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王小说网为您提供狐熊呕心创作的热门小说驾驶生涯精排版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重生小说 推理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乡村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玄幻小说 军事小说 架空小说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同人小说
最新的小说 家有妻妹 我的回忆 飘曳长裙 风云传奇 妇科男医 娇妻出墙 娇妻祸水 端庄娇妻 青春韵事 春染绣塌 热门小说 完结小说
武王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驾驶生涯  作者:狐熊 书号:12377  时间:2010/4/15  字数:10154 
上一章   第四章    下一章 ( → )
  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话说得一点都没错。在领到丈母娘的圣旨后,我一有时间就大摇大摆的去老丈人的二宅那里。次数去得多了,就跟那二小玉了,打情骂俏的话自然是少不免的了。但她始终是我半个丈母娘,我也不敢太过放肆,要和她搞上那事儿只有等机会了。

  看来我的机会来了。一天下午,我们的班车就要在县里发车时,我的老丈人阿奇跑过来拿了三千块钱给我,叫我交给小玉。还叮嘱我先把钱拿过去才回家,免得给我丈母娘发现了。我就答应了他。

  我们的班车到达了省城,我就直接到了二宅。那地方是租来的,只有一房一厅。当我到了那里敲门时还不到早上六点,我敲了好长一段时间小玉才来开门。门一打开只见小玉穿一件睡裙出来,一看就知道没有穿围,因为她前两粒花生米在若隐若现的睡裙上凸了起来,下面的内形状也隐约可见。看得我两眼发呆,差点没把口水出来。

  “全哥,怎么这么早就来啊?”小玉睡眼蒙的问我。

  “是老丈叫我把钱拿过来给你,他说你没钱用了就叫我尽快拿给你,所以我这么早就来,怕你等钱用。”我说这话时发呆的双眼还是一直在她身上瞄。

  “那谢你啦。喂,你别老是这样看着我呀,没见过女人穿成这样啊?快点进来吧。”她看出我的眼神了,这是每个女人特有的感觉。

  听到她的话后,我就回过神来边走进屋里边笑着说:“呵呵,你穿成这样我不这么看,那我还是正常男人吗?”

  “你们男人都是这样,看见女人穿得少了点就看得眼珠子都不会转。”她一边说一边把大门关上。

  我进了客厅坐在沙发上,从口袋里拿出钱递给她。小玉弯下接住我递过来的钱,她这样一弯下就让我从她睡裙前的开口处,看到那对雪白的大房和两粒粉红色的头,顺着沟往下看,粉红色的小内也让我看得一清二楚。我整个人看得都定了神,就连她接住我递给她的钱时我也没注意到。她见我看得这么入神,索把整个人定住在那里好让我一次看个够。

  “全哥,看够没有啊?看清楚了吧?身材咋样啊?”她说完这话就把手伸过来,在我脑门上敲了一下。

  我摸了摸脑门,笑了一笑,望着她说:“你别叫我‘全哥’啦,多不好意思啊,你怎么说也算是我丈母娘嘛,你再这么叫我都不知道怎么答你了。”

  “哟!你别损我了,我都比你小三岁,哪有资格做你丈母娘啊。我这种女人哪有资格做你长辈啊,你看得起我就叫我一声小玉吧。全哥,说真的我觉得你对我好的,从来没把我当外人看。老实说,我很感激你的。唉…谁叫我们家里穷啊,只好吃这种饭啦。”她说完这话叹了口气就坐在沙发上。

  她这样一说,我的心里就觉得不好意思起来了,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她这样一个外省的女孩,来到我们这里找活干还要寄钱回家养几个弟、妹,还真不容易。不做这行,我真说不出还有什么工作能每月寄那么多钱回老家。

  我虽然是个狼,但我风绝对不下。我从来都不会勉强女人跟我做那事的,当初丈母娘叫我勾引她,老实说我真的心里不太想干这事,我也说不清是为啥原因,只觉得有点不对劲。听了她的话,我突然发现自己虽然不是个好东西,但还算是有点良知的。

  丈母娘叫我这样做也真是太毒了点,不过也难怪她的,有谁喜欢自己丈夫在外面包个小啊。女人最大的尺度就是,你在外面怎么搞都可以,但你必须每天回家,而且不要把病带回家。这一点是我从晓美身上看到的,所以在我的心底里是很爱晓美的,我就是爱她的宽容。

  可能每个男人到了中年以后,都喜欢在外面包个二,来表示他们有钱吧。就连我那个五十多岁的搭档,看上去老实巴巴的,但他跟我的老丈人一样也包了个小,就养在李明家里。

  我用安慰的语气对小玉说:“小玉,等赚够钱了就别干了,回家找个自己喜欢的男人嫁了就行了,别在意自己在做什么时,每个人都有自己说不出口的难处嘛。”

  “我这种人哪会有男人喜欢啊,算了,别说这些不开心的话了。全哥,我这没有开水,你要什么饮料我给你拿。”说完她站起来走到放在客厅里的冰箱前,弯下打开冰箱门给我拿饮料。

  她背对着我弯下,她那条短小的睡裙就随着身体的拉动,把粉红色的小内了出来。小小的内只包着她那雪白的股一小部分,部紧贴着内在两腿部上,就连沟的沟痕也现了出来。我刚来的一点良知马上就被这样的情景给冲垮了,我看得两眼发直、口水猛,下面的兄弟也在不知不觉之间硬了起来。

  “全哥,有可乐和橙汁,你喝哪种啊?”她转过头来问我,马上就发现我在看她了,接着又说:“你看什么呀,刚才还没看够啊?要不要下来让你再看清楚点啊?”

  我听她这么说,马上回过神来就对她说:“我哪有看你下面啊,我是在看你冰箱里有什么东西呀,给我可乐好了。”

  “你没有看,又怎么知道我在说你看我下面啊?鬼!”她一边把罐可乐递给我一边又在我脑门上敲了一下,接着又说:“你看看你自己下面吧,你没看,骗谁啊?”

  给她说穿了,我只好笑了笑尴尬的说:“我又不是有心看你的嘛,我是不小心看到的,你别介意嘛。”

  “鬼才信你是无意的呢。全哥,你开了一晚的车也累,就在沙发上睡一下才回家吧,我去拿被子给你。”她说完这话就进了睡房,给我拿了被子。

  我开了一晚的车也真是有点疲劳,听她这么说就觉得她的主意不错,其实我也想在这里多呆点时间,看我跟她是不是还有点下文。唉…我的狼本看来是改不了的啦。

  我接过她给我的被子,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大概睡了两个小时左右,可能是在沙发上睡不习惯的问题,我就睡醒了。这时我也想回家了,我就把被子叠好拿回她的房去。

  当我进了房就发现她正在海棠睡,两条雪白的大腿微微张开,内在没有被睡裙盖住的情况之下完全了出来,内边有几条不听话的跑了出来。她虽然是躺着,但那对房还立在前,还有一只房不经意的了出来。我站在边拿着被子,定了神的看着。

  “怎的这么快就睡醒了,不习惯睡沙发啊?”小玉闭着眼睛突然对我发话。

  我马上回了回神答她:“是啊,睡沙发有点不习惯,没睡好。你怎么睡觉也不盖被子啊?小心着凉呀。”

  “被子都给你了,你叫我盖什么呀?没睡好,就到上来睡吧,但不能使坏哦。”她虽然还是没把眼睛张开来说话,但她一定知道我正在看着她的身体。

  她这句话正中我的下怀,我马上躺到上去拉起被子分了一半给她盖住,顺手按住她那只出来的房。她好象没有感觉到一样任由我摸着她的房,我见她没有反应就用拇指和食指在她的头上捏了一下。她转过头来张开眼睛望了我一眼,也没有说什么,我知道她在怪我把她捏痛了。

  我那只不听话的手不知足地往她身体的下面摸去,她本来张开的双腿本能地合拢了起来。我的手隔着内在她的部摸索着,她在被子里的手慢慢的伸过来捉住我的手,把我的手带到内里面,然后再把我的食指按在她的蒂上。这时我知道她要我干什么了,我的食指在她的蒂上不停地着,中指慢慢地道里。

  她道里的水象黄河决堤似的一下子多了起来,她双眼呆呆的望着天花板,身体不停地轻微颠抖着,鼻孔气的声音也大了起来。她突然一翻身整个人在我身上,使劲地吻着我的嘴,舌头在我的嘴里不停地搅动着,我也用舌头回应着她。这时我具已经硬了起来,硬得差点要把子都挣破了。

  “小玉,我忍不住了,给我好吗?”我含着她的舌头,用含糊的声音问她。

  小玉一边吻着我一边点了点头,她放开吻我的嘴把身子坐了起来,推开我还在摸着她部的手,然后坐到我的小腿上帮我把长和内下来。她看见我立的具就用手套了几下,然后就拉着具对准她的道坐了下来。她连自己的内也没有,只把内拉到一边去,可能她自己也忍不住了吧。

  她轻轻地呻了一声就把我整具套进道里,她紧密的道紧紧包围着我的具,里面特有的人体温暖给我带来了无比的快

  我的尽量往上,只想把具顶住她的子,从而使我得到最大的快。她的股一上一下慢慢地动作着,用道来套着我的具,她每往下一坐,我就拼命地向一顶。我们来回做着同样的动作后,我就感觉到不怎么舒服了。原因是她没有,而她的内边动作过程中一直磨擦着我的茎,使我感觉十分不舒服。

  “小玉,你躺下来把内了吧,你的内边刮的我那里好疼啊。”我小声的对她说。

  小玉还是没有出声,只点了一下头就躺回上顺手把睡裙了。我马上跪在她两腿间把她的内了下来,然后再把自己的上身的衣服也扒光。她多部一下子展在我面前,多得差点连道口都看不见了。

  我这时也顾不得欣赏她的部了,只想把到她的道里。于是我就把道里,而且一下子就整到底,她轻轻地呻了一声,用眼睛瞪了我一下。我知道她在怪我这么快就到底,搞得她很不适应。为了表示对她的歉意,我温柔地用嘴含着她的头,舌头不停地在她的头上打转。

  她把一只手伸过来搂住我的头,死死地把我的头在她的房上,另一只手慢慢的伸到下面,在自己蒂上着,呻的声音也由轻轻地变成急速地叫出来。我这时的动作也慢慢的加快了,她两条腿紧着我的,搂着我头颈的手把我的头拉到她的嘴上和我接起吻来,她把我的舌头进她嘴里不让我把舌头收回去。

  我不停地着,我们的身体每接合一下,她的就在我下体的皮肤上扎一下,使得我的不断提高。当我了两三百下左右时,再也忍不住了,只觉得头一麻就把泻在她的道里。当我刚开始泻时,她的高也来了,她放开吻着我的嘴大声地呻了一下,然后用力地双手抱着我息着。

  我休息了一会后,小声地对她说:“小玉,真对不起,我没有把持好自己,你不要生气好吗?”

  “我不会怪你的,我也不会生气。我知道晓美姐怀孕了,不能跟你办这事,你也有需要的嘛。全哥,其实我老早就想和你好了,我知道我们以后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但我只是想和你把这事做了,也算是曾经得到你了吧。唉…谁叫我喜欢你呢。”她幽幽的对我说。

  我抬起头来看着她,我发现她的眼睛有点泪光了,就轻声的对她说:“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你的。老实说,我已经和晓美结婚了,我也不敢对你有什么承诺。你以后有什么难处就告诉我,我会尽力帮你的,我想我只有这样对你承诺了。”

  “全哥,你知道我喜欢你,我就足了。我也不需要你帮我什么忙,我只想靠自己的能力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如果实在解决不了,我会开口要你帮忙的,先谢你了。我们的事千万不能让奇哥发现了,因为我现在还要他的经济援助,我们家里没有我寄钱回去是不行的。”她认真的望着我说。

  听了她这么说,心里的内疚感令我一时无话可说。我只有抱紧她,在她脸上轻吻了一下小声的对她说:“你有啥困难事就告诉我吧,我会帮你的。我们的事我是绝对不会让老丈知道的,你放心吧。”

  她听了我的话后,就用力地搂了我一下,然后笑着对我说:“全哥,时间不早了,你快点回家吧。不然给晓美姐发现了,又要骂我勾引完她老爸后,又要把她老公抢走了。”

  “她怎么会知道呢。小玉,我们现在来多一次好不好?”我笑着问她。

  “不行啦,你乖点嘛,你以后有需要再过来找我就行了。你快点起来嘛,我帮你穿衣服。”她说完这话就推了我一下。

  我只好不情愿的起了,小玉帮着我穿衣服。在她帮我穿衣服时,我那只死不改的手还在她房上摸来摸去,她在我股上拍了一下,还骂了我一句‘狼’。当我穿好了衣服,小玉就把我推出大门。临出门时,她还特别代我,要我一回家就马上洗澡,免得让晓美闻到我身上有别的女人味道。

  我回到家里时,已经是早上的十一点多了,我洗了个澡后,连中午饭也不吃就睡了。晓美和丈母娘一般中午饭是在铺子里吃的,所以我有没有吃饭都没有人管我。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的六点多了,丈母娘已经把饭菜都好了,我们三个人就坐在一起吃饭。

  “今天怎的那么迟才回来啊?是不是又去使坏啦?”晓美吃着饭,突然不怀好意的问我。

  我平常下班回到家里时,晓美她们还没出门的,她这样的问我也不奇怪,但突然的问起来,我真的不好答她。不过还好,我反应也算是够快的了,眼珠子一转就找到理由答她了:“今天回来后,发现车子有点故障,就修好了再回家,所以迟了点。”

  “真的吗?我看不象耶。”晓美笑咪咪的对我说。

  我马上说:“是真的呀,有你和丈母娘整天看着我,我坏也坏到哪儿去啊。不信,你过来闻闻我身上有没有其他女人的味道啊。”

  “你一回来就洗澡了,连衣服都泡在水桶里,证据都被你毁灭了,你叫我怎么破案啊?你以后回来先让我闻闻才准去洗澡,免得你说我又杀错好人了,知道吗?”晓美的话虽然带点命令的语气,嘴角间却隐藏着开玩笑的意思。

  “好啦,好啦,你们俩吃饭吧,别在我面前打情骂俏好不好?听得我都麻死了。”丈母娘嘴过来给我打圆场,但我发觉她的眼睛老在我身上瞄来瞄去,我猜她一定是猜到我早上去了哪里、干了些什么了。

  我和晓美相互对视了一下,然后都笑了起来。一场风波总算过去了,如果让晓美知道我和小玉的事,我真不敢想象晓美会对我做出什么事来。一想到小玉,我下面的兄弟就开始不对劲起来了。就连晚上躺在上还是想着那事儿,我的具硬得差点把内也挣破了。

  我望了望躺在我旁边还没睡的晓美,就推了她一下对她说:“老婆,我那里很不舒服,你过来帮帮我嘛。”

  “怎么一躺在上就想着干坏事啦。哟!怎么大成这样啊,又在想着哪个女人想成这么大啊?”她一边笑嘻嘻的说一边把我涨大的具掏出来套着。

  “我是想着你啦,几个月了,都没跟你来过那事儿,我不想哪行啊。”我一边回答她一边享受着她的服务,但还是没有解决问题。

  “怎么还没好啊?我打到手都酸啦。”她不耐烦的问。

  “你帮我含一下嘛,这样搞很难出来的,求求你快点嘛。”我恳求她说。

  “不行,我趴下来帮你含会坏宝宝的,我还要睡觉呢,医生说孕妇要早点休息的。你忍耐一下嘛。”她望了我一下说。

  “你这人怎么这样不负责任啊,搞了一半就说不搞了,你快点来嘛。”

  “不行就是不行,你别再磨我了。老公,你可以去隔壁房找我妈解决嘛。”晓美眼珠子转个不停地望着我说。

  其实晓美不说这话,我心里早就想过丈母娘那边去了,但我还是装着正人君子那样对她说:“那怎能行呢,有你在这里我哪好意思去跟丈母娘搞这事呀。”

  “嘻嘻…。老公,你算了吧,别装啦。上回我在房里睡着,你不是照样和我妈在沙发上搞得翻天覆地的,怎么今天突然不好意思起来呀?你别在这里挡着我睡觉了,快点过去嘛。回来时,一定要报告给我听搞多少次哦。”她笑着说完这话,就把我推了起

  我领着晓美的圣旨,大摇大摆的进了丈母娘的房间。自从我跟丈母娘搞那事以后,她晚上睡觉都不把门锁死,这是方便我晚上有需要时进来。房间里面漆黑一片,我顺手把门关上慢慢地摸了上,一手抱住丈母娘。我发现她已经一丝不挂地躺在上,就把抱着她的手伸到她前在房上着,另一只手伸到她的部把中指道里。

  当我的手在道里刚搅动了几下,就传来了丈母娘的声音:“小鬼,你进来想干什么啊?这么早就过来,你找死呀,晓美睡着了没有啊?”

  “她早就睡了,我是过来看看你盖好被子没有。哟!丈母娘,怎么衣服也不穿一件就睡啦,小心着凉耶。”我调笑地对她说,道里的手指还是没停下来。

  “我光了等你来拿奖品嘛,今天早上是不是把丈母娘交给你的任务,给完成了啊?”在漆黑中我发觉丈母娘那对眼睛不怀好意的望着我问。

  一听到她这么问,我就知道她已经猜到我今天早上干啥去了。其实我真的不想让她知道我和小玉的事,我觉得把这事告诉了她太对不起小玉了。我只好胡乱的说:“你交给我的任务还没完成呢,我怕晓美知道嘛。”

  “小鬼,你别装啦。刚才吃饭你回答晓美的话时,我就看见你的眼珠子老在转了。再说,你们公司的修车工是不是全都死光光啦,车坏了还用你去修吗?也只有晓美那小笨蛋才相信你的鬼话,你别以为我没看见了就什么都不知道,我看你在我面前还是老实点的好,别让我动了刑你才老实代哦。”说这话时她的手已经伸到我内里,把我的具掏出来在头上用力地按了一下。

  “嘻嘻…真是什么事也瞒不倒你,我没完成任务敢进来要你发奖品吗?”给她说穿了,我只好把今天早上的事承认了。

  我在她道里的手指不停地搅动着,她里面的水也开始多了起来,身体还轻轻地抖动着。我把手指从道里了出来,慢慢地进她的门。她的门紧紧地着我的手指,我不敢太用力,怕把她搞痛了,等一会儿她不给我把进去我就没得快活了。她身体不停地颠抖,手捉住我的具快速地套着。

  我的具被她搞的快要忍不住了,我就笑咪咪的对她说:“妈,你女婿我现在要来拿奖品啦。”

  “不行,你先在我前面来几下帮我止止才给你后面,我那里死啦。”她一边颠抖着身体一边对我说。

  我马上光身上的衣服跪在她两腿间,把具整入她的道里。我一进去就快速地了起来,她也随着我的节奏大声地呻了起来。我一听到她的呻声,情就更加高涨了。可是我的脑子里只想着,还没后面不能这么快就出来。我了五、六十下就把出来,对准她的门准备要进去。

  丈母娘一手捉住我的具不让我门里面,接着瞅着我说:“小鬼,怎么搞到不上不下的就拿出来啊?”

  “妈,我想领奖品嘛,你先给我搞搞后面,我再帮你前面止好吗?”我调笑地答她。

  丈母娘的手在我的具上抓了一下,还骂了我一句‘小鬼’。她把头的灯打开,在枕头底下拿了瓶婴儿润滑油出来递了给我。她翻过身体整个人趴在上背对着我,然后翘起股把头转过来对我说:“你把润滑油搽到我后面里,你下面的坏东西也搽点才进来呀。”

  “哟!丈母娘,怎么连这个也准备好啦,一早就猜到我今天晚上会来拿奖品啦,你真聪明哦。”我的手指一边到她门里搽油,一边笑嘻嘻地对她说。

  “你这个小鬼连丈母娘都敢上,你还有什么坏事不会做出来啊,我没有这一手准备、没有这么聪明,怎么能做你丈母娘呢?喂,你进来的时候要慢慢来呀。痛了我,你以后都别想我把后面给你搞,知道吗?啊!你怎的这么快就进来啊?痛…痛呀,你慢点嘛,噢…痛死啦。”她说这话时,我已经把进她的门里了。

  她的门紧紧地夹住我的具,一种从没有过的快,由头一直传到我的大脑。我慢慢的把具向前推进,她不停地叫痛、叫我慢点来。我这时正在情的高峰,哪还管她痛不痛的,我开始在她的门里了起来。她的叫痛声慢慢的变成了呻声,可能是已经适应了的关系吧。由于门里已经搽了润滑油,起来还算顺利,但是里面真是太紧了,我都快要忍不住要泻出来了。

  她转过头来瞪大眼睛望着我,我每入一下她就大声的呻一下,而且叫得特别人,她的呻声让我听得情高涨。我了三、四下左右,就再也忍无可忍了,把一股浓泻进了她的门里。我整个人趴在她身上,双手伸到她前摸着她那对雪白的房,急速地息着。

  她一边着气一边推了我一下说:“小鬼,快点把你的坏东西拔出来,痛死我啦。”

  我把具从她的门里拔了出来,躺到上调笑地对她说:“哟!丈母娘,刚才你的叫声叫得那么快,怎么现在又说痛啦。”

  “我不叫得动听点,你会那么快就出来吗?再给你搞下去,我后面非给你搞烂不可。”她瞅着我说,手不停地在自己的门上按摩着。

  “丈母娘,你真狡猾哦,是不是真的好痛啊?让我摸摸看,嘻嘻…”我笑嘻嘻的对她说。

  “摸什么呀,不许摸。”她把我正要伸向她门的手推开,接着又说:“小鬼,你刚才不是说,搞完后面帮我搞前面的吗?你现在搞完我后面了,该轮到搞前面了吧?”

  “不行啊,我现在累死了,我们明天再搞行不行啊?”我望了她一下说。

  “不行!你想得美,你不能说话不算话。我告诉你,你今晚不把我那里搞好了就别想出这房门。”她说完这话后,就一手捉住我那软软的具套了起来。

  她帮我的具套了几下,见还是没有硬起来,就从头拿了张纸巾出来,在我的具上擦了几下。然后整个人掉转过来,趴在我两腿间,一口把我的具含在嘴里。她的含功比阿云的还要好很多,她一边用手套具一边用舌头在头上动。我被她得心都离了,没几下我本来软着的具,就被她搞得雄赳赳气昂昂的站了起来。

  她见我的具已经硬了,马上就跨坐在我身上,捉住具对准她的道口,我把向上一,把具整入她的道里。她快速地上下移动部,呻声越叫越大。我也不停地往上顶,用头撞击她道里的子

  她前那对雪白的大房在我脸前晃来晃去,我双手用力捉住她那对房更加快速地朝向顶。我们快速地接战三百多个回合,她就累得趴在我身上。她已经来了两次高了,但我由于刚泻不久,还没有泻出来的意思,我继续把具往她的道深处顶去。

  “小鬼,你…你怎的这么厉害啊,我都来了两次了,你还没出。你快点呀,让晓美知道了就惨啦。”她趴在我身上息着说。

  “妈,不行呀,我刚出来才不久,现在还早着呢。要不你让我你后面,我就快一点出来了。”我停下了动作对她说。

  “不行!刚才已经给搞得我后面死去活来的,你现在还要来呀,你想都别想了。”她说这话时,我已经把在她道里的具拔了出来,再进她的门里了。

  “啊!你怎么这样不听话呀,叫你别进来你还。噢…痛死我啦!小鬼,你先拔出来,等我搽点油,你再进来好不好啊?”她一边叫痛一边狡猾的望着我问。

  如果我把具拔出来,她更定不会让我再门里面去的,这个当我是不会上的。我双手用力地按住她的股,把往上一下让具在门里再深一点。她知道我不上当了,就任由我在门里,她的叫痛声慢慢地变回了刚才人的呻声了。我知道她又在使坏了,但她紧窄的门真的夹得我的具很舒服。我在她门里了二、三十下,就把仅存的一点都泻在她的门里。

  我们抱在一起息着,她把手伸到后面,把我在她门里的具拔出来,然后小声的对我说:“小鬼,快点起来穿好衣服回房去,别让晓美发现了。”

  我穿好衣服拖着疲惫的身躯去了洗手间,把具清洗了一下,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里。我刚一躺下,晓美就转过身来似笑非笑的问我:“老公,怎的去了这么久啊,舒不舒服啊?快点老实代,一共搞了多少次。”

  “搞了两次,每次都搞这里。你放心,到时我一定把这两次都赔还给你。”我一边回答晓美,一边把手伸到她内里摸着她的门。

  晓美瞪大眼睛惊讶的望着我说:“不是吧,你连我妈那里也搞啦?噢,今晚那两次不用算了,就便宜你吧。”

  “哪能行啊,老婆大人的制度我哪敢改呀,今晚这两次我一定赔还给你。”我坏笑着对她说。

  “我才不要你赔呢,搞那里非痛死不可。嘻嘻…”她还没把这话说完就笑了起来。

  我抱着我那可爱的老婆大人,在快的笑声中睡着了。

  ***********************************

  《驾驶生涯》是写一个司机的风韵事,每个故事不一定都在车上发生。如果在工作时这位司机还想着那些事,我相信各位朋友都不会坐他开的车吧,这样也太不安全了吧。

    WwW.WuWangXs.CoM
上一章   驾驶生涯   下一章 ( → )
美女大律师张我的爱摆在你彩虹剑圣女修道院娇艳人生风流邪龙巨轮蓝天航空公司沉鱼落雁梦中的女孩
武王小说网提供《驾驶生涯》的精排版和大量的VIP章节,狐熊呕心创作的热门小说《驾驶生涯》精排版第四章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清爽无弹窗,若有内容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驾驶生涯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武王小说网。