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王小说网为您提供狐熊呕心创作的热门小说驾驶生涯精排版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重生小说 推理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乡村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玄幻小说 军事小说 架空小说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同人小说
最新的小说 家有妻妹 我的回忆 飘曳长裙 风云传奇 妇科男医 娇妻出墙 娇妻祸水 端庄娇妻 青春韵事 春染绣塌 热门小说 完结小说
武王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驾驶生涯  作者:狐熊 书号:12377  时间:2010/4/15  字数:15870 
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下一章 ( → )
  开着车子离开张玲所居住的屋苑小区后,我不停地暗叫倒霉,今天的运气真是太差了,早、晚两次跟这小妇偷情,竟然两次都有人突然出现破坏好事。但比较幸运的是,两次都能够逢凶化吉,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回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倒是觉得刺无比,但可不想这种刺会再次降临在我身上。

  我并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开着车子去公共浴室洗了澡才回去。因为我家里那位好老婆可不是个省油的灯,要是让她那灵敏的鼻子闻到我身上有其他女人的味道,那我可以向天保证,我肯定会被她折磨得连走路的力气也没有。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做足一切安全措施后才回到家里。

  回到家里刚躺到上,一只手从黑暗中伸了过来,轻轻地隔着子握住我的具,接着就传来了晓美那不紧不慢的声音:“老公,今天早上在公司里都干了什么坏事啊?”

  “没有啊,哪儿有的事啊,大白天的在公司里还能做得了坏事吗?”睁眼说瞎话是我的本能,所以我想也没想就回答了老婆的问话。

  握住具的手突然加力,紧接着头灯亮开,只见本来躺在上的晓美已经坐了起来,她瞅着我似笑非笑地说:“老公,你睁眼说瞎话的本领倒可是炼得炉火纯青哦!以前说谎的时候,你还会眨几下眼皮子的,但现在说起瞎话来连眼睛都不用转一下呀!”

  “老婆,看你把话儿说到哪去了,在您老人家面前,你老公我还敢睁眼说瞎话吗?嘻嘻…”我笑嘻嘻地狡辩。

  我脸上虽然是堆了笑容,但心里就快速的思考着,到底是谁在晓美面前告的密。只思考了一下,我就猜到是谁告密的了。我公司里的同事虽然有不少跟晓美见过面,但能够与她知的也只有林影一个。自从晓美跟林影见过面后,她们俩就开始称姐道妹起来了,而且还经常在休假里相约一起去购物。所以我可以确切地断定,那个该死的举报人就是林影。

  “老公,怎么不说话啦,是不是又想找些理由来掩饰你的罪行啊?”晓美笑眯眯地问完这话后,突然收起脸上的笑容,双眼瞪着我继续说:“你最好就别我面前装蒙卖呆,不然就后果自负!老实告诉你吧,刚才林影已经打电话给我了。她在电话里告诉我,说你今天早上在公司里干了点对不起我的事儿。老公,林影的举报有没有冤枉你啊?”

  听了她这么说,我觉得不能再赖帐下去了,只好以笑遮丑地说:“嘻嘻…确实是有这么一回事,但后来突然想起家里还有一个对我很好的老婆,我绝对不能做出对她不起的事儿,所以我就悬崖立马地没有进行下一步行动了。”

  “呸!要不是那位姚副总经理突然出现,你还会忍得住不去干出对不起我的事儿吗?”晓美瞪着我笑骂了起来,她接着对我连续地发问:“老实给我代,这么晚才回来,是不是去了林影家了?在她家里,你有没有跟她办那事儿?”

  “今晚确实是去了林影的家,但绝对没有跟她办那事儿。”我马上老实地回答,但看见她还是一脸不相信的神情,我急忙继续对她说:“哎哟,我的好老婆啊,我真的没骗你的呀!林影今天来经期了,我怎么可能跟她办那…”

  话刚说到这里,我顿时就察觉到自己说溜嘴了。我马上伸手在自己的嘴巴上用力地来了一巴掌,然后用惊慌的神情盯着晓美。本来已经一脸笑意的晓美突然严肃了起来,抓住我具的手马上再次加力,痛得我不“啊”的大叫一声。

  “嘿嘿…老公,这回你可说溜嘴了吧?你这么一说溜嘴,就证实了我以前的猜测是对的,你们俩确实是有一腿。”晓美冷笑着说,她瞪了我好一会儿后,接着又说:“不用在我面前解释没这么一回事了,要你们没有一腿,她那个来了你会知道得那么清楚吗?”

  事已至此,我也只好低头默认了。从我的眼睛里,可以看得出晓美一点儿生气的迹象也没有。但这使我更加害怕了起来,因为我实在是想不出,这位好老婆会用什么厉害的招儿来招呼在我身上。一想到这里,我整个身体很不自然地不哆嗦了一下。

  “老…老婆,你真是太厉害了呀!我的保密工作做得这么好,竟…竟然一下子就给你看出来了。”我结结巴巴地说。

  “嘿嘿…女人的眼睛是最感的,连这些都看不出来,那我还算是个女人吗?你的保密工作确实做得密不透风,但你却被林影望着你的眼神出卖了。每次林影来我们家的时候,她望着你的眼神是那么的关心、那么的充爱意,我一眼就能瞧出来了。哎…我心里只是想着,多一个爱我老公的人总比多一个害我老公的人为好,所以我就一直没有说出来了。”晓美微笑着说。

  听了她的话后,真是令我喜出望外,马上脸笑容地问:“老婆,你真的不介意我跟林影有一腿吗?”

  “呸!有哪一个女人喜欢跟别人分享老公的啊?但要你这死狼改过自新,是那么容易的吗?与其让你到处胡混,还倒不如多一个人帮我管着你为好呢!”晓美瞪着骂了起来,接着她又洋洋得意地说:“嘿嘿…这样倒好,在家里有我盯着你别到处去使坏。在你的公司里,又有人来帮我管着你别去勾三搭四,而且还会自动及时向我举报。哈哈…老公,你这回死定啦!哈哈…”“他妈的,早知道会这样,我就不去勾搭林影这臭女人了。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成了我的内!”我猛拍着自己的后脑勺,非常后悔地说。

  晓美瞅着我说:“老公,现在是不是觉得有点儿后悔啊?哈哈…”“你还问呢,我现在都后悔死了!你还在笑什么啊?不准再笑!”我恼羞成怒地瞪着她说。

  晓美大笑了好一会儿后,一本正经地望着我说:“老公,林影刚才在电话里把你今天的事告诉了我后,还叫我提醒你一下,提防着点儿那个姓张的小货。我不知道你们公司的情况,但我觉得林影是不会害你的,她既然打电话过来叫我提醒你,那必然是有她的道理。你应该多听一下林影的意见,不然到时候吃了亏就麻烦了。”

  “那个姓张的小货叫张玲,是姚副总经理刚提拔上来当了财务部的科长。她知道我是姚总的专职司机,也是姚总身边的红人,所以今天早上就来我,好让我以后在姚总面前给她多说点好话而已。但在我细心的观察中,她只是个会耍点儿小手段的草包而已,提防她是一点儿必要也没有的。”我笑了笑说。

  说完这话后,我心里不暗赞自己聪明,竟然在三言两语之间,就把越轨的责任全都推到张玲身上。正当我自鸣得意的时候,突然看见晓美那将信将疑的眼神正向我来,心里开始有点儿不踏实起来了,眼睛不停地往睡房里东张西望,尽量以此来掩饰已经说出口的谎言。

  “老公,怎么我老觉得你说这话有点儿不尽不实啊?”晓美瞪着我说完这话后,抓住我具的手又再次突然加力,接着继续说:“要不是你先去勾搭这姓张的小狐狸,人家会自动送上门来勾引你吗?我可郑重地告诉你,林影的话你要慎重考虑一下,可别因小失大啊!要是自己的老公被人暗算了,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我忍受着两腿间的巨痛,强颜欢笑地对她说:“嘻嘻…老…老婆,你就放心好了,这事儿我会自己掌握的,绝对不会让我的好老婆丢脸。哎哟,真…真是太痛啦!咦,这可奇怪了,怎么知道我去勾搭别的女人,老婆大人您咋的一点儿醋意也没有啊?”

  “如果不被我亲眼看到你勾引女人,我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要是让我亲眼看到了,而且被我当场捉,那你的后果就要自负了。还有,我虽然默许你在外面胡来,但你绝对不能去嫖,免得你把那些丢人的病传染了给我。要是让我察觉你去了嫖,那后果你就自己去想一想吧!哼哼…”晓美说完这话后,眼睛一边瞄着我的两腿间,一边向着我做了个剪刀的手势。

  我当场吓得哆嗦了一下,双手马上按住两腿间,结结巴巴地说:“老…老婆大人,请…请您放心,我以后再也不敢做出对不起您的事了。我向天发誓,要…要是我以后敢去嫖,我…我就天打雷劈!”

  “别在我面前发誓了,你的本就是狼一条,你认为我能管得住你吗?嘿嘿…所以我就默许林影加入到我的规管队伍中去,我们俩就可以一早到晚、时时刻刻地盯着你这条狼,好让你这坏蛋别到处去使坏。老公呀,我这样大度地默许你去找小老婆,你该怎么谢我啊?嘿嘿…”晓美冷笑着得意地说。

  望着晓美那得意的神情,我真是悔恨死了,当初真的不该把林影这货给泡上。现在倒好了,又多了一个人来整天规管着我,看来以后我要是有什么越轨的行为,都会被这两个女人所察觉。但我回头一想,能找像晓美这样大度而宽容的女人做老婆还真不容易,其实她不允许我去嫖也是为了我好。李明就是由于过度的纵,才得了个不育之症的下场,看来老婆的话我还是要听的。

  “老公,怎么不出声啦,是不是脑子里又打坏主义啊?”晓美盯我问。

  “嘻嘻…在老婆大人您面前,我哪敢打坏主义啊!只是刚才被某人抓得下面太痛了,我才吭不出声而已。”我笑嘻嘻地说。

  晓美得意地瞅着我说:“你这是自找的,谁叫你不老实代啊!老公呀,我现在郑重地通知你,在这个星期里你可别到处使坏哦!不然你就没法应付在星期天里,我对你的赔偿惩罚了呀!”

  晓美说完这话后,就双手搂着我睡觉了。我不暗叫走运,幸好老婆大人没有现在就执行家法,不然今晚跟张玲越轨的事又让她给识破了。因为刚才在张玲身上发完情的我,实在是无法足眼前这位好老婆的。要是勉强继续战斗下去,不但会令我明天没有力气走路,而且会被这个精明的好老婆当场察觉,我今晚又去了干对不起她的事儿了。

  第二天刚回到公司,张玲就打电话给我,叫我马上去她的办公室一趟。我本来是不想去见张玲的,因为自从昨晚知道林影已经做了晓美的探子后,我就觉得总有人在背后盯着一样,一种难以形容的别扭老在我脑子里回。但要是现在不去见一下张玲,我心里却有点感到不踏实,因为我很想去证实一下,姜滔昨晚是否真没有察觉我跟他老婆越轨。为了让自己心里踏实下来,我只好答应了张玲。

  走进了科长办公室,张玲马上了过来,并顺手把办公室门关上,然后笑眯眯地望着我说:“我昨晚的表现怎么样,应变能力还算可以吧?”

  “别臭美了你,昨晚差点儿就吓死我了,你还有脸问我这事儿呢!喂,昨晚你老公没有察觉到什么吧?”我坐到椅子上瞪着她说。

  张玲笑嘻嘻地说:“嘻嘻…我的应变能力这么好,姜滔哪能察觉我们的事儿啊!昨晚虽然是有点惊心动魄,但你不觉得这样会很刺的吗?”

  我瞪着她骂了起来:“呸,你还说刺呢!幸好我平常应对突发事件的经验丰富,不然早就被你这货吓死了。明知道跟我办完那事儿后,你下面没有冲洗过,还叫姜滔你那个地方。这不是明摆着告诉他,刚刚你做了越轨的事吗?也只有姜滔这个超级笨人,才相信你这胡编造的鬼话!”

  “哎哟,你怎么骂起我货来了呀,说话文明点嘛!嘻嘻…我这货还不是被你调教出来的吗?”张玲嬉皮笑脸地说,她用手按住自己的嘴巴轻声笑了好一会儿后,接着继续往下说:“昨晚你没走之前我确实很害怕,但自从你走了之后我就感到很刺。那种难以言语表达出来的刺令我感到很兴奋,这种兴奋让我一晚都睡不着觉,所以就想问一下你有没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看到张玲如此厚颜无地自认货,我心里不自鸣得意了起来。想不到跟张玲发生体关系只一个来月的时间,竟然让我把她从一个纯情的少妇调教成一个厚颜无妇,这确实令我不得不有点儿沾沾自喜。望着眼前这个转变得这么快的女人,一丝疑问隐隐冒进了我的脑子里。但这一丝的疑问马上就从我的脑子里消失,因为一只玉葱般的手正在我的两腿间来回抚摸着。

  我轻轻地推开那只挑逗的手,望着张玲笑了小说:“喂,你的手别摸了,再继续这样摸下去,我会子都是的啦!”

  “嘻嘻…那你可以拿出来放在我那儿出来的嘛!喂,昨晚你教的第三堂课还没上完呢,是不是现在就接着继续上啊?”张玲眼含意地瞅着我说。

  我用力地推开张玲那只再次伸过来的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瞪着她说:“昨晚都吓得我三魂不见了七魄,现在哪还有兴致继续给你上课啊!再说,呆会儿姚还要我送她去办公事呢,今天算是没空招呼你了,等以后有机会才接着给你上课吧!”

  其实我是非常不愿意拒绝张玲的,但我确实是怕被林影盯梢。一旦被林影发现了我的越轨行为,我那好老婆必然会马上知道。到了那个时候,我可真的吃不了兜着走了。再者,晓美昨晚既然下达了命令,要我留着力气在休假里好好地伺候她,这个好老婆的命令,我的胆子再大也不敢违抗。所以在权衡利弊之后,我断言拒绝了张玲那人的要求。

  张玲见我把姚抬了出来,她也不敢继续跟我再纠下去了,只好笑眯眯地把我送出了科长办公室。但在临拉开办公室门前,她还是把我的具从子里掏了出来,放进自己的口中含了好一会儿,才眉花眼笑地让我离开。

  走出了张玲的办公室后,我就开着车子送了姚到外面公干,到了吃午饭的时候才回到公司里。趁着午休的时间,我给林影打了个电话,要她到公司的茶水间跟我会面,有点事要当面向她了解一下。

  当看见林影出现在我面前,已经坐在茶水间的我马上瞪着她骂了起来:“你这个笨蛋,竟然把我的事都告诉给晓美知道,你是不是想我没好日子过啊!”林影谨慎地向茶水间里张望了一下,当证实没有其他人后,她得意地瞅着我说:“你发什么牛脾气呀,我跟晓美姐说了都是为你好。不把你的事儿告诉给她知道,我昨晚警告你的话,你能听得进耳朵里吗?”

  “你说得倒是轻松,但我被你害惨了呀!昨晚我刚回到家里,就被你的晓美姐严刑供了。”我苦着脸说,当看见林影听了我的话后,还摆出非常得意的神情,我马上瞪着她说:“你得意什么啊?我劝你还是别太得意了,你昨晚这么举报我,你也好不到哪儿去。我老婆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她现在已经知道我跟你有一腿的事儿了。”

  听了我的话后,林影一点儿惊奇的表情也没有,还笑嘻嘻地问:“那晓美姐知道咱俩的事后,她有什么反应啊?”

  看这她那副漫不经心的表情,一种不祥的感觉马上涌进我的脑子里,我连忙望着她结结巴巴地问:“喂,喂,喂,这…这不是你们俩事先串通好了,故意来陷…陷害我的吧?”

  林影一脸诈地瞅着我说:“嘿嘿,这偷人老公的事,我怎么好意思跟你老婆说呢!你放心吧,我绝对没跟你老婆串通一气的。不过这是我故意暗示让她知道的,我想看一下她知道我们的事儿后会有什么反应。喂,你还没告诉我,晓美姐有什么反应呢!”

  “不告诉你!免得你们俩串通在一起,以后老是破坏我的好事。”我负气地说。

  林影“嘻嘻”的笑了几声后,望着我有成足地说:“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晓美姐会有什么反应。和你老婆交往了这么久,我心里知道她并不是太介意自己的老公有外遇,只要自己的老公心里时常有着她就心满意足。我之所以向她暗示这些出来,是想试一下她能否容纳我分享她的老公而已。”

  “哎…这回可被你这臭女人暗算了,看来我以后真的没好日子过了。”我像只斗败的公似的低下头说。

  “哟,你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啊?在家里有晓美姐伺候着你,在公司里又有我来爱护着你,这齐人之福可不是每一男人都可以享受的哦!嘻嘻…”林影脸得意地说。

  我生气地瞪着她说:“呸,我才不想享受这所谓的齐人之福呢!一天到晚都被你们俩盯着,我的私隐全被你们知道了,我以后还哪会有好日子过啊!”“嘿嘿,你知道就好了。我现在郑重地警告你,以后可别那么放肆地到处去使坏,因为从现在开始你也是属于我的了,不然后果就自负了哦!”林影笑着说完这话后,就转身离开了茶水间。

  望着林影离去的背影,我哭无泪地瘫坐在茶水间的椅子上。想着自己的未来,只感到前路一片黑暗,这只能怪自己好而种下的祸了。事已至此,我也只好无可奈何地接受这残酷的事实了。

  在这个星期的休假里,我被晓美在上折磨得连走路的力气也没有。这也使得我在往后的两个星期里,不敢在公司里找张玲、姚和许曼放肆地胡闹。我确实是怕再次被林影举报,因为晓美的报复手段可真是令人感到畏惧。要是经常被这只母老虎抓住把柄,我敢向天保证,不到五十岁我非翘辫子不可。在生命与望之间选择,生命永远比什么都重要的。

  一个多月过去了,公司里一切都处于平淡,虽然许曼和姚的明争暗斗还是继续进行,但这些只能算是小吵小闹而已。每当看见许曼整天苦着脸的表情,我心里就不停地偷笑,看来张玲是没有接受她的收卖了。对于出现这样的局面,最乐在其中的当然就是我和林影了。

  虽然心里非常害怕再次被林影举报,但我这个标准的狼,是绝对不会放过任何机会的。每当看见林影陪着许曼出外公干,我都会抓住时机偷偷地溜进张玲的办公室里,把那门重要的课程全部传授给她。

  张玲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在我多次传授上技能之后,她的技能不但一天比一天高明,而且胆子也一天比一天大。每当发现四周无人之时,她那双手总是习惯性地放在我的具上来回抚摸。看着这个已经被我调教得堕入深渊的女人,我不为自己高明的手段而感到沾沾自喜。

  在休假后的第一天早上,刚把姚送回公司不久,我就接到了她的指示,要我开车送她和张玲外出公干。我马上开动姚平常坐的那台七座高级公务车,把她们送达目的地。没让我等多久,姚和张玲就办完了公事回到了车上。

  我刚要开动车子,从后面的座位上就传来了姚的话音:“阿全,我考了驾驶证已经三年了,但这两年来一直很少开车,今天就让我来实习一下开车吧!”

  姚有驾驶证我是知道的,但她已经两年没开过车,在马路上的经验一定不足,我怕她在安全上出问题,所以心里有点不想让她来开。但既然顶头上司把这话都说了出口,当着张玲的面前我又不好拒绝,只好硬着头皮坐到副驾驶的座位上,让姚来开动车子。

  姚的驾驶技术可真是不敢恭维,她那几乎失控的驾驶技术,令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我吓得心惊跳。在无可奈何之下,我也顾不得她副总经理的面子了,当着张玲的面前不停地出言指导。在我的悉心指导之下,姚总算是慢慢地适应如何去驾驶车辆。但当车子开到路窄人多的路段,她又开始失控了。看到她如此低劣的车技,我只好指示她把车子开到郊外路宽人少的路段熟练一下车技。

  车子进入郊外路段不久,正当我不停地出言指导之时,姚突然一下子刹停车子,然后瞪着我骂了起来:“臭小子,老是唠唠叨叨的,你不觉得烦吗?人家本来是开得不错的,就是由于你这臭小子老在那儿不停唠叨,搞得我在心神不定之下开得不好。你现在就给我滚到后面跟张玲坐在一起,别来打扰我开车的兴致!”

  我被姚骂得耳都红了起来,只好笑嘻嘻地向她解释:“嘻嘻…姐,你先别发脾气嘛,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啊!您就让我继续坐在这儿吧,不然呆会儿出了意外就不好了呀!”

  “怎么啦,你小子想不听我的话吗?”姚瞅着我说完这话后,微微地向我打了个眼色。

  虽然是很不情愿离开副驾驶的座位,但当听到姚的话后,我只好乖乖地爬到后面的座位上,然后微笑着对她说:“姐,我和张玲的小命都在您手上了,您老人家可要小心点开呀!嘻嘻…”“你小子别再唠叨就行了,不然你的安全我可不敢保证哦!”姚说完这话后就继续开动了车子。

  说起来还真是奇怪,姚的车技虽然在操作上显得有些生硬,但车子在她的操控之下还是有板有眼的。看到她有这么大的进步,坐在后面座位上的我也安下心来了,再走了几公里的路程,姚的驾驶技术开始熟练了起来,她还一边驾驶着车子,一边不时地大声炫耀着自己的车技。而坐在我身旁的张玲此时也识趣地把握住奉承上司的机会,在适当的时候加上几句令人听得窝心的评语。

  在看到自己的生命安全有所保证之下,我开始对坐在身旁的张玲打起坏主意来了。我一只手轻轻地搂住她的,另一只手放在她在短裙外的大腿上来回抚摸着。坐在我身旁的张玲只象征地挣扎了几下,就任由我把手伸进了她的裙底里。刚把手伸进裙底里,我马上就察觉这小货今天穿的是吊带长丝袜了。我毫不犹豫地轻轻拉开她那条小内,然后把手指进她的道里搅了起来。

  张玲整个身体颤抖了一下,把双腿紧紧地合拢在一起,嘴巴靠在我耳边悄声说:“姚总在这儿呢,你别那么急呀,呆会儿回到公司我们再来也不迟嘛。”

  “你怕啥啊?她正在开车呢,哪能知道我们在后面干啥啊!再说,咱俩的事儿她又不是不知道的,让她看见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来,来,来,咱们先快活了再说。”我轻声说完这话后,道里的手指就继续搅了起来。

  张玲瞅着我轻声骂了一句“鬼”后,就把双腿微微地打开,任由我的手指在她道里继续搅。我的手指刚动作了几下后,张玲也开始不老实了起来,她那只玉葱般的手慢慢地拉开了我的链,然后伸进我的子里,捉住我的具轻轻地套着。

  我的具只被张玲套了几下,就雄赳赳、气昂昂地翘直了起来。我马上把在她道里的手收了回来,利用收回来的那只手把具从子里掏了出来。另一只搂住她的手随随地往上移,放在她的头上轻轻地往具的方向按去。

  张玲轻微地挣扎了一下,谨慎地向正在开车的姚张望了一眼,然后低下头张开嘴巴把我的具整进口里。头被她那条丁香小舌动着,一阵阵的酸麻快快速地传到我的大脑里,令微闭着双眼的我不“嗯”的一声轻呼。我那只按住她头的手慢慢地往她的部方向伸去,轻轻地把她那条短裙捋了起来,将手指进她的门里慢慢地搅着。

  “嘿嘿…好啊,你们这对妇竟然在车上就办起那事儿来了,这回可让我当场抓获了吧?”当我们正办得如火如荼的时候,突然从前面传来了姚的笑骂声。

  姚这忽然而来的笑骂声,吓得我们顿时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张玲马上把我的具从口里吐了出来,坐直了身子呆呆地望着姚哑口无言,脸上已经吓得一片苍白,上下两一张一合地不停发抖。而此时的我也吓得有点不知所措,本来翘直的具一下之就软了下来。

  当看见姚那对眼珠子不停地望着我的具打转,我马上就明白她想干什么了,看来她刚才命令我坐到后面时所打的那个眼色,是当着我的面前耍起鬼把戏来了。当明白了这一切后,我的心神马上定了下来,放眼往车窗外望去,只见车子已经停到上次在郊野公园跟姚偷情的那棵大树底了。

  “嘿嘿…阿全呀,你怎么这样不经得吓啊?我只问了你们俩一句话而已,你那东西竟然一下子就吓得塌下来了。哈哈…要不要姐用口帮你起来啊?哈哈…”姚一边从驾驶座位爬到后面来,一边带着讽刺的语气笑问。

  看到姚那充的眼神,当着张玲的面前我也耍起赖皮来了,嬉皮笑脸地瞅着她说:“哟!您既然把话儿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这臭开车的哪敢拒绝啊?不过您可别怪我在车上就胡来哦,这都是张玲先来挑逗我的。嘻嘻…”“姚…姚总,您可别听他胡说,是…是他先来挑逗我的…”张玲一听到我把责任都推到她的身上,马上就结结巴巴地出言申辩。

  还没等张玲把话说完,姚就瞅着我们说:“你们俩都别互相推卸责任了,在我面前还装什么啊?你们一个干柴、一个烈火的碰在一起,这火还会不越烧越旺吗?张玲,还愣在那儿干什么啊?咱们今天就联合在一起,把这个爱耍赖皮的臭小子折磨得死去活来。”

  姚说完这话后,就张嘴把我的具含进口里。张玲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姚的话她马上就听明白了。虽然是头一回碰见这样的场面心理感到有点害羞,但为了奉承上司,她也顾不得这些了,也跟着低下头来,伸出舌头在我的具上了起来。

  在一阵忙过后,也不知道是谁把我的子扒了下来,只感觉到子刚被扒下来,就有一张嘴含住了我的整具,一条舌头不停地着我的囊。我那刚才还吓得软了下来的具,在两条舌头不停地挑逗之下,马上就站直了起来。

  我微闭着双眼,瘫坐在车子后排的座位上,尽情享受着那两条舌头的特别服务。一只手伸到张玲的部上,把手指进她的门里搅着。另一只手伸进姚的衣服里,在她那对从来都不戴围的大房上用力具上和手上的快,一下子就传遍了我全身的各处经络,那种舒爽快真是难以笔墨形容。

  一阵酸麻的快过后,我慢慢地睁开双眼,只见姚把我的具从口里吐了出来,让正在囊的张玲继续低头含住我的具。闲下来的姚一边得意地偷头给我打眼色,一边把衣服上的纽扣全都解开。一对雪白的大房立时呈现在我眼前,我马上伸手过去用力地了起来。姚轻轻地把我的手推开,然后捋起自己的裙子,把连袜和内慢慢地了下来。

  姚轻轻地把正在低头含着具的张玲推开,双脚踩在座位上蹲了下来,一手扶着座位的靠背,一手捉住具对准道,然后部猛地坐了下来,把我的具整套进她的道里。姚“噢”的轻呼一声后,就开始把部快速的上下移动了起来。

  姚那对雪白而结实的大房,在我面前不停地摇晃,令我感到兴奋到了极点。我把还在张玲门里的手收了回来,双手用力地抓住姚那对大房作为支撑点,拼命地把自己的部往上顶。姚每一次把部向下坐,我就用力地往上,使得具每一次都能到她的道深处。

  在一旁的张玲用惊讶的眼神,盯着姚那对大得惊人的房,一脸羡地望着她说:“哇!姚总耶,真是羡慕死人了,要是我那儿能有您三分之二那么大,那可高兴死我啦!以前我还怀疑你穿了加厚装的围才显得这么大的呢,原来你没穿围也那么大呀,而且生了孩子后还是那么、那么结实啊,真是羡慕死我啦!”

  姚一边快速地上下移动着部,一边息着说:“怎…怎么样啊,你姐这对东西还不算丢人吧?噢…死阿全,你怎么每次都顶得那么深呀?噢…刺死我啦!张玲,快点过来一下我的头。噢…这么就对了。噢…你这小蹄子的舌头真是厉害呀,得我好舒服啊!噢…”在我和张玲的上下夹击之下,姚的情几乎陷入了疯狂的状态,她那快的呻声在整个车厢里回着。当我快速地顶了大概六、七十下左右,姚再也忍不住了,她整个身体猛然颤抖了几下,炽热的高就来了。姚整个身子趴在我身上不停地息着,部缓慢地上下勉强移动。

  张玲把含在口里的头吐了出来,轻轻地摇了摇姚,脸上微微带着红晕低声说:“姚总,您已经来高啦,您先下来休息一下,等我来继续收拾他吧!”

  姚回了回神,瞅着张玲笑骂了起来:“你这个小鬼灵,在一旁看得心里发了吧?想要就直接说出来嘛,何必在我面前说这些门面的话呢!喂,你可要快点儿,我还没够呢!”

  张玲羞红着脸微微地点了点头,当看见姚把我的具从道里拔出来后,她急不可待地跨坐在我的身上,把那条月白色的丁字内拉到一边去,让我的具对准道口就坐了下来。由于没有生育过孩子的关系,张玲的道比姚的紧窄很多,当具刚道后,那种紧窄的快就传到了我的大脑里,使得我马上就感到火连连。

  我高速地把具往上顶,而张玲也不停地把部向下坐,口里还很有节奏地轻声呻。在一旁闲着的姚把座位的靠背调了下来,让我整个身体躺到调得像小一样的座位上。我刚躺下来,姚就趴到我身上来,把她那对大房送到我面前。我马上张开嘴巴含住姚头,牙齿不停地在她的头上轻咬。

  跨坐在我身上不停上下移动部的张玲,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把身上的衣服全部了下来。她一边轻声呻着,一边拉着我一只手去捉住她的房。在此同时,我另一只手在姚的手带领之下,慢慢地进了她的道里搅了起来。

  我被这两个女人在身上,一点儿也没有感到累,反而感到兴奋异常。当我快速地在张玲的道里顶了一百多下后,她整个身体突然连续颤抖了几下,紧接着从道里出一股炽热的体,都洒在我的头上。此时的我再也按捺不住了,随着头上一阵的麻,一股浓浓的直接泻进了张玲的道里。

  高过后的张玲趴在我身上不停地息着,而我虽然也是跟着不停的息,但在姚道里的手指还是很有节奏地搅。随着姚的身体轻微地颤抖,再听见她在我耳边轻哼的呻声,我马上就知道她的情再次被我调了起来。

  姚突然把我含着她头嘴推开,瞅着我不怀好意地问:“臭小子,今天咋的这么快就败下阵来啊?”

  我一脸无奈地说:“哎…在你们两个大美人上下夹击之下,我哪有不弃甲投降之理啊!”姚马上“哈哈”的笑了起来,然后瞅着我脸笑意地骂了起来:“你这个死狼,平常我都受够你的欺负了,这回该轮到我来折磨你了吧?哈哈…我可不管那么多,现在就给我乖乖地把你那坏东西翘直了起来,让我痛痛快快地多快活一次!”

  我马上苦着脸说:“哎哟!姐呀,您这不是要我的命吗?我刚刚才泻了出来,哪有这么快就恢复呀,您老人家是不是稍等一会儿啊?”

  “姚总,要他那坏东西站起来,那还不容易吗?您就看我嘴巴上的本领,保证不用一会儿,他的坏东西就会站起来了。”趴在我身上的张玲突然发话。

  听了张玲的话后,姚微笑着说:“是真的吗?那我可得拭目以待哦!”张玲马上坐直了起来,把我还在她道里的具拔了出来,然后跪在我的两腿之间,张嘴将我的具含进口里。我的具在张玲的舌头挑逗之下,慢慢地硬了起来。而此时的姚也没闲着,她把手探到我的囊上轻轻地抚摸,使得我的火很快所谓再次燃烧了起来。

  “行了,硬起来啦!姚总,您请吧!嘻嘻…”当发现我的具完全翘直了起来,张玲吐出口中的具,笑嘻嘻地对姚说。

  当看到我那再次翘直的具后,姚瞅着张玲脸赞许地说:“哟!想不到你这小鬼头还真有点本事,没两下就把这死狼的坏东西搞得恢复原貌了。你这嘴巴上的功夫可真令人佩服哦,是哪个坏蛋教会你的啊?”

  张玲马上嬉皮笑脸地回答:“嘻嘻…姚总,不瞒您说,我这嘴巴上的功夫都是阿全教的。嘻嘻…”姚转过头来瞅着我说:“嘿嘿,你小子教人的本领还不错嘛,竟然把张玲调教得这么厉害,真是令我五体投地哦!”“嘻嘻…您别夸奖我啦,我这教人的本事还不是在您姚总身上学的吗?”我笑嘻嘻地回应。

  姚把我还在她道里的手指拉了出来,瞪了我一眼说:“少在我面前装嘴甜,快点把你那坏东西到我那儿里去!”

  姚说完这话后,就高高地翘起她那雪白的部,跪趴在已经调成小一样的后排座位上。我马上跪在她的部后面,提起坚硬的具对准道口,只听见“唧”的一声,整具就进了她的道里。随着姚“噢”的一声轻呼,我就开始了快速的动作。

  由于车厢里的空间有限,我不能直身子来进行,只好把身体趴在姚的背上行动。这样的造爱姿势,可以让我一边双手抓住她那对大房,一边进行告诉的。正当我只了十来下,就感觉到有一条舌头在我的囊上来回地动。我马上回头张望,只见张玲正把头伸到我的部下面,用舌头不停地着我的囊。

  当知道在背后搞小动作的是张玲,我也不再多去理会这些了,只顾着拼命地在姚道里快速奔驰。跪趴着的姚不停哼叫出呻声,但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我总觉得她今天所发出的呻声,比平常我跟她造爱时还要叫的疯狂。这个疑问只在我脑子里一闪,我马上就明白这个中的原由了。一定又是张玲这小货搞的小动作了,不然姚绝对不会把呻声叫得那么疯狂的。

  果不其然,只听见姚突然息着叫了起来:“张…张玲你这小坏蛋,别老是…老是用手指我的蒂啦!哎呀…被你得我心里直发,整个人都发软啦!噢…阿全,你再快点…对,就这样,噢…再深点就好了。噢…舒服死我啦!”

  在姚的指示之下,我更加快速地了起来,而且每次入都能直接到她的道深处。姚此时的呻声在整个车厢回着,这让我有点担心了起来,我怕的是她的呻声会被车外路过的途人听到。但令我感到兴幸的是,这个郊野公园在工作里,根本就不会有人来这里观光风景,不然我们三人在车厢办事儿的事非被路过的途人察觉不可。

  当我高速地了一百来下,姚的整个身体突然犹如痉挛般的连续颤抖了几下,在她“噢”的高呼一声后,她那疯狂的高就来了。由于刚泻不久,所以现在的我一点儿泻的意也没有。我偷偷地把具从道里了出来,然后趁着姚只顾着息的机会,迅速地将粘进她的门里。

  姚“啊”的一声惨呼,转过头来瞪着我骂了起来:“死狼,你找死啊?招呼也不打一声儿,就把你那坏东西到我的门里。哎哟…痛死我啦!你先别动,等我适应一会儿后你才再来。噢…真是很痛呀!”

  我脸得意地瞅着她说:“姐呀,要我事先给您打招呼,您老人家会顺顺当当地答应,让我到您后面那个地方里去吗?嘿嘿,您的当我上过不少回了,打死我也不相信你会顺当地答应的。”

  姚瞪了一眼说:“让你这小子得便宜了,还在说什么废话啊?喂,现在可以动了,你要就给我快点儿来。但千万别太使劲,不然以后都不许你再碰我后面那个地方。”

  听了姚的话后,我马上就开始在她的门里了起来。刚刚还在大叫痛的姚,此时突然轻轻地哼出特别人的呻声,令正在不停的我听得心里直发。跟姚认识了这么久,我心里相当清楚,她这样的举动,无非是想利用那特别人的呻声,而让我尽快地完事罢了。虽然心里知道不能上这个当,但当听到她那人的呻声后,我还是有点儿无法控制住自己。

  当我在门里了一百多下,就要准备泻的时候,姚突然停下了呻声,她转过头来哀求着对我说:“哎呀,实在是太痛啦!了这么久还没完事,你这死狼今天咋的就那么厉害啊?哎哟…求求你快点把那东西拔出来吧,今天算是我被你打败了。我投降了,行不?哎哟,痛死我了!要…要是还觉得不够,你就找张玲发吧!”

  要是在平常只有我和姚两人偷情,她这样的哀求我是绝对当作听不到的,而且还会继续下去,直到我泻了才会停止。但现在有张玲在场就不同了,怎么说我也要给顶头上司一个面子,不然我以后的日子就不会好过了。所以当听到姚的哀求声后,我马上压制住自己的情,把具从她的门里拔了出来。

  我轻轻地用手在姚部上拍了一下,嬉皮笑脸地瞅着她说:“嘻嘻…姚副总经理,这回该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哈哈…”看到姚瞪了我一眼后,我把目光地往张玲瞄去。只见此时的张玲早已经翘起部跪趴在姚的身旁,并用非常渴望的眼神望着我。正想找人发的我此时也不再多说废话了,把坚硬的进张玲的道里,随便了几下就拔了出来,然后将粘水的到她的门里。

  在过往的一个多月里,一旦发现有机会来临,我都会偷偷地溜进张玲的办公室里,以教授知识的名义,把进她的门里痛痛快快地发一番。而张玲在我这一个多月的精心调教之下,已经完全适应了时所带来的痛楚,而且还觉得比在道里还要舒服。

  当我把门时,张玲并没有像姚那样,呼天抢地地大声叫痛。她只“啊”的轻叫一声后,就配合着我的节奏把部不停地往后顶,并不时地哼出快的呻声。伴随着她那快而人的呻声,我慢慢地加快了的动作。在的过程中,张玲都会利用恰当的时机,把门的肌猛地收缩一下,夹得头不停地把快的信息传进我的大脑里。

  姚一边用手指轻着自己的门,一边脸惊讶地对张玲说:“小坏蛋,从你的呻声里,我感觉你非常乐意让这死你的门呀,后面那个地方真的很舒服吗?”

  张玲一边合着我的,一边息着回答姚:“姚…姚总,其实门真的比道舒服很多的呀!虽…虽然那里是会有点痛,但当你适应了那种痛楚后,你就会感到比道还要舒…噢…还要刺。噢…阿全,你这一下得我好舒服哦!噢…”姚一脸不解地盯着张玲问:“你这门上的绝技,不会又是这个死狼教你的吧?”

  此时已经陷入情巅峰的张玲,再也顾不上回答姚的问话了,只顾着不停地哼出快的呻声。得不到回复的姚把疑惑的目光移向我,当看到我脸得意地向她打眼色后,她马上就找到满意的答案了。姚瞪了我一眼后,就不再理会我和张玲了,只顾着整理自己身上凌乱的衣服。

  我快速地在张玲的门里着,在她那快的呻惑之下,我只了一百来下,头上突然一阵酸麻,紧接着一股出来,把都泻在她的门里。泻后的我趴在张玲身上息着,双手抓住她那结实的房不停地。而张玲此时也是跟随着我不停地息,并用手把我的具从门里慢慢地拔了出来。

  休息了一会儿后,整理好衣服的姚用手轻轻地在我的股上拍了一下,微笑着对我说:“死狼,一大早的就让你把我和张玲的便宜都占全了,这回该满意了吧?快点起来整理一下衣服,把我和张玲送回公司吧!”

  我马上起来整理好衣服,但当我正想回到驾驶座位时,突然感觉自己有点头晕眼花,我无奈地笑着对姚说:“姐,这车还是由你来开吧!一大早的就被你们两个大美女百般折磨,我都觉得双脚有点发软了。”

  姚伸手过来在我的鼻子上捏了一下,然后微笑着说:“那好吧,这回就让我这当副总经理的送你们俩回公司一次吧!”

  姚说完这话后,就爬到驾驶座位上,把车子往公司的方向开去。车子刚开动不久,张玲这小货又不安份起来了,她把我的具从子里掏了出来,一口含住具不停地用舌头。当发现我的具站直了起来后,这货马上把我身上的衣服扒得光,然后把我的具套进她的道和门里,狠狠地将我修理了一顿才让我穿回衣服。

  正在开车的姚也相当知趣,她驾驶着车子在郊野公园僻静的道路上连续转了几个圈,等张玲把我折磨完毕后,才把这辆偷情专用公务车开回公司。为了防备公司里的人察觉,当车子开到离公司不远的路段,我主动要求姚让出驾驶的工作,然后才把车子慢慢地开回了公司。

    wWw.wUwANGxS.COm
上一章   驾驶生涯   下一章 ( → )
美女大律师张我的爱摆在你彩虹剑圣女修道院娇艳人生风流邪龙巨轮蓝天航空公司沉鱼落雁梦中的女孩
武王小说网提供《驾驶生涯》的精排版和大量的VIP章节,狐熊呕心创作的热门小说《驾驶生涯》精排版第二十四章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清爽无弹窗,若有内容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驾驶生涯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武王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