说着,极自然地伸手将幻娘扶起来。

  幻娘深深垂着头,缓缓地向后退了两步,轻声道:“她来时小婢仍在晕中,待她将小婢救醒,外面已有了杀声,她匆匆问了小婢三人几句话,便如飞走了。”

  江天涛根据毒娘子扶着朝天鼻回内堡,再来此地的时间加以对照,断定幻娘说得不假,于是点了点头。这时,摘星楼下的杀声,怒叱和暴喝,有增无减,似是较前尤为烈。江天涛觉得躲在阁中不出去,非常不安,于是看了一眼漆黑的窗外,不觉焦急地自语道:“我必须出去看看。”说着,走出室门,径向阁门走去。

  人影一闪,一声戚呼,幻娘急步向前,再度将江天涛的去路挡住,同时,惶急地低声哀求道:“卫相公,请你救救小婢吧!请你千万不要出去。”

  江天涛一见,不由大声道:“我为什么不能出去?”

  话声甫落,梯口处蓦然奔上两个娇小人影来,同时跪在地上,羞涩的低声道:“因为掌院看到幻娘姊姊浑身是汗,已经晕厥,神色非常高兴,她说:幻娘姊姊最多休息十数天即可痊愈,但是卫相公的真元大损,没半年的细心调养,不死也得重伤。”

  江天涛脸一红,正待说什么,蓦见窗上红光一闪,摘星楼附近的杀声更烈了。同时,在吆喝暴叱之中,倘挟杂着苍劲大笑和兵刃相击的金铁鸣声。江天涛这一惊非同小可,不由飞身扑至阁门前,闪身纵至前廊上c娘自知无法阻止,不由戚呼一声,再度晕了过去。

  江天涛虽然听到幻娘焦急地戚呼,但眼前的景象,已不容他忽视了。只见摘星楼前,火光耀眼,杀声震天,高大堡墙下的一片房面,剑光闪闪,人影纵横,竟真的有人正在烈打斗。江天涛的确看呆了,觉得事情竟有如此凑巧,果然有人胆敢夜闯九宫堡,擅登摘星楼。

  想到自己那夜,尚借着暴风雨的掩护,而这人竟在夜幕深垂,繁星万点的三更过后,居然闯进堡来,这人的胆识、豪气,尤要胜他江天涛数倍。根据这久时间,尚没将来人拿获,足见来人不是无名之辈,同时,根据那面有若矫龙的翻滚匹练,来人也必是个用剑的高手。心念间,身形微动,凌空而起,飞上院外的长廊,直向摘星楼驰去。

  前进中,借着火光,凝目一看,发现老父陆地神龙江浩海,依然立在摘星楼下的巨厅高檐上,距离打斗的房面,至少尚有二十余丈。朝天鼻的痛似乎已经好了,正双手捧着老父仗以成名的丽星剑,肃立在老父的身边。毒娘子悬镖囊,手带鹿皮手套,这妇也守在老父的身边。

  镇拐震九州马云山手横钢拐,小李广钟清,两手端,齐鲁双侠,一拿判官笔,一拿吴钩剑,金头鳌宁道通,依然走昔年保镖时用的那柄厚背烙金大砍刀。五人站成半弧形,分别立在三个房面上,目光炯炯地注视着七八丈外的打斗房面上。

  江天涛打量间,蓦见飞腾翻滚的剑光中,冷芒一闪,溅起数点火花,铮然一声轻响,一道寒光,直半空。一声惊恐嚎叫,失掉兵刃的一人,神色仓慌,飞身退至另一座房面上,想不到那人竟是灰衣老人陈振择。江天涛再看仗剑闯堡的来人,脑际轰然一响,当头如遭雷击,身形一连几晃,险些跌下地去。

  只见那人,身穿宽大黑衫,头罩黑色轻纱,冷电般的两道目光,直由纱内透出来,手中长剑,芒闪,毫光耀眼。江天涛这一惊非同小可,急忙剎住身势,愣愣地立在内堡高墙上,完全惊呆了。他做梦都没想到,来人竟是彩虹龙女玉钗萧湘珍。

  就在他心情焦急,额角渗汗,不知如何是好之际,蓦然一声怒喝,人影闪处,以法成名的小李广已飞身扑了过去。小李广飞至玉钗近前,也不发话,就刺。彩虹龙女也一声不吭,匹练翻处,唰唰连声,立将小李广退两步。

  马云山等人一见,面色大变,俱都愣了。江天涛看得清楚,小李广的法虽然厉害,但和玉钗相比,仍要技逊一筹。但自己此时却不能现身,心念至此,进退维谷,顿时急出一身冷汗。

  就在这时,人影一闪,风声飘然,不知何时毒娘子已潜至墙下,飞身纵了上来。江天涛心中一惊,本能的向后退了半步,发现停身不远处的毒娘子,柳眉如飞,目怨毒,狐媚的面庞上,充了杀气,右臂微圈,暗凝功力,鹿皮手套中握了一把铁疾黎,切齿冷笑,缓缓来。

  江天涛见毒娘子居然悄悄潜至墙下,纵上墙来,企图向他暗下毒手,不由陡起杀机,决心趁厅前混乱之际,将毒娘子击毙。心念电转,暗凝功力,正待出手,蓦见立在摘星楼下厅檐上的老父江浩海,突然转首望来。于是心中一惊,微微提起的双臂,急忙一拱手,强自关切地急声道:“现在正值危急之际,贵掌院不在厅前护卫老堡主,来此何事?”

  面杀气的毒娘子,发现由幻娘服侍过的江天涛,居然尚有能力纵出怡然阁,心中顿时升起一股被幻娘三人愚的怒火。她断定,假设幻娘三人欺骗她,江天涛必然已揭穿了她的阴谋。因而,她决心先下毒手,乘厅前打斗,众人无暇旁顾之际,悄悄潜至,给江天涛一把毒疾黎。

  这时正待下手,蓦见江天涛机警地看了一眼摘星楼前,突然拱手施礼,声音变得十分关切,因而心中一惊,不由回头看去。一看之下,心头猛然一震,只见立在厅檐上的江老堡主,正霜眉紧皱,虎目闪耀,神色十分惑地向她望来。

  毒娘子机智善变,遇事阴沉着,一看情形不对,立即面向江天涛,紧张地急声道:“小侠来得正好,快请助本堡一臂之力。”

  江天涛见毒娘子诡变神速,心中又惊又怒,继而心中一动,顿时想起毒娘子施的毒计,于是剑眉一皱,只得装作为难地道:“在下星夜兼程,飞马聘驰,身体突感不适,处处感到内力不济…”话末说完,厅前房面上,蓦然传来一声惊呼,地面上,接着暴起一阵直上夜空的助威吶喊。

  江天涛心中一惊,倏然住口,举目一看,只见彩虹龙女的一柄长剑,施展得出神入化,宛如银虹匹练,已将绝,少年成名的小李广至另一个房面上。局面已极明显,不出三十招,小李广亦被迫败下阵来。心念末毕,蓦闻身前的毒娘子,强抑着心中的兴奋,急声道:“小侠既然身体欠安,就请回怡然阁休息吧!”吧字出口,飘身而下,直向厅前驰去。

  江天涛一听毒娘子的话韵,便知她深信毒计已授,幻娘和青莲、粉荷并没有骗她,同时,她也必定联想到明马云山等人的试招,自己由于内力不济,定然死在马云山的手里,那时,神不知,鬼不觉,已将她毒娘子的眼中钉除去。

  江天涛心念至此,深觉这个妇不早除去,必为大患心念间,蓦见横拐而立的马云山,霜鬓一甩,震耳一声大喝:“钟老弟请下来待老朽擒他。”大喝声中,揣拐腾空,越过一座房面,直向步步进的彩虹龙女击去。

  彩虹龙女看也不看凌空下击的马云山,继续疾攻两剑,小李广立破得手忙脚险些跌下房面。恰在这时,马云山的镇拐,以雷霆万钧之势,已经砸到。彩虹龙女身法轻灵,步法敏捷,将马云山攻下的铁拐,计算得怡到好处,铁拐砸到,挥臂转身,剑尖轻巧一拨。一声轻响,溅起数点火花,马云山的身形趁势一弹,横向屋脊飘落。

  小李广已被得暴怒如狂,这时压力一缓,再度飞身扑上,大喝一声,猛刺这时,挥拐如轮的马云山,也向彩虹龙女的身侧威猛攻至,同时再度急呼道:“钟老弟快些下去。”

  但是,小李广在羞怒之下,已失去了理智,哪里肯听,反将一亮银,飞舞得宛如蛟龙戏水,呼呼风生。彩虹龙女依然不声不响,但她的身法却变得更轻飘奇快,剑势如虹,较方才又自不同,一柄长剑,拐拨,斩东击西,一人力敌九宫堡两位成名高手,仍旧是游刃有余。

  立在大厅前檐上的陆地神龙江老堡主,神色十分凝重,在闪烁的目光中,充了焦急,似是对小李广的不肯退下来而感到不安。鸳凶狠的毒娘子,楞楞的立在老堡主身侧,紧紧咬着樱,似是也失了主意!

  江天涛看得更是焦急,有心出手,又怕彩虹龙女当众指出湘江鸭子楼上,自己对玉扇秀士自称是江天涛的事,如果不出手,马云山和小李广两人,时间一久,绝不是彩虹龙女的对手。那时,势必迫使老父出手,万一老父也阻不住彩虹龙女,九宫堡在武林中的声威,势必一扫无遗了。心念至此,顿时急出一身冷汗来。

  再看彩虹龙女,身形旋转如飞,长剑运用如神,马云山和小李广已经险象环生,步步后退。蓦然一声娇叱,人影闪处,手戴鹿反套,握毒葆黎的毒娘子,末向江老堡主请示,便飞身向打斗的房面上纵去。江天涛看得面色一变,身不由主的向前纵了两个房面,悄悄隐身在一株大树后。

  就在毒娘子飞身扑至房面上的同时,江老堡主已震耳一声大喝道:“大家住手!”

  这声大喝,乃老堡主挟怒而发,声如雷,震耳巨。扑去的毒娘子,闻声剎住冲势,马云山和小李广,同时暴退八尺。地面上,高举火把,吶喊助威的堡丁人众,顿时静得鸦雀无声。彩虹龙女横剑停身,由轻纱内透出来的两道炯炯目光,惊异、茫然地望着江老堡主。

  江老堡主手抚银胡,神色凝重,一俟全场静下来,即对身穿宽大黑衫,头罩轻纱的彩虹龙女,平静地沉声道:“姑娘技艺超群,胆识过人,连战本堡三位高手而不败,如此斗下去,本堡胜之不武,老朽决意不再为难你,快些离堡去吧!”“姑娘”两字一出口,马云山和小李广等人,口一声轻啊,高举火把,助威吶喊的堡下人众,顿时呆了。

  身穿宽大黑衫,头罩轻纱的彩虹龙女,听了江老堡主的话,不由浑身一战,目冷电,顿时愣了。江天涛暗暗庆幸,同时,愈加佩服老父的广阔心,如此处置,真是再好也没有了。蓦见发愣的彩虹龙女一定神,急忙扣剑拱手,面向江老堡主一躬身,一声不吭,倏然转身,展开靖蜒点水的精灵轻功,一起一落,凌空飞上堡墙,足尖一点蝶坎,直飞堡外,身形一闪,顿时不见。

  江天涛看了彩虹龙女这等轻灵优美的身法,十分佩服,因而,对金钗富丽英,银钗皇甫香的轻视心理,也一扫而光了。心念间,举目再看,马云山、小李广、齐鲁双侠、毒娘子等人,已跟着江老堡主,相继纵下房面。紧接着,火光渐熄,分散远离,围集在厅前吶喊助威的堡丁们,也纷纷离去,整个九宫堡,立趋昏暗,再度沉寂,仅摘星楼下的大厅内,出一蓬明亮灯光,弥漫着火把残余的轻烟。

  江天涛愣愣地望着大厅方向,他很想前去听听马云山等人说些什么,老父怎的看出那人就是彩虹龙女?但他是被视为九宫堡以外的人,自是不会被邀请参与会议,当然,他自己更是不便自动前去。就在这时,两道纤细人影,径由摘星楼下的大厅后门间,匆匆地走出来,直向内堡门楼前走去。

  江天涛心中一动,凝目一看,竟是表妹汪燕玲身边的侍女,小翠花和小水仙。小翠化和小水仙,两人神色紧张,并肩匆匆前进,不时活小嘴,似是在悄声谈论事情。江天涛看罢,恍然大悟,他断定表妹汪燕玲,早已来到厅前观战,可能立身在厅的那面,恰被摘星楼遮住,只是由这面不能看见。看到小翠花两人由厅内出来,表妹必然在厅内参与商谈,只要趁机到表妹处一问,不难知道老父和马云山、毒娘子等人谈些什么。

  心念已定,转身向怡然阁驰去。来至院门,飞身进入,腾空登上怡然阁,闪身进入阁内。一蓬微弱灯光,径由梯口处上来,他知道幻娘和青莲、粉荷三人尚未就寝。于是,进入内室,立即倒身上,竭力让纷的心情静下来。但彩虹龙女的影子,却一直在他的脑海里盘旋不去。

  由于情绪的逐渐开朗起来,他认为彩虹龙女进入九宫堡,必是前来窥探他的行踪因而,他断定午后在堡门吊桥前,吆喝拉住狂奔的小青时,已被隐身在谷口的彩虹龙女发现了。所以,才有堡外徘徊,箭丝帕,最后毅然闯进堡中来的等等事情发生。他觉得彩虹龙女虽然离去,但她也许会悄悄再来,因为她既已发现了他的行踪,势必要查个水落石出。

  想到彩虹龙女离去时的轻灵身法和她能悄悄接近摘星楼,而不触动机关来判断,九宫堡的连锁阵势已难不住她。方才自己误触机关枢纽,引动警铃,所以才凑巧将伏身在厅外窥探的彩虹龙女发现,否则,自己的行踪,终亦被她发现。那时,两人对面,必然被她盘诘,甚至言争论,势必惊动老父江浩海和马云山、毒娘子等人,而自己的预定计划,也将因此功亏一贯。想到彩虹龙女的可能再来,心中万分焦急,不由急出一身冷汗。

  就在这时,沙的一声轻响,径由绒幕后的石壁上传出来。江天涛心中一惊,倏然由上跃下来,飞身扑至绒幕处,掀开一看,面色立变。只见石壁上已现出一道门,江天涛这一惊非同小可,一颗心顿时提到了腔口,他不由在心里震骇地问着自己,这人是谁?心念间,沙的一声轻响,石壁又隐进了五分。

  江天涛心情激动,暗透紧张,他猜不透是谁在隧道中触动开关。如果说是毒娘子,听表妹的口气,那妇似是不知。如果是表妹,她尽可进来,至于老父,德高望重,誉武林,更不会作此有失光明的举动。

  蓦然,沙的一声,石门猛然陷进三寸。江天涛心一紧,不由口悄声问:“谁?”

  一个极轻微,极熟悉的声音,立即传出来:“表哥,是我!”

  江天涛的星目一亮,惊喜狂,右掌在第三块方石上一按,石门立即沙沙的开了,同时,兴奋地悄声道:“玲妹快上来!”说话之间,凝目一看,只见环佩齐全,秀发高挽,一身黄绒衣裙的汪燕玲,正神色慌张地立在阶下小铁门处,焦急地向他招手。

  江天涛心知有异,那份兴奋欢喜,顿时惊跑了,闪身进入石门,急步奔下石阶,同时,慌张地急声问:“玲妹,有什么事吗?”

  神色慌急的汪燕玲微皱黛眉,薄含娇嗔,首先埋怨道:“你怎的才下来,我等得早快要急死了。”

  江天涛急忙解释说:“我不知道是你呀,我也被你吓得要死了。”

  汪燕玲无暇和他争辩,机警地看了一眼身后宽大隧道,接着低声音道:“姑父他们已开始怀疑,那夜闯堡登楼的蒙面人就是你了。”

  江天涛早已知道了,因而并不感到惊异,仅低声音说:“我知道。”

  汪燕玲不由吃惊地问:“你怎的知道?”

  江天涛神秘地一笑,即将离开汪燕玲的香闺,误进机关室,听到马云山因剑柄丝穗见疑,以及触动机关警铃的事,扼要地说了一遍。汪燕玲听得粉面一变,立即焦急地道:“难怪毒娘子等人断定,今夜擅登摘星楼的绝不止彩虹龙女一人呢。”

  江天涛心中一惊,不由急声道:“何以见得?”

  汪燕玲继续不安地道:“因为摘星楼上的警铃一响,小李广和陈振择两人,当先纵出去,立即将奔向堡墙的彩虹龙女截住。马云山和宁道通,则急急纵上摘星楼察看,发现八座铁门,依然紧闭末开,两人进入摘星楼,发现罩笼内也没有人,因而他们断定彩虹龙女是在厅檐上窃听厅内的谈话,而进入摘星楼触动机关的则另有其人。”

  江天涛一听,不由焦急地道:“后来他们怎么说?”

  汪燕玲恨恨的道:“妇毒娘子,仍一口咬定是你,可是事先潜伏在院外廊檐下的芮安定、谢感恩两人则证实摘星楼上的警铃响起,曾见你慌张地出阁内奔出来。”

  江天涛忿怒地吐了口气,恨恨地切齿道:“我终有一天,要将这个妇碎尸万段。”说此一顿,突然想起什么,急忙改口问:“表妹,你怎知那个身穿黑衫,头罩轻纱的人就是彩虹龙女?”

  汪燕玲继续解释道:“彩虹龙女走后,马云山等人,是根据种种迹象的判断,那人可能是彩虹龙女萧湘珍,最后才由齐鲁双侠证实,确是彩虹龙女。”

  江天涛一听,不由惊异地道:“齐鲁双侠怎的知道?”

  汪燕玲郑重地低声音道:“据齐鲁双侠说,这是三钗帮的至高机密,凡该帮违犯帮律背叛该帮的首脑人物,而因为种种原因,又不便公然处决时,玉钗便穿黑衫罩轻纱,暗中将那叛徒处决…”江天涛听得悚然一惊,同时也恍然大悟那夜在松桃城东遇到的事情,竟是她处决帮中的叛徒。

  心念间,,又听汪燕玲道:“他们对彩虹龙女今天一连串的行动,都感到十分惑,觉得必须派一个适当的人将紫血玉钗送回去,并能在暗中探听出彩虹龙女前来本堡的真正原因。”

  江天涛听说要派人探听真正的原因,不由心头一震,惊异地唤了一声,但没有说什么。汪燕玲继续道:“姑父和齐鲁双侠都认为还紫血玉钗很难,如果想在警卫森严,高手如云的三钗帮总坛,暗中刺探事情甚难实行。尤其这件事必须要在帮主金钗富丽英,和内外三堂总统领银钗皇甫香,以及玉钗彩虹龙女三人的口中才能探出,试问我们九宫堡的高手中,谁有此本领,进入三钗的香闺附近窃听,而不被她们三人发现?”

  江天涛道:“这的确不是易事,尤其,就是能够接近到她们的香闺檐下或窗前,她们也不一定就在那时谈论此事。再说,偷窥少女的寝室,也是为人所不齿的事,当然没人愿意前去。”

  汪燕玲忿忿地道:“可是毒娘子第一个建议请你去。”

  江天涛一听第一个,不由惊异地问:“还有谁赞成?”

  汪燕玲道:“齐鲁双侠和马云山等人,觉得只有请你去最适宜,但他们却一致请姑父给你一个适当的身份,成为九宫堡中的一员…”话末说完,如花的娇靥上,突然飞上两片红霞,以下的话,顿时不说了。

  江天涛见汪燕玲突然住口,不由追问了一句“后来呢?”

  汪燕玲立即含笑羞涩地说:“谁知道他们给你个什么身份,我为了要你心里先有个准备,便退出来了!”江天涛根据汪燕玲的羞喜神色,嘴里不说,心里也知道老父将要他以什么身份前去,因而得意地笑了。

  汪燕玲一见,娇靥更红了,立即羞急地佯怒嗔声道:“你先别得意,小心毒娘子的这条毒计,借刀杀人,一石二鸟…”

  江天涛早已烛毒娘子的阴谋诡计,这时再听汪燕玲一提,顿时升起一股难以抑制的怒火,不由怒声,道:“我早就知道了。”

  汪燕玲一见江天涛发笑,口一声轻啊,粉面立变,不由慌得急声道:“表哥快上去。”说罢转身,快如轻烟,沿着宽大隧道,如飞驰去。

  江天涛悚然一惊,心知不妙,凝神一听,整个宽大隧道中嗤声不绝,仍飘着那声怒笑的回应。心惊之下,顺手关上小铁门,飞身纵土石阶,掀动开关,迅即将石门合上。走出绒幕,窗纸上已洒了灰白曙光,已经拂晓了。

  于是,急步走至前窗,举起小指,悄悄戳破一个月牙小,觑目向外一看,不由浑身一战,面色立变。只见大厅附近的房面上,散立着十数道人影,个个神情惑,俱都游目张望,在蒙蒙的曙光薄雾中,虽然看不清那些人的面貌,但根据每个人的衣着颜色,显然是老父江浩海和马云山等人。摘星楼上也有了人影,那是齐鲁双侠金氏两兄弟和小李广等人。

  江天涛深怕众人再度怀疑到他,同时,也想到芮、谢两位老人的见证,于是,拉开门闩,闪身奔了出去。他要让那面的人看到他也闻声跑出来察看。就在他奔出阁门,到达朱漆雕栏前的同时,毒娘子、马云山等人,已拥着江老堡主飞越房面,正向怡然阁这面驰来。

  就这一愣间,人影闪动,风声枫然,江老堡主等人已凌空纵至怡然阁上。江天涛一定神,急忙拱手,面向神色惑,略带焦急地江老堡主,深深一揖,同时恭声说:“江老堡主早!”

  老堡主也谦声道:“卫小侠早!”

  马云山首先惊异地问:“卫小侠可曾听到附近有人大笑?”

  江天涛心头一震,但他竭力抑制着不安和心跳,故意一皱剑眉,也惑地道:“在下奔出阁来,也正是为了那阵怪声音,在下正在梦中,未能听得十分清楚,似是噬噬之声,并非大笑。”

  马云山、老镖头宁道通,以及刚刚赶至的齐鲁双侠、小李广,和芮、谢两位老人,俱都会意地看了一眼,相互点了点头,似是他们之间,也有人听到那阵噬噬之声。

  齐鲁双侠的老大金剑英,目注俊面苍白,冷汗油油的江天涛,十分不解地问:“卫小侠的气十分难看,可是受惊过度或身体不适?”

  江天涛暗吃一惊,不由看了一眼毒娘子,故意皱眉:“在下连聘驰,夜兼程,昨晚身体突感不适,极为疲惫…”

  毒娘子心虚,唯恐江天涛在众人问之下,说出幻娘三人服侍之事,因而末待江天涛说完,立即接口道:“昨晚彩虹龙女和陈前辈手之际,卫小侠也曾到场,妾曾请小侠一伸援手,那时小侠的气已无光彩…”

  齐鲁双侠、马云山觉得毒娘子说话矛盾,方才还肯定擅登摘星楼,触动警铃的是卫明,前后半个时辰不到,又开始为他辩护了。三人互看一眼,正待说什么,蓦闻江老堡主,关怀地说:“小侠既然贵体欠安,快请进内休息吧!”说罢,转首望着青衣老人谢感恩,恳切地说:“谢兄精通医道,素有赛扁鹊之称,就请留此地为小侠诊察吧…”

  话末说完,立在一测的毒娘子,慌得急忙恭声道:“卫小侠武功高绝,内力深厚,些许不适,何须投方食药,妾以为略微养息,自会痊愈!”

  江天涛知道毒娘子怕谢感恩看出是肾亏中虚,渲过度,进而问出幻娘服侍之事,败了她的谋,因而才忙加阻止。但他自己也怕谢感恩断出他是假病,因而也急忙面向老堡主,恭声道:“老前辈不必忧心,晚辈仅略感不适,不必烦劳谢前辈了。”

  青衣老人谢感恩,见江天涛称他前辈,心里非常受用,因而也更加热心,急忙正道:“武功绝高之人,亦难免不生疮患病,小侠切不可讳疾忌医,病况愈演愈厉,终至不可诊治,到时后悔莫及了!”江天涛见谢感恩说得如此严重,真是啼笑皆非,无法峻拒,只得默默不语。

  江老堡主等人,也附声赞可,接着齐声道:“小侠请安心休养,我等不打扰了。”说罢,相继纵下怡然阁,匆匆向院门走去。

  江天涛拱手肃立,注目恭送。毒娘子粉面苍白焦急,她望着青衣老人谢感恩,显得十分犹豫,似是想留下听听诊断结果,又想急急随江老堡主离去。就在这时,离去的江老堡主等人,突然立在院外长廊处,停止不走了,俱都神色疑惑的望着毒娘子。

  毒娘子一见,面色再变慌忙纵下怡然阁,急步向江老堡主等人走去。江天涛一见,不由得意的笑了,毒娘子这两天的诡祟言行,显然已令众人起疑。

  心念间,蓦闻青衣老人谢感恩,谦和地道:“卫小侠请!”

  江天涛一定神,也急忙拱手,含笑道:“谢前辈请。”这时,江天涛才发现青衣老人谢感恩,是一位霜眉短晋圆胖脸的和蔼老人。

  两人进入阁内,幻娘三人早已闻声奔了上来,先为江天涛两人各自送了一杯香茶,接着将另一张圆凳为谢感恩搬至桌前。青衣老人谢感恩,先请江天涛在椅上坐好,细心地看了看江天涛脸上的气,兀自无声地笑了。

  志忑不安的江天涛,心中一惊,不由焦急地道:“前辈,怎样?”

  赛扁鹊谢感恩,笑而不答,仅示意江天涛将手伸出来。江天涛内心揣揣,立即将手放在桌上,精灵地青莲早已将一卷锦缎,放在江天涛的手腕下。赛扁鹊谢感恩,轻轻伸出三指,以中指无名指叩问脉门,轻摇皓首,微合双目,左手抚髯,皱眉沉。江天涛紧皱着剑眉,不安地望着谢感恩微显肥胖的圆脸,似是要在他的神色变化上,看出他诊断的结果来。

  稍顷,谢感恩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抚桌立起,即对侍立一测的幻娘三人,和声道:“取笔墨纸张来!”

  幻娘三人恭声应是,粉荷当先奔进书房,青莲急忙将圆凳移开,谢感恩随即坐在另一张大椅上。江天涛对谢感恩竟真的要给他开方投药,也不愣了。粉荷将笔墨摆在桌上,幻娘帮着将纸张放好,谢感恩立即提笔墨,运笔如飞,剎那间一张处方已经写好了。紧接着,置笔起身,将处方推至惊愕茫然的江天涛面前,笑着道:“小侠郁闷焦虑,忧急放怀,忡忡之事太多了,由于心不能舒畅,以至肝火过旺,实在说,没病!”

  江天涛早已立起,一听没病,面色微微一变,不由急忙解释道:“可是…晚辈总觉头晕目眩,两腿发软,中气往往不济,时出虚汗…”

  话末说完,谢感恩仰面哈哈笑了,接着目注江天涛,抚髯笑着道:“小侠说的乃是肾亏中虚,老朽的医道虽然通,倘不至愚庸到连这点病源都察不出来。”说着,举手一指江天涛面前的处方,笑着道:“小侠不妨早晚各吃一剂此方,保你郁火消失,心神舒畅。”

  江天涛低头一看,只见素篓上,写的字迹,仍末全干,细读之下,甘草、麦冬、白菊花,每一种六钱,俱是些清心去火的草药,约有七八种之多,竟是一剂凉茶!看罢抬头,谢感恩已经下楼了。江天涛心中一惊,想到幻娘三人的生命和自己的伪病,不由口急呼道:“谢前辈慢走!”急呼声中,拿起处方,飞身奔下梯楼,发现谢感恩正闻声立在门口。

  谢感恩见江天涛飞奔下来,疾如轻烟,不由惊异地道:“小侠何事?”

  江天涛停身立稳,面现难,久久才毅然低声道:“稍时贵堡章掌院问起晚辈的病况时,请前辈不妨说得严重些。”

  谢感恩听得霜眉一皱,惊异地唤了一声,不由看了一眼跟至楼下的幻娘三人。江天涛的话一出口,心口已感十分后悔,这时看了谢感恩的惊异神色,立即不安地拱手道:“务讲前辈体谅晚辈不便明言之苦。”

  谢感恩久历江湖,见多识广,尤其精通医道,更善察人神色,这时再和方才毒娘子迟迟不愿离去,以及幻娘三人紧随身侧,似在监视的情形加以对照,因而心灵一转,即对江天涛一颔首,接着道:“请将处方给我,待我派人煎好,再给小侠送来。”

  江天涛心中一喜,双手将处方递上,同时恭声道:“多谢前辈!”

  谢感恩详和地一笑,接过处方,挥一挥手,径自走了。江天涛愉快地立在阶上,直到青衣老人谢感恩的背影消失在院外长廊中,才转身走进阁内。他断定毒娘子稍时必来向幻娘三人询问诊断结果,因而,即对静立一侧的幻娘三人,叮嘱道:“昨夜未曾睡好,没事不要唤我。”说罢,径自登上柑颔。

  但除了小僮送药,仆妇送饭,直到落西山,仍末看到毒娘子的影子,即使预定今借机前来试招的马云山和小李广等人,也末见前来。江天涛对毒娘子的不来,感到既惑又不安,根据毒娘子的连番加害,她对谢感恩的诊断结果,绝对不会置之不问。由于毒娘子一连串的毒暗算,他断定毒娘子也许早发现了他眉心的两粒朱砂痣,已确定了他的真正身份,而她一直未曾积极下手加害,想必是以为他根本不知自己的身世姓名。

  其次,便是认定他是攫取“九宫堡”的最大障碍,是以无时不想尽早将他除去而后快。否则,便是根本没想到他就是被她遣弃在繁舟峰上的少堡主江天涛。

  正在他皱眉沉思之际,阁下院中,皱然响起镇拐震九州马云山的苍劲声音:“卫小侠在阁上吗?”话声方落,即听幻娘三人,同时恭声应在。

  江天涛心中一惊,倏然由椅上立起来,他断定马云山和小李广等人,必是前来试招来。心念间,急步走出室外,沿梯下楼,到达阁外,发现仅马云山一人神色祥和地立在阶前。于是,急忙拱手,愉快地期声道:“马前辈,请进,请进!”

  马云山一见,也抱拳朗声笑着道:“小侠服了谢兄的处方,病况如何?”

  江天涛立即愉快地说:“托福,托福,药到病除,晚辈已经复原了,谢前辈的奇医道,不愧被誉为当代扁鹊!”说罢,两人都愉快地笑了。

  江天涛首先敛笑,正道:“前辈光临怡然阁,不知有何见教?”

  马云山立即含笑道:“老堡主现在厅上恭候小侠,特命老朽前来敦请!”

  江天涛听说老父有请,断定必是为了前去东梁山归还紫血玉钗的事,因而愉快地道:“既然老堡主在厅上等,我们就现在去吧!”于是,匆匆走下石阶,即和马云山,并肩向摘星楼下的大厅走去。

    Www.WuWaNGxS.CoM
上一章   绣衣云鬓   下一章 ( → )
驾驶生涯美女大律师张我的爱摆在你彩虹剑圣女修道院娇艳人生风流邪龙巨轮蓝天航空公司沉鱼落雁
武王小说网提供《绣衣云鬓》的精排版和大量的VIP章节,花间浪子呕心创作的热门小说《绣衣云鬓》精排版第九章彩虹龙女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清爽无弹窗,若有内容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绣衣云鬓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武王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