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王小说网为您提供狐熊呕心创作的热门小说驾驶生涯精排版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重生小说 推理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乡村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玄幻小说 军事小说 架空小说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同人小说
最新的小说 家有妻妹 我的回忆 飘曳长裙 风云传奇 妇科男医 娇妻出墙 娇妻祸水 端庄娇妻 青春韵事 春染绣塌 热门小说 完结小说
武王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驾驶生涯  作者:狐熊 书号:12377  时间:2010/4/15  字数:7721 
上一章   第十三章    下一章 ( → )
  作为一个非常普通的司机,我从来都没有想到,我会有这么多的遇。在我的人生历程中,晓美、林影是足可以影响我一生的女人,她们都有一颗对我充宽容的心。无论我是否跟别的女人发生行为,她们那颗对我充宽容的心,总是让我感到难以忘怀。

  晓美,一个作为我子的女人。她对我的包容,已经是超出了现今所有女对丈夫的容忍程度。她不但让我有一个温暖的家,还让我感受到在跟她结婚后,是世界上最为幸福的男人。所以我对她既敬又爱,她将会是我一生当中最爱的女人。当然,狼还是我的本

  林影,一个既是我同事又是我情人的女人。她不但在工作上给我悉心的指导和帮助,还在方面让我得到足。她对我的包容,也是让我对她万分感激。可能是我的爱全都给了晓美的关系,所以我对她只会充着感激,而从来都谈不上爱。这一点,我相信她这么聪明的女人,心里是应该相当清楚的。

  当我离开了林影的家后,我边放慢脚步往家的方向走,边思考着刚才她对我的一番指导。在我的一番深思后,我不为自己的幸运而欣慰。头脑相当聪明而清醒的林影,要不是对我充爱意,而对我百般包容和悉心教导,我将会在这个公司里很快的永远消失。

  而更令我惧怕的是,一旦卷入这场对我毫无意义的斗争中,所给我带出来的负面影响,很有可能令我和晓美建立的幸福家庭就此破裂。如果我一旦卷入这场争斗中,我跟许曼和姚的通行为,将会很快传入晓美的耳朵里。

  虽然晓美对我有着一颗,常人难以理解的宽容心。但作为一个女人,再怎么样的宽容,也绝对不会容忍自己的丈夫,一而再、再而三的对自己背叛。这样的事情如果发生了,我不但会掉失了一份职薪优厚的工作,而且将会毁灭了自己一手建立的幸福家庭。我一想到这里,心里不不寒而栗。

  正在澳洲学习的姚,果不其然的提前了两天回来。她在澳洲登机前,就从电话里告诉了我到达的时间,叫我提前开车去机场接她。她还顺道问了我一下,最近公司里有什么人员调动。我在电话里告诉她,以我眼睛看到和所知道的,公司里暂时一切都正常,也没有什么人员调动。

  心中一目了然的许曼,当然知道姚会提前回来。所以当听到我要去飞机场接姚,许曼马上就叫我尽快接近姚,还叫我尽量留意一下姚的神情,回来马上报告给她知道。至于许曼为什么要我留意姚的神情,我是一概不知,只是奉命行事罢了。

  当我在机场看见姚的时候,一脸心事重重的她,马上就叫我先送她回家。我虽然知道有忧心的事正烦着她,但我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看到她这样的神情,我也不敢开口问她,只是一声不哼的听从她的命令,把她直接从机场送了回家。

  进了姚家还没等我坐下来,她就从旅行箱里拿出了很多礼品送给我。在这些礼品中,有一大部份是送给我的,也有送给我老婆晓美的。她看见我不停嘴的道谢,还马上从皮包里,拿出了六千块钱递给我。看到我一脸不解的望着她后,她就脸笑容的告诉我,因为不知道我儿子喜欢什么东西,所以这些钱算是给我儿子买台电脑的费用。

  姚的用意我是相当明白的,她这样又礼品、又现金的送给我,只不过是用物质来收买我为她办事罢了。我虽然已经看出她的用意,但我还是装出一脸得遇明主的神态,不停地向她道谢。还装出向她发誓,我以后将会誓死效忠于她。

  我对她说出了这些麻的效忠言辞,总让我心里觉得自己是一个十分卑鄙的人。但为了自己能够继续生存下去,我是不能够不这样做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句俗语我现在总算是有点明解了。

  当听到我一番效忠言辞后,姚一边拉着我的手一起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一边用无限感激的眼神望着我说:“阿全,有你这一番话,姐死也瞑目了。现在公司里值得我信任的,也只有你和林影了。但人总是会变的,现在我也不知道该信任谁为好,所以我就把宝押在你身上了。”

  我双眼望着姚,装出一脸诚恳的对她说:“姐,你放心吧,我是绝对不会对你变心的。你有什么事要我帮你办的,就尽管开口吩咐我好了。不过说句老实话,我只懂得开车,其它的什么都不会做,也不知道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如果你觉得我是信得过的人,又或者是可以让我知道,那你就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吧。”

  “阿全,如果不是觉得你是个可以信任的人,我也不会刚下飞机就把你拉到家里来了。其实这件事我是不应该告诉你的,既然你开口问我,为了表示我对你的信任,就把整件事的经过都告诉你好了。希望你知道这件事后,能够做到守口如瓶,就连林影也不能说。”姚用祈望的眼神,望着我向她点了点头后,就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都详细的告诉了我。

  公司财务部里的管理制度,从哪一个方面来看,都是管理得密不透风的。财务部里的现金,只是小批量的存放,是用来应付员工日常的业务报销所需。而且是层层把关,没有三个人以上的签名,是根本无法在账面上显示这笔钱的去向。所以要打这些现金的主意,是根本没有可能的,况且打这些小钱的主意也没这个必要。因为谁都知道,犯不着为了这些小钱,而连累自己进监狱坐大牢。

  公司与客户之间的资金收,都是以支票的形式来进行,而且支票的抬头都是写上公司名号。也就是说,只有接收公司才能存入这笔款项。这样的做法也杜绝了某些用心不良的人会席卷巨款而逃。而出问题的地方,就出在这令人意想不到的支票上。

  我们公司虽然只是个子公司,但却是整个亚洲区的旗舰公司。所以整个亚洲区的大额支票收,都在我们公司的财务部里完成。而这些支票上的金额,往往是几亿到十几亿美金之间。把这些巨额的资金放在银行里,只要是短短的一天时间,利息上的数目那可真是不菲。

  只要财务部里的主管人员和客户沟通好,在接收客户支票后,在转账的时候能够推迟一天,又或者在开出支票给客户时提前一天,客户就会得到这些数目不菲的利息。得到利益的客户们,都会把这些渔利中的一部份,交给财务部里的主管人员作为好处费。

  如此精明的贪污手法,在账面上是无从查对的。如果被别人发现入账和出账的差异,也会有很多合理的理由来推托。要是真的没有合理的理由来推托,最多只是业务上的过失。最坏的后果是被公司开除,也不用自己进监狱蹲大牢,而且比贪污公司里的现金还要多、还要安全。

  当我听到姚说到这里,心里不由得大吃一惊,看来我今天又长见识了。以前我跟着丈母娘在商场里做生意,最大的一单买卖也不过是一、两百万而已,如此巨额的支票收,我连想都没有想过。看来这就是一个真正的大公司与家庭作坊式公司的对比差距了。

  我从来都没有想到,会有人利用巨额资金的利息来大做文章。以前我经常在别人面前张扬,自己曾经在商海里打滚多年,是如何的厉害、如何的对经商有经验。但当听到姚说出这些事情后,只觉得自己连这些商场小把戏也不知道,我以前商海经历实在是太过渺小。

  姚还告诉我,以前在位的总经理彼德是知情的,而且每次的作弊他都有参与和分钱。当时把许曼升任为财务部经理后,彼德就发觉许曼虽然是个有魄力的人,但许曼的为人过于泼辣,而且办事略显冲动。所以彼德为了自身的安全和还姚的人情债,就顺水推舟的把姚在财务部副经理的职位上。

  彼德这样的安排用意是,要姚盯着许曼,别让她干出愚蠢的事来。因为许曼一旦干出蠢事来,那些作弊的事情就会牵连到彼德身上。后来欧洲母公司要调一个人过去,彼德的本意是调姚过去的。但考虑到姚有家庭的因素,而且办事比许曼稳健,再加上许曼刚离婚恢复单身,所以就把许曼调到欧洲母公司去。

  姚心里相当清楚,曾经是财务部经理的许曼,是非常识财务部里的业务状况的。所以当许曼回来接替总经理职位后,姚就没有再做出以往的作弊行为了。但不知道为什么,财务部里的一位科长,在姚不知情的情况下,竟然继续做出这样愚蠢的作弊行为。

  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一心回来报复的许曼,当然是捉住姚的痛脚不放了。许曼就把这件事情,上报给欧洲的母公司知道。母公司方面马上就通知正在澳洲学习的姚,马上回国彻查这件事情,所以姚就提前两天回来了。

  当知道整件事的全过程后,我马上就猜到了,姚正在掩饰自己的罪行。如果没有她的点头示意,财务部里的那位科长,是绝对不敢做这作弊的事情来。原因很简单,参与其中的客户只会跟姚打交道,他们绝对不会理会一个小小的科长。看来她现在还是没有对我说真话,但她不说出来,我也不好当面说穿。

  我装出惊慌的脸孔对她说:“姐,这件事你可要小心着点来应付啊!如果那位科长说你有参与这件事,那是有可能蹲监狱的大事呀!”

  “你说得一点都没有错,所以我就提前两天回来找你帮忙了。”姚望着我说。

  我一脸无奈的对她说:“你现在回来了,我也不好在许曼身边帮你刺探情况呀!姐,你看这件事,你能掉干系吗?”

  姚苦笑了一下,双眼无神的望着我说:“这件事能不能掉干系,主要看许曼知道的是多少。要探听许曼的情况,这个任务就落在林影身上了。但林影现在是许曼的秘书,我也不能确定她有没有对我变心。我要你帮忙的就是利用你跟林影的关系,刺探一下她对我说的是不是真话。”

  我拍了拍自己的口对她说:“姐,你就放心好了,我保证一定会帮你完成任务的。”

  姚瞅着我,脸笑意的对我说:“我就怕你被林影这小狐狸住了,把我待给你的事情给办砸了呀!”

  “姐,你把话说到哪里去啦?论起身材相貌来,林影跟你哪里有得比啊!你不在的时候,我去找她只是消磨时间罢了。你现在都回来了,她还能把我住吗?”我一边伸手搂住她的,一边地盯着她前的那对大东西说。

  对付女人最简单和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当着她的面,说她比别的女人漂亮。姚也是个女人,我把女人最中听的话说出来,她当然是高兴得像春天里盛开的鲜花似的。但她还是装出生气的样子来,啐了我一口说:“你这个狼,就是尽会说甜言语的话。跟你说起这正经的事情来,你脑子里却尽想着那些不正经的事儿。”

  我伸手在她前那对从来都不戴围的大房上抓了一下,然后不怀好意的笑着对她说:“姐,我说的可都是实话呀!你看你这对大东西,就可以把我死了。你不说那些不正经的事儿来,我都差点忘了呢!你临出差前不是说,等你回来后,就把你后面那个地方给我尝尝的吗?现在趁你家里没别的人在,你就给我尝尝你那个地方吧。嘻嘻…”姚脸带笑意的瞅着我说:“我说你是个狼一点儿也没说错,正经话还没说上几句,就开始动手动脚的啦!上次在这里还没被我老公吓破胆子吗?”

  “嘻嘻…上回是意外嘛!你老公现在不会突然回来搬电视机吧?姐,我帮你去打探林影是否对你真心,那可是劳心劳力的事呀,你可要慰劳我一下才行哦!嘻嘻…”我边嘻皮笑脸的对她说,边隔着她今天穿着的长,用手不停地在她的部上

  姚双眼瞪了我一下说:“哎哟!你别在我那里啦,我的心都快要被你出来了呀!你这个死狼,就是会在这个时候来敲我的竹杠。好,今天就算便宜你一下,反正我出去几天都没办过这事儿,心里老想着跟你办这事儿的。你等我换条裙子出来再办这事儿,免得我老公突然回来,了长不方便穿上。”

  她说完这话后,就进了睡房里换衣服。我坐在沙发上,看着不一会儿就从睡房里出来的姚,只见她穿着一套平常上班穿的套装裙,手里还拿着瓶婴儿润滑油。看着她从睡房里走出来的那个样,只瞅得我心里得像有蚂蚁在上面爬着似的,下面的兄弟也在不知不觉中站了起来。

  我的眼睛瞄着她那双没穿丝袜,从裙脚出来雪白的大腿,坏笑着对她说:“哟!姐,咋的连润滑油也准备好啦?是不是经常跟你老公一起研究你后面那个地方啊?嘻嘻…”意的姚走过来坐在我旁边,然后伸手隔着子在我的具上捏了一下,瞅着我笑眯眯的说:“等会儿你这个坏东西,要到我后面那里去,没这润滑油非痛死我不可,我没这一手准备能行吗?我后面那个地方,才不给那个没出息的来研究呢!你看你的面子有多大呀,我把后面那个地方都给你研究了,你以后可要对我忠心点哦!”“这个是当然的了,你对我这么好,还能对你变心吗?嘻嘻…”我一边笑嘻嘻的对她说,一边把手伸到她的裙子里。

  我的手一直伸到她那没穿内部上,不停地着她那多部。我手上的中指慢慢地进了她早已经水横道里,拇指在她的蒂上轻轻地着。她的身体开始颤抖了起来,嘴里也开始轻微地哼叫着。

  倍受刺的姚,放下手中的那瓶润滑油,急忙伸手过来拉开我的链,把我已经涨大了的具掏了出来。她一边套着我的具,一边把头低下来,把我的具一口含在她的嘴里。她的舌头不停地动着我的具,牙齿时不时的轻咬着我的头,手还充挑逗地在我的囊上轻摸着。

  一股又酸又麻的刺感,一直由头传到我的大脑。我把一直玩着她部的手拿了出来,解开她衬衣的纽扣,把她前那对雪白的大房掏了出来,双手用力地着。我推开她正含着具的嘴,把我的具放在她两间,用她那对雪白的大房夹着我的具。然后不停地部,让具在她的沟间

  姚这时也尽量地把头低了下来,张开嘴把舌头伸了出来。当我的到她嘴边的时候,她就用舌头来我的头,她嘴里还不停地哼出特别人的呻声。那种比口更有一番风味的感觉,令我的情更加高涨了。

  我把她整个人按在沙发上,捋起她的裙子,拿着已经硬得有点发痛的具,对准她的道挥军直入。当具一到她温暖的道里,我就开始了快速而有力的。被我在身下的姚,很有节奏的把部往上,来配合我快速而有力的

  我一边快速地着,一边用手上的小指整入她的门里。小指在她那紧窄的门里,不停地抠着。当我的手指到她的门里时,大大地刺了她那炽热的情。她双手紧紧地搂着我,嘴里哼着的呻声,也开始大声地叫了出来。

  她这样大声地呻,也大大地刺了我的。我像拼命似的用具,在她的道里疯狂地着。当了一百来下左右,我就把在她门里的手指了出来,突然停下在她道里的动作。

  正沉浸在爱快当中的姚,瞪大双眼盯着我问:“喂,正得来劲的时候,你怎么突然停下来啊?”

  我不怀好意的望着她,笑嘻嘻的对她说:“姐,我想一下你后面那个地方嘛!”

  “你就会在人家最要紧时候来敲竹杠!好,就让你尝尝我后面那个地方是什么滋味的。”姚皱着双眉瞅着我说。

  她说完这话后,就把我在她道里的具拔了出来,把早已准备好的润滑油,搽在我的具上。然后转过身体跪趴在沙发上,部翘了起来,把那瓶润滑油递了给我,示意我帮她往门里搽油。

  等我在她的门里搽完油后,她转过头来瞅着我说:“我老实告诉你,你可别再像刚才那样,到了最紧要的关头就停下来。不然的话,我就不放过你,你听清楚了吗?”

  我笑嘻嘻的向她点了点头,然后跪在她后面,把具慢慢地入她门里。她的门紧紧地夹着我的具,一种难以形容的快直冲到我的大脑里,我开始了慢慢的动作。由于搽了润滑油的关系,具在她门里的动作,还是相当的畅顺。

  具刚开始门的时候,姚嘴里不停地叫我慢慢的来,千万不要把她痛了。但到了后来,她却转过头来望着我,用眼神示意我快点的来。她还一边大声地呻着,一边把手伸到自己的部上不停地

  我的具在姚门里,快速地了一百来下后,她的身体突然连续颤抖了几下,在大声的呻中高就来了。我这时也无法再忍下去了,只觉得头一阵的酸麻,就把一股都泻在她的门里。

  我们搂抱在沙发上息了一会儿后,姚把我还在她门里的具拔了出来,然后笑眯眯的望着我说:“我身上能让你这坏东西进去的地方,都给你尝遍了,这下你该满意了吧?你可别做出对不起我的事,不然我就用剪刀,把你这坏东西剪下来。”

  “你对我这么凶,我哪里敢做出对不起你的事啊?嘻嘻…”我一边笑嘻嘻的搂着她说,一边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

  姚用手在我鼻子上捏了一下,然后神情认真的对我说:“算你识相,知道我凶就好。我可正经的告诉你,你是个有老婆、有孩子的男人,你跟林影的事千万别放真感情下去。不然的话,很可能会导致你离子散的。我虽然跟你搞上这事儿了,但只是互相利用解决需要而已,在这方面也谈不上感情和吃醋的问题。我就怕你脑子一下子转不过来,把事情办砸了,所以我有必要跟你说一下。”

  她望着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后,接着继续对我说:“其实一个男人在社会上谋生,跟自己子以外的女人发生体关系,对于我来说是无可厚非的,你能够明白我对说的话就好了。你今晚不要去林影家了,因为我今晚要去她家里送点礼物,免得三个人在她家里碰面,会有尴尬的场面出现。”

  姚所对我说的一番话确实是至理明言,我一脸感激的对她说:“姐,你说的话我都会明白的。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把事情办砸的。”

  姚脸笑容的瞅着我说:“今天该说的话都跟你说了,我的便宜也给你占够了,你就早点回家好了,明天早点来接我上班吧!”

  说完这话后,姚就拿出纸巾来帮我擦干净粘润滑油的具。整理了一下各自的衣服后,就眉开眼笑的把我送出了她家的大门。

  刚出了门,我就打了个电话给正在公司的林影,把我今天所听到的事都告诉了她。林影在电话里也告诉了我,她已经知道这件事了,是许曼刚才告诉她的。许曼还叫她刺探一下我,是否对许曼忠心。

  林影还在电话里告诉我,以现在的事态发展,作为这场争斗中的牺牲品,一定是那位出面办事的科长。她还觉得这件事中,我们有必要帮姚一把。因为姚一旦倒了下去,我们在许曼面前就没有可利用价值了。由于我们知道许曼的丑事太多了,如果许曼在这场争斗中胜出,我们将会是许曼下一个清除的目标。所以我们要平衡她们的斗争形势,我们才能够渔翁得利。

  结束了跟林影的通话后,我心里不的惊叹起来,在这场与我毫无关系的争斗中,让我学到太多的人生哲理了。更让我感到幸运的是,到目前为止,至少有两个女人教会了我,如何在恶劣的环境中寻找生存的方向。

    Www.WuWaNGxS.COm
上一章   驾驶生涯   下一章 ( → )
美女大律师张我的爱摆在你彩虹剑圣女修道院娇艳人生风流邪龙巨轮蓝天航空公司沉鱼落雁梦中的女孩
武王小说网提供《驾驶生涯》的精排版和大量的VIP章节,狐熊呕心创作的热门小说《驾驶生涯》精排版第十三章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清爽无弹窗,若有内容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驾驶生涯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武王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