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王小说网为您提供花间浪子呕心创作的热门小说绣衣云鬓精排版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重生小说 推理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乡村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玄幻小说 军事小说 架空小说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同人小说
最新的小说 家有妻妹 我的回忆 飘曳长裙 风云传奇 妇科男医 娇妻出墙 娇妻祸水 端庄娇妻 青春韵事 春染绣塌 热门小说 完结小说
武王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绣衣云鬓  作者:花间浪子 书号:12378  时间:2010/4/15  字数:15088 
上一章   第三章 绣衣隐身世    下一章 ( → )
  峰上夜风徐徐,松涛低,一片幽寂。

  江天涛熟练地飞越一片褚怪石,通过一道稀疏畸形松林,直向深处一丛修竹处驰去。飞驰中,发现他经常练剑的竹林空地上,隐约现出一点白影。江天涛一见,立即愉快地笑了,他知道那是姿容娟丽,冰肌玉骨的雪师姊雪丹凤。雪丹凤双十年华,纤弱体质,平素沉默寡言,赋多愁善感,生得雪面粉腮,天香国,直如病后西子。

  江天涛即将到达林前,发现一身绢素的雪师姊依然静坐不动,心中感到十分惑,他本待出声招呼,但终于没有开口。因为,他曾怀疑盗剑留诗的少女,也许就是雪师姊,但他一看到圣洁如白莲的雪姊姊的倩影,他立即否定了他的假设雪师姊绝不是那一类的女孩子。

  他不知这位美如西子,貌似黛玉的雪师姊,一个人孤独地坐在一方青石上,又在想什么?他摒息前进,悄悄立在竹林外的一方石后,凝目细看。

  只见娟丽绝美,冰清玉润的雪师姊,静静地坐在以前两人时常讲故事的青石上,微仰着略显樵碎的娇面,痴痴地望着弯月,两道淡淡的蛾眉,已皱在了一起了。她那两片玲巧红润的樱,似是在向苍天祈祷,两行晶莹的清泪,正由她盈泪水的凤目中缓缓下来。

  江天涛看得十分不解,他不知雪姊姊为什么伤心难过,为什么陪师父去了一趟梵净山,回来就变得如此忧郁?他知道云师姊有个凄凉的身世,但她多少年来,都在平静中渡过。恩师海棠仙子,一向非常喜爱雪姊姊,绝不会轻易责辫讫,但,她是受了谁的委屈跑到此地来偷偷地哭呢?

  继而一想,恍然大悟,雪姊姊必是在梵净山金拂盲尼处,受了老尼和徒弟们的气,否则,雪姊姊怎会这等伤心难过。哼,不管金拂盲尼的徒弟是男是女,只要欺侮了雪姊姊,我江天涛定然不和他们甘休。心念间,他又摒息向前走了两步,只见雪丹凤,神情哀怨,声音颤抖,清丽秀美的娇面,像带雨的梨花,已了泪水。

  江天涛不敢冒然出去,他怕伤了雪姊姊的少女自尊,因而,他想先听出得罪雪姊姊的人是谁,再现身追问雪姊姊被欺侮的经过。于是,摒息静气,佑虑凝神,侧耳细听。

  只见雪丹凤,泪眼望着弯月,纤手抚着酥,断断续续地悲声说:“…你已经长大了…你再不是孩子了…难道你真的不知姊姊的心…在我心目中,只有你呀…”雪丹凤说至此处,缓缓闭上凤目,晶莹的泪珠,在她长长的睫间,像断线的珍珠滚下来。

  江天涛听得暗吃一惊,一颗心顿时提到了腔口,心想:“惹雪姊姊生气的该不会是我自己吧?”

  又见雪丹凤微闭着凤目,痛心地轻摇着蝶首,着泪,继续说:“我知道:这时你正和你出身豪富之家的表妹…促肩香闺…两情依依…哪还想到我这苦命的师姊…”说至最后,娇躯颤抖,忍不住突然掩面而哭,但她仍竭力抑制着,不让悲戚的哭声高起来。

  江天涛呆呆地立在那里,愣了。雪姊姊果然在埋怨他,这确是他做梦都没想到的事,一向被他敬爱的雪姊姊,竟对他有了私情,而他,却一直视雪姊姊如圣洁不可侵犯的女神。

  就在这时,一声亲切慈祥的声音,划空传来。

  “凤儿,你涛弟弟还没来吗?”江天涛心中一惊,这正是恩师“海棠仙子”以千里传音的功夫,同雪姊姊问话。

  却见雪丹凤,慌张地举袖拭了拭双颊上的泪水,急忙起身,面向身后竹林深处,恭谨地期声说:“回禀师父,涛弟弟还没来。”

  竹林深处,又传来海棠仙子的惑声音问:“方才你在和谁谈话?”

  江天涛听得心头一震,不由瞪大了星目。一瞬不瞬地望着雪丹凤窈窕的背影,心灵深处,立时掠过一丝妒意和怕失去雪姊姊的惶恐之感。这时,他才突然体会到,他对雪姊姊的爱,早已深蒂固,只是他自己尚懵懂不知罢了。

  又见雪丹凤,恭谨地期声道:“那是朱师妹!”

  江天涛听得一愣,心说:师父何时又收了一个师妹?又听海棠仙子,惊异地问:“怎么,她还没回梵净山吗?”

  雪丹凤立即恭声道:“她在走前先到峰下去看了看涛弟弟!”

  竹林深处一阵沉寂,没有再传来海棠仙子的声音,想是为朱彩蝶去看江天涛的事,而感到不安。江天涛一听梵净山,心中顿时恍然大悟,朱彩蝶就是两年前金拂盲尼带来的那个一身鲜红,头上梳着两个小辫子的精灵少女。

  他一想到那个有两道柳眉,一双明亮大眼睛,充了刁蛮难逗的丽少女,他心里就有气。因为两年前她来时,虽然仅住了两天,但却数次要求和她比轻功,比剑术,而江天涛都没理她。他虽然有些讨厌朱彩蝶,但却很喜欢盲尼豢养的那只金红眼,颇通人的金狒狒…老饕。

  江天涛听了雪姊姊的回答,想起朱彩蝶那副争强好胜的个性,趁机进入九宫堡,盗剑留诗的少女,不是她还有谁?心念间,竹林深处,再度传来海棠仙子的关切声音:“凤儿,你朱师妹怎么说?”

  一直恭立的雪丹凤,略微一迟疑,恭声道:“朱师妹没说什么,师父!”

  接着是海棠仙子沉声问:“那她为何走了回来?”

  雪丹凤依然迟疑了一下,才回答:“朱师妹说,涛弟弟正在九宫堡内!”

  海棠仙子似乎颇感意外,立即问:“她怎的知道?”

  雪丹凤恭声说:“朱师妹说,她也去过九宫堡了。”

  海棠仙子轻声一叹,感慨地道:“这孩子被金拂盲尼纵容得大任了。”说此一顿,似乎想起什么,立即又关切地道:“凤儿,进来吧,你涛弟弟也许要三更以后才能前来。”

  雪丹凤恭声应是,微垂蝶首,径向竹林深处缓步走去,看她戚然的神情,充份显示出她内心的哀怨,孤寂和失望。江天涛望着雪丹凤的孤伶背影,心中不一阵难过,他断定雪姊姊的这场不快,完全是朱彩蝶带给她的。根据雪姊姊方才的哭述,朱彩蝶必是将花园地道暗通表妹香闺的事,告诉给雪姊姊听了,所以才惹得多愁善感的雪姊姊在此伤心暗泣,以为他经常去和表妹相会。

  心念间,雪丹凤已转过一座高大石笋之后,江天涛的心中一动,立即飞身向前飞扑。雪丹凤想是听到了飞扑带起的衣袂破风声,白影一闪,转身飞回,一见江天涛立即惊声矫呼:“涛弟弟!”

  娇呼声中,展着百合初放的微笑,急步向江天涛去,但她的凤目中,却旋动着泪水。江天涛扑至雪丹凤身前,急坠身形,兴奋她笑着:“雪姊姊你好!”说着,亲切而自然地握住雪丹凤那双柔若无骨的玉手。雪丹凤的娇面上,顿时了红霞,芳心跳个不停,蛾眉也立即皱在一起了,因为涛弟弟从来没有这么大胆,这么热情过。

  虽然,她觉得涛弟弟有些放肆,不像以前那样稳重,但她的芳心深处,却充了幸福,快慰和甜蜜。同时,她也察觉到,涛弟弟较之半以前,更成,更健美,更具有了的男雄风。她微仰着略显憔悴的粉面,鲜红的樱挂着愉悦的甜笑,晶莹的眸子,一直在涛弟弟英俊逸的面尘上闪动,久久说不出话来。

  江天涛握着雪丹凤的两只冰凉玉手,久久没有放开,他要用他充热力的手,将雪姊姊的手暖热起来。这时,见雪姊姊久久不语,首先亲切地问:“今天回来的吗?”

  雪丹凤依然含笑注视着江天涛,愉快地回答道:“薄暮才到。”

  江天涛立即解释说:“小弟是看了恩师的手谕才知道。”

  雪丹凤一听恩师两字,顿时由甜蜜的梦中惊醒,想到恩师的高绝武功,岂能不知涛弟弟已来峰上,这么长时间,两人仍在此地隅隅低语,她老人家怎不笑两个情痴,涛弟弟是男孩子,自是无所谓,而她…心念至此,又羞又急,不由娇面飞红,直达耳后,急忙挣脱玉手,惶急地悄声说:“师父等你好久了,快去吧!”

  江天涛知道她为什么脸红,但他仗恃着恩师的疼爱,愉快地一笑,拉着雪丹凤的玉手就走,显得不在乎。雪丹凤又甜又气,又慌急,不由佯嗔嗔声道:“弟弟,你越大越不懂规矩了。”

  话声甫落,深处已传来海棠仙子的亲切声音问:“是涛儿来了吗?”

  江天涛精神一振,立即声回答道:“是的,师父!”说罢,即和雪丹凤急步向深处奔去。

  绕过几座高大石笋,前面现出一座石门府,一位仪态雍容,超凡脱俗的道姑,正含笑立在前光滑如镜的石地上。道姑黛眉凤目,琼鼻樱口,双颊如温玉,头上乌云高挽,身穿一袭白道衫,外单粉缘无袖长糯,手中一柄银票拂尘正随着徐徐夜风飘动,看年岁好象也就二十八九,而实际上她的年龄已经三十九岁了。

  江天涛一见中年道姑,宛如痴儿见到了母亲,急上数步,屈膝伏跪在地,激动地声:“涛儿叩见师父。”

  海棠仙子发现自婴儿就被自己抚养长大的江天涛,半年不见,似乎比以前又长高了不少,雍容的面庞上,立即绽出一丝微笑,于是,亲切地道:“涛儿起来,这半年来,对证实你身世的事,可有收获?”

  江天涛叩头立起,恭声回答:“托师父的福,涛儿已觅得绣衣的一部份。”说着,即由怀中将那只毫光闪,七彩缤纷的绣衣左袖取出来,双手送至海棠仙子面前,并将进入九宫堡,登上摘星楼的经过说了一遍。

  海棠仙子接过衣袖,一面翻看,一面听着江天涛的叙述,一俟江天涛说完,立即感慨地道:“令堂璇玑玉女,不但是位武功惊人的侠女,也是一位高瞻远瞩,有先见之明的女杰,根据她绣蓝衣,葬古墓,留遗嘱在玉棺内的动机,便是一招防患未然的睿智之举。”说此一顿,将蓝袖顺手还给江天涛,继续问:“其余部份可知现在何处?”

  江天涛恭声道:“涛儿不知,汪表妹正在积极暗查中。”

  海棠仙子修眉一皱,婉转地说:“涛儿,以为师之见,还是由我亲自去见令尊陆地神龙江老堡主,将你被闵五魁夫妇弃在峰上的阴谋经过,当面揭破,以为师在武林的声誉地位,不怕令尊不信。”

  江天涛一听,立即道:“家父至今尚不知绣衣的真正秘密,也不知先母留有遗嘱,绣衣的其余部份,是否在家父手中尚成问题,如果绣衣在毒娘子手中,一经揭破,推说不知,闵五魁被诛,死无见证,岂不反而误事。”

  海棠仙子修眉一皱,惋惜地道:“这件事就误在令尊大人,在你出生的前几个月,远赴海外,一去十年,待等赶回九宫堡,唯一安葬你母亲和见过你数面的舅母无影女侠,也在令尊回堡前半年病死在龙宫湖故居。那时,你表妹汪燕玲,虽年仅九岁,但已聪明过人,她的小心眼儿里,牢牢记着母亲告诉她的末婚夫婿江天涛,左右眉心间,各有一点朱砂痣,俗称卧龙藏珠。你母亲璇玑玉女在逝世弥留的一剎那,曾将她亲手编的绣衣交给你舅母无影女侠,请她在令尊大人回堡后,亲自交给江老堡主,并将绣衣的秘密和遗嘱的事,告诉给令尊大人。令堂璇玑玉女唯恐她死后江、汪两家姻亲断绝,特向无影女侠要求,如你舅母生男,和你同师习艺,是女,即和你结成夫。由于令尊在你舅母病重之时仍末归来,无影女侠只得将令堂交给她的绣衣,和叮嘱的事情,转告诉给你表妹汪燕玲。

  令尊江老堡主,回堡之后,惊闻爱难产去世,心中十分悲痛,因而再度远游以遣郁怀。转瞬又是四年,你表妹已经十三岁了,她带着绣衣和四个小侍女,特由龙宫湖赶来投奔令尊大人。那时,令尊大人仍远游末归,汪姑娘进入九宫堡后,第一眼看到朝天鼻,便发觉情形有异,加之毒娘子殷殷追问绣衣的下落和奥秘,更令汪姑娘起疑,因而颇具戒心。所幸,不几天,令尊大人突然倦游归来,一见汪姑娘,自是喜出望外,汪姑娘即将绣衣交给老堡主,而老堡主却顺手由毒娘子保管,汪姑娘看得暗暗心惊,觉得老堡主太信任毒娘子等人了,因而不敢急急将绣衣的秘密和遗嘱的事告诉给老堡主,因为遗嘱上详细地写着你的容貌、特征和眉心间有两点朱砂痣的事。以上,便是令尊大人,为何直到今,仍不知绣衣秘密和遗嘱的原因。”

  江天涛早已听得泪面,一俟海棠仙子说完,立即着泪,恭声说:“这些情形,涛儿已听玲妹说过。”

  雪丹凤见江天涛流泪,芳心也很难过,因而有意岔开话题,说:“方才汪姑娘请你去,可曾谈到绣衣的下落?”

  江天涛见雪姊姊特地又提玲妹的事,也想趁机加以解释,于是,举袖拭了拭眼泪,继续道:“这半年来,玲妹一直拒绝我进入内堡,怕我触景动怒,因而闯祸误事,今夜想是有重要大事商谈,才命侍女叫我由地道进入内堡。”

  雪丹凤似乎很想知道江天涛和汪燕玲谈话的情形,同时也怕他说话不实,因而故意言道:“这些情形,朱师妹已经说过了。”

  江天涛佯装一惊,不由惊声问:“哪个朱师妹?”

  海棠仙子接口说:“就是梵净山金拂盲尼的女弟子朱彩蝶!”

  江天涛略一沉思,立即以恍然大悟的口吻,忿声道:“师父,盗去涛儿宝剑的恐怕就是她。”

  海棠仙子和雪丹凤两人听得一征,这才发觉江天涛大斗蓬内仅剩下一个空空的剑鞘了,因而,两人同时惊异地问:“你的剑呢?”

  江天涛见问,即将进入内堡的情形及发现失剑留诗的经过,简单地说了一遍,同时,将那张素笺取出来,双手捧递给海棠仙子。海棠仙子原就觉得朱彩蝶有些任,这时又看了她留在素笺上的那首妒意浓厚,尖刻讽讥的七言诗,愈加不悦。于是转首望着雪丹凤,沉声问:“她第二次上峰来,说些什么?”

  雪丹凤自是不敢隐瞒,立即恭声道:“朱师妹说,花园有条地道,可直通汪姑娘的香闺,又说涛弟弟被一个提灯的俏丽侍儿,引进内堡去了。”

  海棠仙子即将素笺转给雪丹凤,沉声道:“凤儿,你拿去看。”

  雪丹凤恭声应是,双手接过素笺,看到身尽是偷香胆,一片轻薄窃玉心两句时,也不将两道淡淡的蛾眉皱在一起了。江天涛心中不甘,立即恭声要求道:“请师父准许涛儿前去梵净山,将宝剑向朱彩蝶夺回来。”

  海棠仙子修眉一皱,不有些迟疑地道:“涛儿,不是为师长他人的志气,论轻功你不是你朱师妹的对手。”

  江天涛立即不服地道:“在剑术上涛儿自信比她技高一筹。”

  雪丹凤心爱涛弟弟,自是气朱彩蝶做的过份,何况朱彩蝶还偷偷去看涛弟弟,分明是别有用心,因而芳心深处,也不升起一丝妒意。这时见恩师盛赞朱彩蝶轻功高绝,心中也有些不服,因而忿忿地道:“朱师妹还不是仗着食了一粒朱仙果。”

  海棠仙子一听,修眉皱得更紧了,似是为爱徒无此福缘而感到忧心,突然,她的目光一亮,似有所悟地道:“涛儿,如果你坚持前去,最好星夜兼程,能在你朱师妹之前到达梵净山,先将失剑留诗之事禀报给金佛盲尼听。”说此一顿,突然正道:“但必须记住,绝对不可在盲尼面前说你朱师妹的不是,听到了没有?”

  江天涛见师父允许他去梵净山夺剑,心中暗暗欢喜,连连恭声应是。但他的心里却忿忿不平说:哼,老尼婆溺爱不明,我定要当着她的面说尽朱彩蝶的坏话。心念间,海棠仙子继续道:“你见到金拂盲尼,她必会揣摸你身上的骨骼,而后赠给你一粒朱仙果,那时,你朱师妹的轻功便远不如你了。”

  江天涛一面恭声应是,又听师父海棠仙子继续说:“为了及早到达,最好今夜启程,你走后,我自会派你雪姊姊前去花园,伺机告知汪姑娘,你尽管放心前去,我已无事,你可走了。”说罢,手中拂尘微微一挥,转身径向中走去,似是有意让这对小儿女在乍逢又离之前,有一个单独相处的机会。

  江天涛恭声应是,同时和雪丹凤双双肃立,躬身目送,直到海棠仙子的背影,消失在中深处,两人才直起身来。雪丹凤与江天涛一别半年,刚刚相逢,又要分离,芳心自是有些依依,但想到江天涛此番前去,能获得盲尼一粒朱仙果而大增功力,心中也不暗暗高兴。于是,深情地望着江天涛,愉快地道:“弟弟,我送你下去。”说着,微垂蝶首,娇笛含笑,飘然向着石笋翠竹间走去。

  江天涛自是高兴,愉快地应了声是,立即依着清丽出尘的雪姊姊身侧前进。雪丹凤虽然希望涛弟弟熊和她并肩依依,挽手前进,但她又怕他过份热情,害她心跳脸红,不能自己。这时见江天涛紧依着她前进,大有挽手揽之势,慌得急忙岔开话题说:“弟弟,你应该明白恩师允你前去,旨在向盲尼前辈讨一粒朱仙果,至于取回宝剑,乃是次要问题,希望你不要任,违背恩师的心意。”

  江天涛果然心犹不甘地说:“朱彩蝶这样戏我,也兼有辱及恩师之嫌,这口气小弟要争回来。”

  雪丹凤虽知江天涛剑术湛,但朱彩蝶却以轻功见长,如果朱彩蝶以轻灵的身法相辅,涛弟弟取胜仍恐不易。心念至此,深怕他误事,因而芳心暗暗焦急,于是蛾眉一皱,只得宽声道:“朱师妹年事尚轻,作事较幼稚,你作师哥的应该原谅她,不能和她一般见识。”说话之间,已到了峰颠崖边。

  这时,弯月明亮,繁星万千,夜空深遂高速,山风微透寒,江天涛首先停身止步,发现雪丹凤一脸依依,江天涛想起了雪丹凤刚才的伤心,顿时心中一痛,手一伸,一把将雪丹凤搂了过来。雪丹凤是大吃一惊,待挣扎,发现已被江天涛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涛弟弟,你干什…”一个“么”字还没出口,她的樱就被江天涛给吻住了,她的樱不由自主地轻启了,一股温暖奇异的电自江天涛嘴中传来,她的津配合著黏腻柔软的舌头在嘴中翻腾搅和著。雪丹凤只感脑中轰然一声,一片空白。两人的绵著,犹似两个久未相遇的情人,更像是初尝果的神祗。俩人津交流著,彼此允著那生命之泉。雪丹凤只觉天旋地转,不知道是幻是真…

  不知不觉中,江天涛的手覆住了雪丹凤前的玉峰,哇,还真是柔软。雪丹凤像是突然惊醒了,用力地挣脱江天涛的怀抱,大口大口地着气…

  好一会儿,雪丹凤才娇靥酡红地望着江天涛嗔道:“涛弟弟,你学坏了…”

  江天涛深情地望着她,道:“对不起,雪姐姐,请恕我刚才唐突,但是,我要告诉你,我爱你,我的好姐姐…”

  雪丹凤又是惊呆了:“什么?弟弟,你说什么?”

  江天涛温柔地拥着她道:“雪姐姐,我爱你,我要娶你。”

  雪丹凤惊异地道:“那玲妹妹呢?”

  江天涛笑道:“我当然也爱她,也会娶她。”

  雪丹凤不由又是一呆,然后才回过神来:“你想两人都娶?”

  江天涛点头道:“你和玲妹妹,谁我也不能落下,雪姐姐,你不要再伤心了,弟弟会永远爱你的。”

  雪丹凤恍然大悟:“你都看见啦?”

  江天涛点点头道:“小弟以前真是该死,请姐姐原谅。”

  雪丹凤红着脸道:“玲妹妹会同意吗?”

  江天涛坚定地点点头:“她一定会同意的,姐姐,你放心。”

  雪丹凤羞红着脸道:“只是便宜你了…”话未说完,又被江天涛紧紧吻住…

  不知过了多久,雪丹凤推开江天涛道:“弟弟,你该走了。”

  江天涛笑着道:“姊姊请放心,小弟此番前去,自会见机行事。姊姊,小弟一定会尽快赶回来…”

  雪丹凤听得高兴,立即道:“姊姊希望你能以崭新的姿态,回来见师父。”

  江天涛哈哈一笑,毅然应好,说声:“姊姊再会!”飘身而下,直向峰下泻去…

  江天涛飘身而下,疾如殡星,踏斜松,点突石,瞬间已至云下。俯首下看,谷中一片漆黑“九宫堡”内已没有一丝灯光。于是,身形逐渐加快,片刻已达峰下,飞身纵进巨木松林,直向正西绝壁下的广大花园驰去。来至花园墙外,略微看了一眼园内,腾身而下,直奔石屋。

  就在他奔至石屋门前,正待伸手推门的同时,那两扇虚掩着的房门,突然开了。江天涛骤然一惊,飞身退后五步,正待喝问。一张芙蓉般娟丽的面,紧皱着黛眉,充了娇面,生气地嘟着的樱口,缓缓地呈现出来。江天涛定神一看,正是云鬓带翠,秀发高堆,一身崭新黄绒云棠的汪燕玲。心中一喜,飞身前扑,同时惊喜地俏声道:“表妹,你来的正好,我正要找你。”

  说话之间,飞身纵进室门,伸手就要去握玲妹妹的玉臂。樱高嘟的汪燕玲,娇躯一扭,生气地闪开了,同时,不高兴地问:“你去了哪里?人家等你好久了。”

  江天涛立即兴奋地解释说“我师父回来了!”说着,顺手将门掩好,再度拉起汪燕玲的玉手,急步向室内走去。

  汪燕玲一听,格外惊喜,娇面上的不快神色,顿时全消了,不由惊异地问:“方才进入内堡,点倒小翠花两人的是海棠仙子前辈吗?”

  江天涛见问,顿时想起了任的朱彩蝶,不由轻哼一声,忿忿地道:“师父怎会作那些幼稚可笑的事情。”说着,让汪燕玲坐在方凳上,即至下取出一个小包袱来。

  汪燕玲一见,立即不解地问:“涛哥哥,你要作什么?”

  江天涛回答道:“师父命我即刻动身,星夜赶往梵净山。”说着,已将小包袱打开,里面是一方天蓝儒巾,和一件浅蓝公子衫,以及绸福鞋。

  汪燕玲一听,粉面立变,陡然由方凳上立起来,万分焦急地道:“唉呀!现在你怎么能去呢?姑父已答应了呀!”

  江天涛听得一愣,不由惊异地问:“父亲答应了什么?”

  汪燕玲焦急地道:“方才在中阁上与朝天鼻比剑,仅两三个照面,便被小妹得手忙脚,姑父十分震怒,决心要为小妹另行婚配。小妹当即要求仿效姑父当年与姑母的彩聘方式,比武招亲,姑父毫末迟疑地答应了,如今你又去要梵净山,那怎么可以呢!”

  江天涛一听,反而愉快地笑了,接着兴奋地道:“梵净山距离此地虽有千里,但我的小青却是宝驹,如星夜兼程,三可到,往返最多十天,父亲虽然答应比武招亲,这等大事绝不会草率行事…”

  汪燕玲末待江天涛说完,立即焦急地道:“你哪里知道,姑歌频要飞马传柬武林各派,并要在堡外高搭擂台,小妹深怕真的来了身怀绝技的高手,届时假成真,那还得了?所以小妹要求,先在堡内高手中选,姑父立即怀疑我对小李广钟情有了爱意…”说此一顿,娇面立时飞上两片红晕,接着,羞赧地道:“如在堡中选,不必太拘形式,随时可在大厅阶前举行。”

  如此一说,江天涛也急了,紧皱着两道入鬓剑眉,久久不知说什么。蓦然,他的星目一亮,似有所悟她笑着道:“只有请你装几天病了。”

  汪燕玲一听,羞红着娇岳扑啼笑了,她似乎也觉得,只有装病一途是上策了。江天涛感慨地摇了摇头,自嘲地笑了笑,顺手将大斗蓬解下来。

  汪燕玲一见江天涛背后的空剑鞘,不由惊异地问;“涛哥哥,你的剑呢?”

  江天涛俊面一红,只得忿忿地将失剑的经过说了一遍。

  汪燕玲立即惶声道:“涛哥哥,九宫堡唯一遍至堡外的一条地道,已被这位朱姑娘知道了,你千万不能再和这位朱姑娘斗气,否则…”

  江天涛笑道:“我会小心处理的…”话末说完,一阵衣袂破风声,径由花厅方向传来。

  江天涛心中一动,飞身纵至外间,将门悄悄拉开一道隙一看,只见一身水红的小水仙,正向这面如飞奔来。于是,急忙将门拉开,同时向紧跟身后的汪燕玲悄声说;“是小水仙。”话声甫落,神色略显慌急的心水仙,已到了门前。

  汪燕玲心知有异,急步走出门外,注定小水仙,悄声道:“有什么事?”

  小水仙慌张地悄声说:“方才毒娘子派侍女来请小姐,说老堡主有要事面谈,请小姐立即前去,小婢等只得说小姐睡了。”

  汪燕玲立即急声道:“我得赶快回去。”说罢转首望着神色凝重的江天涛,郑重地道:“涛哥哥,你要尽快赶回来,闵五魁已死,这几天也许没人注意花园中的情形。”说着,急急跟在小水仙身后,直向花厅后阶怪石间奔去。

  江天涛望着急步离去的汪燕玲和小水仙,飞身追了过去,不安的提醒道:“玲妹,你要谨防“毒娘子”有诈。”

  汪燕玲身形不停,急忙回头挥手道:“小妹晓得,你放心去吧。”

  江天涛直到汪燕玲的纤纤身影消失在翠竹怪百间,他才急步奔回室内。江天涛换上儒巾蓝衫,绸福鞋,又是一番韵逸丰彩,在英姿中,又加上几分书卷气,只是他冠王般的俊面上,充了焦急,那两道人鬓剑眉,也紧紧地皱在一起了。他匆匆包好大斗蓬剑衣,提着空空剑稍。急步走出室来。

  这时,天将四更,重风寒,整个幕山区,一片死寂。江天涛飘身纵出花园,沿着松林外沿,绕过谷口纵岭,直向放马的山下驰去。晓星高照,曙光微现,幕山的西麓,弥漫着一层淡淡薄雾一阵急如骤雨的塔塔蹄声,击破了整个山区的寂静,谷峰间,掀起一片清脆蹄声的响应。一匹身高标肥,神骏异常的青髦大马,昂首竖须,狂驰如飞,宛如奔雷般,冲出了西麓山口。鞍上坐着的正是丰彩韵秀,宛如玉树临风的江天涛。

  江天涛皱眉凝目,朱下弯,神色隐透忧急,他端坐马上,紧控丝僵,直向官道上奔去。小青是匹外罕见的龙行宝马,情刚烈,通灵机警,放开铁蹄奔驰如飞,行程,可达数百里。江天涛由于心急夺剑,加之悬念汪燕玲的安危,几乎是星夜兼程,马不停蹄,绝少休息。

  他由平江,经宁乡,奔阮陵,过干城,第三天的傍晚便已到了达了松桃县城,沿途虽然十分热闹,但他却无片刻逗留。第四天的绝早,江天涛便一马当先,如飞驰出了松桃城。江天涛坐在马上,举目西看,只见遥远的天边,在蒙蒙金辉晨曦中,一道绵蜒的山影,已隐约可见。小青一夜休息,精力充沛,沿着官道,狂驰如飞,直奔正西。他的心情,随着山影的扩大增高而紧张激动。他只知道金佛盲尼的府,位在金刀峡的崎险绝颠边沿上,至于确切的位置,他不清楚。

  他知道盲尼情古怪,喜怒无常,尤其溺爱护犊,情理不分,这次夺剑,也许会闹得极不愉快,根本别想吃她的什么朱仙果。举目再看,气势峻伟的梵净山,已在十数里外了。蓦然,他的剑眉一皱,俊面上充了懊恼神色,因为,他突然想起了,至少尚有数天才可能回山的朱彩蝶。

  想到此一行程目的,旨在争气夺剑,朱彩蝶不在,气向谁争,剑向谁夺?念及至此,心中愈加懊恼,如果朱彩蝶途中因事拖延,半月不回,自己又不能久等,这一趟梵净山岂不白跑。江天涛虽然心中迟疑,但跨下的小青,却马不停蹄。辰时刚过,使到了梵净山东麓。

  江天涛举目一看,峰岭峨,青葱苍翠,正中一蜂,有如斧劈,数道飞瀑,经天而降,飞瀑之下,便是著名的金刀峡。浏览间,小青已如飞奔进一座山口,沿着一条崎岖山道,直向山区深处奔去,迅捷若风,马远丝毫末减。山内梵宇特多,举目望处,蜂岭半山,不时发现隐约可见的金碧殿脊,翠竹苍松,绮霞青霞,遍地红娇绿媚,果然不傀是黔境第一名山。

  江天涛飞马浏览山,心情逐渐开朗不兔已忘了烦恼。到达山区深处,已经无路可循,小青的速度也逐渐慢下来。来至一座深谷,距离金刀峡的两座断峰,已不足百丈了。江天涛飘身下马,顺手将丝缰系在鞍头上,仰首一看,断峰高天上,一眼无法看到峰顶,想到朱彩蝶尚末回来,他的心情再度沉入郁闷中。

  继而一想,既来之则安之,先登上断峰,一览梵净山全貌,也算不虚此行。于是,拍了拍小青的长发,展开轻功,直向斯峰上升去。片刻已达蜂上,峰上地区极广,山势斜斜上升,距离最高的突出尖顶,仍远有一里多地。峰上俱是参天古木,荒草落叶遍地,远不如峰下景绮丽。

  江天涛无心细看,直向一里外的突出尖顶驰去。通过一片参天古木巨林,便是翔粕修竹,风柔暖,飘拂着阵阵花香,到处响着悦耳的鸟声。山势逐渐斜升,并有羊肠小径,似是通向最高尖顶,幽花夹道,香气袭人,又是一番景象。

  江天涛心一畅,沿着小径疾驰,他知道,只要沿着小径前进,便不难找到金拂盲尼的府。飞驰间,举目一看,只见尖顶的最高处,一点黄影,闪闪发亮,宛如弹丸星走,又似滚动在竹稍树颠上的金珠,直向这面来。

  江天涛一见,立时愉快地笑了,同时,高高挥动着右手,连声高呼:“老饕,老饕!”

  滚动而来的金珠,闻声突然一停,似乎感到惊异,两盏小灯似的目光一闪,接着身形骤然加快,宛如一缕金光闪闪的轻灯。同时,发出一阵咕咕呜呜的愉叫声。江天涛虽然足足十八岁了,但他仍是一个大孩子,有时童心仍极炽烈,这时一见老饕,积在心中的烦恼,顿时全消了。

  滚滚飞来的金影,眨就就到跟前,竟是一只狗嘴,猴身,狮子尾,一双眼睛,浑身金的三尺金狒狒…老饕。老饕一见江天涛,又蹦又跳,咕呜叫,尾巴急烈摆摇,充分显示出它心中有掩抑不住的高兴。江天涛最喜欢金狒狒老饕,两年前盲尼前去幕山时,他和老饕踏遍了暮山区,几乎形影不离。

  这时,一手拉住老饕的前爪,一手抚摸着它脑后上的金,像久别的老朋友,不停地问好。同时,在里取出一句早准备好的食包,立即交给了老饕。老饕撕开食包一看,酱、卤蛋、肥鸡腿,可真乐了,金睛望着江天涛,摆动着尾巴,立即开始大嚼起来。

  江天涛蹲在老饕身边,看着它大嚼,一句食物瞬间便吃光了,江天涛含笑摇摇头,心说,难怪盲尼给你起个名字叫老饕。老饕以为江天涛向它表示没有了,于是一声愉快地暗叫,拉了一下江天涛的衣角,转身就跑。

  江天涛知道要带他去见盲尼,于是紧跟着老饕身后飞驰,但奇怪的是老饕不走羊肠小道,直向最高处的尖顶上。老饕身法的确快速神奇,堪称武林第一,它飞奔中,忽上忽下,纵高爬低,不时还翻一两个筋斗嬉戏。江天涛展尽轻功,看来,金狒狒尚末十分卖力。

  瞬间已达最高尖顶上,江天涛举目一看,只见一片澈碧绿波,竟是一个十数亩大的天池。南面的池边,有一个两丈缺口,一道飞瀑,汹涌下倾,直达万刃下的金刀峡内,瀑声如雷,震耳聋。老饕身形不停,竟向飞瀑缺口处奔去,江天涛只得继续跟着前进。

  这时,江天涛前进之处,正是一座悬空突崖,距离崖边,最多一丈,脚下绿苔极厚,加上飞瀑溅起的水雾,石面奇滑如油。任他江天涛艺高胆大,这时也不有些栗目惊心,两脚发软,如非跟着老饕,他自己绝不敢前来。再看老饕,仍在数丈以外,又跳又叫,神情焦急,似是催促他快些过去。

  江天涛仅知盲尼的府,位于断峰的颠顶崖边,但他绝没想到竟是如此奇绝天险之处。继而想到朱彩蝶,经常在此奇滑绝险之处,纵跃如飞,来往自如,她的轻身功夫的确称得上炉火纯青了。这时,老饕咕呜叫,催得更急了,江天涛不敢再向前奔,只得摒息提气,慢步前移,点点冰凉水珠,不时击在他的脸上。

  又前进数丈,已到了池边,由于风力疾劲,吹得衣摆叭叭直响,江天涛自觉无法再前进了,只得谨慎地蹲下身来。再看老饕,手脚并用,正向飞瀑缺口处极慢地爬去,它每爬一步,必用坚逾钢钩的铁爪,深深抓进石内,发出铮铮的响声。

  江天涛看得非常不解,但他已断定盲尼的府,绝不会处在这种神鬼见愁的地方。蓦然,他发现老饕爬行的方向,正是生在飞瀑边沿的一株油光水绿的阔叶奇草,草内赫然生着三个比龙眼大些的金红果子。只见老饕的钢爪,向前一伸,立即摘下两个,接着反手一丢,雨点红影,径向江天涛的面门来。

  江天涛急举两手一绕,立将两粒金红果子接住,一阵沁人肺俯的奇异清香,扑面袭鼻。他虽然不知金红色的香果是什么东西,但他深信老饕冒生命的危险摘给他吃,必是罕世珍品无疑。心念未毕,只见老饕反手一扬,一点红影,再度飞来。

  江天涛一手握着一颗金红香果,急切间,只得先放进嘴里一颗,接着伸手去接最后飞来的一个。金红果子一入嘴,清香口,立化津,尚未咀嚼,已经顺喉而下,清凉直达肺俯,周身汗卷缩。江天涛觉得十分好吃,不自觉地又吃了一个,但他却把最后接住的一个,留给老饕。

  这时,老饕已战战兢兢地爬回来,一见江天涛手里仍拿一个,不由急得咕呜江天涛虽然明白,但他总觉不好意思,因而摇着头道:“老饕,我已吃了两个,这个给你。”说着,将剩下的一个金红果子,同时送至老饕的嘴前。

  岂知,老饕唔呜只叫,又将果子推至江天涛的嘴边。江天涛虽觉不好意思,但老饕的盛情难却,加之这种果子也实在好吃,所以,最后一个也不客气地吃了。心想,这种果子,峰上一定很多,也许老饕已经吃腻了。

  心念间,正待向老饕说声谢谢,蓦然发觉腹内奇热如火,疼痛如割,所有骨骼,宛如节。江天涛这一惊非同小可,以为中了剧毒。蓦见老饕,咕呜叫,同时作着闭目盘坐之势。江天涛立时会意,急忙运功调息,但腹内如火,热汗直焦舌干,喉咙裂,根本已无法调息。

  金拂佛老饕,看了江天涛这等痛苦神情,瞪着一双金睛,完全傻了。江天涛已痛得无法忍耐,急忙爬至池边,俯首猛饮池水。池水奇寒如冰,但在腹内,却热痛立止。江天涛一阵牛饮,浑身轻松,十分舒服,再看吓傻了的金狒狒老饕,不停地眨着金睛,仍作着盘坐之势。于是心中一动,再度闭目行功,微一运气,热再起,江天涛竭力忍耐,将热纳入丹田内。

  渐渐浑身奇热如火,汗下如雨,只得再至池边狂饮寒水。如此一连三次,江天涛才渐渐进入忘我之境。不知过了多久,隆隆震耳的飞瀑声,将他惊醒了。江天涛睁眼一看,不由愣了:只见东方红刚刚升起,峰上寒风十分凛例,自己浑身全透了,金狒狒老饕,也不知去了哪里?

  看看旭,正是清晨寅牌时分,心想,莫非自己在此坐了一天一夜。如此一想,腹中顿时感到十分饥饿,于是,急忙由后取出预备的一餐干粮,打开一看再度愣了。只见布袋内的两个麦穗,和卤蛋酱,已经被水完全浸透,而且有些腐烂,俯首一闻,已经坏了。

  江天涛这一惊非同小可,发觉自己在此生了绝不止一,心里一慌,身跃起。岂知,身一跃,轻如柳絮,微一用力,竟然升高数丈。江天涛飘落在地上,第三度愣了。他微一运功,真气畅通无阻,滚滚渤渤,宛如长江大河,径由丹田内源源而生。

  江天涛惊喜狂,突然想起金狒狒老饕,立即摒息提气,沿着崖边,直向来时的方向去找。这时,他再不觉得脚下奇滑如油,他只觉得身经似芦花,似柳絮,似是随着强劲的山风向前讯去。前进十数丈,蒸见金狒狒老饕正卷缩地坐在一座岩石下,目光呆呆地望着远处,神情显得十分颓丧。

  江天涛一见,飞身扑了过去,身法之快,捷逾矢,同时,高声欢呼道:“老饕,老饕,我睡醒了!”

  语声甫落,身形已至,老葵见是江天涛,先是一愣,接着跳,绕着江天涛咕呜嚎叫起来,简直是疯狂了。江天涛功力大增,他断定金拂佛必是以为他死了,因而在此伤心难过。至于那种金红色的果子,金狒狒只知是一种好吃的东西,而不知道果子的珍贵之处,尤其不知道吃多了,竟会那等痛苦。这时见金狒狒惊喜如狂,立即笑着道:“老饕,快带我去见盲尼前辈,我还要尽快赶回幕山去。”

  金狒狒老饕一听,立即停止了跳跃,但它仍咕翁旎停,同时,举起前爪指了指东南斜坡下的峰崖。江天涛顺着老饕的指向一看,只见数百丈外的坡下崖边,有一片松竹杂植的稀疏小林,林内鲜花缤纷,灿烂如锦,修整得十分美丽,靠西南的斜坡,已被整齐地切断。江天涛看罢,断定那里就是盲尼的府了。于是,亲切地抚摸了两下金狒狒的后脑,拍拍肩膀笑着道:“老饕,谢谢你了,再见了!”说罢,又向十分得意地老饕挥了挥手,径向数百丈外的坡外疏林处,如飞扑去。

  江天涛这一飞扑,真是快如飞鸿,疾如矢,他自觉如同“平步凌云”奇快无比,披下疏林,如飞向他来。飞扑中,蓦见缤纷灿烂的花圃间,现出一个身段窈窕,秀发披肩,一身红缎劲装,背长剑的少女背影。江天涛心中一动,急忙将身形慢下来,缓缓飘进,凝目细看。

  只见红衣少女,坐在一方石桌后面的石凳上,玉手托腮,默默地望着由林外伸进来的羊肠小道,似是在等待什么人来。江天涛虽然看不见红衣少女的娇面,但他知道,红衣少女就是他前来要找的朱彩蝶。他一见朱彩蝶,暗暗有些生气,他的心情也因而十分纷,因为朱彩蝶既然回来梵净山,他却在天池旁盘坐了至少也有四五天。想到表妹比武招亲的事,不焦急万分,恨不得即刻赶回九宫堡去。

  心念间已至林前,但是,目光一直望着正东的朱彩蝶,依然静坐不动似是未曾发觉他已到了林前。于是心中一动,决心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来个如法泡制,去盗她的剑,要她朱彩蝶也知道,乘人分神之际,盗走别人的剑,并不算什么真本事硬功夫,我江天涛同样地可以办到。

  心念已定,摒息前进,毫无声息地向着朱彩蝶的背后走去。

    wWw.wUwAnGxS.cOm
上一章   绣衣云鬓   下一章 ( → )
驾驶生涯美女大律师张我的爱摆在你彩虹剑圣女修道院娇艳人生风流邪龙巨轮蓝天航空公司沉鱼落雁
武王小说网提供《绣衣云鬓》的精排版和大量的VIP章节,花间浪子呕心创作的热门小说《绣衣云鬓》精排版第三章绣衣隐世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清爽无弹窗,若有内容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绣衣云鬓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武王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