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王小说网为您提供狐熊呕心创作的热门小说驾驶生涯精排版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重生小说 推理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乡村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玄幻小说 军事小说 架空小说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同人小说
最新的小说 家有妻妹 我的回忆 飘曳长裙 风云传奇 妇科男医 娇妻出墙 娇妻祸水 端庄娇妻 青春韵事 春染绣塌 热门小说 完结小说
武王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驾驶生涯  作者:狐熊 书号:12377  时间:2010/4/15  字数:11785 
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全文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这天刚回到公司,张玲就被许曼叫进了总经理办公室大半天。远远地看着张玲从许曼的办公室走出来,看到她脸上的神情已经没有了往日的趾高气扬,我知道这只小狐狸已经掉进陷阱里了,看来该我出场表演的时间到了。果不其然,张玲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半个小时后,我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我确认了这电话是张玲打来的后,就走进了她的经理办公室。

  刚把经理室门关上,张玲就皱起双眉冲着我焦急地说:“我出大麻烦啦,你得帮帮我才行呀,不然我就完了。”

  我惊奇地望着她说:“出了啥事啦?慢慢来,别了自己的阵脚,先说说到底出了什么事才思考应对。”

  张玲苦着脸说:“刚才许总跟我说,这个月我负责的帐目出了问题,令公司损失了十多亿美金。现在总公司追究下来,我是难逃这个责任了。看来我快当不成这个经理了,要是得不好,还会有蹲监牢的可能。”

  我装着思考了好一会儿后,望着她低声说:“这事儿看能不能把责任推到你的下属身上,如果能推到许曼的身上会更好。因为她是这个公司的总负责人,如果把责任推到她身上就好办很多了。”

  “不行啊!财务部里的所有事务都是我来主理的,而且我所做的各项财务帐目也不需要许总来签名确认,这责任怎么也不能推到她的头上了。”张玲连连摇头说。

  我“哎”的叹了一声后,语带责备地说:“这就难了,我真的想不出什么法子来帮你了。不过你也太大意了,在这经理的位置上坐了才不到两个月就出了这样的大问题来。你细心想一想,是不是有人暗中陷害你啊?”

  “这一点我也有想过,但我想来想去也想不出到底是谁会来害我。平常我做事是非常小心谨慎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样的情况。刚才看总公司返还的财务帐目表,确实是出了问题。”张玲轻声说。

  我望着她问:“那你应该在你的电脑里有帐目留底的吧,对比一下就不是可以知道是否有人陷害你了吗?”

  “这还用你说吗?我早就拿着总公司返还的财务帐目表对比过了,结果是一样的。”张玲非常肯定地说,而后继续说:“我的电脑是有双重密码的,除了许总就根本没有人能打开来修改里面的存档。”

  我连忙说:“那不用说了,陷害你的那个人肯定是许曼。你是姚的人,她被踢走后,许曼还会不来对付你吗?”

  “嘿嘿,这你就算错了。你想一想,许总这么辛苦地把姐踢走后,再让我来坐上财务部经理的位置,这不是明摆着不要姐再回来吗?要是她害得我坐不到这个位置,总公司那边肯定会安排姐回来的。这样拿石头砸自己脚的事,许总再笨也不会做出来的。”张玲很快就回答了我的疑问。

  我装出深思的样子说:“那…不会是姚吧?也许她会…”

  “这更加没有可能了!这个帐目是姐走了后,我亲自全权做出来的,她根本就没有可能修改。再说,姐对我这么好,她是绝对不会来陷害我的。我思前想后了很久了,这大概真的是我自己出错了。”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张玲就把我故意说出来的疑问挡了回去。

  我瞅着她说:“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也无话可说了。看来你叫我进来,一定是已经想好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了,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就快点说吧!”

  张玲马上笑嘻嘻地对我说:“嘻嘻…你真不愧是我的干哥哥呀,连这个也想到了啊!”“呸!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说这玩笑的话!快点说出来吧,看我能不能帮上你的忙。”我瞪着她骂了起来。

  张玲马上收起了嬉笑的脸容,一本正经地望着我说:“现在能帮我的只有姐了,因为她跟我所做错帐目的客户非常熟悉,只要她肯出力帮忙,这十多亿美金肯定能追回来的。你跟姐的关系这么好,只要你来开口叫她帮忙,这事情一定会解决好的。”

  “这个好办,呆会儿我就给她打电话。”我点了点头说,然后皱着眉头继续说:“叫姚帮你是没问题的,但处理完这事情后,你能否继续呆在这财务部经理的位置上,我可不敢保证啊!”张玲急忙地说:“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哪还有心情想这么远的事情啊!你知道这笔钱追不回来的后果是什么吗?后果是我不但做不了这经理,而且还会有蹲监牢的可能呀!”

  “这倒也是,先得把钱追回来,才去研究其它的事情。”我连连点头说。

  张玲微笑着说:“你刚才提出的疑点,其实我早有考虑过的了。如果姐不帮我把钱追回来,那陷害我的那个人肯定是她。钱追回来后,我不能继续当这个经理,这害我的人必定是许总无疑。”

  “对,你的推测太对了,继续说下去啊!”我认同地说。

  “其实叫姐帮这个忙,是有一石二鸟之计的。一、许总是姐的死对头,钱追回来后,她一定会千方百计地保住我继续做这个经理,免得姐回来再跟她斗;二、要是陷害我的人果真是许总,那姐肯定会被总公司那边调回来的。要是我没法在这个公司呆下去,我也要许总整不得安宁。嘿嘿…”张铃眯起双眼冷笑着说。

  听了张玲的话后,我笑着说:“哈哈!你这小货真有一手,连这一石二鸟之计也想出来了。行,你这忙我帮定了!我下班回家后就马上打电话给姚,要她一定帮你把这事儿处理好了。”

  “太好了,真是太感谢你了!”张玲眉开眼笑地说完这话后,突然眼角含地瞅着我说:“今晚姜滔在家里咱们不方便在我那儿见面,呆会儿下班你直接送我去酒店,我在那儿开个套房,等你过来给我汇报好消息。顺道慰劳慰劳你,可别让我等太久了哦!”“嘻嘻…你这小美人约我去酒店见面,我哪敢要你等太久啊!”我笑着说完这话后,在她的部上捏了一下才走出办公室。

  下班把张玲送到酒店后,我并没有回家,而是约了林影和姚去许曼的家汇报情况。她们三人听了我的汇报后,都哈哈大笑了起来,说这小狐狸终于掉进我们精心设好的陷阱里了。姚还特意吩咐我,今晚要我在这小狐狸的后面狠一晚上,要是我不把这小货修理得死去活来的,以后就别想碰她的后面那个地方。在林影的眼神默许之下,我口子地答应了下来。

  在许曼家里随便吃了点东西后,我就开着车子去了酒店。在酒店的停车场停好车后,走到酒店大堂的我意外地碰到了张玲,看来她刚才一定是去酒店外的餐馆吃东西了。还没等我上前打招呼,张玲就像从来都没不认识我似的,径自向酒店的咖啡厅走去。看到她如此的举动,我也只好一声不哼地尾随而至了。

  刚在咖啡厅的卡座坐了下来,张玲谨慎地向四周观望了一下后,才望着我小声地问:“事情都办得怎么样了?”

  我瞅着她笑了笑说:“电话已经打了,姚也答应帮你的忙了。但现在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姚现在身在欧洲,而客户就在国内。要笔钱追回来,她必须回国才能办成。现在我们要先想个法子,怎么才能够把姚调回来。”

  “要姐回来可不那么容易,许总这么辛苦才把她踢走,哪会这么轻易地给她回来啊!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才能让姐回来,那就是让主管亚洲区的副总裁出面说话,她就一定能回来帮我。看来这还要你来帮忙,这位副总裁才肯出面说话了。”张玲思考了一会儿后,一脸求助的神情望着我说。

  张玲的话里意思我心里明白,但我还是装疯卖傻地说:“这就奇怪了,我这个臭司机的哪能说得动堂堂大总裁啊?”

  张玲马上皱起双眉望着我说:“哎哟!现在都啥时候了,你还在我面前装什么蒜啊?你跟副总裁是铁哥们儿的关系,整个公司里的人谁不知道啊?要是你没有这一门的关系,许总早就把你给解雇了,这都是她今天在总经理办公室里偷偷告诉我的。”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一定是许曼叫你来找我办这事儿的吧?”我马上收起脸上的笑容,双眼紧紧地盯着她问。

  张玲点了点头说:“虽然许总没有明说出口,但我能听出她的暗示,这事儿如果你能出面找洋鬼子副总裁,钱一定能追回来,而且还有机会让我继续当财务部的经理。”

  “唉…你是我的干妹妹,我怎么能见死不救呢!但我要声明一点,你这件事情非同一般,追回款项的事儿我是有点把握。至于能否让你继续当经理,那得要看你自己的运气了。”我叹了一声后,非常认真地望着她说。

  张玲马上眉花眼笑地说:“现在最主要的是把那笔款项追回来,不用蹲监牢可是前提呀!以后还能否坐这经理的位置,我现在都不敢妄想了。但要是有你的帮忙,我想这不是个问题了,你这就打电话给副总裁吧!”

  我伸了个懒后,地瞅着她说:“今天为了你这事儿忙得我连晚饭都吃不好,怎么也该让我休息一下才好帮你办事儿吧?”

  “哎哟,今天真是太辛苦你啦!呆会儿就到房间里休息一下,等我这个当干妹妹的来伺候你一下,才帮我打电话给副总裁吧!嘻嘻…”张玲笑着说完这话后,一只脚就从桌底下伸到我的裆处轻轻地摩擦了起来。

  草草地喝完服务员送上来的咖啡后,张玲就领着我去了早已经开好的房间。刚走进房间里,张玲就一溜烟地进了浴室,并马上把浴室门锁上,令我这个狼想跟着进去也不行。只好躺到上一边掉身上全部的衣服,一边等待着这货从浴室里走出来了。

  赤着双脚从浴室里走出来的张铃略施脂粉,一条丝质吊带小睡裙就套在身上。裙脚可真是短得有点儿过份,只要她微微抬起手,腿处的青光立时就会暴出来。再看到她那两颗小巧玲珑的头,凸在睡裙的上方,令躺在上的我看得两眼发直,两腿间的兄弟顿时翘直了起来。

  张玲坐到边,一边用手套着我的具,一边得意地问:“这睡裙是我刚才出去的时候,在情趣内衣店里买回来的,套在我身上还算合适吧?”

  我一边伸手往她的腿处摸去,一边地嬉笑着说:“这当然合适了,要是不合适的话,我那东西哪能一下子就站得那么直啊?嘻嘻…哟!怎么连内也没穿就跑出来了啊?要是你下面那地方一不小心着凉,得了个流行感冒就不好了哦!嘻嘻…”张玲意地瞅着我说:“哎哟,刚才只顾着快点出来,一下子忘了把内穿上啦!我现在就去穿回内,你说好不?”

  “既然都没穿了,那就算了吧,免得呆会儿又要下来那么麻烦嘛!你说对不?嘻嘻…”我说这话的时候,手指已经进了她的道里。

  张玲把双腿微微张开,好让我的手指能够更方便地往道深处去,然后趴下身子,一口含住我的了起来。看到张玲那雪白的部面向着我,再加上具在她的舌头动之下,我的情马上被调了上来,头上一阵阵的麻不停地冲击着我的脑部神经。

  我一边享受着从头上传来的快,一边把刚才进张玲道里的手指了出来,然后再把那只已经粘水的手指慢慢地进她的门里。在我的手指搅之下,正在含着具的张玲开始微微地哼出了呻声。

  张玲那人的呻声刚哼了出来,我就再也按耐不住了,轻轻地推开她含着具的嘴后,快速地下了走到她的背后。张玲一看到我下了,马上翘起部趴在上,雪白而匀称的双腿踩在地板上,回过头来用充望的眼神望着我。看着她那充的渴望眼神,令我的情高速上升,飞快地把具送进她那早已经水泛滥的道里,并且开始了快速的动作。

  张玲一边大声呻着,一边不停地配合着我的频率把部往后顶,令双手扶着她部快速的我精神为之一震。在情的熏陶之下,正在不停地着的我开始打起张玲后面那个地方的主意了。本来扶着部的手不经意地移到了张玲的门上,手指慢慢地进了她的门里搅了起来。

  手指刚门里,张玲浑身一阵颤抖,人的呻声叫得更加响亮,使得整个房间都回着她的呻声。我把门里的手指了出来,拔出在她道里的具,双脚踩到垫上,然后将粘水的具慢慢地到她那紧窄的门里。在张玲“哦”的一声轻呼后,我双手按住她雪白的背部,开始在她的门里送了起来。

  我每往门里进去一次,垫上回撞的弹力就自动地把我整个身体向上升起,使得我起来毫不费力。翘起部趴在我跨下的张玲也随着垫的弹力回撞之势,把部用力地往上送,好让我每次都能把整进她的门里。每当具整没入门的时候,张玲都会一边大声呻着,一边猛然收缩门肌使劲地夹住我的具,使得我只觉得快淋漓。

  在紧窄的门里了一百多下后,我再也抵挡不住这样的情冲击了,只感到头上一阵急速的麻,一股不受控制地直而出,都洒在张玲的门里。此时的张玲在“啊”的一声高呼之后,整个人软了下来,一动也不动地趴在息了起来。泻了的我也顾不得把具从门拔出来了,整个身体趴在张玲身上不停地气。

  休息了好一会儿,我把还门里的具拔了出来,然后离开张玲的身体躺回上。看了看趴在上还在轻微息的张玲,我拿起放在头柜上的客房电话,给身在欧洲的彼德打了个长途电话。我刚拿起电话,趴在上的张铃就爬到我的身上,一边用手套着我的具,一边把头靠过来偷听我与彼德的对话。

  没等我说上几句暗示的话,机灵的彼德就知道张玲正在我身旁了,装出平淡的语气跟我聊起张玲工作失职的事情。我一边跟彼德继续在电话里聊,一边把张玲的丝质睡裙了下来,并用眼神示意她用口含我的具。张玲马上像条听话的母狗似的,跪趴在我的两腿之间,卖力地着我的具。

  为了使张玲相信我确实是在帮她的忙,我把电话递了给她,让她直接跟彼德交谈。张玲马上接过电话,吐出口中的具,用流利的英语跟彼德交谈了起来。看到张玲突然用英语跟洋鬼子交谈,我马上明白了她这么做的真正目的,这只是避免让我知道出卖姚的人就是她罢了。张玲这么做我一点都不感到意外,虽然英语我是听不懂,但她在说什么我也能猜到大概的意思。

  看着翘起部跪趴在我两腿之间,正在跟彼德通话的张玲,一股无名火冲进了我的脑部神经,令我那已经发过一次的具顿时翘得笔直。我马上跪到张铃的部后面,迅速地将进她的门里,并且快速得了起来。痛得眼含泪的张玲回过头来瞪了我一眼,然后一边装着若无其事地继续跟彼德通话,一边任由着我疯狂地

  刚结束了很彼德的通话,张玲皱起双眉瞪着我说:“哎呀,痛死我啦!人家正在跟副总裁通话的时候,你就别那么使劲的来嘛!哎哟,我后面那地方快被你烂啦!噢…”我笑着向张玲眨了眨眼后,继续在她的门里拼命地。我心里非常清楚,今晚有可能是我跟张玲最后的疯狂了,所以我也不再什么顾及留有余地了,只管毫不留情地在她的门里发火。而张玲这货也真是到了极点,在我的狂之下,她竟然还能呼叫出那动听人的呻声。

  这天晚上,我的具不停地在张玲的口、道和门里进进出出,直到把所有的精力发完毕为止。在我的百般折磨之下,张玲的道被得红肿如血,门被具撑地裂开出血。看着张玲一拐一拐地走去浴室冲洗时,我心里竟然一点怜惜之心也没有,反而觉得兴奋得难以笔墨形容,马上跟着她身后冲进浴室,在她的门里尽情发后才回到上睡觉。

  第二天早上十点多,我们两人才一觉醒来。经过一番梳洗后,张玲就去了办理退房的手续,我便先去了酒店的停车场提车。看着走路一拐一拐的张玲上了车后,不改的我还是鲁地把她按在车子的后排座位上,在她的门里尽情发一番后才把车开回公司。

  姚回到原职位工作了一个星期后,由于张玲失职而造成损失的款项总算是追回来了。这天刚回到公司,我就被张玲叫进了她的办公室。当看到苦着脸的张玲时,我知道她在这间公司的日子走到尽头了,虽然心里怀着一种幸灾乐祸的心态,但我还是装出一脸难过的神情来面对着她。

  还没等我把办公室门关上,张玲就眼含泪光地对我说:“阿全,昨晚我在家里收到许总的电话,我失职的事情连总公司那边的总裁和股东们都知道了,我以后不能留在这间公司工作了。虽然款项已经全部追回来了,但由于数额巨大得空前,所以连副总裁出面也保不住我。”

  我“唉”的长叹一声后,一脸怜惜地望着她说:“真的很对不起,想不到我尽了全力还是帮不上你的忙。嗯,事情已经都到了这个地步,你也别想太多了。将来有什么打算尽管说出来,要用到我出力的地方,我一定帮忙到底的。”

  张玲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后,轻声地对我说:“过几天总公司就要发解雇信过来了,我现在都已经是心如麻了,对于将来有什么打算我真的不敢想了。”

  “你现在的境况我了解,但人总要面对事实,怎么可以为了一时的挫折而不为将来着想呢?”我望着张玲说,看到她点了点头后,我继续往下说:“趁现在总公司的解雇信还没发下来,你应该提前捞上一笔才走,这才是正道哦!”“哦?你有什么点子,快点说出来啊!不然等总公司的解雇信发了下来,那就什么都完了呀!”听了我的话后,张玲马上抬起头来说。

  我微笑着说:“你现在的职位还是财务部的经理,应该在解雇信还没发下来之前向公司提出辞职不干,这样就可以以部门经理的身份拿到一笔长期服务金离开公司。如果不这样做,等解雇信发下来后,你会被冠以失职的罪名踢出公司,那你就一无所有的离开公司了。”

  “这样做我想是行不通了,你也不想一想,公司怎么会让一个将要冠以失职罪名开除的员工,而去花这几万块的钱呢?”张玲连连摇头说。

  我笑了笑说:“你这样想就错了,你自己细心地想一想,你这次的失职给公司带来的损失并不是金钱的问题,而是公司声誉的问题。如果你失职的事情被外界知道了,那整个公司的声誉肯定严重受损,这样的亏本生意你觉得那些洋鬼子会做出来吗?如果我估计得没错,一旦你的辞职信递了上去后,总公司那边肯定会给你来个顺水推舟的。”

  “哎呀,你说得太对了呀!”张玲非常高兴地说,她伸手过来在我的鼻子上捏了一下,然后瞅着我笑眯眯地说:“等拿到那笔钱后,我一定好好报答你这个干哥哥的。”

  “呸!等你拿了那笔钱后,你就马上离开公司了。到了那个时候,你还会想起要报答我这个干哥哥吗?要是想真心报答我的话,现在就来伺候我一下嘛!”我马上瞪着她笑骂了起来。

  张玲皱着眉头为难地说:“哎哟,你就别再为难我了嘛!前几天在酒店的客房里,我被得前面跟后面那两个地方都肿啦,到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呢!你就放心吧,我说出口的话从来都是兑现的。”

  看到我还是不依不饶的样子,张玲轻声骂了我一句“鬼”后,就蹲到我的跟前,把我的具从子里掏了出来,含在口里卖力地了起来。这由我一手调教出来的小货,嘴巴上的功夫还真是了得,不用十分钟的时间,就令我这个沙场老将得她口都是。亲眼看着张玲把进肚子后,我才整理好衣服走出她的经理办公室。

  五天后,张玲就领到她的长期服务金离开了公司。其实我并没有那么高明,想出那教张玲领了长期服务金自己走人的计谋,这都是林影想出来隐上瞒下的高招。如果张玲不自己提出离职,总公司那边根本就不会发出解雇信。因为张玲失职的事情,都是有许曼她们造出来的假象,总公司的高层根本就不知道。为了保住姚和许曼的职位,所以林影就想出这样的高招来了。

  张玲的这么一走,倒是引来了财务部内一片声四起。同事们都四处奔走相告,终于可以离这个恶魔的管制了。姚在张玲离开了公司后,就马上回到了原职位上工作。虽然在同事们的面前,她还是继续跟许曼明争暗斗,但在暗地里她却跟许曼真正的和好了。这对于我个人来说,虽然是没了从中捞油水的机会,但也让我乐得个清闲。

  在许曼家中开了个四人碰头会后,送姚和林影回家的途中,我有点想不透地对姚说:“姐,我有个问题到现在还是想不透。张玲不是个笨蛋,她既然知道我跟彼德的关系非比一般,但她为什么还要到洋鬼子那里举报我跟你有一腿的事呢,这不是明摆着自己去找死吗?”

  姚示意我把车子停下来后,就微笑着说:“张玲当了科长后,财务部里的机密文件她当然会看到。从前在财务部里我们所做作弊行为,她当然会从这些机密的文件中察觉出来。其实她向洋鬼子举报的重点就是这些。后来可能这些疑点还不够证据让我下台,所以她就顺道连我跟你的事也报告上去了。”

  坐在姚身旁的林影突然话说:“其实张玲根本没有举报你们有一腿的事情,她只举报了从机密文件里看出的问题。财务部里作弊得回来的钱,都有分进彼德的兜里,当知道有人举报这件事情,洋鬼子还能不铲除这个祸吗?张玲是财务部的科长,彼德怕姐有把柄在她手上而下不了手,所以就透了你们有一腿的事给许曼知道,借许曼的手来除掉这颗眼中钉。”

  我连连点头地笑着说:“呵呵,这下我什么都明白了。彼德怕把事情告诉许曼知道后,许曼又像上次那样得他整不得安宁。所以索就把我跟姐有一腿的事情来做借口,让许曼主动来找我们商量除掉张玲。”

  “好啊!你这个该死的鬼,竟然连咱们的事儿都给洋鬼子知道了。”我的话刚说完,姚就一手扯着我的耳朵大骂了起来。

  林影“哈哈”的笑了几声后,望着姚说:“姐,你也别怪他了。洋鬼子又不是个省油的灯,他能不知道你们俩的事情吗?要是彼德不知道你跟阿全有这一层的关系,上回许曼检举你的时候,他就绝对不会暗中保住你了。”

  姚放开扯住耳朵的手,点了点头说:“嗯,这倒也是。上回要是没有这坏蛋帮忙,我早就被许曼踢出公司了。唉…其实都怪我信错了张玲,不然就不用出这么多问题了。”

  “现在都已经雨过天晴了,你就别感慨那么多了。其实洋鬼子是想通过这次的事情,令你跟许蔓和好,让他能够在副总裁的位置上坐得舒舒坦坦的。好啦,别说那么多了,现在就让我这个鬼送你们两位美女回家吧!哈哈…”我笑着说完这话后,就开动车子把两位美女送了回家。

  自从许曼和姚和好之后,这两个女人竟然开始打起财务部的主意。表面上两人还是明争暗斗,使整个公司闹被得沸沸扬扬,但暗地里她俩却互相合作,利用财务部为自己赚取外快。这种事情本来是不该让我知道的,但她们为了感谢我的帮忙,分钱的时候总是有我的一份,这就无形中什么都让我知道了。

  头几次分到钱的时候,我还是心欢喜的,但到了后来我就慢慢地害怕了起来。因为我知道这种事情要是被穿了出去,凡是分到钱的人都必然有一个后果,那就是会被送进监牢里安度晚年。为了解决这心中的不安,我找了林影去商量这事儿。

  林影听了我的诉说后,马上就骂我不该收下这种钱。林影告诉我,当初许曼和姚分钱的时候都有予她一份,但她以安全为理由坚决拒收。许曼见林影如此坚决,就不再勉强她了。听了林影的话后,我不再次佩服她的远见。

  在思考了好一会儿后,林影建议我趁现在事情还没有穿出去尽早离开公司。要是这作弊的事情一旦败,那我会理所当然地被陷进去的。再者,我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铺面,是应该出去搞点生意的时候了。再跟着别人的股后面转来转去地活着,那不是一个真正男人应有的所为。

  林影的一番话令我茅顿开,她的话说得非常合理。我再细想了一下,铺面的租赁合同也快到期了,趁现在离合同期还有两个月的时间,是应该为自己以后的前途打算一下了。回到家里跟晓美商量后,再给在县城的丈母娘作了一番请示,我就决定离开公司出来搞生意了。

  当姚和许曼看到我呈上的辞职信后,她们俩都极力劝我继续留在公司里,但看到我的去意已决,她们也不再多说挽留的话了。我的辞职手续不用两天就办好了,许曼竟然破格地给了我一个部门经理的待遇,让领了好几万的长期服务金才离开公司。当知道我离开公司要搞服装批发的生意后,许曼和姚都对我说,一定以公司的名义来帮我多拉点生意。

  在我和晓美的多方走动之下,使得服装批发店的筹备工作非常顺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联络了好几家供货商,连以前在服装批发界的客户也联络了不少。虽然筹备的工作开展得非常顺利,但有一件事却令我愁眉不展,那就是动资金的问题了。因为在买下这间大型铺面的时候,我已经几乎用尽了丈母娘留给我的资金。

  作为一个批发商,如果没有大量的动资金来开拓业务,那生意是无法做下去的。看到这样的局面,我心里开始有点儿发慌了,但都已经走到这个地步,是没有任何退缩余地的了。我只好抖擞精神四处寻找资金,但可惜的是在我多方努力之下,动资金的问题还是解决不了。

  这天当我垂头丧气地回到家里,只见晓美和林影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嘻嘻哈哈地有说有笑。我随便地向她们打了声招呼后,就瘫坐在沙发上发起呆来。而她们俩当我没有存在似的,继续她们的有说有笑,这就让我感到更加的无助了。

  “一回来就垂头丧气的,到底出了啥事啊?”晓美突然明知故问的说完这话后,把一张现金支票递到我面前,笑眯眯地继续说:“这是你的好哥们儿特地跑了几百里路送来的,在你回来之前他就走了。他在临走前特意叫我叮嘱你,如果你还当他是你的哥们儿,那就别想着把钱还给他。”

  接过支票看了后,我哈哈大笑地说:“哈哈…李明这小子还真是我的好哥们儿,这可真是雪中送炭啊!但…这里只有五十万,还相差很远呢,如果再多五十万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加上我这里的六十多万,这也该够了吧?”林影瞅着我说完这话后,就把一个存折本丢到我面前。

  我打开存折本看了看后,腹狐疑地望着林影问:“你林大美人只是个小小的秘书,哪能存到这么多钱啊,这钱是不干净得来的吧?”

  林影慢条斯理地望着我说:“这笔钱一部分是我平常省下来的;一部分是我辞职后的长期服务金,还有另一部分是我卖了现在住的房子得来的。这样来路明白的钱,是该够光明正大了吧?”

  听了林影这话后,我笑着连连点头。但在我心欢喜过后,我突然感到一种不详的预感。再看到晓美和林影不停地眉来眼去,我知道坏事来了。我用不安的眼神向晓美和林影望去,只见她们正同时用不怀好意的目光在我身上瞄来瞄去。当看到这样的情景,我心里非常清楚,看来我又掉进这两个女人早就设好的陷阱里了。

  看到我突然发起愣来,林影脸阴险地瞅着我说:“现在我的住处和工作都没有了,以后就靠你阿全老板多关照着点哦!等你的服装批发店开张后,那我就亏本点儿,去当你的小会计吧!至于住处的问题嘛…嘿嘿,那当然是在你的家里扎下来了,你这个未来大老板不会不答应吧?嘿嘿…”我强装笑容地说:“将来服装批发店开张后,财务方面的工作当然是由你来担当了,至于住处的问题我可不敢做主。就算我答应下来了,我想晓美也不会答应的。再说…”

  “林影以后住在这儿的事情我已经答应下来了,要是你还是推三推四地不答应,那咱们就离婚好了。”还没等我把话说完,晓美那语气冷冷的声音就传进了我耳朵里。

  “唉…我上辈子到底做错了什么事呀,怎么会得到这样的报应啊!”我马上哭丧着脸大叫了起来。

  晓美笑眯眯地瞅着我说:“老公呀,你就乖乖地认命了吧!你上辈子由于干的坏事太多了,所以这辈子就由我们这两个女人规管着了。哈哈…”我“唉”的长叹一声后,就低着头灰溜溜地走进了睡房。我刚躺到上,就听见了晓美和林影那快的笑声。虽然林影搬进来住的事实让我感到败兴,但动资金的问题总算是解决了,这也让一直在我心头上的大石终于放了下来。

  当一切筹备完毕后,我的服装批发店终于顺利地开张了。开张的那一天,来祝贺的人还真是不少,丈母娘和李明夫妇是必到的人物,而许曼和姚也来了凑热闹。最令我感到意外的是,彼德夫妇为了祝贺我,竟然特意从欧洲坐飞机赶回来,参加服装批发店的开张剪彩典礼。

  在各方朋友关照之下,服装店的生意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达到了收支平衡的境地。当然这也有赖于晓美和林影这两位贤内助,为我里里外外地打点一切,我才能舒舒坦坦地当上这个老板。虽然每天都有两个女人死死地盯着我,使得我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到处去鬼混,但这种美中不足的幸福,却是每一个男人都向往的境界。

  当每天晚上躺到上的时候,我都会回想着自己过去的驾驶生涯,只感到自己的过去是多么的幸福。但有点让我感到美中不足的是,到现在都无法让许曼和姚同时跟我一起办那事儿,这确实是我一生中无可弥补的遗憾。

  【全文完】  Www.WuwaNGxS.COm
上一章   驾驶生涯   下一章 ( 没有了 )
美女大律师张我的爱摆在你彩虹剑圣女修道院娇艳人生风流邪龙巨轮蓝天航空公司沉鱼落雁梦中的女孩
武王小说网提供《驾驶生涯》的精排版和大量的VIP章节,狐熊呕心创作的热门小说《驾驶生涯》精排版第二十七章全文完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清爽无弹窗,若有内容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驾驶生涯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武王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