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王小说网为您提供狐熊呕心创作的热门小说驾驶生涯精排版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重生小说 推理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乡村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玄幻小说 军事小说 架空小说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同人小说
最新的小说 家有妻妹 我的回忆 飘曳长裙 风云传奇 妇科男医 娇妻出墙 娇妻祸水 端庄娇妻 青春韵事 春染绣塌 热门小说 完结小说
武王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驾驶生涯  作者:狐熊 书号:12377  时间:2010/4/15  字数:9610 
上一章   第十八章    下一章 ( → )
  取了晓美这个大度的老婆确实令我欣喜万分,但她开出的那要命的时间表却令我难以接受。但为了在阿云面前维护男人的尊严,我又不好当面拒绝,只好陪着笑脸装出很有能耐地接受她的安排。

  当回到自己的睡房里躺到上,看着躺在我身旁的晓美,我马上苦着脸对她说:“老婆,你开出来的时间表真要命呀!如果依着你的时间来做,不到半个月我非翘辫子不可。”

  晓美瞅着我笑眯眯地骂了起来:“你这人怎么就这么笨啊!你自己也不想一想,要是我不开出这时间表,表姐非天天着你要造爱不可,你不会连我的用意都不明白吧?”

  我搔了一下后脑勺,腹不解地问:“要是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我就不会在刚才跟你说这番话了,你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啊?”

  晓美望着我微笑着说:“老公,我安排的时间表里,你最少有两天休息的日子呀!怎么,我解释得这么明白你还不会意吗?”

  我更加不解地对她说:“呸!你那要命的时间表里,哪有我休息的时间啊,你这不是明摆着要我的命吗?”

  晓美瞪着我有点生气地说:“我不是说每到星期二、四都要你回来跟我睡了吗?”

  我有点负气地对她说:“你说得倒好听,如果那两天晚上你不要求我办那事儿,我怎么也不相信你是我老婆。”

  听了我这么说,晓美一边“咯咯”地笑着,一边瞅着我说:“老公,我真是被你笑死了。这两天来你那东西老是往我后面那个地方,我现在连走路的时候都在痛,你认为我还会让你来碰我吗?虽然你会向天保证绝对不会到我后面里去,但你这人这么狡猾,叫我怎么能相信你的鬼话啊?为了避免你再碰我后面,所以你在未来的半个月里都也别再想碰我一下。”

  看到我还是有点不解的样子,晓美继续微笑着说:“我可不像表姐那么有能耐,被你得后面那地方几乎开花了,还是继续热烈地向你求爱。再说,她也有来月经的时候嘛,她那个来的时候,你不就有休息的时间了吗?要是她没有来月经,就证明你播种成功了,到了那时候她还能跟你办那事儿吗?笨!”

  我恍然大悟地说:“哎哟,我怎么就没想到这点呢!老婆,看来你耍小阴谋的本领一点都不比丈母娘差呀,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啊!嘻嘻…”晓美轻笑着伸手在我的鼻子上捏了一下,转着眼珠子说:“你丈母娘的本领我只学了还不到一半,要是都让我全学齐了,你还能在外面到处胡来吗?我开出的时间表虽然表面上你是辛苦一点,但实际上是处处维护着你,如果不提议我们俩各自跟你睡一晚,表姐每天晚上非要过来跟我们夫俩同睡不可。要是这样,你还有命活着吗?”

  看到我轻笑着不停地点头,晓美继续说:“我可不想经常看着自己的老公跟别的女人造爱,其实我是想你能尽快把她的肚子大,然后就让她早点回去。一来,她怀孕之后,就不能再跟我抢老公了;二来,你的身子也不会为此而累垮。我可不想你将来像李明那样,是个没用的太监。”

  听了晓美的一番话后,我什么都明白了。我伸手过去紧紧地楼住她,深情地在她的脸上吻了一下,然后带着非常幸福的笑容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刚把姚接回了公司,就接到了许曼的电话。她在电话里问我,姚把财务部科长的人选定下来了没有,我告诉她好像是张玲,但现在还没确定下来,如果有进一步的消息我会马上通知她。许曼还在电话里叫我下班后去她家里一趟,但我笑着回绝了她,说是家里来了一个外地亲戚,这段时间不方便去她那里,等过了这段时间就马上去她那里一趟。

  结束了跟许曼的通话,我刚走进财务部办公室,就见张玲向我打了个眼色。我马上脸笑容地走到她的身旁,并弯着把耳朵贴近她的嘴巴,等待着这位大美人的吩咐。当然,顺道斜着眼在她的衣领开口处看一下她衣服里那雪白的房是少不免的了。

  张玲看也没看我一眼,就像这个世界没有我这个人存在似的,一边双眼盯着手中的文件,一边悄声说:“今晚我老公上深夜班,晚上八点后来我家。”

  听了张玲这么说,我高兴得连连点头,眼睛却死死地盯着她的衣领开口处。直到她发现我的不轨行为时,向我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后,我才一脸尴尬地笑着走开。

  下班后把姚送回家,我就在外面胡乱地吃了点东西,并打了个电话回家,告诉晓美要接送老总到外地公干,今晚大概要到深夜才能回家。晓美深知我的工作质,所以我说的这个谎话她相信了,她还在电话里关心地叮嘱我开夜车的时候小心点。

  晚上八点我准时敲响了张玲家的大门,开门的张玲一手把我拉进屋子里,然后把头探到门外张望了一下才把门关上。我跟着张玲的身后走进了客厅,看着穿了一套紧身套装裙的她,令我马上心猿意马了起来,心跳也不跟着加快。

  张铃那健美的部被裙子紧紧地包住,却从裙子上看不见有穿内的痕迹,看来她的裙子里一定是穿了条丁字内。一想到她呆会儿穿着条感的丁字出现在我面前,在两腿只间跟随了我三十多年的兄弟马上涨大了起来。

  张玲把双腿夹紧坐在沙发上,看着我刚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就马上微笑着问我:“今天帮我问过那事了吗?”

  “问是问过了,但不知道对你是好事还是坏事。”我一边瞄着她那在裙外白的小腿,一边慢条斯理地说。

  张玲皱了皱双眉,显得有点生气地瞅着我说:“有话你就快点说嘛,如果把我急了,那你可别怪我用脏话骂你哦!”我“哈哈”的笑了一声后,继续慢条斯理地说:“今天从姚的口中得知,在几个科长的人选里,你的名字也在其中,是最靠前的一个,看来她是想要你当这个科长了。但我的直觉发现,她好像对你有点不放心,所以到现在还是没有把人选定下来。”

  “哎哟,这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啊!在我们公司财务部里,还有谁的工作表现比得上我的啊!”张玲马上一脸着急,而且带点委屈和不甘心地说。

  “嘿嘿,你连公司里的人际关系都不了解,怎么能当上这个科长啊?就是让你当上这个科长,你也不会当得长久。”我冷笑了一声后,眼睛继续地盯着她说。

  张玲望着我着急地说:“你有话就一次说完嘛,都快把我急死了,你还在吊我的胃口。”

  “姚跟许曼的关系怎么样,你这么聪明应该知道的吧?财务部科长这个职位这么重要,难道姚就不怕你是许曼那边的人吗?”望着张玲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后,我继续说:“以我的经验看来,现在姚对你最不放心的是,你有可能是许曼那边的人。这是令她不放心的最大原因,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决定是否把你选为科长的继任人。”

  听了我这一番话后,张玲沉思了好一会儿,突然眼珠子连续转了几下,瞅着我一脸疑问地说:“该不是姚总要你来调查我的吧?”

  我本来是想马上否认的,但回头一想,以张玲现在的神情看来,她绝对不是许曼的探子。如果我否认了,她有可能会亲自向姚表白效忠,那我在她的心目中就没有利用价值了,要把她的事就马上没戏了。所以我只是向她笑了一笑,不作出任何回答,暗示她要是想当上科长,就得非要过我这一关不可。

  看着我的神情,张玲“哎”的叹了口气说:“我现在什么都明白了,怪不得我找林影帮忙的时候,她向我提议一定要找你帮忙才行,原来她说的话一点都没错,看来找你帮忙算是找对人了。”

  我“哈哈”的笑了一声后,望着她说:“我只是个小小的司机而已,你可千万别把我太看重了哦,能不能当上科长还是要看你的运气。”

  “呸!在这里你就别给我装谦虚了,要是你没这个能耐,林影还会向我推荐你吗?”张玲瞅着我骂了起来。

  听了张玲的一番话后,我觉得有必要问清楚林影为什么会向她推荐我。所以我马上收起嬉笑的脸容,一脸正地对她说:“你现在可要老实点告诉我,林影为什么要向你推荐我?要是你说话不尽不实,那就不怪我不帮你的忙。”

  “这你还不明白吗?要是我还是继续当个小职员,借林影的那三万块钱,我到什么时候才能还清啊?虽然那三万块钱对于林影来说只是个小数目,但对于一个独身的女人来说,钱是令她们最有安全感的东西。如果她不尽力帮我的忙,那我借她的那三万块钱不就全泡汤了吗?”望着我点了点头后,张玲继续说:“再说,有一个自己的姐妹当上科长,总比别的人来当好吧?”

  从张玲的神情和语气,我可以看出她没有说慌,所以我接受了她的解释。但我突然觉得有点别扭的感觉,因为我从张玲的身上,隐约看出有姚跟许曼的影子。直觉清楚地告诉我,她已经在办公室的环境熏陶之下,慢慢地开始显出有点毒辣和办事不顾小节的手段。

  我低头默默地思考着张玲这个人,她借林影的那三万块钱是否故意的呢?要是她是故意以此来威胁林影尽力帮她的忙,那她这个人实在是太可怕了。我不由得认真考虑是否还要继续帮她的忙,因为这对我以后的前程有着莫大的干系,要是一不小心中了她的圈套,那遭殃的必然是我。

  虽然我把张玲想得那么可怕,但在寻求生存的技巧上,我在这间公司里可算是学到了不少东西,所以对于她的这些小伎量我也不大放在心上,因为她比起姚跟许曼还是着点。直觉告诉我,她的动机一定是被林影看穿了,不然林影也不会这么放心地叫她来找我帮忙,因为林影的手段比姚跟许曼更高明。一想到这一层,我的心情马上轻松了起来,眉宇间不经意地出了笑意。

  看着我一声不哼地沉思不语,坐在我对面紧夹着双腿以防青光外的张玲,以很慢的速度把双腿微微地张开,让我轻易地看到她的裙底青光,然后皱着双眉轻声地说:“喂,你怎么不哼声呀?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怕,所以就打算不帮我的忙啊?其实我只是想当上科长之后,把一身的钱债还清,绝对没有其它企图的。你放心,要是我能当上科长,一定不会亏待你的,我可以当面向你起誓。”

  虽然被她一语道破,但我还是脸不改地对她说:“你张大美人要我帮忙,我哪里敢不答应啊?我只是思考着用什么方法,才能让你坐上科长这个位置。”

  “有你在姚总面前给我说几句好话,不就行了吗?”张玲一边微笑着说,一边把双腿张得更开。

  我地盯着她裙底内那条月白色的感小内,微笑着对她说:“你说得倒容易,姚这个人性格多疑,想要她相信你不是许曼那边的人,要用点技巧才行的呀!”

  张玲突然把张开的双腿合拢了起来,然后瞪着我说:“我可老实告诉你,要是不帮我当上科长,你以后就别想碰我一下。”

  “哎哟,我又不是总经理,怎么可以答应一定能让你当上科长呢,你的要求也太高了吧?上回在餐厅里,你不是说了我答应帮你打听就行了,怎么你突然把要求提高这么多啊?”我故意装出很为难地说。

  张玲瞅着我说:“上回在餐厅里,我是要你打听候选人里到底有没有我。既然现在候选名单里有我的名字,那你当然是要帮我当上这个科长的了。上回答应你的事,今晚我就在这里报答你,但你以后想继续跟我办那事儿,就得帮我当上科长才有可能。”

  我微笑着对她说:“你的忙我是一定会帮的,但还是那句老话,能不能当上科长还是要看你的运气。因为我确实没有一定能让你当上科长的能耐,希望你能清楚这一点。”

  张玲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后,望着我眉花眼笑地说:“如果你答应帮我在姚总面前说好话,这个科长就有很大把握由我来当了。因为林影向我推荐你的时候,她曾经慎重地告诉我,只要你肯答应帮我,科长的位置我是做定了。”

  我“哈哈”的轻笑了几声后,定眼望着她说:“林影还有把我的什么事都告诉你啊?你现在就全都告诉了我吧,免得我浪费舌的再问你了。”

  张玲瞅了我一眼后,脸微带红晕地说:“林影还告诉我,你这人什么都好,最大的缺点就是好。只要我肯答应跟你上办那事儿,你就肯定帮我这忙。”

  我装出有点被人冤枉的样子对她说:“你可别听她胡说呀,我这人虽然是风,但绝对不下,趁火打劫的事我是干不出来的。要是我这个人好,早就借机对你下手了。”

  脸上微带红晕的张玲向我抛了个媚眼,啐了我一口说:“呸,你还好意思说自己不好呢!刚才我故意把腿张开,你马上就像猫见了鱼似的,眼睛老在我的裙底里瞄来瞄去。要是你不是好的男人,会是这样的吗?”

  听了她这么说,我只好用笑声来掩饰这一脸的尴尬了。在笑声中,直觉突然告诉我,这个女人比我想象中还要可怕。我一定要当面向林影了解情况后,才好把这个女人搬到上去,免得一不小心踩进了她的陷阱,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但要想离开这有可能是个陷阱的地方,我又怕把现在的气氛得更加尴尬。

  正当我左右为难的时候,我的手提电话响了起来。打电话给我的是阿云,她在电话里问我什么时候回家。我站了起来走到张玲家的阳台,才低声地告诉电话里的阿云,我现在把公司领导送到几百公里的地方谈生意,可能要到深夜才能回家。跟阿云通完电话后,我装出非常无奈的样子回到客厅。

  刚坐回沙发上,张玲就轻声问我:“怎么,是你老婆的电话吗?”

  我点了点头“哎”的叹了口气,一脸无奈地对她说:“我的儿子突然发高烧,老婆要我马上回去看一下。”

  “嗯,孩子发高烧可不是小事,你可要快点回去才行,发生这样的事家里没个男人是不行的,你现在就马上回去吧!我老公明天继续是上深夜班,要是你明天晚上有空就来吧!”张玲有点替我着急地说。

  我又点了点头后,就离开了张玲的家。临出门前,她用力地把我楼在怀里,羞红着脸在我的脸上轻吻了一下,才把我送出门去。

  走出张玲的家门后,我打电话通知林影,呆会儿要去她那里一趟,接着马上开动姚的座驾直奔她的家。看着穿了一条吊带丝质睡裙开门的林影,我的火马上就燃烧起来。顾不得还没把门关上,我就把手伸到她的睡裙里摸一通。

  林影一边把大门快速关上,一边皱着双眉说:“你急什么啊?门没关上就来,要是让别人看见就麻烦了。”

  我厚着脸皮,嬉笑着把她拉到客厅的沙发上说:“嘻嘻…这么久不跟你办那事儿,想你了嘛!”

  “麻烦你就别在我面前说慌了,你要是没什么特别难办的事,会突然半夜三更的来我这儿吗?是不是为了张玲的事,来向我了解她的情况啊?”林影轻轻地推了我一下说。

  被她当场说穿心事,我的脸皮再厚也不红了起来,只好边“哈哈”的用笑声掩饰一脸的尴尬,边用双手用力地搂着她的说:“你这个美女就是聪明,我就是为这事来向你了解情况的。我跟张玲谈了后,觉得她在利用你的关系,要我帮她当上科长这个职位。她说的话有很多地方都有疑点,所以我就马上过来向你了解一下。”

  看着林影点了点头后,我继续往下说:“你有没有觉得,张玲向你借钱是有别的用意的啊?我个人觉得她是故意向你借钱,然后威胁你帮她当上科长,要是你不答应帮忙,她就会不把那三万块钱还给你。”

  林影推开我放在她房上的手,像老师考问学生似的微笑着问:“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啊?”

  “嗯…我觉得她虽然是有这个实际困难,但她又不是外地人,三万块钱也不是太大的数目,她可以问家里的人借嘛,何必要问同事借呢?再者,公司里跟她要好的同事也不只你一个,她为何一定要问你借呢?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张玲这人从来都对我不理不睬的,她突然主动献身求我办事,这不得不令我对她有所怀疑。虽然之前有你的推荐,但也不必这么做啊!”我把自己的见解说了出来。

  林影欣赏地向我点了点头,成足在地微笑着说:“连你都把这几点看出来了,你认为我会看不出来吗?张玲是我大学时代的学妹,她当初进公司的时候就凭借着这个关系结识我的。她在我面前耍这些小把戏,我早就看出来了,是只怕她是许曼的暗线,所以我就故意装糊涂的把钱借给了她,是想看看她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望着我微笑地点了点头后,林影继续说:“自从财务部里出了那件事后,她就整天着我帮助她当上科长这个位置。经过详细思考后,我觉得这事非要你亲自出马,才能试探出她是不是许曼的内线,所以我就把你推荐给她了。今晚你过来向我了解情况,我可以断定她不是许曼身边的人。你可以放心帮她当上科长,以备我们往后在公司里有人可以利用,但千万要提防着她点。”

  “嗯…你说得没错,是要提防着她点才行。不过我曾听许曼说过,一定要收买当上这个科长位置的人,以备后报复姚之用。以张玲现在这样的机心,我怕她搭上了许曼之后,就会在我们的头上搞小阴谋。要是这样的话,你认为该怎么做才好呢?”我心有顾虑地望着她说。

  林影微笑着对我说:“有这样的顾虑是多如的,你自己也不想一想,许曼会亲自去收买张玲这么笨吗?要收买张玲,许曼只能靠我们俩其中一人去完成,她是绝对不会自己亲自出手的。在收买张玲的时候,我们只要向她施加一点压力,让她知道就是搭上了许曼后,要是没有我们在旁边撑着她,是无法在这个公司继续生存下去,这不就成了吗?”

  听了林影一番详尽的解释,本来心顾虑的我马上展出了笑容,双手紧紧地楼抱着她说:“哟!我的美女耶,你的见解真是独到啊!要是没有你时常提点着,我都不知道在这个公司里死了几回了。”

  林影用力地推开我的双手,瞅着我啐了一口说:“去,去,去,少在我面前卖乖!我现在可要警告你,可别被张玲这小狐狸得神魂颠倒的,要是后出了什么差错,谁都帮不到你的忙,知道了吗?”

  我将手伸进林影的内里,一边把手指入到她的道里搅动着,一边笑着对她说:“我哪会被她倒了呢,要是这样我也不会过来找你相量这事啊!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能把我得神魂颠倒哦!嘻嘻…”林影轻微呻了一声后,瞪了我一眼说:“你这个狼就是嘴甜舌滑,专拿好听的话说出来。喂,这么夜了还不回家,不怕晓美姐又来审问你了吗?”

  “今晚不用怕,我早就告诉她今晚要接老总去很远的地方公干,要深夜才能回家。不过现在我不想回家了,想在你这里借个地方睡一晚。我的林大美人,同意借个地方让我睡一晚吗?嘻嘻…”我嬉皮笑脸地说。

  林影轻笑了一声后,瞅着我说:“那你老婆问起你今晚去了哪里,你该不会说来了我这里吧?”

  “嘿嘿,这还不容易吗?呆会儿我打个电话回去,告诉她由于去的地方太远了,所以今晚不能回家,那我不就可以整晚呆在你这里了吗?”我笑着说。

  林影一边任由我的手指不停地在她的道里搅,一边半闭着双眼对我说:“幸好没嫁给你这个既好又经常说慌的男人,不然我的亏就吃大了。噢…你的手指轻点嘛!”

  我把道里的手指了出来,对着林影做了个声的动作,然后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告诉晓美由于今天出差的地方离省城太远了,所以今晚不能赶回家里睡。从晓美在电话里的语气,可以听出她并没有怀疑什么,只是一个劲地吩咐我小心开车、注意安全。

  在一旁看着我打电话的林影,一边心欢喜地望着我,一边解开我的链,把我的具从内里掏了出来,然后趴下身子把我的兄弟含在口里。那种充人体温暖的情,马上就从那感的头传遍了我全身各部神经。我连忙结束了跟晓美的通话,微闭着双眼靠在沙发的靠背上,享受着林影的特别服务。

  为了防止有人突然打电话来扰,我把手提电话的电源关了,然后把手伸到林影的前,慢慢地抚摸着她那对结实的房。林影一边把我的具整含进口里,一边用手在我的囊上不停的抚摸着。具在林影的舌头挑逗之下慢慢地涨大了起来,那与生俱来的冲动马上就传到了我的大脑。

  我轻轻地推开正在含着具的林影,让她翘起部跪趴在沙发上,然后站了起来把她的内掉,将早已经涨大发硬的进她的道里。林影“噢”的轻呼一声后,把部用力地往后一顶,让我的具能够尽快地整进她的道里,解决她那已经忍受多饥渴。

  我双手扶住林影的部慢慢开始了的动作,在她道里早已经泛滥成灾的水滋润之下,使得我的每一下动作都能顺利进行。随着我把的动作加快,她那夺人心魄的呻声也随之而高了起来。与此同时,她那道里娇的肌不停地收缩着,夹得具把快连连的信息不停地传到了我的大脑神经。

  由于休息那两天里纵过度的关系,虽然在晓美的爱护之下让我休息了一晚上,但我的精力还是没有完全恢复过来,所以在我了几十下后,竟然就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在道里中的具,慢慢地呈现出半硬的状态。虽然是这样,但我还是在那润的道里继续,免得由于我的个人原因而让正在享受爱中的林影感到败兴。

  跪趴在沙发上的林影很快就察觉了我这个异常状况,她扭转头来紧皱着双眉用眼神向我发起疑问。看见我还是勉为其难地继续的动作,她站了起来用手轻轻地把我推开,然后伸手把我的具从道里拔了出来。我无奈地向她笑了一笑后,整个人瘫坐在沙发上。

  看着我这从未有过的举动,林影腹狐疑地问:“你今天到底怎么啦?不会是在来我这里之前,把力气都用在张玲这小狐狸身上吧?”

  “没…没这事,虽然在来你这里之前,我确实是去了张玲那里,但我绝对没有碰过她一下。”我息着说。

  望着还是一脸疑问的林影,我只好把李明向我借种的事告诉了她,并把在两天的休假里阿云跟晓美和我连续大战了两天一夜的情况也如实说了出来。虽然在一个女人面前,谈起自己与别的女人发生行为是件极为不礼貌的事。但林影的性格我是相当了解,要是她介意这一点,当场撞破我跟许曼办那事儿的那天,她早就跟我闹翻天了,所以我就无所忌地把这些事都告诉了她。

  听了我一番诉说后,林影一脸痛惜和关心地望着我说:“哎哟,怎么你刚才还要主动挑起我的情啊?明知道自己前两天纵过度就别再胡来了嘛,你一点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要是不小心把身子累垮了,那该怎么办啊?今晚你给我安份着点,别再想打我的坏注意了,在这里好好的休息一晚上。等你完全恢复过来再跟我办那事儿,这段时间你要多注意点身子,我们的日子还长着呢!”

  “我知道了,但难得来你这里睡一晚上,不跟你办那事儿,我总觉得有点对不起你。”我搂抱着她的脸歉意地说,望着她微微地笑了一下后,我有点奇怪的问:“我怎么总觉得有点别扭,我朋友求我借种的事,你难道一点都没有感到奇怪的吗?”

  林影微笑着说:“有什么好奇怪的啊?这是一些没什么文化的暴发户常有的心态,封建的思想左右着他们做出这样的事来,在现今这个社会上也不是少见的事了。我以前的男朋友就是他的父亲借种而生出来的产物,他知道自己的身世后就开始自卑了起来,自卑让他连一点男人必有的上进心也没有。对于没有上进心的男人我是无法容忍的,所以我就坚决地跟他分手了。”

  林影说完这番话后,也不容我继续说下去,硬是推着我进了浴室洗澡,然后把我拉进卧室,搂抱着我在上好好地睡了一晚上。

  ***********************************

    wWW.wUWAngXs.coM
上一章   驾驶生涯   下一章 ( → )
美女大律师张我的爱摆在你彩虹剑圣女修道院娇艳人生风流邪龙巨轮蓝天航空公司沉鱼落雁梦中的女孩
武王小说网提供《驾驶生涯》的精排版和大量的VIP章节,狐熊呕心创作的热门小说《驾驶生涯》精排版第十八章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清爽无弹窗,若有内容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驾驶生涯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武王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