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王小说网为您提供狐熊呕心创作的热门小说驾驶生涯精排版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重生小说 推理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乡村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玄幻小说 军事小说 架空小说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同人小说
最新的小说 家有妻妹 我的回忆 飘曳长裙 风云传奇 妇科男医 娇妻出墙 娇妻祸水 端庄娇妻 青春韵事 春染绣塌 热门小说 完结小说
武王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驾驶生涯  作者:狐熊 书号:12377  时间:2010/4/15  字数:10022 
上一章   第二十章    下一章 ( → )
  送走了阿云后,我的心情不轻松了许多。并不是由于阿云的存在,使我面对公司里的女人时感到力不从心,虽然也有着一点实际的因素在里面,但这绝对不是重要的原因,最重要的是,怕她察觉我跟公司里的女人有染后,在无意之间透给晓美知道,那我的好日子就到尽头了。因为要隐瞒还算精明的晓美,我可是应付自如的,但要隐瞒比晓美精明好几倍的阿云,我却没有这个信心。

  回到家里,还没等晓美开口,我就把刚才搬箱子过程中所犯下的罪状,全都如实地向老婆大人代清楚。刚把犯罪过程代完毕,晓美马上就眉开眼笑地对我大力称赞了一番,说我最近变得很老实,还说晚上要奖励我一下。老婆大人当天晚上发出的奖品,当然是让我痛痛快快地在她的后门走了一遭。

  第二天回到公司停好车后,我手里拿着一大叠报销单,精神地走进了姚的办公室。这些报销单都是路费、油费和出差补贴费之类的东西,里面当然包含了不少的虚头,这些都可以算是我的小费,姚每次都心照不宣地帮我签名报销。

  正坐在大班椅上的姚,瞅着我手里的报销单微笑着问:“这回又想报多少啊?”

  “也不多,只一千来块而已。”我坐到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微笑着回答,眼睛却老实不客气地盯着她前那对几乎把外衣都要撑破了的大房。

  “从今天开始,不到两千块的报销单,要找张科长签名报销,呆会儿你就过去找她签名报销吧!她的科长办公室早就重新装修好了,现在大概已经进驻里面工作了。”姚低头看着桌面上的文件说,她很快把头抬了起来,突然发现我正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盯着她前那对大房,马上板起脸瞪着我说:“死狼,有什么好看的,小心看得连眼珠子都掉下来哦!”我还是放肆地盯着她那对大东西,笑着对她说:“嘻嘻…哟,一个多月没跟你办那事儿,你前那对东西好像大了很多呀!喂,跟你说点正经的话,这么快就把权力下放到张玲那儿,不怕她给你添麻烦吗?”

  “你这个死狼,眼睛就是尽会往我那地方瞧!”姚笑骂了我一句后,望着我一脸正经地说:“看来你还是不太懂办公室里的事,在办公室里要收买一个人,除了提拔这个人之外,还要在适当的时候给这个人下放一点权力,要让这个人知道你重视他,只有这样才能有人死心塌地地为你办事。”

  听了姚的一番话,令我不得不再次对这个女人佩服得五体投地。看来办公室里并不是勾心斗角的地方那么简单,它不但教会你寻找生存空间的方法,还是一个学习如何去利用人和避免被人利用的方法的大学堂。

  我带着脸佩服的神情望着她说:“哎哟,你又教会了我一样东西啦,真是不佩服你都不行啊!”“你别夸奖我了,在很多方面我还要请教你呢!”姚低头看了一会儿文件后,抬起头眼珠子转个不停地瞅着我说:“呆会儿你去张铃那儿报销完后,马上过来送我回家一趟。早上出门的时候有点匆忙,把一个比较重要的文件留在家里了,你得送我回去拿回公司才行。”

  看着姚说话时的眼神,看来又有一顿早餐等着我去吃了。我会意地向她点了点头后,去了张玲的办公室办理报销事项。临离开前,我还不忘走到姚的身旁,把双手伸进她的衣服里,在她那对从来都不戴围的大房上一番后,才脸笑容地走出了她的副总经理办公室。

  正坐在办公桌前审阅文件的张玲发现我推门走进了她的办公室,马上脸堆地望着我说:“哟,真是少见哦!我们姚总跟前的大红人,竟然造访我这个小小的科长办公室啊!呀!”

  “嘿嘿,看你说得多难听啊!我是进来找你签名报销的,你快点帮我办好了吧,呆会儿我还要送姚总出去公干呢!”我一边微笑着对她说,一边坐到她办公桌前的椅子上。

  “噢,是这样啊,你拿报销单给我,马上就帮你办好。”张玲说着就接过了我手中的报销单。

  我望了望办公室里的装修,然后微笑着对正在签名的张玲说:“哎哟,看来你才是姚总跟前的大红人啊!她不但叫人帮你重新装修了科长办公室,而且还委以重任地把报销的权力下放给你。看来她看重你的,真是羡慕死我啦!”

  张玲红着脸啐了我一口说:“去,去,去,别在我面前耍嘴皮子。说句老实话,我从来都没有想到她会对我这么好,我真的太感激她了。但话又说回来,要是没有你在姚总面前大力举荐,我也不会有今天这个地步。所以连我老公都说,家里再怎么穷也要腾出点钱来,请你去馆子吃顿像样的。你今天晚上要是有空,我们夫俩就请你去馆子吃饭,好不?”

  我望着她笑了笑说:“我今晚倒是有空,但以你现在的经济环境,我看还是别去馆子那么破费了,还是多省点钱以备后之用吧!”

  “不去馆子就去我家里吃好了,顺道让你试试我们夫俩做菜的本领是咋样的,好不?”张玲一脸期待地望着我问。

  看到我微笑着点头答应,张玲心欢喜地拿起桌面上的电话,给正在家里的老公打了个电话。她当着我的面大声地吩咐老公,叫他去菜市场买些好酒好菜回家,因为今晚我要去他们家里吃饭。她还特意停下跟老公通话,问了我喜欢吃什么菜后,才郑重地吩咐老公买那些我喜欢吃的菜。

  拿着张玲签名批阅过的报销单,去当值出纳岗位的同事那儿领了钱后,我到了公司的停车场作好送姚回家的准备。等姚上了车后,我就开着车子把她送回了家。

  到了家门口下了车的姚,看见我一动不动地坐在驾驶位上,她马上瞪着我问:“喂,怎么还不下车啊?”

  “你只是拿一个文件而已,就不需要我劳师动众地跟着你进去拿了嘛!如果你拿的是公司里的机密文件,以后要是出了什么问题,那我岂不是不了干系了吗?这种不了干系的事儿,你还是别叫我跟着去的为好哦!”我故意装糊涂地瞅着她说。

  姚一眼就看出我在装糊涂了,她马上皱起双眉瞪着我骂了起来:“你这个臭小子,尽会在我需要你的时候故意来刁难我!你再不听话下车跟着我进去,那可别怪我打电话给你老婆,把你跟林影有一腿的事都告诉给她知道。”

  听到骂声的我马上嬉皮笑脸地下了车,跟在姚身后走进了她家的大门。进了门的姚谨慎地巡视一番屋子里每一个角落后,马上回到客厅捋起裙子,伸出一只手去高跟鞋,另一只手去和连袜。她的鞋子只了一只,内和连袜也只了一半,就翘起部跪趴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待着我过去办事儿。

  看着姚一条腿上还挂着内和连袜,脚上只穿着一只鞋子就翘起部跪趴在沙发上的急样子,我心里不觉得好笑,看来这段日子里她老公肯定没有好好伺候她了。我决定再吊一下她的胃口,纹丝不动地站在客厅的地板上,双眼色地瞄着她那雪白的部和那快要出水来的部。

  跪趴在沙发上的姚回头看见我正地瞄着她的部,她马上皱起双眉瞪着我说:“喂,你别老站在那儿啊,快点过来办事儿嘛!”

  “哟,真是少见哦,咋的你姚大美女今天变得比我还急啊?嘻嘻…”我一边嬉笑着说,一边走到沙发旁伸手抚摸着她的部。

  姚一脸委屈地说:“都是那个死赵刚,昨晚把我得不上不下的,就只顾着自己躺在一旁睡觉落下我不管,搞得我今天特别想办那事儿。你刚才在办公室摸我那对东西的时候,我已经想得把内啦!喂,你别再老是摸我了,快点把你那东西进来办正经事吧!”

  “你急什么呀,我那东西还没完全硬起来呢,你看是不是该用口帮帮我的忙啊?嘻嘻…”我不怀好意地瞅着她说。

  姚无奈地瞪了我一眼,转身坐倒在沙发上,伸手拉开我的链,然后把具和囊掏了出来。她的手在我的具上慢慢地套了一会儿后,就张嘴把具含在口里了起来。我一边闭起双眼享受着她那熟练的口服务,一边把微微地弯下,把手伸到她的衣服里,在她那对从来都不戴围的大房上用力地了起来。

  姚的舌头不停地在我的头上打转,滑的手掌带着挑逗地在囊上轻轻抚摸,牙齿不时地在头和囊的皱皮上轻咬。在她那高超的口技挑逗之下,我那半硬着的具快速地涨大了起来,一股无名的火从我的下半身散发到全身各处神经。

  我的生理变化很快就被姚察觉了,她把我那坚硬的具从嘴里吐了出来,然后马上转过身体背对着我,再次翘起部跪趴在沙发上。看到她那雪白的部和她回头望着我那渴望的眼神,我马上提起早已整装待发的具,对准她的了进去。

  姚“噢”的轻呼一声后,雪白的部猛然往后一顶,把我的具整套进她的道里。我双手按住她的部,开始快速地在她那早已水泛滥的道里了起来。姚的呻声慢慢地大了起来,大得让整个客厅里都回着她那充的叫声。在她那快的呻声带动之下,我更加卖力地在她的道里

  我了还不到一百下,姚的身体突然连续地颠抖了几下。紧接着,一股炽热的体从她的道里发出来,都洒在我的头上,我知道她的高已经来了。但此时的我一点望也没有,还是继续按住她的部大力地。而已经来了高的姚火还是那么猛烈和旺盛,她不停地往后来回摆动着合我的,呻声比刚才高来之前还要大声、人。

  我继续了几十下后,一边把具从姚道里出来,一边息着对她说:“姚…姚大美人,让我你后面那个地方行不?嘻…嘻…”姚马上回头瞪住我息着说:“不…不行,还…还没上润滑油呢!你先前面嘛,我那儿正着呢!呆会儿我进睡房把润滑油拿出来上了后,才让你到后面去吧!噢…你没听到我的话呀,怎么就这么快就到我后面那地方里去啊?噢…痛…痛死我啦!”

  还没等姚把话说完,我趁着她不注意,把粘水的具整进她的门里。她嘴里虽然不停地大声叫痛,但从她充快乐的叫声中,可以看出她绝对是个口是心非的人。再看到她快速地往后来回摆动着部,具在门里的动作,我不由心中“哈”的一声笑了出来。

  我一边快速地在姚门里,一边弯着把左手按在沙发的靠背上作为支撑点,右手顺势伸到她的衣服里,在她前那对大房上用力地着。正在大声呻着的姚此时也乖巧地腾出一只手,把自己衣服上的纽扣全部打开,好让我的手在她那对从来都不戴围的大东西上来去自如地尽情

  具虽然是沾了姚水当作润滑之用,但起来还是让我感觉到被狭窄的门直肠紧紧地裹住,这种难以笔墨形容的快不停地鞭挞着我的脑部神经。我快速地了几十下后,在姚那让人听了感到心的呻声中,一股强烈的从我的大脑通过神经线直接传到了头上。随着头上一阵阵的麻过后,一股情不自发出来,都洒在姚门里。

  我们搂抱在一起休息了一会儿后,姚一边伸手把我的具从门里拔了出来,一边皱起双眉望着我说:“哎哟,你这个要命的冤家,我后面那个地方差点被你那坏东西烂啦!噢…刚才真是痛死我了!”

  看着姚不停地用手轻着自己的门,我一边伸手往她的门方向摸去,一边嬉皮笑脸地瞅着她说:“哟,刚才你不是叫得快的吗?怎么现在又叫起痛来啊?你把手拿开,让我看看到底出了怎么一回事,好不?嘻嘻…”姚用力地把我伸过去的手甩开,瞪着我啐了一口说:“去,去,去,拿开你的臭手,让你摸多一次,我就吃亏多一次!要是我刚才不表现得快点,你这个死狼会那么顺当地把东西出来吗?”

  我伸手搂住她的,一边轻咬着她的耳垂,一边笑嘻嘻地在她耳边轻声说:“嘻嘻…要是早知道你在耍阴谋诡计,我就不这么顺当地得那么快了,要慢慢地折磨你一下才行。嘻嘻…”姚轻轻地推了我一下,瞪了我一眼说:“今天一大早就让你餐一顿了,这下该满意了吧?要是满意了,就快点去浴室洗个澡,然后送我回公司吧!”

  姚说完这话后,和我一起把身上的衣服光,把衣服随便的放在沙发上,接着把我拖进了浴室来了个鸳鸯浴。这个鸳鸯浴一共洗了半个多小时,我们才出来穿好衣服离开了她的家。值得万幸的是,今天姚的老公没有突然跑回家里,要是像上次搬电视机那样,那我们就算是跳进黄河里也洗不了干系了。

  回到公司后,我随便吃了点东西,就躺在司机休息室的沙发上好好地睡了一觉。其实以我现在的精力是不需要休息的,但为了应付今天晚上张玲的饭局,头一回到她家里吃饭,怎么样也要拿出个精神的面貌以示对她的尊重,所以我这个觉一直睡到下班为止。而姚也知趣地故意不要我接送她外出公干,直到下班的时候她才用手提电话叫醒我,让我开车送她回家。

  把姚送回家后,我马上开车直接去了张玲的家。开门的是一个男人,看上去有二十六、七的年纪,脸上挂着一副褪了的金丝眼镜,身上的穿戴虽然是破旧了一点,但也掩盖不住他一身的文人气。从脸相和身材来看,可以算是个英俊的男人了。不用我去猜,这个男人一定是张玲的老公了。

  那男人伸手推了一下脸上那副金丝眼镜,脸堆地望着我说:“您好,您就是阿全大哥吧?我是张玲的爱人,我叫姜滔,您快里面请!张玲啊,阿全大哥来了呀!你还愣在厨房里干什么啊?快点出来招待客人啊!”姜滔的话音刚落,还是穿着今天上班时那套套装短裙的张玲从屋子里跑了出来,她望着我也是脸堆地说:“噢,您阿全大哥大驾光临寒舍,真是令寒舍蓬荜生辉呀,您快里面请啊!”我搔了一下后脑勺,脸尴尬地望着他们说:“哎哟,你们夫俩别对我那么客气啦!叫我阿全就行了,别在后面加上个大哥了,我听起来很别扭哦!”我的话刚说完,张玲夫妇俩就脸笑容地把我进了屋子。刚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姜滔就吩咐张玲来招待我,他却径自去了厨房烧菜做饭。张铃倒了杯茶放在我面前的茶几上后,就坐到我对面的沙发上。她刚坐下来,裙底的青光马上就呈现在我的眼前,她那条月白色的感小内只看得我两眼发直。

  正当我神魂颠倒地瞄着的时候,张玲突然伸手过来在我的脑门上轻轻地敲了一下,然后瞪着我悄声说:“里面都穿了内了,还有什么好看的啊?呆会儿吃完饭后,他就要去上深夜班了,你耐心等待一下,别那么急嘛。”

  我微笑着向张玲会意地点了点头,但眼睛还是地瞄着她的裙底。张玲双眼一边谨慎地盯着厨房门口的方向,一边把双腿慢慢地张开,让我尽情地浏览着她裙底的青光。等我看够了她才把双腿叠在一起,然后大声地跟我聊天。而正在厨房里做饭的姜滔,也时不时地把头从厨房里伸出来,加入到我们的对话当中。

  不到半个小时,一桌丰盛的酒菜就摆到餐桌上了。张玲夫妇做菜的手艺可真不敢恭维,一桌上好的材料都被他们得一塌糊涂。出于礼貌的关系,我只好装出非常满意的样子,把一堆垃圾装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姜滔不停地劝我喝酒,但我以吃完饭后还要开车的理由,婉言拒绝了他的力劝,只勉强地喝了一小口。他见我不胜酒力,就自顾大杯大杯地喝了起来。几杯黄汤下肚的姜滔话就多了起来,他天南地北的跟我聊着,时而利用适当的时候,在话语间大力地奉承我几句。虽然他奉承的语气说得有点骨,但还是听得我整个人飘飘然的,只觉得他的话说得非常入耳。

  以我多年来阅人无数的经验,姜滔不但是一个能言善辩的人,而且还是一个才情横溢的人。他跟姚的老公比起来,真是有着天渊之别。从他的言语中,我察觉到他已经知道,我是张玲顶头上司跟前的大红人。他不停地跟我拉关系,借着我一时语快的机会,他硬是要我认了张玲做干妹妹。在盛情难却之下,我只好认了张玲做干妹妹,而姜滔马上就老实不客气地叫起我“干大舅”来了。

  酒足饭之后,姜滔拍了拍自己的肚子,然后又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阿全大哥,今天酒微菜薄,您可千万别见怪。待后我有出息了,我们夫俩一定不会忘了您的恩义。张玲后在公司里,还望您这位当干哥哥的多提点一下。”

  “一定,一定,既然我做了张玲的干哥哥,哪能让自己的干妹妹吃亏呢?这就请你放心,提点的话我可不敢说,需要我来帮忙的地方,我绝对是会义不容辞的。”我连忙向他作出保证。

  “谢谢您了!阿全大哥,我现在要去上深夜班了,这就不能多陪您了。您在这儿多坐一会儿,多吃几口菜。”姜滔一脸感激地望着我说,然后转头望着张玲继续说:“张玲,你多陪阿全大哥一下,我要上班去了。”

  听了姜滔要走的话,我本来是想留下来,等他离开后马上跟张玲办那事儿。但回头一想,要是我们俩正办得如火如荼的时候,他突然跑回家里来,那我麻烦可就大了。这偷人老婆的事儿,非要做得稳当一点才行。

  刚想到这里,我马上就对姜滔说:“现在的时间也不早了,我也不敢久留,正好我有车代步,顺道送你去上班,然后我也要回家了。今天真是太感谢你们夫的招待了,你们要是有空也要多到我那儿串串门。”

  姜滔不停地劝我留下来,但在我的坚持之下,他也只好在向我连声道谢后,让我开车送他上班。临出门前,虽然看到张玲脸上微出不情愿的神情,但我当作看不见,只偷偷地向她打了个眼色,然后跟着姜滔出了门。我在车子里盯着姜滔进了建筑工地好一段时间后,才开着汽车回到张玲的家。

  头戴浴帽、身披裕袍的张玲开了门,她瞅着我明知故问地说:“你不是要回家的吗?怎么突然又跑回来啊?你可别告诉我,刚才出门的时候把东西留在我这儿忘记拿了哦!”“嘻嘻…刚才把你老公送回单位后,突然感觉有点急,所以我就回来你这儿借个厕所用用了。”我生安白造地随便找了个理由回答她。

  “是吗?这么不充分的理由你也敢说出来呀?你可别告诉我,家里的厕所坏了,所以就跑到这儿来借厕所哦!”张玲一边让我进去后把大门关上,一边带着讽刺的语气说。

  我一只手搂住她的,另一手伸进她里面什么都没穿的浴袍里,在她那对结实的房上摸了一下,然后厚着脸皮说:“我家的厕所倒是没坏,但你这儿的厕所比我家里的好嘛,所以就特意过来向你借用一下了。再说,我刚才在这儿认了个干妹妹,心里老惦挂着这个干妹妹的小妹妹,所以我就不嫌麻烦地跑回来了。嘻嘻…”张玲轻推了我一下,似笑非笑地瞅着我说:“都已经认了兄妹的关系啦,你怎么还老是想着干妹妹的小妹妹啊?这伦的事儿,你可别找我干哦!”“哎哟,咱们只是干兄妹而已,又没有血缘关系,哪能算是伦呢?张大美人呀,你别老是跟我抬杠了,给个台阶让你干哥哥下嘛!嘻嘻…”我一边嬉皮笑脸地说,一边把伸进浴袍里的手往她的两腿之间摸去。

  张玲把我伸进浴袍里的手拉了出来,瞪了我一眼说:“上了一整天的班,你整个人都脏死啦,要是想跟我办那事儿,现在就给我乖乖地去浴室洗澡,我在睡房里等你。”

  等我走进浴室把门关上后,又从浴室外传来了张玲吩咐的声音:“喂,浴室里粉红色的巾和浴巾是我的,你就用我的吧!别用错了我老公的,免得他回来闻到有其他男人的气味。”

  “知道了!”我大声地回答之后,就开始衣服洗澡了。

  我下身只围着张玲那条粉红色的浴巾,手里拿着刚才洗澡前下来的衣服,离开浴室走到睡房前,并轻轻地把房门推开。睡房里只亮了个头灯,一片金黄的灯光洒落在双人上,令整间睡房更富浪漫情调。已经下浴帽把一头长发放下来、身上只披了一件浴袍的张玲靠坐在双人上,正打开一本厚得像字典一样的书,借着头灯出金黄的灯光入神地看着。

  我慢慢地坐到上去,把手里拿着的衣服放在边,用的眼神盯着她问:“哟,这么厚一本书不会是情小说吧?书里面的内容是什么啊,能告诉我吗?”

  “这本书里的内容是,一个狼开车把一个男人送到公司去上班,然后马上返回这个男人的家中,接着就去勾引这个男人的老婆。”张玲的眼睛盯着手中的书,头也不回一下地说。

  “哈哈…那也要那个男人的老婆同意,这个狼才能计得逞啊!喂,你还没告诉我那狼叫啥名字呢!”我一边大笑着说,一边伸手解开绑在她间的浴袍带。

  张玲突然合起那本书,然后拿着这本书在我的脑门上轻轻地敲了一下,瞅了我一眼微笑着说:“嘻嘻…那个大狼就是你啦,笨!”

  张玲把书放到上,推开我正在解带的手,然后自己把浴袍了下来,接着紧闭着双眼,脸上微带晕红地躺倒在双人上。初次看到张玲那赤体,我的心跳马上加速,两腿间的具立时翘了起来。

  头灯的灯光洒落在张玲雪白的娇躯上,透过那层金黄的灯光,更显得她是那样的娇美可人。她前那对结实而雪白的房,体积虽然不能和姚的那对大东西比,但那充青春气息的娇足以弥补这一缺陷,特别是当看到那粉红色的头和晕翘立于房顶端,顿时令我有喉干舌燥之感。

  平滑的腹部之下,就是那人的部。一丛稀疏但乌黑亮丽的,生长在两片暗红色的外上面。两片粉红色的内,在两片外的夹中呼之出。我犹如进入蓬莱仙境似的看得目瞪口呆,全身的血脉不停地膨,脑门上的汗珠如下雨般的滴到垫上也没有察觉。

  正当我瞧得如痴如醉的时候,躺在上张玲突然睁开眼睛,脸红晕地瞪着我骂了起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看什么啊?要么你就快点来,不然就自己穿上衣服走人!”

  听到了张玲的骂声后,我知道她的大小姐脾气又要发作了。为免白白浪费这等待已久的机会,我马上扒下围着自己下体的浴巾,跪在她那已经张开的两腿之间,挥舞起硬如铁般的具,对准她的道就了进去。

  再次闭起双眼的张玲只微微哼叫一声后,便如死人般的不作任何反应地任由我来摆布。当看到她如此的表情与神态,一种厌恶的感觉顿时从我的心里冒了出来。这几年来围绕在我身旁都是些惯懂风月的女人,使得我开始对不懂上风情的女人失去了耐,当看见张玲表现出这样的神态,心里冒出厌恶感那也是属于正常。

  此时具已经道里,若现在贸然身离去,这对于每一个女人来说,都是一件莫大的侮辱。再者,现时张玲的体对于我来说,还是充浓厚的新鲜感。所以心里虽然有着许多的不满意,但我还是硬着头皮地开始了慢慢的动作。

  具刚进张玲的道里时,她的道就像一口干枯的井一样,头与道壁磨擦之下,让我感觉有点轻微的刺痛。幸好在了十多下之后,她道里的水也开始多了起来,这让我免却了那种刺痛的感觉。此时的我也不多作他想,只顾着趴在她身上不停地,想尽量以最短的时间把这事儿办完。

  紧闭着双眼、脸带着红晕的张玲,一声不哼地用双手紧紧搂抱着我的头颈,任由着我的具在她道里快速地。在我快速地了一百下左右,张玲那本来张开的双腿突然死死地绕到我的部上,紧接着连续地颠抖了几下,我知道她的高已经来了。此时我也无意控制自己,在她高来了不久,我就把一股泻到她的道里去了。

  在感受一番高过后的余韵之后,张玲深深地吁了口气,嘴巴靠在我耳边小声地说:“这样的高感觉,我有大半年没感觉到了,今晚终于又重现了。”

  我离开了张玲的身体,一边穿着刚才放在边的衣服,一边微笑着对她说:“你老公的上班时间这么别扭,大半年没有高的感觉也属正常嘛!”

  张玲“嗯”的哼了一声后,微笑着望住我点了点头,她突然发现我正在穿衣服,马上皱起双眉瞪着我说:“你怎么穿上衣服啦,想回家了吗?今晚就在我这儿过夜嘛!姜滔明天早上九点多才下班回到这儿,那时候我们都已经回到公司里上班了,他绝对不会知道的啦!”

  “不啦!我是个有老婆、孩子的男人,一晚不回家怎么也说不过去。以后要是还有机会,我再来你这儿过一夜吧!”我一边继续穿衣服,一边婉言拒绝了她的要求。

  躺在上的张玲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后,望着我轻声地说:“那好吧,我不勉强你了。只要姜滔不在家里,我这儿随时都你来。”

  我会意地向张玲点了点头,然后穿好衣服后就走出了睡房,离开了她的家。临出门前,为了毁灭可能让晓美发现我越轨的证据,我还是不忘再次走进张玲家的浴室,洗了个澡后才开着车子回家。

    wWW.wUwAngXs.coM
上一章   驾驶生涯   下一章 ( → )
美女大律师张我的爱摆在你彩虹剑圣女修道院娇艳人生风流邪龙巨轮蓝天航空公司沉鱼落雁梦中的女孩
武王小说网提供《驾驶生涯》的精排版和大量的VIP章节,狐熊呕心创作的热门小说《驾驶生涯》精排版第二十章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清爽无弹窗,若有内容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驾驶生涯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武王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