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王小说网为您提供狐熊呕心创作的热门小说驾驶生涯精排版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重生小说 推理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乡村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玄幻小说 军事小说 架空小说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同人小说
最新的小说 家有妻妹 我的回忆 飘曳长裙 风云传奇 妇科男医 娇妻出墙 娇妻祸水 端庄娇妻 青春韵事 春染绣塌 热门小说 完结小说
武王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驾驶生涯  作者:狐熊 书号:12377  时间:2010/4/15  字数:11651 
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下一章 ( → )
  作为一个做晚辈的,能够有丈母娘这样一个高明的长辈时常提点着,我感到自己万分的幸运。作为一个丈夫,能够取到晓美这样大度的人做子,我觉得幸福无比。作为一个男人,能够拥有林影这样处事冷静的人作为情人,我的事业肯定会蒸蒸上。

  丈母娘的婚礼结束后,我们一家三口回到了省城,继续我们在省城的生活。晓美在我的叮嘱之下,四处去办理收购店铺的事。可惜找了一个多月,晓美也找不到我心目中理想的店铺。在无奈之下,我只好把收购店铺的事情告诉了林影知道,想通过她跟公司客户熟悉的关系帮忙一下。

  求林影办事的好处是,没有什么办不了的,而且还会让你非常满意。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林影就帮我找到了合适的店铺。这店铺的原业主是公司的客户,由于经营不善,再加上不但是个赌,而且也是个吃白面的主儿,所以这位仁兄欠下了一股的钱债。听林影说,这位业主正想找一个买家,把他的服装批发店铺转让出去,利用店铺转让得来的资金,还他那欠下的钱债。

  收到这个消息后,我们夫俩就和林影一起约见了这位业主,并去他要转让的店铺看了一下。这个店铺连已经装修好的办公室、会客室、铺面,一共有六百多平米,还外带一个四百多平米的仓库,就坐落在省城服装批发的集中地段,是一个非常好的店铺。在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我先把这事情通知了给丈母娘,在她老人家的首肯之下,我决定买下了这间店铺。

  由于服装市场上的经济还是处于低的状态,所以当店铺买回来后,我马上就出租了出去。租店铺的人也是林影介绍的,在她的通力帮助之下,铺租也得了个非常好的价钱,而且签下了半年的租赁合同。在一切办理妥当之后,我也安下心来继续我的驾驶生涯了。

  在这三个多月里,公司里都显得很平静。特别是许曼,她竟然少有的没有跟姚发生任何摩擦。这大概是由于她知道,姚身边有张玲这个绝好的助手,令她无法挑剔姚的错处,所以就不作任何的攻击动作。虽然看到这样有利于我的场面,但我却感到有点儿不详的预兆。

  这天回到家里刚吃完饭,我的手提电话就响了起来。打电话给我的是许曼,她在电话里吩咐我去她家一趟,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找我商量一下。听了许曼的电话后,我心里就不停地嘀咕着,看来沉寂一段时间的许曼又要开始动手了。我跟晓美代了一下后,就开着姚的座驾去了许曼的家。

  走进了许曼的家,我刚坐到沙发上,就微笑着问:“你许总经理这么晚叫我来,又有啥害人的主意啊?”

  “呸!你真是狗嘴里长不出象牙,刚开口说话就没一句好听的。你小子有三个多月没来我这儿啦,难道就不许我为了想你,才叫你过来的吗?在这三个多月里,是不是只顾着去勾搭良家妇女,把我给忘了啊?”许曼瞅着笑骂了起来。

  我微笑着对她说:“这三个多月来真是忙死我了,先是我丈母娘改嫁,后来又是我的好朋友生孩子,里里外外的都要我来打点着,你说我还能有空来你这里吗?”

  “嘿嘿,你小子可别为了在我面前说谎,把你丈母娘也抬出来哦!”许曼一脸不相信地望着我说。

  “呸!我有必要骗你吗?再说,你许总经理会为了我去勾搭别的女人而吃醋吗?”我马上瞪着她骂了起来。

  许曼马上脸笑容地说:“哎哟!别生气嘛,只是想逗你一下而已。喂,我今晚叫你过来,是想你帮我想一个法子,整治一下姚货。这段日子我被那得连气都不过来了,你得快点给我想个法子把她修理一下。”

  “看,我没说错了吧,你许总经理要是没事情求我办,是不会无缘无故叫我过来的。”我瞅着她微笑着说,然后摇了摇头继续说:“不行啊,这事儿难办得很啊!现在姚身边多了个好帮手,要想害她已经没有从前那么容易了。除非是她自己错了无法挽救的过错,否则真的是很难下手的。如果要硬着来干,我可以断定,到最后落得个尴尬场面的,也只有你许总经理。”

  听了我的话后,许曼瞪着我冷冷地说:“你小子那么多鬼点子,还会没办法吗?你不会是看见我如今在公司里失势了,就临阵变节了吧?”

  “你这样说话就见外了,我在公司里暗中帮你办了这么久事,你自问一下,我有害过你吗?”我显得有点生气地说,当看到她摇了摇头后,我一本正经地继续说:“这么久以来,我都是处处暗中维护着你,处处打心底里的为你着想。你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也真是太叫我伤心了。”

  许曼用不信任的目光望着我说:“你小子要是没有临阵变节,会对我的要求推三推四的吗?你别在我面前装蒜了,有可靠的人已经告诉了我,你跟那货有一腿了,你可别跟我说没有这么一回事哦!”听了许曼的话后,我脑子里快速地思考了起来。看来许曼这货一定又在财务部里埋下暗线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她是根本不会知道这些事情的。但在整个公司里,能知道我跟姚有一腿的也只有张玲和林影。在这两个人当中,我倒是觉得林影的嫌疑最大。

  张玲是姚铁一般的助手,是绝对不会把这些事情告诉给许曼知道的。如果张玲说了出来,那她自己跟我有一腿的事儿是绝对瞒不了许曼的。剩下来的也只有林影了,看来她是怕我被张玲住了,容易掉进张玲有可能装好的陷阱里。所以故意把这些事情透给许曼知道,想通过许曼来管制我一下。刚想到这里,我觉得再没有必要在许曼面前隐瞒跟姚有一腿的事情了。

  我眼珠子转了一下,笑眯眯地瞅着许曼说:“你不是要我去跟姚套近吗?要是不把她,那我怎么能帮你拿到确实的情报啊?我这叫作不入虎焉得虎子呀,这样简单的道理你不会不明白吧?”

  “嘿嘿,你小子终于在我面前说老实话了。既然你跟那货已经上过了,那就难保你不会临阵变节。她前那对东西那么大,以前的洋鬼子都被得三魂不见了七魄,你还能逃得过她的惑吗?你不用在我面前解释那么多了,你现在只有两个可能,一、你已经临阵变节了;二、你是个两面三刀的人,想利用我跟姚的争斗里从中渔利。”许曼双眼紧紧得盯着我说。

  听了许曼说出了那两条心中的估计,我觉得今晚必须要承认其中的一条,因为从许曼那非常肯定的眼神当中,我可以肯定举报我的那个人,知道我的事情太多了。如果我那所有的问题都硬着头皮推卸掉,那我明天回到公司必然会收到解雇信。但要我承认这两条中的任何一条,在许曼这个有仇必报的女人眼中,哪都是死罪一条,看来我今天是难逃厄运了。

  现在我开始不相信自己刚才的怀疑了,以林影这么聪明的人,她是绝对不会把我的事告诉给许曼知道的,因为她对许曼这个女人的为人相当了解。要是让我怀疑到张玲这个自以为聪明的草包身上,我却是无法找到任何合理的理据。这不得不让我的脑子里快速地搜索起来,想尽快查出这个该死的举报者,利用这举报者的弱点进行攻击,以此来掩饰我的一直以来对许曼所说过的谎言。

  “怎么不说话了啊?是不是觉得自己做的亏心事太多了,所以就无言以对了啊?嘿嘿,你小子临阵变节这一条我倒是不怎么相信,因为一直以来你都没有做过陷害我的事。如果我猜测得没有错,你小子肯定是个两面三刀的人。为了揭穿你这个卑鄙的人,我今天请了两个特邀嘉宾来这里,当场揭穿你的阴谋诡计!”看见我一言不发,许曼得势不饶人地瞪着我说。

  许曼的话音刚落,我突然发现有一个人从她的睡房里慢慢地走了出来。但看到这个人的出现,我整个人猛地哆嗦了一下,一种无比的恐惧迅速笼罩着我的全身。我从来都没有想到,这个人会在这里突然出现,因为这个人竟然就是许曼的死对头姚。看着姚把双手叠在前,似笑非笑的目光向我来,顿时让我尴尬得把头低了下来。

  正当我感到彷徨无助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我知道第二个特邀嘉宾又要登场了,此时的我已经不再考虑这将要出现的人到底是谁了,心里只想着如何用更有利于自己的方法,去化解自己现时这个尴尬的场面。但我现在已经是脑子凌乱,再也想不出什么法子来解决这眼前的危机了。

  第二个特邀嘉宾的登场却让我感到更加意外,竟然就是林影。看到林影的到来,我犹豫一个遇溺的人在危机中捉住一条救命稻草似的,用非常渴望帮助的眼神望着她,希望她能在这个要紧的关头拉我一把。可惜林影就像完全没有发现我存在似的,微微地向姚点了点头,令我陷入了极度尴尬的局面。

  刚坐到沙发上,林影就皮笑不笑地说:“哟!怎么来了这么多人啊?该来的人来了,不该来的人也来了,看来有非常重要的会要开哦!”“今天是叫你来看戏的,让你认清楚这臭小子卑鄙的一面。我从可靠人士那里得到证据,这小子原来是个两面三刀的人,利用我跟姚不和的事情,从中骗财骗。所以就叫了你们俩过来,认清楚这小子的真正面目,免得你们俩以后再被他愚。”许曼一边恶狠狠地盯着我,一边望着林影说。

  “阿全,趁现在我们还有机会让你说话,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就说出来吧!但千万别在我们面前说谎了,我再也不想听你那些不老实的话了。”一直盯着我不哼一声的姚终于是发话了。

  “我,我,我…”我只叫了几声就再也说不出话来,因为我也不知道如何去掩饰我的一切。

  “你们俩都别再问他了,这些事情都是我暗中教他做的。”一直没有当我存在的林影终于说话给我解围了。

  话音刚落,许曼马上瞪大眼睛向着林影问:“什么?我没听错吧?”

  “说出你的理由来。”显得非常冷静的姚不紧不慢地望着林影说。

  林影“哎”的叹了后气后,望着许曼和姚说:“我们三人是几乎一起进入这间公司的财务部里工作,论起工作能力和才智,我都比你们两人高出很多。你们俩现在都坐到了公司最重要的职位上,而我为什么没有像你们那样去争这些职位呢?原因很简单,我对权力的望没有你们那么高…”

  “呵呵,现在我知道你的用意了。你见争不过我们,就指使阿全来挑拨我和姚的关系,等我们蚌鹤相争,你就渔人得利。”还没等林影说完,许曼就冷笑着说。

  “呸!要是我想跟你们俩争,你们俩都自问一下,以你们现在的才智能争得赢我吗?”林影马上瞪着许曼骂了起来。

  站在一旁的姚望着许曼说:“许曼,你别那么冲动行吗?等林影继续说下去嘛,我相信她这么做是不会害我们的。”

  林影微微地向姚点了点头后,继续往下说:“我们三人当初在财务部的时候都是好朋友、好姐妹,但在利益和权力的面前,你们俩就反目成仇了。难道你们从来都没有想过,你们俩的互相争斗会被人利用的吗?我在一旁就看得非常清楚,利用你们的人就是彼德,所以我就没有参和到你们的争斗里去。”

  “对啊,我怎么就从来都没有想到这一层呢!喂,你快点往下说嘛,别再吐吐了。”许曼猛拍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说。

  林影微笑着说:“洋鬼子就是想利用你们的互相争斗,对你们俩恩威并施,让你们在财务部帮他赚钱。你们本来都是精明的人,但可惜你们被权利的望冲晕了头脑,被人从中利用了还不知道,还是继续为了这些虚名而互相争斗下去。作为你们的好朋友,我是绝对眼看着自己的姐妹掉进陷阱里的。但我却不能做得太过面,只好叫阿全从中帮助和暗示你们了。”

  听到林影说到这里,姚一脸感激地说:“林影,对不起,刚才你没说这话之前,我心里也有责怪你的意思。听了你这话后,我终于什么都明白了。”

  “姐,感谢你能理解我的做法。说真的,我很不希望你们再争斗下去了,如果你们再这样下去,将来又会有一个人来利用你们的了。你的心思比较细密,考虑事情也比较周全。而曼姐就不同了,她虽然从哪一方面都不比你差,她的缺点是做事比较冲动。所以我觉得能够让你明白,我就非常足了。”林影脸欢喜地望着姚说。

  “林影,你也说得太过份了吧?竟然在那货面前贬低我,其实你的做法我早就明白了,我只是生气阿全这鬼骗了我这么久而已。”许曼一脸不高兴地瞅着林影说,突然发现姚正得意地瞧着自己轻笑,她马上板起脸来瞪着姚说:“你得意什么啊,你也好不到哪儿去,不也是跟我一起被人家利用了吗?”

  姚收起脸上的笑容,瞪了许曼一眼说:“嘿嘿,这点我倒是有自知之明,不像有些人死要面子。喂,你还没有把举报我跟阿全有一腿的人说出来呢,趁现在人都来齐了就说出来了吧!”

  “哼,我还没有跟你和好了呢,凭什么要我告诉你啊?”虽然许曼这话说的语气很重,但还是让人感觉到她这话完全没有恶意。

  林影笑着说:“你们都争了好几年啦,现在该停下来了吧?其实曼姐不说出来,我也能猜出那人到底是谁。这个人没有向曼姐直接举报,而是越级把事情告诉了洋鬼子知道。洋鬼子知道这事后,一定是命令曼姐来恰当地把这事处理好。如果这个人直接想曼姐举报,我相信曼姐绝对不会让我们来这里的。曼姐,我说得没错吧?”

  许曼眯着双眼瞄了林影好一会儿后,带着脸佩服的神情说:“你这个死妮子,这回我真是服了你了,啥事都让你猜着了。要是这小狐狸当面向我举报,我是绝对不会叫你们过来说明白的,我一定回暗中把阿全和姚害了再说。”

  听了许曼的话后,一直没有机会说话的我一脸惊奇的望着林影问:“你没有搞错吧?她可是姐一手提拔出来的呀,她怎么可能这样忘恩负义呢?”

  林影伸手过来抓住我的耳朵用力地拧一下后,瞪着我恶狠狠地说:“你这个死狼,我当初千叮万嘱地警告你,小心应付张玲这小狐狸,但你就是不听我的话。看,我没有说错了吧?”

  姚这时用充疑问的眼神望着林影和许曼问:“你们到底搞清楚了没啊,不会就是她吧?”

  许曼一脸得意地说:“嘿嘿,跟你说实了吧,其实张玲当上科长不久,就暗地里向我表明了效忠的态度。在表面上她是你的好助手,处处出面帮着你来打我,但这都是她在惑你,要你放松你对她的警惕,等到时机来的时候,就给你来个致命的打击。”

  听了许曼这话后,姚不停地摇着头说:“没可能的,没可能的…”

  “张玲确实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但只可惜她聪明过了头。本来她当面向我举报你跟阿全的事情,我会在害完你后必然会重用她的。但她把这种事情越级举报了给洋鬼子,那就表明了她对我有不臣之心。如果后重用了她,就难保她以后不来害我了,所以这样的人我绝对是会尽早铲除的。”许曼微笑着说。

  林影连连点头说:“对,曼姐说得太对了,这样的人不尽早铲除不行啊!如果继续让她这样发展下去,对你们俩绝对不会是一件好事。”

  许曼认同地点了点头后,望着姚说:“其实今晚叫你们过来,我也有另一个目的的。当我知道阿全跟你有一腿后,我真的非常生气,我生气的是阿全骗了我这么久。但我回头一想,在我没有发现你们有一腿之前,阿全就经常劝我不要跟你斗下去,我现在倒是觉得他说的话是对的。所以我就叫了你们过来,商量一下咱们和好的事。”

  姚瞪了许曼一眼说:“谁想跟你这么无聊地斗下去啊,其实我早就不想再跟你斗下去了,只是你这货能信得过吗?每一次都由有你来挑起战争的,我能不奋起反抗吗?还叫阿全来做你的暗线呢,幸好这鬼不听你的话,不然我早就被你害惨了。”

  “我现在都帮你把身边的小人出来了,你该看出我的诚意了吧?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你现在可以马上打电话去总公司,问一下洋鬼子到底是不是张玲举报你的。”许曼笑了笑说。

  姚低头考虑了一会儿后,抬起头来对许曼说:“以现在的环境来看,你也没有骗我的必要,因为我们大家都出现一个共同的敌人。张玲这个人是必须要铲除,那你认为如何去铲除她好呢?”

  “她是你直接管辖的下属,我作为总经理不方便出面。再说,洋鬼子已经知道这事了,如果让我来动手,我就很难向他代了。”许曼沉思了一会儿后说。

  听了许曼这话后,我皱起眉头对她说:“绝对不能让姐来亲自动手,如果这小货突然发难,给姐来个鱼死网破,那姐就掉进了非常尴尬的局面里去了。这不单是姐个人的事,许总你也会被连坐进去。姐跟我有一腿的事要是被公布出去,那就出大问题了,这影响公司声誉的大事,你最少也会落得个管理下属不严的罪名。”

  听了我的话后,她们三人连连点头表示认同,并同时用询求意见的目光向我望来。我虽然看出了由姚出面办理这事的不妥当之处,但我却也想不出法子来合理地处理这件事情。在经过一番思考之后,我把询求意见的目光望向了林影,姚和许曼这时也把目光转到林影的身上。

  林影考虑好长一段时间后,望着我们说:“以现在的环境来看,要干掉张玲只能由总公司那边出面了。也只有由洋鬼子来出面,你们俩才会相安无事。”

  许曼点了点头说:“也只有要洋鬼子来出面办这事儿了,但你认为要谁去跟洋鬼子说好呢?我觉得由我来说是非常不合适的,因为这事是由洋鬼子吩咐我来处理的,要是我再把事情推回去,那我也不好代啊!”“由你来说出口并不是合适与否的问题,而是你还不够份量叫洋鬼子办这件事的问题。这我们这里四个人当中,也只有一个人够份量叫洋鬼子办这事,但你们别认为这个人就是我,这个人其实就是阿全了。”林影微笑着说。

  “哈哈…你在开什么玩笑啊?”许曼和姚同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林影的话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不也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大笑中的我突然发觉,林影正用讽刺的眼神望着我们三人,像似告诉我们,她的智力远在我们三人之上。我马上止住了笑声,一脸狐疑地向林影望去。这时许曼和姚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也停下了笑声,一起用询问的眼神望着林影。

  等我们完全止住了笑声后,林影才微笑着说:“上次财务部作弊事件被曝光后,洋鬼子特地来公司视察的事你们还记得吧?”

  许曼和姚同时点了点头说:“记得。”

  “洋鬼子临回欧洲前,一定会向你们各自私下待过一些话。如果我没有估计错误,很有可能他对你们说的话是相同的,你们俩愿意现在就透一下给我知道吗?”林影慢条斯理地瞅着她们俩问。

  许曼望着林影说:“哎哟,现在都到什么时候了,这些事儿还能不愿意透给你知道吗?洋鬼子临走前,只用言语来暗示我,别跟姚闹得太过份了,免得他在总公司难做人。”

  姚等许曼说完后,点了点头说:“洋鬼子临走前给我留下的话也跟许曼的相差无几。”

  “那在这些话里有没有一句,‘如果有什么觉得难办的事情,多找阿全商量一下。’这类含意的话啊?”林影显得非常慎重地问,当看到许曼和姚同时点了点头表示有后,她继续微笑着说:“洋鬼子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暗示你们,有什么令你们觉得难办的事情,就让阿全来转达给他知道。这句话也有另一个含意,那就是告诉你们,阿全就是洋鬼子的代言人。”

  “有说过这句话呀,你怎么知道的啊?”姚惊奇地向林影问完这句话后,转过头来用充疑问的眼神望着我。

  林影“嘿嘿”的笑了一声后,望着她们说:“姐,你别用这样的眼神望着他了,这鬼没把这事儿告诉我,是我自己估计出来的。你们俩细心想一想,财务部的作弊事件,如果没有人从中帮你们在洋鬼子面前周旋,你们现在还能这么安稳地坐在公司的要职上吗?要是没有这个人来暗中帮助你们,很有可能你们现在都蹲进监牢里了。”

  “嘻嘻…你不用说了,现在我什么都明白了。”许曼笑嘻嘻地对林影说完这话后,一脸真诚地望着姚继续说:“幸好我有收买阿全这条狼,不然我跟姚现在都在监牢里当总经理了。姚,上次是我做事太冲动了,给你带来了不少麻烦,我这就给你郑重道歉。”

  姚微笑着说:“事情都过去了,就算了吧,再提起这些事就没意思了。上回我们有阿全暗中帮忙,看来这回我们还得要麻烦这狼来帮忙才行了。”

  “喂,喂,喂,你们可别对我的期望太高哦!这话要我来亲口说出去是绝对没问题,但不敢保证洋鬼子能听我的话,把张玲这小狐狸给办了。”我望着她们说。

  “呸!你跟洋鬼子都是一窝的货,也是可以命的铁哥们儿,他能拒绝你的要求吗?再说,要是彼德不听你的话,你可以把这事儿告诉给爱子知道的嘛!你跟爱子的关系是怎么样,我可非常清楚的哦!那洋鬼子是个超级老婆奴,爱子的话他敢不听吗?”林影瞅着我骂了起来。

  “哟,原来这小子把洋鬼子的老婆也泡上了呀!你小子瞒着我的事可真不少啊,今天趁着我们三人都在,都给我们老实代,在公司里还把谁给泡上了。”许曼一边瞪着我说,一边伸手过来拧扯着我的耳朵。

  “许曼,别再开玩笑了,谈了正经的事情再说。”姚说完这话后,望着林影继续说:“现在就决定由阿全来开这口了,以后要怎么安排,林影说一下你的构思。”

  许曼马上放开抓我耳朵的说,望着林影说:“对,你说一下我们往后该怎么做,我们都听你的。”

  林影考虑了一会儿后说:“等阿全跟洋鬼子说了后,我们就安排一个陷阱让那小货踩进去,接着就由总公司那边出面把她给灭了。但为了避免姐受到连坐之罪,姐必须暂时离开公司一段时间,等把那货干掉了才回来。财务部就交给那小狐狸当家,她做了财务部的责任人,那以后的所有责任就会套到她身上了。”

  “好,就这么办了!姚在这段时间里确实把财务部管理得非常好,我就索利用这个名义,把她调到欧洲总公司去学习一段时间,然后再把张玲提升为财务部的经理。”许曼连连点头地说,但她思考了一会儿后,突然皱起双眉望着林影说:“这样不行啊!姚走得倒是轻松,要是张玲踩进了我们设好的陷阱里,总公司那边追究下来,我也难逃管理下属不严的罪名啊!”“呸!你不会把责任都推得干干净净的吗?这么容易的招儿,你可别告诉我不会哦!”姚瞅着许曼笑骂了起来。

  许曼再次考虑了一下后,笑嘻嘻地说:“嘻嘻…这倒也是。要是我逃不过这管理不严的罪名,我相信阿全也会帮我在洋鬼子面前美言几句的。林影呀,看来你的招儿还真是损人的哦,以后我可要小心着防范着你才行了。哈哈…”在许曼的笑声中,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马上对她们说:“慢着,你们都别高兴得太早了。以张玲如此精明的心计,连我和姐、许总都骗得团团转,她有可能踩进我们设下的陷阱里吗?我们现在必须要考虑如果事情有什么变化,还有另一个方法来对付她。”

  姚微笑着对我说:“你不是干会计这一个行业就不知道那么多了,财务部里的陷阱会多得令外行人无法想象的,只一个小小的小数点问题,就完全可以令一个财务部的主管人员身败名裂了。”

  听了姚的话后,我连连点头表示赞同。我们四人继续商讨了以后行动的细节后,我和林影、姚就离开了许曼的家。送两位女士回家的工作,当然是由我这个司机来承担了。由于今晚的事情来得突然,而且几乎令我们三人都感到很尴尬,所以大家都不想说话,一言不发地坐在车子上。

  车子在姚的家门前停了下来,我转过头去对正要下车的姚说:“姐,隐瞒了您这么久,真的很对不起,希望您不要怪我这么做。”

  “阿全,事情都过去了,别再说这些客套的话了。一直以来你对我怎么样,我是哑子吃馄饨,心里有数的。要是没有你在我和许曼之间周旋着,以后我们两人的局面真是不堪设想了,我和许曼感谢你还来不及呢!都怪我们当初低估了张玲,才会出现如今这样的局面。不过这样也好,我跟许曼终于有机会和好了,其实我早已经厌倦这种无意义的争斗了。”姚平静地说完这话后就下了车。

  看这姚的背影消失在我的视线后,我继续把车上的林影送回家去。一路上我为自己的自以为是而感到忏悔,不敢面对林影的眼神,甚至连向她认错的勇气也没有。我心里细想着,今晚要是没有了林影,我真的不知道会出现怎么样的后果。虽然大不了是被人踢出公司,但如此没面子的离开这间公司,我是怎么都接受不了的。

  到了林影的家,刚把车子停下来的我终于鼓起勇气吐吐地说:“能…能不把今…今晚的事儿告…告诉给晓美知道吗?”

  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林影瞪了我一眼,然后嘴角含笑地说:“好了,终于有勇气跟我说话了。进步还不小嘛,现在肯主动认错的男人可不多哦!想晓美姐不知道也可以,那要看你以后怎么对待我了。”

  “嘻嘻…我以后一定会对你很好的,要不要我现在送你进屋子里啊?”我嬉皮笑脸地望着正在下车的林影说。

  林影一边给我抛了个媚眼,一边瞅着我说:“怎么,又起心了?你不嫌我脏就跟着进来吧,我可老实告诉你,今天我那个来了。嘻嘻…”“呵呵,那我可不敢打搅你了。”我说完这话后,就开着车子回家了。

  第二天下午公司的经理级会议开完后,全公司的人都几乎看到了姚垂头丧气地步出会议室。而许曼得意扬扬的表情,就是再笨的人都能猜出大概出了什么事。同事们都私下议论着,公司里又有人员大调动了,看来姚副总还是斗不过许总的。

  不久后,总经理办公室里就出来了一个公布,里面的大意是,由于姚副总经理管理财务部非常得当,令公司的业务蒸蒸上。为了表扬姚副总经理的功绩,特送姚副总经理到欧洲总公司学习深造,以备后到更重要的职位上开拓业务。财务部经理就由张玲科长来接任,以后张经理就全权负责财务部内的所有业务,期望张经理把财务部管理得更好。

  看到了这个公布后,我心里不停地偷笑,看来一部好戏就要上演了。我回想着昨晚回到家里给彼德打电话的过程,洋鬼子一听到我的要求后,就口子地答应了下来。并叫我向姚和许曼转达他的意思,向全公司公布姚调到总公司的消息,但她不需要来欧洲了,在家里暗中协助筹划,直到把张玲灭了才回到原职位工作。

  彼德这么爽快地答应我的要求,我心里是很清楚的。他只是怕姚由于私人生活而下了台,他在总公司那边的威信与地位难免受挫。虽然在欧洲是讲个人自由与平等的地方,但由于这些而影响到整个公司的信誉就等于出大问题了,所以不是笨蛋的他也就给我来了个顺水推舟。

  许曼和姚的工作效率也真是快,早上刚接到了我的通知,下午就马上开始行动了。而且演技也高得令人佩服,幸好她们没把这次的表演排成电影,否则这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她们俩非拿走最佳女主角和女配角这两个奖项不可。而最佳导演奖,当然是非林影这个幕后功臣莫属了。

  我刚想到这里,总务部的同事就递给我了一封调任信。这封信我不看也知道里面是写着什么了,只不过是叫我担任张玲的接送司机罢了。虽然是已经预知了信中的内容,但我还把信打了开来,然后在全公司的同事面前装出一脸迷茫的神情。

  姚跟张玲交接完毕后,就灰溜溜地离开了公司,而我却马上就当了张玲的接送司机。张玲是个非常聪明的人,虽然姚离开了公司,但她知道我跟洋鬼子的关系非比寻常,所以她也不敢给我来个翻脸不认人。有时候她还会在工作的时间里,带我去她家里“公干”一下。

  在财务部经理的位置上坐了才一个多月,张玲就出了她的真正面目。在排除异己这方面,她比许、姚两人干得还要干净利索,只要发现谁有威胁自己地位的迹象,不用四十八小时,这个人就会收到解雇信。整个财务部的同事们一下子恐慌了起来,都被张玲这种毒辣手段得整天不得安宁,但在这位令人感到恐惧的上司面前,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大家都不敢多哼一声。

  虽然也有人敢站出来举报张玲的毒辣行为,但都被许曼巧妙地轰了回去。过不了几天,许曼索以公司的名义张贴了一份公布。这份公布的大意是,以后财务部的所有人员任免事宜,都由张经理全权主理,不需要向总经理作出汇报;每个月向总公司的财务汇报,不再需要经过总经理的签名确认,由张经理负责直接传送过去总公司审核。

  这张公布一出来后,张玲就更加放肆了,看到谁不顺眼就马上解雇了谁。而财务部里也不敢再有人站出来说话了,大家都诚惶诚恐地过着日子。作为张玲接送司机的我却暗暗地偷笑,看来许曼这是为了避免后受到连坐,才把权力全部都下放到张玲的身上。这逃避责任的课程,我又在许曼的身上学会了。  Www.WUwaNGxS.COm
上一章   驾驶生涯   下一章 ( → )
美女大律师张我的爱摆在你彩虹剑圣女修道院娇艳人生风流邪龙巨轮蓝天航空公司沉鱼落雁梦中的女孩
武王小说网提供《驾驶生涯》的精排版和大量的VIP章节,狐熊呕心创作的热门小说《驾驶生涯》精排版第二十六章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清爽无弹窗,若有内容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驾驶生涯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武王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